预言之子 第四章 盲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预言之子小说简介

《预言之子》是作者最爱网球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下对角布局。“左下角,小目。偏下。”顾军山地说,“原来是你是想下对角布局啊,怪严禁第左手走在那里。这么如此一来,布局阶段就会十分异常激烈吧?要很清楚每步棋就更遇到的困难了。”  白晨心道:“这是我的目的,哈哈。先靠考试作弊拿下黑棋,然后靠再行优势,下出对角“右下角星位。”白晨说道。。...

预言之子小说-第四章 盲棋全文阅读

  于是,白晨执黑先行。

  “右下角星位。”白晨说道。

  顾军山顿时一愣。按照围棋的惯例,第一步总是走在右上角。因为,大多数人是右手下棋,而右上角是4个角中,落子最舒适的。同时,这也符合中国的伦理道德:将左下,对手的最舒适落子点让给对方,与人方便的同时与己方便。

  顾军山也不计较:“右上角星位。”他按照常规落下了自己的第一步。

  “左上角,小目。偏左。”白晨说道。

  顾军山这下明白了,白晨的目的是下对角布局。“左下角,小目。偏下。”顾军山说道,“原来你是想下对角布局啊,怪不得第一手走在那里。这么一来,布局阶段就会非常激烈吧?要清楚每步棋就更困难了。”

  白晨心道:“这就是我的目的,哈哈。先靠作弊拿到黑棋,接着依靠先行优势,下出对角布局,然后尽力将棋盘打乱,让他记不清棋,而我通过进入状态,观察孙昱摆的棋盘来确立优势。第一步和第二步一切顺利,就看顾同学你能撑到什么时候了。”

  “右上角,一间高挂。”白晨开始了打乱棋局的第一步。

  顾军山说道:“你站在你的方向落子,我站在我的方向落子,这样不停换来换去,太麻烦了。干脆我们全都以你的方向为视角吧?”

  “好的。”白晨答到。

  顾:“托。”

  白:“顶。”

  顾:“挡。”

  白:“长。”

  顾:“爬。”

  白:“扳。”

  顾:“扳。”

  白:“叫吃。”

  顾:“长。”

  白:“长。”

  以上几步,双方落子飞快。因为他们走的是定式——大雪崩,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

  熟悉,熟悉至上到职业选手,下到围棋初学者,都对大雪崩耳熟能详。

  陌生,陌生于虽然大雪崩妇孺皆知,但是实战中极少出现,因为没有人有把握说,我知道大雪崩所有的变化。

  确实,即使是职业选手,也不敢说能完全吃透。大雪崩定式于上世纪40年代初现雏形,经过多年尝试后,于56年左右逐渐稳定下来。所谓定式,是需要对弈双方都能够接受的局部变化。大雪崩也是如此。随着围棋的发展,棋手的口味也在不停变化。今天觉得这个定式白棋不错,明天或许就会认为黑棋略优。而且,不同棋风的选手,对于定式的选择也会不同。比如现在,顾军山只要于22一跳,便可吃掉白棋2字。这手棋本身就是是绝妙手筋。然而,如此漂亮的一手棋,现在我们只是称之为“早期的应法”,已经很少有人这么下了。

  顾:“外拐。”

  “完啦,下一步该走什么呢”……白晨进入状态,不顾孙昱也顾军山诧异的目光,看着孙昱在一旁摆的棋盘。很明显,在脑子中想象角上的变化要比有一副棋盘摆在你面前要困难多了。随着棋局的进行,棋子越来越多,这种差距就会愈发明显。“我应该长还是断呢?”白晨思忖道。

  试试应手吧。白晨重新进入状态:“长。”。“22路,跳。”顾同学答道。

  白晨盯着顾同学的脸,思忖道:“看你刚才喊出‘跳’时的音调,还有现在这轻松自得的神态,明显是我下错了吧?”

  “顾同学,我是不是应错了?应该断?”和刚才正大光明地偷看棋盘一样,在状态中,白晨直接了当地向顾军山询问。

  “厄,本手应该是断吧。你要是走断,接下来就混乱了。大雪崩,就算有棋盘放在我们面前,我也难保会走错,更别提在脑子里摆变化图了。不过,虽说我们不是正式比赛,但也应该全力以赴,专心思考吧?”初次见面,顾军山非常客气,对鲁莽的白晨非常客气地提醒。

  “谢谢啦。记得下次我走错了也要告诉我哦。”白晨冲顾军山狡诈地一笑,退出了状态。

  “断。”孙昱替白晨摆下了这一步。

  顾听到这字之后,闭上双眼,陷入沉思,同白晨在状态中见到的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截然相反。“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没有兴趣和自己下一盘棋啊,顾学长?”白晨在心中说道。

  接下来的战斗:长,虎,叫吃,粘,扳,拐,叫吃,叫吃,粘,长,叫吃。

  如此,形成大雪崩中,步数最少,最简明的一个变化,实战中双方都没有出错。当然,白晨是在顾学长的不断提醒下,完成了这个定式。

  经过这一役,白晨明白,使用定式,虽然能保证自己不会犯错,但是如果对方了解的话,也拿他没办法。

  所以他开始改变战略,在其他3个角上,完全采取乱战型战略,而且是左上角走一手,右下角走一手,始终让顾同学在各个棋型间不停转换,以打乱他的思路。

  白晨无论走哪里都一样,因为他能随时出入状态,到孙昱那边查看状况。但是,顾军山就没这么幸运了。白晨走左下角,顾军山就要在脑子里将左下角的棋摆一遍,形成一个整体后开始思考。左下,左上,右下还好,因为棋子不多。顾最头疼的是棋子最密集右上角,也就是大雪崩之所在,白晨的重点研究对象。每次都是白在右上角走一步,顾苦思冥想一阵之后,应了一手。接着白晨左下走一步,右下走一步,接着再回过头来走大雪崩所在的右上角。因此,顾在这里陷入了一次又一次的长考,且时间越来越长……

  白:“右上角,6,5。”

  随着棋子的增多,两位盲棋选手更多地采用坐标的方式下棋。

  顾冥想数分钟后:“右上角,7,5。”

  白:“右上角,5,5。”

  “啪,啪,啪,啪啪,啪。”孙昱那边传来6声清脆的响声。

  “啊!”顾军山惊呼道,“你刚才那步是叫吃?”

  “是的。我应该说下是叫吃的。”其实,白晨对于顾学长的突然崩盘也颇感意外。

  “不,那只能怪我技不如人,计算错误。”顾军山懊恼地说道,“没想到新生中有你这等水准之人。棋下成这样了,我也可以认输了。”

  “哪里哪里。你不过是一时失算,而我,恰好没有犯致命错误。下次学弟肯定就没这么好运啦。”白晨说道。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以后有空再来找你切磋!”

  “随时欢迎!”白晨将顾军山送到他们寝室楼下,互相道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