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回首相顾的泪 第3章 有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爱是回首相顾的泪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爱是回首相顾的泪,爱是回首相顾的泪小说是著名作家阿拉蕾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叶以念,陆宸,叶以念,陆宸小说精彩片段:哪知,才走一步,一只手就扯住了她的衣领,叶以念慌了,正想大叫救命,那保镖了连贯动作快速的将她扯了过去的硬塞进了车里。“砰!”车门在身后重重关上门,她一头撞到了后座的男“砰!”。...

爱是回首相顾的泪小说-第3章 有病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上辈子他是我主子 追逐爱 同居正男友 我在末日有台SCV 师道成圣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都市少年医生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奋斗在瓦罗兰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求抱抱


哪知,才走一步,一只手就揪住了她的衣领,叶以念慌了,正想大喊救命,那保镖已经动作迅速的将她扯了过去硬塞进了车里。

“砰!”

车门在身后重重关上,她一头撞到了后座的男人身上。

这样无理的对待让叶以念气愤难当,刚想爬起,一只男人的手托起了她的下巴。

他的掌心微微的凉,如他现在的表情一样,不带什么温度。明明是一副天怒人怨的俊朗容貌,却又冷的像个冰雕。

“叶以念。”

他薄唇轻启,叶以念吓了一跳,随即又想起上车前那一闪而逝的熟悉感来,惊问道:

“你认识我?”

男人没理会她这个,只看着她,语调凉凉的: “六月四号,景悦酒店608房里的人是你吧?”

“……”

那是叶以念耻辱的日子,她永生难忘。

“你什么意思?”

她盯着男人,惊恐的心已经抖的不成样子。

“意思很简单。”

他挑开她的下巴,似乎并不想碰她:“那天我喝多了,本来应该去你隔壁,你门开着我随手就推进去了。我先前以为你是朋友安排的,今天才知道他没有。我找你来是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

叶以念的脑子其实已经被他的话击懵了,但还是顺着他的话机械的问了一句。

男人幽邃的眼睛里,闪着微寒的星芒:“你有没有怀孕?”

叶以念想起三天前的那一幕,心抖了一下:“没有。”

“没有就好。我不喜欢留下麻烦。”

男人接的很快,手一扬,一张支票就伸到了她面前:“这是给你的补偿,另外,也算买你的费用。”

“……你说什么?”

叶以念以为她耳朵出问题了,而这男人脸上却平静无波,仿佛在说一个极其正常的事情一般:

“我要在申城呆一段时间,对你还算满意,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你妹!”

叶以念忍无可忍大吼了一声:“你谁啊?这是想包养我吗?自己不长眼欺负了我还不算,你还想包养我,脸怎么那么大呢……”

实在气不过,她一把扯过他手里的支票,看都没看那数字就撕了个粉碎,然后将那碎削扔到了他脸上:

“有病。”

还病得不轻。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能随意的买断别人?

叶以念气的七窍生烟,但同时心底也敲响了警钟。这男人从本身气势到这排场都能看出是个大人物,不是什么善茬子,她恐怕只能吃这个闷亏了。

而且她还应该远离他,免得后患无穷。

这么想,她便懒得多废话,扭头就拉开了车门。

门外,那保镖还堵在那里,但下车的时候,他好像又得了什么指示似的没有为难叶以念。

叶以念下了车,快速逃离疾走了好一段路,确定身后那辆车没追过来,她才松了口气。

刚刚流了产,这样的奔命让她肚子疼的要命,刚好旁边有公交站牌,她便走了过去在那里扶着广告牌休息了一下。

还没缓过来,手机响了。

“死丫头,你在哪啊?我在你家。”

自己妈催命般的声音传来,叶以念的心立即又提到了嗓子眼。

一听张如兰这嗓门她就知道肯定又出了什么事,不敢耽搁,应了声就收了手机,忍着腹痛打车回了家。

脚刚迈进门,一记铁掌就扫了过来,打得她眼冒金星,差点当场昏过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爱是回首相顾的泪小说简介

《爱是回首相顾的泪》是作者阿拉蕾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叶以念,陆宸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哪知,才走一步,一只手就扯住了她的衣领,叶以念慌了,正想大叫救命,那保镖了连贯动作快速的将她扯了过去的硬塞进了车里。“砰!”车门在身后重重关上门,她一头撞到了后座的男“砰!”。...

爱是回首相顾的泪小说-第3章 有病全文阅读

哪知,才走一步,一只手就揪住了她的衣领,叶以念慌了,正想大喊救命,那保镖已经动作迅速的将她扯了过去硬塞进了车里。

“砰!”

车门在身后重重关上,她一头撞到了后座的男人身上。

这样无理的对待让叶以念气愤难当,刚想爬起,一只男人的手托起了她的下巴。

他的掌心微微的凉,如他现在的表情一样,不带什么温度。明明是一副天怒人怨的俊朗容貌,却又冷的像个冰雕。

“叶以念。”

他薄唇轻启,叶以念吓了一跳,随即又想起上车前那一闪而逝的熟悉感来,惊问道:

“你认识我?”

男人没理会她这个,只看着她,语调凉凉的: “六月四号,景悦酒店608房里的人是你吧?”

“……”

那是叶以念耻辱的日子,她永生难忘。

“你什么意思?”

她盯着男人,惊恐的心已经抖的不成样子。

“意思很简单。”

他挑开她的下巴,似乎并不想碰她:“那天我喝多了,本来应该去你隔壁,你门开着我随手就推进去了。我先前以为你是朋友安排的,今天才知道他没有。我找你来是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

叶以念的脑子其实已经被他的话击懵了,但还是顺着他的话机械的问了一句。

男人幽邃的眼睛里,闪着微寒的星芒:“你有没有怀孕?”

叶以念想起三天前的那一幕,心抖了一下:“没有。”

“没有就好。我不喜欢留下麻烦。”

男人接的很快,手一扬,一张支票就伸到了她面前:“这是给你的补偿,另外,也算买你的费用。”

“……你说什么?”

叶以念以为她耳朵出问题了,而这男人脸上却平静无波,仿佛在说一个极其正常的事情一般:

“我要在申城呆一段时间,对你还算满意,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你妹!”

叶以念忍无可忍大吼了一声:“你谁啊?这是想包养我吗?自己不长眼欺负了我还不算,你还想包养我,脸怎么那么大呢……”

实在气不过,她一把扯过他手里的支票,看都没看那数字就撕了个粉碎,然后将那碎削扔到了他脸上:

“有病。”

还病得不轻。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能随意的买断别人?

叶以念气的七窍生烟,但同时心底也敲响了警钟。这男人从本身气势到这排场都能看出是个大人物,不是什么善茬子,她恐怕只能吃这个闷亏了。

而且她还应该远离他,免得后患无穷。

这么想,她便懒得多废话,扭头就拉开了车门。

门外,那保镖还堵在那里,但下车的时候,他好像又得了什么指示似的没有为难叶以念。

叶以念下了车,快速逃离疾走了好一段路,确定身后那辆车没追过来,她才松了口气。

刚刚流了产,这样的奔命让她肚子疼的要命,刚好旁边有公交站牌,她便走了过去在那里扶着广告牌休息了一下。

还没缓过来,手机响了。

“死丫头,你在哪啊?我在你家。”

自己妈催命般的声音传来,叶以念的心立即又提到了嗓子眼。

一听张如兰这嗓门她就知道肯定又出了什么事,不敢耽搁,应了声就收了手机,忍着腹痛打车回了家。

脚刚迈进门,一记铁掌就扫了过来,打得她眼冒金星,差点当场昏过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