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梦逃之夭妖 《清梦逃之夭妖》第6章 死皮赖脸对抗老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清梦逃之夭妖小说简介

《清梦逃之夭妖》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宝座,喜儿,贝勒爷,福晋,李福,老四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清梦逃之夭妖小说名字叫作《清梦逃之夭妖》,提供更多清梦逃之夭妖清梦逃之夭妖,清梦逃之夭妖清梦逃之夭妖小说。清梦逃之夭妖小说清梦逃之夭妖摘选:静雅又从包里抽出来一把折扇,再打开来扇了几下,这里的人都不喜欢手拿折扇做翩翩…...

清梦逃之夭妖小说-《清梦逃之夭妖》第6章 死皮赖脸对抗老四全文阅读

清梦逃之夭妖小说名字叫做《清梦逃之夭妖》,这里提供清梦逃之夭妖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清梦逃之夭妖小说精选:静雅又从包里抽出一把折扇,打开来扇了几下,这里的人都喜欢手拿折扇做翩翩公子的模样,很容易就学会了。 然后昂首挺胸的走了起来,没有护卫出现,看来自己还是很聪明厉害的。 静雅突然听见一阵笑声,连忙跳转身去寻找声音的来源。只见花园的亭中坐了几个人,抬眼望去各个都不认识,这才吁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起码没有被抓个现行。 静雅心想这些人怕都是四府的客人吧,看了一眼,衣着华贵,气度不凡的,腰间的是黄颜色的带子,以前听李福说过,阿哥们…

静雅又从包里抽出一把折扇,打开来扇了几下,这里的人都喜欢手拿折扇做翩翩公子的模样,很容易就学会了。

然后昂首挺胸的走了起来,没有护卫出现,看来自己还是很聪明厉害的。

静雅突然听见一阵笑声,连忙跳转身去寻找声音的来源。只见花园的亭中坐了几个人,抬眼望去各个都不认识,这才吁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起码没有被抓个现行。

静雅心想这些人怕都是四府的客人吧,看了一眼,衣着华贵,气度不凡的,腰间的是黄颜色的带子,以前听李福说过,阿哥们都是系着黄带子,应该是其他的阿哥们吧,是在四府中做客的,可惜自己不认识。

不过该有的礼节还是应该有的。

她马上走上前去,福了福身子“各位爷吉祥”没有动静,想了一想对了,自己穿着男装,怎么做女子行的礼来,可是小厮怎么行礼来着,打个千好像,怎么打,自己平时还真是没注意,好像是单膝跪地,一只手垂下来,到底哪一只手,又跪哪一条腿,不得而知。

只好马马虎虎的做了一个,好似不伦不类的“各位爷吉祥!”

还是没有动静,静雅抬起头来看着强忍笑的几位,撇撇嘴心想,笑什么,谁一出生就会作揖啊。

懒得礼这繁文缛节了,就学着电视里的英雄一样,抱拳倒“各位爷吉祥!”

然后不等他们说起来吧,就径自放下手,打算尽快回到自己的屋中去。

“慢着”其中一人道。静雅抬头看看他,英俊是挺英俊的,就是看起来有点太精明了。

“爷说让你走了吗,这样就算完了吗?”

静雅心想到来的都是客人,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尊卑啊,自己好歹还是四福晋的妹妹,大家都一样,这还没完没了了。

手一挥“各位吃好喝好玩好,来到这里就是客人都甭客气,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没想到这句话引起一个人哈哈大笑。

这人身材稍微有点发福,圆嘟嘟的脸挺可爱,一个大男人居然笑到抹眼泪,挺有意思。静雅也冲他一笑,嘿嘿乐了起来。

“你是谁?”问话的这位面若冠玉,风流儒雅,温文尔雅,真个是貌若潘安的美男子,静雅看的眼睛都直了,身材还挺好,腰细细的,穿着米白色长衫,腰系美玉,眼若星辰。

静雅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几眼,目光太过炽热,被一声重重的哼打断。这分明还是个小孩子,满脸的骄纵之气,一看就是被宠坏了吧。

静雅没理他,只是对着那美男子道,“我是那个,那个甄英俊,四福晋的远方弟弟。”静雅生怕露馅,坏了女孩的名声,遂胡诌了一个名字出来。

“哦”那人只是淡淡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跟你们一样啊,我也是府里的客人!”静雅理直气壮。

“既然是府中的客人,又怎么翻墙而入?”

“府里哪条规矩又说客人不能翻墙而入,再说了,我这一身,要是能走正门的话,我至于费老大劲翻墙吗?”

“那你出去做什么去了,不能堂堂正正的走出去?”

静雅顿时很生气“出去做什么?还能做什么,就是闷的很了,想出去溜达溜达都不行,我身上一文钱也没有,能够做什么,连吃的还得自己带着,爷们经常出去,有见过带点心逛街的吗?”

说完气鼓鼓的从包里掏出一个纸包来,一层一层又一层的展开来,里面还有一些吃剩下的糕点渣子。

哈哈哈,看到这些那个圆脑袋更是狂笑了起来。

美男子淡淡道,“你走错地方了!”

“什么?”静雅大吃一惊“这里不是四贝勒府上吗?”

眼看众人一致的摇摇头。

“那这里是哪里啊,四贝勒府在哪里?”

精明的人一指对面,对面的府邸才是四府。

“这里是八府”美男子端起茶碗,轻轻的喝了一口茶。

“哦”静雅明白了,再次抱拳道,“打扰了,告辞,后会有期。”

转身向刚刚进来的那面墙走去。

“既然来了,还想着爬墙出去吗?这么急急忙忙的要回到四府中,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那个满脸骄纵气的大孩子说道。

“当天要紧了,天大的事情!”静雅站定在原地,看了看几位,然后手搭凉棚,仰头看了下天空“民以食为天嘛,这个时辰,该吃饭了,肚子咕噜噜叫。”

圆脑袋再次大声笑了起来,指着一盘子糕点说:“先用一些吧,不然没得力气翻墙了。”

静雅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走进亭子捡了个座位坐下,看到石桌上摆放了几碟子精致的点心,一一取来吃掉,一眼看见茶碗,伸手道‘给我来杯茶。”

圆脑袋倒是好说话,给她倒了一杯茶说到“慢慢吃,别噎着了。”

静雅一边点头一点吃,逛了半天了,又翻了道这么高的墙,不费力气才怪,多吃点,等下还有两道墙要翻。

众人看她吃的津津有味,交换了一个眼神也没多说。

圆脑袋说:“下次出来,就多带点点心,省的再翻错了墙却没有力气回去了。不过我觉得很奇怪,四哥为何不让你出门?”

静雅一边吃一边滴溜溜的转着眼睛,心想可不能总是说实话,又开始了一番编造。

“他嫌我丢人,让我在府里好生学吟诗作对!以后也好去参加科举考试,博取个功名!”静雅没好气的说:“前些时候做了首诗把他给气着了,度量可真小。”

“什么诗,念来听听,我给你评论一番?”圆脑袋立即来了兴趣。

“得了吧”精明人说:“就你那水平,还能指点别人。不过不妨念来听听,八哥才华横溢,倒是可以指点指点你。”

静雅拍拍双手的点心渣子“那我可念了啊”得到众人的肯定目光后。

静雅清了清嗓子,“《喝甜汤》

床前明月光,晚饭喝甜汤。

喝了一大锅,一夜嘘嘘忙。”

周围是一片寂静,寂静的好似能够听到蝴蝶扑扇翅膀的声音,突然圆脑袋哈哈大笑了起来,拍了拍静雅的肩膀“同道中人,同道中人啊,哈哈哈。”

静雅冲着美男子老八一笑“这首诗如何?”

精明人顿时有点语塞,看了看八阿哥,只见他微微一笑“还不错,挺押韵的,以后可以再好好的练习练习。”

静雅听闻十分高兴,憨憨的笑了。

圆脑袋又道,“叫你这么一说,我也诗兴大发,也来上一首,诸位听好了。

《笨贼》

府墙高又高,笨贼扔铁爪。

扔了四五下,还是没够着。”

那个大孩子听了之后,笑得简直都是直不起来腰“十哥今天可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呀。”

众人正在说笑玩闹,突然小厮来报“四爷和十三爷来了。”

静雅吃了一惊,连忙央求各位保密,说完一溜烟的躲到假山后面去了。

精明的人冷冷道,“不是得到信,能来这么及时吗?”

其他人不语,都站起身来“四哥,四哥..”几声问好,十三也一一问了好,撩起后摆坐下了。

老四斜睨了一眼石桌上吃的七零八落的点心“几位弟弟真是好雅致,点心都用了好些了。”

“风轻云淡,满园花香,自然兴致高一些。”老八淡淡的。

“乌拉那拉静雅,出来!”老四威严的喝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却好似千斤巨石一般。

老八他们这才得知,原来此人名唤静雅,听姓氏倒是像四福晋的妹子。

静雅心知躲不过了,笑嘻嘻从假山后转出“四爷,十三爷你们也来啦。”

却只在三米之外停住脚步不肯再向前。

老四看了她一眼“上前来!”

静雅也只是往前蹭了两小步而已。

十三笑着站起来下去要揪她上来,刚一伸手,静雅一个打旋躲开了,挺伶俐的身手。

这一下没有抓着,十三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再一伸手,又躲过去了。十四笑了一声“十三哥好不厉害。”

十三这下出手了,抓向肩膀,静雅一低头就让十三从背后抓住了辫子,揪了过来。

静雅心想,如果是到了老四面前,还不知道要受什么样子的惩罚。等到了亭子边,双手一伸一挡,绕开了十三的手,飞身而出,十三紧跟着就到了,一掌拍在左肩上,好不疼痛。

静雅恼了,眼见身边的一株花开的正艳,跺上一脚,花瓣飞散,转身抓了满满两把,绕在手掌间,大叫一声“满天花雨洒金钱”花瓣急如雨般向十三飞去。

十三急忙后退躲开,却见背后的那株花连花瓣带叶子的全被这满天花雨洒金钱扫的干干净净,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

“好厉害”十三倒吸了一口气,双手抓住静雅的胳膊往后一折,提溜着走到亭中,也不顾那人一叠声的叫着“疼疼,疼疼疼。”

跪在四爷面前,静雅也是毫无惧色,只是抬起眼睛直溜溜的看着老四。

“我知道错了!”静雅可怜巴巴的说。

“错在何处?”

“我乌拉那拉静雅发誓”静雅竖起三根手指“以后绝对不再翻错墙了。”

老四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简直就像是钟馗再世。

看着他面无表情,想起来李氏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来,觉得这种情况下值得一试。

眼巴巴的蓄了两眼眶的眼泪,楚楚动人的看向老四,好像眨巴眨巴眼睛,那泪珠就能一连串的滚下来一样。

这样子,看的老十分外心疼。轻轻的说:“四哥,算了吧。”

老四哼了一声“装可怜,这招对我没用。”

第一轮PK失败,静雅迅速敛去眼中泪水,下面该是闹了,可这个该如何闹,没见识过,万一闹的不好了,失却了在老八美男子面前的淑女样子,可真是得不偿失啊。

这一招还是先不要用了。

静雅眼珠转了转,对老四说到“贝勒爷不要生气,生气了对身体不好,脸色阴沉还容易影响容貌,老的比较快,还是高兴些好,俗话说‘笑一笑啊,十年少啊’,就更能显得英俊潇洒,气度不凡了。”

老四还是继续哼一声,并不讲话。静雅站了起来,自来熟的说道,“我给贝勒爷斟茶赔罪,玫瑰花茶好不好,可以消除心中烦闷,还能滋润容颜。”

说完四下里看了看,端着个茶碗寻了株玫瑰花扯了几片花瓣放在杯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