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梦逃之夭妖 《清梦逃之夭妖》第2章 欲擒故纵静雅退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清梦逃之夭妖小说简介

《清梦逃之夭妖》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宝座,喜儿,贝勒爷,福晋,李福,老四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喜儿小说名字叫作《清梦逃之夭妖》,提供更多喜儿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喜儿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清梦逃之夭妖小说喜儿节选:喜儿!” 辰欣心里想起,原来是这丫头叫作喜儿,还真也不是个好名字,跟杨白劳的女儿一个名字,八成是个买来的苦命丫…...

清梦逃之夭妖小说-《清梦逃之夭妖》第2章 欲擒故纵静雅退婚全文阅读

喜儿小说名字叫做《清梦逃之夭妖》,这里提供喜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清梦逃之夭妖小说精选:辰欣眼角扫到床榻边有个梳着发鬏的女孩子,看样子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正在打盹,头一下一下的点着,好似小鸡啄米一样,看着怪可笑。顺势扫了一下她身上的穿着打扮,从样式上来看,颇像旗装,辰欣心中先是高兴的开了花,真想马上起来转几个圈,再好好的嚎上几嗓子。这个梦还真不错,是在清朝,等下问问她知不知道皇太极在哪里,自己先去揍他一顿,然后好回去跟家里的那三个疯子炫耀一番。 辰欣正在暗自高兴,突然听见木门的吱呀声,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辰欣眼角扫到床榻边有个梳着发鬏的女孩子,看样子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正在打盹,头一下一下的点着,好似小鸡啄米一样,看着怪可笑。顺势扫了一下她身上的穿着打扮,从样式上来看,颇像旗装,辰欣心中先是高兴的开了花,真想马上起来转几个圈,再好好的嚎上几嗓子。这个梦还真不错,是在清朝,等下问问她知不知道皇太极在哪里,自己先去揍他一顿,然后好回去跟家里的那三个疯子炫耀一番。

辰欣正在暗自高兴,突然听见木门的吱呀声,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她马上闭上了眼睛。

只听见一个威严的男人的声音“喜儿!”

辰欣心里想到,原来这丫头叫做喜儿,还真不是个好名字,跟杨白劳的女儿一个名字,八成也是个买来的苦命丫头。

喜儿兀自打盹,听闻这声厉喝,陡然醒来,噗通一声从床沿下跌下来,跪在地上不停的叩头“贝勒爷赎罪,奴婢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头碰在地上通通响,听的辰欣心里老大的不忍。

“哼,这次就先饶了你,下次再让我看见一次,就交给福晋处置,出去吧!”来人的声音听起来威严冷漠凌厉。

喜儿低着头匆匆而去,顺带掩上了门。

辰欣心想这个恶人是谁,把眼睛微微的张开了一条缝,只见来人身材修长,略显单薄,身着素袍,腰间不过只一块玉佩,淡雅素净。头戴凉帽,肤色微黑,浓黑眉毛,一双眼睛虽小却精光四射,鼻梁直挺,嘴唇薄薄的抿得很紧。下巴仿佛刀刻一般,有棱有角,颇有些硬汉味道。

只见他轻轻的来到床沿前,伸出大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手掌很温暖,还有一股子淡淡的檀香味,原来手腕处带了一串黑色檀香珠链。幽幽的香,香的辰欣的鼻子痒痒的,赶紧忍住。

来人看了看辰欣的脸色,坐定身子,紧闭双眼开始诵经“今有信男爱新觉罗胤禛,诚心祈祷,望上天大慈大悲,让静雅早日醒转过来……”

辰欣听闻之后,心里吃了一惊,怎么这里不是皇太极年代?转瞬一想,不由得暗骂一声,这破玉镜,只怕也是道行不深,可是坑苦了自己。爱新觉罗胤禛,传说之中最最残暴无情冷血君王,这可真是个噩梦!

纵然呢喃的诵经声,却也压制不住辰欣内心的波涛汹涌,震惊还有失望。

末了,胤禛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来,从炕沿桌子上的小碗里抹了些东西,照着辰欣的脑门子一贴,然后走了。

辰欣觉得脑门子凉凉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心里虽然好奇却摄于胤禛的气场不敢睁开眼睛,微微的眼缝中瞧见他离去了,这才睁开眼睛,伸出手从额头上把这东西拿了下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是一张——朱砂黄符。

黄符上画着龙飞凤舞的朱红色鬼画符,似乎还散发着腥甜,辰欣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突然又感觉出那一片冰冰凉来,赶紧用手抹了抹,还好还好,是一坨子浆糊,辰欣心里暗自庆幸,幸亏是浆糊,电视剧里往人脸上贴黄符用的可是口水,看来自己的运气还不错。

辰欣不禁拍了拍胸口,这才发现,自己却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服,掀开被窝瞧了瞧,这身衣服有点眼熟,像是什么,绞尽脑汁之后,辰欣终于眼睛一亮,想起来了——新娘子的喜服。

这又是个什么情况,辰欣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事情可真是有意思,嘿嘿一乐之后,辰欣用手指蘸取了黄符上的朱砂,把自己脸上抹了个满堂彩,然后把黄符平整的盖在脸上,等待着喜儿的到来。

过了良久,门再一次的被推开了,这次的是两个人的脚步声,辰欣听出来了。

“喜儿姐姐,如今多长时间了?”一个陌生的小丫头的声音。

“大约有一盏茶的功夫了吧!”喜儿说道,“鱼儿,咱们两个去看看格格吧,顺便把符请下来。”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来到辰欣面前,先是念了几句‘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然后揭开了辰欣脸上的黄符。

顿时房间内一阵出奇的安静,喜儿手持黄符,与鱼儿呆立在床前,看着炕上的人,雪白的脸上涂得乱七八糟。

“格格,格格,这是怎么了?”鱼儿颤抖的声音,辰欣似乎听到了她喉间那艰涩的吞口水声音。

“我,我也不,不知道啊!”喜儿也镇定不下来。

辰欣突然猛地睁开眼睛,腾地坐起来,伸出身着喜服的双臂,钳住了两人的脖子。

“啊啊啊”两个小丫头闭了眼睛没命的喊叫,尖利的声音传出去好远好远。

听见屋外传来的嘈杂之声,辰欣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在被窝里笑得打跌。咯咯的笑声,还有那冲着众人分外热情的表情把从外面冲进来的人吓得哇哇的又跑了出去。

喜儿和鱼儿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辰欣出现在四府,就是以这样的闹剧开了头。

首要一条,辰欣从此改名叫做乌拉那拉静雅。京城四贝勒府中嫡福晋的胞妹。这个身份倒是显贵,让静雅稍微化解了一点做错梦的遗憾。

将息着养了一段日子,静雅在对鱼儿和喜儿的不断盘问之中,逐渐摸清楚了处境所在,并且大致熟悉了当下的衣食住行等一诸问题。

阳光明媚的人间四月天,静雅自然闲不住,纵然喜儿和鱼儿百般劝阻她在屋内多歇息,可是天性爱动的她还是瞅了个空子偷偷的溜去花园玩耍了。

静雅把两个胖胖的枕头塞在被子里只说自己要睡觉,就轻而易举的糊弄了两个笨丫头。

正在花丛中流连忘返的静雅,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之事,正当她低头去嗅一朵娇艳花朵的时候,听闻了一个有些轻佻的声音“呦,静雅格格今天可真是好兴致呀。”

静雅回头望去,却见一个娇柔貌美的女子,手执着香帕在腮边扇风,不无揶揄的说道。

这个人她见过,就是老四的侧福晋——李金琼嘛,听鱼儿说她可是老四最宠幸的女人,地位仅次于四福晋——乌拉那拉静淑,自己的同胞姐姐。

静雅不由得觉得很好笑,还是不伦不类的打了个招呼“李姐姐好。”

“怎么病了一场,连规矩都不懂了?”李金琼有些不依不饶的。

静雅哦了一声,想起来了,要行礼的,不禁福了福身子“李姐姐吉祥。”

一会子功夫过去了,却没有听到让起身的话,静雅不禁诧异的抬头看去,却见李氏在拨弄着花儿。

蹲的人腿都酸了,静雅自个儿站直了身子。

“我有说让你起来吗?”李氏冷冷的说了一句。

“那么李姐姐到了最后是不是还得让静雅起身?”

“那个当然,没个让你一直行礼!”李氏自然答道。

“早起身晚起身不是都要起身,静雅不如先起来了。”静雅丝毫不在意。

“你……”突然李氏又是一声冷笑,上下打量了一下静雅“怪不得贝勒爷一直推脱。”

“推脱什么啊?”静雅觉得很纳闷,这里的人说个话都是只说半截子,让自己猜个没完没了,半天都着不了道。

李氏一摆手,身后的小丫头低头退得远远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