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狂后 相府狂后第二章 内苑试刀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相府狂后小说简介

《相府狂后》是作者执灯人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哟,贱人是贱人,你我以为你是谁啊!敢在这里给我们摆架子?”循声,贺菱芷向门外看去,却是慕红媛的生母——三姨娘。听碧珠说,她们母女年年月月在府中闲得心里发慌,总是会一唱一和来这惹是生非,打发掉时间。特别是,月前三姨娘所出的庶长子慕长山,被加封尚书郎,她心听碧珠说,她们母女日日在府中闲得发慌,总是一唱一和来这惹是生非,打发时间。尤其是,月前三姨娘所出的庶长子慕长山,被加封尚书郎,她心中得意,却不敢在夫人面前猖狂,于是变本加厉地到慕瑾鸢面前耀武扬威。。...

相府狂后小说-相府狂后第二章 内苑试刀在线阅读全文阅读

“哟,贱人就是贱人,你以为你是谁啊!敢在这里给我们摆谱?”闻声,贺菱芷向门外看去,却是慕红媛的生母——三姨娘。

听碧珠说,她们母女日日在府中闲得发慌,总是一唱一和来这惹是生非,打发时间。尤其是,月前三姨娘所出的庶长子慕长山,被加封尚书郎,她心中得意,却不敢在夫人面前猖狂,于是变本加厉地到慕瑾鸢面前耀武扬威。

可如今,她已不是慕瑾鸢。

“你说谁是贱人?”贺菱芷冷眸一瞥,狠狠地盯着她们。

正遇那眼里的凌厉寒潮,三姨娘竟然不自觉的微微一愣。

听下人丫鬟们说,四小姐自前些时日从医仙那回来,整个人都变了,眼神冰冷气场强硬,宛若脱胎换骨,竟还会使一些拳脚功夫,将平日不将她放于眼里的丫鬟整了个遍!

三姨娘当时听着只以为慕瑾鸢被人退了婚,受了刺激激愤了些,而今看来,似乎远非如此,那眼神口气,全似换了个人。但她却受不了慕瑾鸢这副高冷姿态。

“狐媚子,瞧你那样!也不知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丑事,都被夫家退婚了,还在这里给我发横!我们相爷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你说你不是贱人,又是什么?”

忽地,一只茶杯猛地撞击三姨娘的额头,愣是蹭掉了额上一大块儿皮,登时血流满面。

一边的碧珠蓦地吓得直哆嗦,失声喊道:“四小姐……不可……”

极度惊恐的慕红媛已是惊恐的高呼:“来人啊!快来人啊!慕瑾鸢这个贱人要杀人了!来人啊!”

“聒噪!”慕瑾鸢起身,一个箭步,就窜到了慕红媛的身边,恶狠狠的掐住了慕红媛的脖子,面目带笑的说:“姐姐再叫声试试!……我这辈子,还没怕来过什么人!”

话虽如此,慕瑾鸢所住的破败的院子依旧很快挤满了人。那些家丁见到满脸是血的三姨娘先是大惊,见到掐着慕红媛脖子的慕瑾鸢,更是大惊。此情此景,大家只能惊愕不已。

这还是他们知道的慕家四小姐,那个软弱无能,只知道以为忍让,没有尊严的慕瑾鸢吗!

“看什么看!”贺菱芷一声冷喝,吓得前来的家丁们也哆嗦了一下,握着慕红媛的脖子,一把甩了出去。

家丁们赶忙接住,当下竟然都愣在那里,全数不知所措。慕红媛却是气息微微地不知死活喊:“快……把她拿下,押去见夫人!让夫人瞧瞧!”

家丁们都有些迟疑,目目相觑。

要说这慕瑾鸢其实长的极美,与这慕家的其他几位小姐简直天差地别,一颦一笑都很是惹人怜爱,家丁小厮们不比善妒的丫鬟,平日里对她还算客客气气,能帮就帮一把。

只是往日里,慕瑾鸢为人低声下气,有的时候又让人觉得有些不齿。而今见到了这般狂傲的四小姐,他们反倒有些折服了。

僵持了好一会,一人很是无奈的走上了前,歉声抱拳道:“四小姐,得罪了……”

慕瑾鸢冷笑,来的正好,倒不如就先拿这个夫人开刀,看看这个府上还有什么人敢来找她贺菱芷的茬!

“我自己走。”贺菱芷冷声平静道。

突然眼波一转,心生一计:“你们给我听好了,这慕家我母亲才是真正的当家主母!即便是辞世了,也还有我!尔等若是愿向我投诚,我日后必不会亏待了你们!”

家丁们互相张望着,一时无人不支声。

三姨娘听话,破口道:“好你个狐媚子,在外面也不知勾搭了什么人,此刻竟然又勾搭起这府上的家丁了!我看昊都凝香翠坊,那千人压万人睡的娼妇,也不过如此了!”

贺菱芷眯起了眼睛,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三姨娘,冷声:“若三娘羡慕,我也可将你送入那凝香翠坊,让你好好体验一番。只怕,即便去了,那千人压万人睡的,你这把老骨头也消受不起。所以三娘,还是好生小心着您这张嘴!”

“你!”

贺菱芷说的皮笑肉不笑,听得三姨娘却是心惊胆寒,顿时没了声音。

“四小姐,请吧……”

慕瑾鸢不欲再多做纠缠,抬步昂然走出了这破落小院。

这慕相爷慕廉表面上清正廉洁,府上的妻妾却比那些贪官还多。七位夫人,一共为他育有三个儿子,八个女儿。

其中最得意的,莫过于,最重要的就是那个曾亲手为她端来毒药的女人,慕家的嫡女——慕紫苑!

贺菱芷想着那人总是故作高贵的模样,心中冷笑。若不是慕瑾鸢之母何氏过世早,哪里轮到她慕紫苑猖狂。想来这这何氏之死,也绝非意外那么简单。

以前,贺菱芷只觉得朝堂多事,天下纷争不断。没有想到,这小小的一个相府亦是波澜诡谲,暗流汹涌。

这正和贺菱芷的意,而今借用了慕瑾鸢的身体,正好拿这小小相府的深宅内院试刀,他日定要天下所有都知道她贺菱芷,不,是慕家四小姐——慕瑾鸢,绝不是好惹的主!

隔着珠帘,依稀可以看到珠帘后,女人安然闲卧的慵懒身姿。

夫人是长国侯之女,当年长国侯尚在军中的时候,贺菱芷见过他,不过是大将殷儒简麾下一个小小参谋,这几年依靠着女婿的势力,竟然也晋升成了一个侯。

当时,是百里晟亲自对贺菱芷要的这个侯位,,理由是他们大败摩族归来,理应大赦天下,犒赏三军,晋封将士。

贺菱芷只当是他单纯的打赏宠臣,左右不过是一两座城池的封地,便欣然应允了。现在看来,慕紫苑珠胎就是那个时候暗结的吧。想到这里,贺菱芷不禁冷笑。真是暴发户的做派,为了富贵毫不顾忌地让女儿去爬别人的床。

来到厅前,贺菱芷尚未开口,只听得三姨娘扶着额头,已经哭了个半死。

一口一个“贱人”。“毒妇”的在辱骂贺菱芷,但贺菱芷全然不以为意,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相府的夫人。

夫人听身边的婢女大致的描述当时的情形,待到婢女话毕,她很是明显的嗤笑了一下,道:“贱人生的女儿,果真也是个贱婢!那个女人死都死了,还留着个贱婢给我!来人啊!给我拖下去打!”

碧珠听得心惊肉跳,这一顿暴打之下,小姐的身子骨怎么受得了!这么个打法,一定会出人命的!赶忙上前跪下,哀求道:“夫人,四小姐大病初愈,经不住打!夫人,您要打就打我吧!求夫人放过小姐!夫人……”

碧珠忙不迭的磕头哀求,还拉了拉慕瑾鸢的衣袖,示意慕瑾鸢不要再激怒夫人。

贺菱芷却一把拉住碧珠,冷声道:“起来。”

见到这个府上,还有人待慕瑾鸢真诚至此,贺菱芷有些感动。抬眸看向了眼前虚伪恶毒的女人,不禁想笑,这个女人就是慕紫苑的母亲!果然有其女必有其女母,蛇蝎心肠!

当年贺菱芷亲入民间为百里晟选妃的时候,他们在贺菱芷的面前表现的何其恭敬,直到慕紫苑入宫,都看不出半分端倪!这戏真是唱的好啊!

而贺菱芷也从不曾想过,那个时候她迎慕紫苑入宫,竟是亲手为自己铺就的一条黄泉路!

“谁敢动手!”贺菱芷一声冷喝,家丁们一时半会儿竟然都不敢上前。

夫人见状,盛怒之下,猛拍了一击桌子,怒道:“你倒是反了!”

贺菱芷大笑:“今儿,我的确是来要回本该属于慕瑾鸢的东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