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狂后 相府狂后第三章 逐出相府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相府狂后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相府狂后,相府狂后小说是著名作家执灯人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啧啧,这四儿死过一回,真跟换了个人似的!”顺着夫人的位置,大厅之中依序坐着其他的几位姨娘,虽基本上上都是人老珠黄,却清一色的都装扮的花枝招展,不堪入目。这张口的恰恰拿着罗扇的二姨娘,她一时之间献媚的看向夫人,一时之间又眼波流转一转,恶狠狠的看向了贺菱芷这开口的正是拿着罗扇的二姨娘,她一时讨好的看向夫人,一时又眼波一转,恶狠狠的看向了贺菱芷,继续道:“越发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没想到今时今日,一个贱婢也敢在夫人面前造次。我看啊,她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回啊,姐姐你可不能继续护着她,是得好好管管了!”。...

相府狂后小说-相府狂后第三章 逐出相府在线阅读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从现在开始当渣男 我女票不叫大力 空壳娘子 本周恋爱中 新婚保鲜五年 我的超时空怀表 我是一朵寄生花 梦魇入侵全世界 中心之国 灵魂流浪星球


“啧啧,这四儿死过一回,真跟换了个人似的!”顺着夫人的位置,大厅之中依次坐着其他的几位姨娘,虽基本上都是人老珠黄,却清一色的都打扮的花枝招展,不堪入目。

这开口的正是拿着罗扇的二姨娘,她一时讨好的看向夫人,一时又眼波一转,恶狠狠的看向了贺菱芷,继续道:“越发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没想到今时今日,一个贱婢也敢在夫人面前造次。我看啊,她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回啊,姐姐你可不能继续护着她,是得好好管管了!”

护着?这话当真是说的可笑!碧珠字字句句,说的清楚,慕瑾鸢的母亲死后,她便没有过过一天的安生日子,被旁人当作婢女一样,呼来唤去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齐国公有的时候也照拂不到她。

慕瑾鸢本来心心念念的盼着母亲在世之时给自己结下的那门亲事,盼着快点长大,早早的嫁出去,可谁知,慕瑾鸢朝思暮想的那人,却远不是她的良人。

在她最无助,最需要呵护的时候,还狼心狗肺的对她未娶先休!让她备受侮辱!含恨投河而死!

“是啊,是该管管了!”夫人奉承的声音紧随其后的响起。“姐姐,你是何人啊!你可是长国侯的女儿!紫苑又是皇上的宠妃,这个贱婢竟然胆敢在你的面前放肆!”

三姨娘这个时候哭的越发厉害:“梅姐姐,我们自小长大的情分,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瑾鸢……想来也不是故意的……”四姨娘似乎想为慕瑾鸢辩驳一两句。

却被五姨娘打断:“姐姐,你还是省省心吧,装好人,也犯不着这么装的。”

“是啊是啊,别装的跟个好人似得,看的真叫人恶心,老爷不在,你这副温柔模样,是要给谁看?”二姨娘不齿道。

四姨娘哑然,她是个奴婢出身,原先只是夫人的陪嫁丫鬟,又来做了填房,身份地位不比其他几位夫人,虽然有心为慕瑾鸢说话,却无能为力。

六姨娘不予置评,只是哧哧的笑了起来。

这些女人七嘴八舌的,听得贺菱芷脑袋疼。她向来都是和男人们混在一起,操兵练阵,金戈铁马。饶是后来退居深宫,但在还没有被百里晟陷害之前,不管是前朝还是后宫,都不曾有人敢在她的眼前放肆。

这种女人之间争风吃醋,唇枪舌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让她看着就恶心,觉得全身都不舒服。

夫人倒是很淡然,听罢,懒声:“慕瑾鸢越矩犯上,目无尊长,竟然打伤姨母,我今儿便要替我那早死的姐姐好好管教管教她!来啊,给我家法处置!”

她一声令下,家丁们顷刻就全都围了上来。

贺菱芷轻轻一俯,突然亮出腰间银鞭。这是贺菱芷找出慕瑾鸢所有值钱物件从当铺换来的一节鞭子,虽比不上早先她用的金蚕丝制的嗜血鞭,但拿在手上也暂且当个充手的兵器。

贺菱芷这出人意料的一鞭子不下片刻将家丁们打得不知东南西北。

二姨娘也是吓了一跳,大声尖叫道:“反了反了,老爷不在家,当真是反了!”

贺菱芷下一个鞭子就向着她甩了过去,二姨娘哪里吃得了这一鞭子,瞬间皮开肉绽的躺在地上呜呜大叫。

三姨娘惊恐的向后面退去,拉住一个婢女,恶狠狠的说:“快……给我拿下!”

婢女们常年在府上,都是安逸惯了的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下都鸡飞狗跳的分分逃窜,谁人敢拿?

贺菱芷眼锋一转,又看向了正战战兢兢的杵着的五姨娘和六姨娘。

见此,五姨娘赶忙见风使舵道:“好四儿,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可别……可别动手……有话,咱们好好说。”

“你让我好好说,我便好好说么?”贺菱芷一声冷哼,银鞭划过大厅,五姨娘身边的茶几登时成了碎屑。

五姨娘猛地跌坐在了地上,呆滞。六姨娘亦是赶忙向后退去,避到了柱子后面。

见大厅之中,所有人都面带惧色的看着贺菱芷,看来这番威吓顺利达到了效果。不过都是些没有用的女人,贺菱芷还不屑和他们交手。

银鞭一挥,猛地冲向了夫人,只是就在夫人慌张躲避的时候,贺菱芷的银鞭却被男人接住了。男人持剑轻挥,瞬间贺菱芷的银鞭断成了几截。

三姨娘见状,简直是喜极而泣:“长山啊!你总算是来了!再不来,可就见不到你娘我了!”

说着,三姨娘就站了起来,猛地扑到了慕长山怀里。

贺菱芷冷哼:“我当是谁,哟,这不是尚书郎么?”

“慕瑾鸢,你可不要太过分了!目无法度,忤逆尊长!还对自己的母亲刀剑相向!凭这些,我就足可以让人抓你下狱!”慕长山见到母亲鲜血淋漓的样子,颇有气势的恐吓道。

贺菱芷在他们面前踱了两步,笑道:“如今,官儿升了,果然架子也不一样了!我可还记得,当年那个,在溪苑行宫,见到刺客被吓得昏死过去的人……”

慕远山一时被说的无法反驳怒色道:“你!”

而身后的夫人此时已然正了正神色:“远山啊,今日,你回来了,就来做个见证!我要把这个该死的贱人逐出相府!”

贺菱芷听罢,当即冷笑,一字一顿:“就凭你,还没这个资格。”

夫人有了护持,也胆大起来,冷笑连连:“我是没有,老爷总有!”

贺菱芷淡笑:“那你就试试!看看慕廉那老贼到底会听谁的!”

轻飘飘的转身,拉起了瘫倒在地上,完全惊呆了的碧珠,暖声道:“碧珠,起来,我们走。”

见贺菱芷淡然转身,夫人立刻威呵:“好啊,你走!给我传令下去!相府之中,谁都不可以再管这两个贱婢!都不许送吃的给他们!我看你能撑到几时!”

走出了大厅,碧珠才缓缓的从刚才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赶忙用手摸了摸小姐大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

贺菱芷笑道:“怎么了?”

碧珠有些胆怯:“你真的是我的小姐么?”

贺菱芷停下,叹了一口气:“碧珠啊,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我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到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才发现我这一生活的真是窝囊!既然能够死而复生,就绝对不能再辜负这条性命!”

碧珠听得一愣一愣的,忙不迭的点头,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这样的小姐是好……可是,小姐,现在我们和夫人闹翻了……如今怎生是好!”

贺菱芷见状,气定神闲的笑了笑:“没事,碧珠,只要有我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再能欺负慕瑾鸢!也不能欺负你!碧珠,人只要活着,就总会有办法!”

碧珠一边哭一边笑的点头:“是,小姐,我知道了!我全听小姐的,小姐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贺菱芷见到这府中,还有一个这么忠心耿耿的丫鬟,也很是欣慰:“碧珠,咱们可还有什么值钱的物件?”

“值钱的东西……前些日子,已经被小姐都拿去当铺换银子买了鞭子了……”不过,那条鞭子,现在也变成好几段了。

贺菱芷叹了口气,碧珠却好似想起了什么:“对了,还有一颗珍珠!”

“珍珠?”

“好说也值几百两银子,是……”碧珠有些迟疑。

“是什么?”

“小姐,你真的忘了吗?是当年,那吴家少爷同小姐初次见面之时,送给小姐的……这么多年来,小姐都当作宝贝一样的……”碧珠不确定的说。

贺菱芷当下欣喜,道:“就是那个了,给我拿来!”

“小姐,你……你要做什么?”

“这世上,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没势,谁也会理睬你。”贺菱芷说着向前走去。

“小姐是要当了,收买什么人么?”碧珠不解的跟上。

贺菱芷没继续下去,却道:“碧珠,你去给我找套男装来。”

“这……”碧珠更加不解了,小姐要男人的衣服做什么!碧珠弄不清楚,但是这是小姐说的,那碧珠照办就是了。

一个时辰之后,昊都最大的赌坊,千秋赌坊前,赫然出现了两个清秀俊俏的身影。

碧珠也穿上了男装,有些扭捏:“小姐……真的要进去么?这样不好吧!这些不是什么好地方,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你不要怕,有我在!天塌下来,我顶着,自不会再让你受半分苦!”贺菱芷暖声道。

碧珠听罢,只得乖巧的点头,现在的小姐英姿飒爽,简直比男子还要强悍上几分。以前的小姐,只知道一味忍让,退避窝囊,就算被人耻笑了,也不会还半句嘴。

相较之下,碧珠更喜欢现在的小姐,无端让人生了安全感。

贺菱芷摇了摇扇子,踏进赌坊,左右观望了一下,然后迈向了最里面的赌桌。这赌桌赌得正欢,大家都在狂呼着自己压中的字花。

贺菱芷常在军中,军营之中本是禁止赌博的,可是军中行军练兵,多枯燥无味,有的时候士兵们玩上两把,贺菱芷也不阻,甚至偶尔,自己也会玩上两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相府狂后小说简介

《相府狂后》是作者执灯人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啧啧,这四儿死过一回,真跟换了个人似的!”顺着夫人的位置,大厅之中依序坐着其他的几位姨娘,虽基本上上都是人老珠黄,却清一色的都装扮的花枝招展,不堪入目。这张口的恰恰拿着罗扇的二姨娘,她一时之间献媚的看向夫人,一时之间又眼波流转一转,恶狠狠的看向了贺菱芷这开口的正是拿着罗扇的二姨娘,她一时讨好的看向夫人,一时又眼波一转,恶狠狠的看向了贺菱芷,继续道:“越发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没想到今时今日,一个贱婢也敢在夫人面前造次。我看啊,她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回啊,姐姐你可不能继续护着她,是得好好管管了!”。...

相府狂后小说-相府狂后第三章 逐出相府在线阅读全文阅读

“啧啧,这四儿死过一回,真跟换了个人似的!”顺着夫人的位置,大厅之中依次坐着其他的几位姨娘,虽基本上都是人老珠黄,却清一色的都打扮的花枝招展,不堪入目。

这开口的正是拿着罗扇的二姨娘,她一时讨好的看向夫人,一时又眼波一转,恶狠狠的看向了贺菱芷,继续道:“越发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没想到今时今日,一个贱婢也敢在夫人面前造次。我看啊,她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回啊,姐姐你可不能继续护着她,是得好好管管了!”

护着?这话当真是说的可笑!碧珠字字句句,说的清楚,慕瑾鸢的母亲死后,她便没有过过一天的安生日子,被旁人当作婢女一样,呼来唤去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齐国公有的时候也照拂不到她。

慕瑾鸢本来心心念念的盼着母亲在世之时给自己结下的那门亲事,盼着快点长大,早早的嫁出去,可谁知,慕瑾鸢朝思暮想的那人,却远不是她的良人。

在她最无助,最需要呵护的时候,还狼心狗肺的对她未娶先休!让她备受侮辱!含恨投河而死!

“是啊,是该管管了!”夫人奉承的声音紧随其后的响起。“姐姐,你是何人啊!你可是长国侯的女儿!紫苑又是皇上的宠妃,这个贱婢竟然胆敢在你的面前放肆!”

三姨娘这个时候哭的越发厉害:“梅姐姐,我们自小长大的情分,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瑾鸢……想来也不是故意的……”四姨娘似乎想为慕瑾鸢辩驳一两句。

却被五姨娘打断:“姐姐,你还是省省心吧,装好人,也犯不着这么装的。”

“是啊是啊,别装的跟个好人似得,看的真叫人恶心,老爷不在,你这副温柔模样,是要给谁看?”二姨娘不齿道。

四姨娘哑然,她是个奴婢出身,原先只是夫人的陪嫁丫鬟,又来做了填房,身份地位不比其他几位夫人,虽然有心为慕瑾鸢说话,却无能为力。

六姨娘不予置评,只是哧哧的笑了起来。

这些女人七嘴八舌的,听得贺菱芷脑袋疼。她向来都是和男人们混在一起,操兵练阵,金戈铁马。饶是后来退居深宫,但在还没有被百里晟陷害之前,不管是前朝还是后宫,都不曾有人敢在她的眼前放肆。

这种女人之间争风吃醋,唇枪舌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让她看着就恶心,觉得全身都不舒服。

夫人倒是很淡然,听罢,懒声:“慕瑾鸢越矩犯上,目无尊长,竟然打伤姨母,我今儿便要替我那早死的姐姐好好管教管教她!来啊,给我家法处置!”

她一声令下,家丁们顷刻就全都围了上来。

贺菱芷轻轻一俯,突然亮出腰间银鞭。这是贺菱芷找出慕瑾鸢所有值钱物件从当铺换来的一节鞭子,虽比不上早先她用的金蚕丝制的嗜血鞭,但拿在手上也暂且当个充手的兵器。

贺菱芷这出人意料的一鞭子不下片刻将家丁们打得不知东南西北。

二姨娘也是吓了一跳,大声尖叫道:“反了反了,老爷不在家,当真是反了!”

贺菱芷下一个鞭子就向着她甩了过去,二姨娘哪里吃得了这一鞭子,瞬间皮开肉绽的躺在地上呜呜大叫。

三姨娘惊恐的向后面退去,拉住一个婢女,恶狠狠的说:“快……给我拿下!”

婢女们常年在府上,都是安逸惯了的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下都鸡飞狗跳的分分逃窜,谁人敢拿?

贺菱芷眼锋一转,又看向了正战战兢兢的杵着的五姨娘和六姨娘。

见此,五姨娘赶忙见风使舵道:“好四儿,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可别……可别动手……有话,咱们好好说。”

“你让我好好说,我便好好说么?”贺菱芷一声冷哼,银鞭划过大厅,五姨娘身边的茶几登时成了碎屑。

五姨娘猛地跌坐在了地上,呆滞。六姨娘亦是赶忙向后退去,避到了柱子后面。

见大厅之中,所有人都面带惧色的看着贺菱芷,看来这番威吓顺利达到了效果。不过都是些没有用的女人,贺菱芷还不屑和他们交手。

银鞭一挥,猛地冲向了夫人,只是就在夫人慌张躲避的时候,贺菱芷的银鞭却被男人接住了。男人持剑轻挥,瞬间贺菱芷的银鞭断成了几截。

三姨娘见状,简直是喜极而泣:“长山啊!你总算是来了!再不来,可就见不到你娘我了!”

说着,三姨娘就站了起来,猛地扑到了慕长山怀里。

贺菱芷冷哼:“我当是谁,哟,这不是尚书郎么?”

“慕瑾鸢,你可不要太过分了!目无法度,忤逆尊长!还对自己的母亲刀剑相向!凭这些,我就足可以让人抓你下狱!”慕长山见到母亲鲜血淋漓的样子,颇有气势的恐吓道。

贺菱芷在他们面前踱了两步,笑道:“如今,官儿升了,果然架子也不一样了!我可还记得,当年那个,在溪苑行宫,见到刺客被吓得昏死过去的人……”

慕远山一时被说的无法反驳怒色道:“你!”

而身后的夫人此时已然正了正神色:“远山啊,今日,你回来了,就来做个见证!我要把这个该死的贱人逐出相府!”

贺菱芷听罢,当即冷笑,一字一顿:“就凭你,还没这个资格。”

夫人有了护持,也胆大起来,冷笑连连:“我是没有,老爷总有!”

贺菱芷淡笑:“那你就试试!看看慕廉那老贼到底会听谁的!”

轻飘飘的转身,拉起了瘫倒在地上,完全惊呆了的碧珠,暖声道:“碧珠,起来,我们走。”

见贺菱芷淡然转身,夫人立刻威呵:“好啊,你走!给我传令下去!相府之中,谁都不可以再管这两个贱婢!都不许送吃的给他们!我看你能撑到几时!”

走出了大厅,碧珠才缓缓的从刚才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赶忙用手摸了摸小姐大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

贺菱芷笑道:“怎么了?”

碧珠有些胆怯:“你真的是我的小姐么?”

贺菱芷停下,叹了一口气:“碧珠啊,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我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到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才发现我这一生活的真是窝囊!既然能够死而复生,就绝对不能再辜负这条性命!”

碧珠听得一愣一愣的,忙不迭的点头,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这样的小姐是好……可是,小姐,现在我们和夫人闹翻了……如今怎生是好!”

贺菱芷见状,气定神闲的笑了笑:“没事,碧珠,只要有我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再能欺负慕瑾鸢!也不能欺负你!碧珠,人只要活着,就总会有办法!”

碧珠一边哭一边笑的点头:“是,小姐,我知道了!我全听小姐的,小姐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贺菱芷见到这府中,还有一个这么忠心耿耿的丫鬟,也很是欣慰:“碧珠,咱们可还有什么值钱的物件?”

“值钱的东西……前些日子,已经被小姐都拿去当铺换银子买了鞭子了……”不过,那条鞭子,现在也变成好几段了。

贺菱芷叹了口气,碧珠却好似想起了什么:“对了,还有一颗珍珠!”

“珍珠?”

“好说也值几百两银子,是……”碧珠有些迟疑。

“是什么?”

“小姐,你真的忘了吗?是当年,那吴家少爷同小姐初次见面之时,送给小姐的……这么多年来,小姐都当作宝贝一样的……”碧珠不确定的说。

贺菱芷当下欣喜,道:“就是那个了,给我拿来!”

“小姐,你……你要做什么?”

“这世上,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没势,谁也会理睬你。”贺菱芷说着向前走去。

“小姐是要当了,收买什么人么?”碧珠不解的跟上。

贺菱芷没继续下去,却道:“碧珠,你去给我找套男装来。”

“这……”碧珠更加不解了,小姐要男人的衣服做什么!碧珠弄不清楚,但是这是小姐说的,那碧珠照办就是了。

一个时辰之后,昊都最大的赌坊,千秋赌坊前,赫然出现了两个清秀俊俏的身影。

碧珠也穿上了男装,有些扭捏:“小姐……真的要进去么?这样不好吧!这些不是什么好地方,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你不要怕,有我在!天塌下来,我顶着,自不会再让你受半分苦!”贺菱芷暖声道。

碧珠听罢,只得乖巧的点头,现在的小姐英姿飒爽,简直比男子还要强悍上几分。以前的小姐,只知道一味忍让,退避窝囊,就算被人耻笑了,也不会还半句嘴。

相较之下,碧珠更喜欢现在的小姐,无端让人生了安全感。

贺菱芷摇了摇扇子,踏进赌坊,左右观望了一下,然后迈向了最里面的赌桌。这赌桌赌得正欢,大家都在狂呼着自己压中的字花。

贺菱芷常在军中,军营之中本是禁止赌博的,可是军中行军练兵,多枯燥无味,有的时候士兵们玩上两把,贺菱芷也不阻,甚至偶尔,自己也会玩上两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