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事不诡 第二章 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鬼事不诡小说简介

《鬼事不诡》是作者淫参从不少萝莉控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完全是刚初一那种正太,但是所以身体很瘦小的像个女孩,所以说的话穿中性的衣服话,别人当然会始终盯着他的背影不停地的猜测。所以中度沉迷于游戏而戴上了厚实的眼镜,能想起简言之的萝太。  司磷望着镜子里的发白的脸,身上的骨头所以缩在一起长时间不动显可惜司磷觉得晒太阳是一种煎熬,那种让皮肤炸裂的感觉非常不舒服,所以经常不出门的司磷皮肤白的能让那些女生嫉妒。整个人因为不出门和过与虚白的皮肤显得一种病态的感觉,虽然面临着中考的年龄,长相完全就是刚刚初一那种正太,可是因为身体很瘦弱的像个女孩,所以说如果穿中性的衣服话,别人肯定会一直盯着他的背影不停的猜测。因为轻度沉迷游戏而戴上了厚重的眼镜,能想到所谓的萝太。。...

鬼事不诡小说-第二章 佛全文阅读

  “唔……啊。”早就升起的太阳驱逐了一切的漆黑,司磷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种族拿太阳做图腾,而且以太阳为意志。古老的祖先们在没有火焰的黑夜中祈祷着光明,追逐着光芒,这是骨子里最原始的血液一代又一代流传下来。

  可惜司磷觉得晒太阳是一种煎熬,那种让皮肤炸裂的感觉非常不舒服,所以经常不出门的司磷皮肤白的能让那些女生嫉妒。整个人因为不出门和过与虚白的皮肤显得一种病态的感觉,虽然面临着中考的年龄,长相完全就是刚刚初一那种正太,可是因为身体很瘦弱的像个女孩,所以说如果穿中性的衣服话,别人肯定会一直盯着他的背影不停的猜测。因为轻度沉迷游戏而戴上了厚重的眼镜,能想到所谓的萝太。

  司磷看着镜子里的发白的脸,身上的骨头因为缩在一起长时间不动显得酸疼。“昨天那不是梦,那是真的存在,鬼!”司磷绝对可以肯定下来,真的有鬼!这不是虚幻的,所谓科学也不能解释,超乎常理的“生物”。

  老妈在厨房做饭,司磷看着坐在客厅的老爸想着怎么告诉他昨天诡异的事情。司磷做到老爸旁边刚刚准备开口,母亲就叫老爸和司磷去端饭。

  “等等,这事情告诉老爸也没什么用,如果是按照鬼故事那样说的,应该去寺庙或者道观吧。”司磷如果告诉老爸,老爸肯定会一副“别开玩笑”了的样子,而且在什么“打倒牛鬼蛇神”的政策下道观几乎灭绝了,不过寺庙的话倒是在缝山针的山腰处有一个名叫“圆融寺”的佛教寺庙。

  “我一会儿要去同学家,活动经费是多少?”司磷没少厚脸皮问父母要钱,当初所谓毒奶粉688坑爹礼包真的把司磷坑了,当然司磷也吧爹坑了。

  说实话,老爹也没见儿子这么认真的表情,肯定有一些问题。“两百够不够?”老爹从钱包里拿出了两张红色的软妹币。

  “够了。”司磷把钱放到衣服的口袋里,司磷很喜欢老爸这种不想说出来就不问的人,老妈正好相反。

  “哟,小司磷,好多天没见你了。”坐电梯的时候碰到了很熟的邻居,一位成熟的大姐姐,身材也很出众。上来比划了一下身高,“小司磷,还是要多锻炼啊,现在你又低了很多。”

  “呃,啊,秋林姐,是你长高了好不好?咳……”司磷真没办法开口了,秋林背后居然有一个扭曲的不规则阴影,电梯里的其他人好像是看不到这个阴影。

  司磷真正的开始触摸到一个另类的世界,有着不规则体系,只有少数流着负罪血液的人才能完整接触和沟通的世界,这个世界反面与阴暗面——“灵魂栖息地”

  “长高了是不错,可你这么矮一个小受,哪天一个小攻就给你○了。”秋林正说着电梯已经“叮”的到了一楼,司磷看到秋林背后的诡异扭曲的黑影,满身鸡皮疙瘩的跑出大厅到外面有太阳的地方。“鬼不是都怕太阳么?”

  虽然司磷不讨厌暖洋洋的太阳,但是那种阳光直射皮肤炸裂的感觉还是领司磷感到不舒服,身后的秋林跑过来:“小司磷,有时间了去我家坐坐哦。”

  司磷再看秋林身后,果然,那个扭曲的黑影已经消失不见了,“哦哦,那我先走了。”司磷暗叹一声阿弥陀佛,转向了车站。司磷这个人说实在的,该花钱就花掉,不该花的钱就看情况,当然司磷作为一个宅族肯定把宅向物品划入了该花钱的范围。

  一阵风吹过车站,给司磷带来了凉爽,一股茉莉的清香散发开来,“这个味道?难不成?”司磷的血液加速。他暗恋的女生,袁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生,那种介于文静和活泼之间的女生,因为暗恋的关系,司磷很少有和她说话,因为害怕,害怕被这种暗恋时淡淡的爱慕而遭到拒绝的心痛。司磷是一个胆小的人不错,但是他更懂得如何帮助朋友,虽然平时嘻嘻哈哈的,至少李琦让他帮忙绝对不会拒绝,反过来李琦也是。

  司磷想要座的车已经到站了,上车时候司磷回头想悄悄看一眼袁莉。“哇,她……她过来了啊,她也坐这辆车?太巧了吧,这车通向只缝山针啊。”司磷不想让暗恋的人看到他与平常有什么不一样,故作镇定的投完钱走到倒数第二排里面的座椅上,把头微微低下偷偷观察袁莉的一举一动。这恐怕也是司磷蛋疼的表现吧,说真的,如果面对暗恋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像小说那样子“豁出去了”,上前告白,理性和感性,司磷无疑是理性的。

  “咦?司磷,你也在啊。”袁莉黄莺般的声音,很有礼貌,不是“你怎么在这里”,这样子的。

  “恩,我准备去圆融寺呢。”

  “诶?你一个人去么?”袁莉很惊讶。

  “是啊,我……只能一个人去,你不是一个人?”司磷从话音里听出了应该还有其他人。

  “恩,是和姑姑一起来的。”

  ……

  “佛啊……”和袁莉分开的司磷看着进去后的四大金刚,坐在门口的老僧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事实上在昨天晚上那种事情发生之前,司磷如何都不信佛的,甚至会对信佛的人产生一种轻蔑的思想,司磷看不起那种逃避现实的人,命运都是握在自己手里的,也就导致了司磷连带着对“佛”的一种否定。

  燃烧的香灰被风吹到了空气中,司磷没由来的胸中一闷,感觉一块石头压在胸上,香灰散在空气中,让空气变得雾白,不知道香灰有没有小于PM2.5?

  司磷出了第一个堂厅,就看到了空中浮着一尊大佛,金色的边条构成的,虚幻的佛,司磷感觉胸口更沉了。向着佛的方向跑去,一路上看着老弱妇幼的人们,虽然人们的身份不同,但是脸上的虔诚是一样的。

  “对不起,施主,这里不能让施主参观。”就在司磷想推开门的时候,旁边的小和尚挡住司磷的手,离那尊金光构成的佛越近,司磷的胸口越闷。

  “让他进来吧……”声音里充满了睿智。

  “方丈……”小和尚帮司磷推开门。

  一位老僧坐在蒲团上,面朝着佛,司磷就盘腿坐到了老僧背后的蒲团上。

  “为何要来?是准备侮辱贫僧么?”方丈的语气轻淡的察觉不到一丝感情。

  司磷就纳闷了,以前的确不信佛,但是谈不上闲的蛋疼去侮辱啊。

  “呃,方丈,我不懂你的意思。”司磷也是非常疑惑。

  “是么?看来你并不知道,说吧,找贫僧做什么?”方丈松了一口气。

  宇林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方丈,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么?真的!”

  “我信,世间的一切点都被因果用线连了起来,恶因的话就不会得到好果。”方丈终于转过了身子,两眼像是宇宙一样。

  方丈继续开口:“恶因的话必会遭到恶果,无疑,人是中灵之长,怨气足够的话,也能在这个世间保住灵魂不被冲散。那么,你信佛么?”

  “如果你能看到灵魂的话,那么你能看到后院上方的巨佛吧?你信佛么?”方丈又问了一遍。

  “如果这是神迹啊话,我……”司磷无法信仰佛,那种感觉就像面对着敌人,怎么能信仰呢?。

  “不,这并不是神迹!这就是众生的念,众生想象成的,不然脸和身体的样子也不会那么模糊!”老爹司胤推门进来。

  “爸……老爸?你怎么会跟过来?”司磷真心下了一大跳。

  “哼,你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要啦什么○。”老爹司胤一副“你是我儿子,我怎么会不知道”

  司胤把司磷从地上拽起来:“走吧,在这里没什么意义。走了,老秃驴。”

  “直系单传么?”方丈自嘲的笑了一下,“老秃驴”并没有让方丈生气,好像他俩很早就是朋友一样。

  司胤的宝马车停在门口,事实上司磷并不关心车,只知道几个车的标志罢了,据说老爹是个官,但是并不知道多大,因为老爹司胤除了早饭和晚饭一条到晚都不在家,逢年过节的还是会有人来送礼物,但是都被老爹直接关到门口,他们上门送礼的也不生气,如果司胤力量大的让他们完全畏惧的话倒是可能。

  司胤把车开到缝山针的山脚,锁着车,带着司磷向山顶走去,事实上上午爬山的人并不少,有老年人组伴来,有情侣一起在石栏上刻什么天长地久,也有司磷这样父子俩的。不过司磷一直盯着一个可爱的萝莉看。

  山顶就是那个“缝山针”了,据说以前山是裂开的,然后被天上娘娘派的仙女用针缝住了,一个香蕉一样的弯针就放置在山顶。有时司磷就会想,雷雨天可会舒服了,不过谁雷雨天来爬山,而且就在手术针一样的“缝山针”旁边。

  PS:11点左右发会不会效果更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