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事不诡 第一章 鬼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鬼事不诡小说简介

《鬼事不诡》是作者淫参从不少萝莉控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我的面前,白衣女子站在窗户前,窗外的月光洒进来,照在白衣女子的身上,这种深夜连蝉也不会鸣叫的寂静,女子就那么站着,而我好像只是一个记录者,从不去思考。像是察觉的我一样,女子...

鬼事不诡小说-第一章 鬼影全文阅读

  我的面前,白衣女子站在窗户前,窗外的月光洒进来,照在白衣女子的身上,这种深夜连蝉也不会鸣叫的寂静,女子就那么站着,而我好像只是一个记录者,从不去思考。像是察觉的我一样,女子扭过头,不,应该说是一个少女,白色的连衣裙,红色的瞳孔,白的虚弱的皮肤,在月光下给人的感觉就是洁白宁静,以及,一丝隐隐中的不妥。

  少女微微一笑:"找你哦,司磷~"少女的头上渗出血液,从鼻子处分叉开来,满满的滴到了地板上,在地板上慢慢勾勒出一个奇怪的图形,不!是家族徽纹!

  当"家族纹章"这几个字突然在司磷的脑海里出现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尖鸣,司磷的两个耳朵嗡嗡作响,这种嗡鸣直接让司磷的大脑混乱,同时将司磷拉回了现实。我……在做梦?可是我为什么睁不开眼睛,胳膊被枕的好麻,快起来啊,满脑子的嗡鸣,那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噪音,就像电讯号接入人脑那样。

  脑子里不自觉的出现那个被潜意识认为"家族徽纹"的图案,一阵失神,抬起了头睁开眼睛。明晃晃的节能电棒闪着眼睛,老师坐在讲桌面前,那样子应该是把玩着电脑吧。前排的同学搂着书,像司磷这样后排的不是在睡觉就是低着头拿着手机看小说。

  看着被自己胳膊压出痕迹的翻开的鬼故事杂志,司磷挠了挠头想怎么把留有个体记号的杂志书还给前面的同学李琦,前面的的李琦好像察觉到后面人醒了就扭过来头,悄悄地说:"卧槽,司磷你真是碉堡了,连睡了快差不多四节课,剩下一小会儿就放学了。"说着竖起了一根大拇指给司磷。

  作为李琦的死党司磷,司磷很不地道的把翻开的鬼故事杂志合上,然后用胳膊用力从书的最上端往下面一捋,当然这是李琦看不到的。用书戳了戳李琦后背,李琦伸手到背后把书拿过去的同时也下课了,不,准确点是放学铃响了。

  司磷满脑子那个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和上午借死党鬼故事里的内容,收拾了几本主要复习的书,走向回家的路。

  "深夜开车如果看到人向你招手不要停车。""半夜一个人走路有人喊你的名字不要回答"之类的,这些所谓的忌讳,司磷从来对这些深信不疑,原本只是想着不要触碰忌讳忌讳就好了,但是随着深入这些鬼故事渐渐的想了解这些超乎常理的事情,异于常人从骨子里的变态渴望。虽然他只是听别人说见到了什么什么,但无论怎么被名为"科学"的理论洗脑,司磷从不会动摇他的信心,司磷冥冥之中可以感觉到有鬼,一种名为"灵魂"的存在。

  回到家将书包扔到沙发上,母亲在饭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准确的说是已经吃过了,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司磷端起南瓜粥喝了一口,可是脑子里还是一直想着那些鬼故事以及一个血色的图案--被司磷潜意识认为是"家族徽纹"的图案,于是端起了碗做到母亲旁边。

  司磷喝着粥扭过头问母亲:"妈,就是这个‘深夜开车时碰到有人拦车不要停下‘这些有什么说法么?"

  母亲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司磷并没有察觉,继续喝着母亲煮的八宝粥。母亲将电视的声音调小开始讲道。

  "关于‘深夜开车如果看到人向你招手不要停下来‘我知道的,但是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只能说,如果在晚上看到什么古怪的东西最好绕着走。据说如果遇到人停下,假如鬼上车的一瞬间就会消失,然后对这个车子有想法了,尤其是出过事情的车子。"

  司磷看着母亲讲完以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就不讲了,怎么能满足司磷的求知欲?对超乎寻常的东西了解的越多,司磷就越想进去发掘事情的经过,他想做的仅仅是了解罢了,对这种事情的了解有着异忽与常人的渴望,就是脑子想的就是"像这样做"的了解,没有为什么仅仅是超过常人的热爱。

  "妈,还有其他的故事么?你这么说虽然我不知道说法,但是也不能这样糊弄我啊。"司磷有点蛋疼,"姥姥.姥爷就没和你讲过事情么?还有老家的事情。"

  母亲看了一眼司磷:"就讲妈妈老家的故事吧。"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灵魂么?人临死前的时候灵魂会从身体里出来!"

  "那是妈妈的爸爸的奶奶(好绕口,不过是真的),她劳苦了一生,也没什么追求,只想在死后有一口好的棺材就好了,这就是改革开放前那些朴实农民的形象。"母亲拿过水杯喝了一口水,眼中看着司磷闪过了奇异的光芒。

  是啊,生活在现在这个嘈杂而又快捷的社会,空气也随着人心越来越污浊,时间能改变一切,甚至一个物种原本的根劣性都会被放大,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的缘故了。这种世界规则同样适应于死者的世界吧,不然为什么会要好一点的棺材。

  "她临死的时候,我爸爸的爸爸早上就出门去集市上去买棺材(还是改革开放前,那时候要是买什么东西都必须去集市。),谁知道他跑到集市上又没有我爸爸的奶奶要的棺材(拗口,直接用她了),就买了一个那里最好的棺材,叫几个伙计帮忙抬回去。"母亲的眼里映出了当时母亲的爷爷讲给她的样子。

  "可是我的爸爸的爸爸远在集市,就是来回也要一上午的时间,也就是这个正在往家里赶的时候吧。众人突然听见老人一声叹气,大家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临终前的老人在叹息什么,等到他村口的时候,大厅里的人向村口望去,才明白为什么老人会叹气,但是回去看老人的时候……已经离世了。"母亲将杯子放在桌子上。

  "但是老人的眼睛就是不肯闭上去,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死不瞑目吧,爸爸的爸爸跪在老人的身边说真的没有要的棺材,说来也奇怪,老人怎么都闭不上的眼睛慢慢的闭上了。人大概是有灵魂的吧,家里人告诉他老人死之前的叹气。"

  "人是有灵魂的么?不!一定是有灵魂的!"司磷关上动漫网站,今天可是星期五,明天双休日。随手在群里打"你相信人是有灵魂的么?",热闹的QQ群瞬间安静了。

  司磷想到网上有个帖子说"左手食指上有痣的容易被鬼缠身"当时司磷还还回帖说"LZ,天不早了,洗洗睡吧。"如果这是真的呢?司磷的左手食指关节处有一个痣,那段时间司磷每天睡觉都是吧左手放到被子里用右手握食指睡。很显然,司磷肯定已经相信了那位LZ所说的。

  QQ群又恢复了热闹。

  "骚年内心寂寞鸟?要挨一发?"

  "怎么可能啊,现在是科学时代。"

  "敢黑我大科学?"

  "我信,因为我家就流传下来了古武术,我能感觉的气的存在,尤其是阴冷的‘鬼‘气。"发言的是一个叫月球坠的人,司磷摇摇头,很明显不信,添加了QQ好友,不信是不信,不归一码事。

  十一点,嘈杂的城市渐渐归于寂静,当然这里要排除那些红灯区,漆黑而宁静,虽然刚刚过春天却有夏天独有的蝉鸣,交替四季的地球还是容忍不了这些人们的所作所为么?

  ----

  "嗡-"这种声音,司磷发现自己望着天花板,可是却不能动弹,毫无疑问的是,现在是在梦中,可为什么没有办法动一下。果然身体还是有些小毛病么?司磷有时候突然失去力量,双眼一黑,身体因为失去力量向前倾倒,可失去力量并不代表不能控制身体。司磷告知了父亲,父亲表示并不用担心。

  "睁开了!"司磷突然觉得身体一轻,可以活动了,睁开眼睛时居然是看着天花板。"连做梦都是看着天花板,呵"司磷内心自嘲。床头的夜光电子表显示的时间是:"01:21"

  月光从窗外透进来,这是最高的楼层,在周围来说没有能找到比这栋住宅楼更高的了,月光直接倾洒到司磷床右边的墙上。除了窗户的阴影,居然,还有一个人影?!

  "开什么玩笑!"司磷眯着眼睛尽可能的装作睡觉,这是司磷处事的原则,怕事说起来不算好也不算坏,这是用在社会上。但是用在人类无法理解的未知上时,这种怕事的精神只能说是一种谨慎。

  "这里可是22层啊。"绝对不可能是楼对面有人开灯照过来的,因为周围根本没有和22楼同样高的楼房。"鬼!"司磷瞬间想到,脑子一片空白,有的仅仅是害怕,我看到鬼了!人内心最原始的东西,对未知的敬畏。司磷只是尽可能的将自己心情平静下来,手心已经冒出冷汗了。司磷并没有高兴,即使亲眼见到如此诡异的现象,所谓变态的求知欲在一瞬间全部消散。

  鬼影旁边渐渐出现几个黑团,不可思议的是渐渐变成几个字,正是下午睡觉时看到的同样的字形"找到你了,司磷。"

  "这是什么意思?她知道我没有睡觉么?为什么!"司磷想不通,用手无声的将被子盖住头,然后整个人侧过身子,缩成一团。

  不管对未知抱有多大的渴望,真正感觉到的时候就会害怕。就像小说些的,都是穿越古代,为什么没有未来的?因为我们永远触及不到,真正的触及到的时候,没有人会问关于自己的事情,因为未来的自己是否还在都是一个问题!

  PS:三章左右去过渡吧,害怕终究不是办法找上门了嘛,

  以上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