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神三世 第6章 重回昆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三神三世小说简介

《三神三世》是作者小山之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莲风眼利,望到我俩后,忙笑着迎了出,“明允真人、成臻公主,快请进。师尊等你们很久了。”我和唐允对望几眼,推门屋里,慧慈天尊笑道:“来了。”“师父,让您为我们如此费神,师侄不忠不孝。”“嗨,你这小子,跟为师还客套话上了。往昔哪次也不是受之坦荡啊。”我和唐允对视一眼,推门进屋,慧慈天尊笑道:“来了。”。...

三神三世小说-第6章 重回昆仑全文阅读

莲风眼尖,望见我俩后,忙笑着迎了出来,“明允真人、成臻公主,快请进。师尊等你们很久了。”

我和唐允对视一眼,推门进屋,慧慈天尊笑道:“来了。”

“师父,让您为我们如此费心,徒儿不孝。”

“嗨,你这小子,跟为师还客套上了。往日哪次不是受之坦然啊。”说着转头对我笑道:“成臻啊,你看看阿允当了你的面,还装起人来了。你不——”

“师尊,给徒儿留点面子。”唐允嗔道。

“得!乖徒儿,拿去吧。”说着大手一挥,一纸书信就递到了唐允面前。

唐允接了,笑道:“师尊,难道没有给徒儿准备些薄礼带了,徒儿当了西海真君面上也好说话。”

慧慈天尊大笑,“你个小兔崽子,你怎么知道为师早给你备好了。”

唐允带了骄傲的小表情道:“师尊自来疼我,事事安排妥帖,只有徒儿想不到,就没有师尊不准备周全的。”

慧慈天尊点着他慈爱的笑道:“你啊。”说完对着门外道:“莲风啊,把咱们挑选的礼物来拿吧。让阿允带着,免他一顿毒打。”

我看了他师徒的互动,委实羡慕,唐允对慧慈师尊的依恋和慧慈天尊对唐允的包容关切,虽是师徒胜似父子。

慧慈天尊又嘱咐了唐允和我一些言语后,慧慈天尊道:“莲风,带成臻公主去准备明日的行装吧。”

莲风微笑,“成臻公主,这边请。”

我看了看唐允,他微微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他们师徒有体己话要说,便与慧慈天尊告退后,跟了莲风去了。

我看了放满了桌子的大包小包,不胜唏嘘,昆仑不愧是仙界第一修仙圣地,端的是财大气粗。我既欣喜又苦闷道:“莲风啊,这么多东西,我就是三头六臂也难拿动啊。”

莲风笑道:“成臻公主,不妨事,您先去检查一下可有缺漏,确认好了之后,莲风自有办法。”

我一边看,莲风一边介绍,有钱财珠宝、衣服配饰、仙丹膏药、点心美酒还有刀剑暗器、铠甲护身,我强压着震惊的心指着剩下那些包裹问道:“都这么齐全了,还有什么?”

莲风道:“剩下的还有昆仑的特产,西域的奇珍异宝,明允真人的书籍——”

“好了,”我忙摆手,“我知道了,收起来吧。”

莲风抿嘴笑了,他自然知道我被这规模给震慑到了,尤其是虽则一张桌子便摆开了那些包裹,实质上,那些包裹本身就是法器,比如那装点心美酒的包裹,虽只有巴掌大小,但我解开包袱时候,却见大大小小十数口大缸都浓缩成拇指盖大小,整齐的摆在包袱底儿上,旁边是包扎的整整齐齐的各色点心,其他的包裹不用看也知道,自是别有洞天。

莲风从袖中拿出一枚九层玲珑塔,念动咒语,本身带了法术的包裹有次序的飞起来,各自飞向不同的楼层,找准了自己的格子,安置下了。

我接过莲风递过的玲珑塔,好一会儿,一直盯着塔楼里若隐若现的包裹,从惊愕中拔不出来。莲风笑道:“成臻公主,口诀是明允真人所创,莲风就不献丑了。”

“什么?”

“不止这口诀,这枚九层玲珑塔也是明允真人所造。想当年,就凭这一创造,明允真人还得了仙界第三届创造奖的特等奖呢,可是风光无限。”一谈起唐允的辉煌历史,莲风比唐允自己还要激动。

我摆弄着手中的玲珑塔,自是为唐允感到自豪。我成臻何德何能,这么一块宝让我捡到了。

唐允不久后便来带了我,辞别了一直送到山门十里往外的慧慈天尊,唐允含笑道:“师尊,徒儿跟您告别了。”

慧慈天尊老道的一拍他肩膀,“你不在的这几年,每每后山梅花开时,我都专门为你收集冬至那日的雪花,这么些年存了整整三坛。逢雨水少的年景,蜜团团谷底的葡萄我都挑最好的为你晒了葡萄干,酿了葡萄酒。赶着虫子少的一年,冬日里枝头最好的吊干杏我——”

“师尊,临别了才絮絮叨叨把您给我做的好东西讲给徒儿,师尊居心何忍。”唐允撅了嘴。

慧慈天尊眼里星光一闪,随即笑道:“岁月催人老啊。你这样子,仿佛昨日还是这么高的娃娃,今天——”说着竟转身向后,长叹一声,“明明是你最让我生气,不之怎的,就愿意为你操心。你说——”

“师尊。”唐允拉了慧慈天尊的手,慧慈天尊嫌弃又疼爱的睨他一眼,“走吧,记得回来吃我给你留的好吃的。”

“好。师父您保重。”唐允拉我在慧慈天尊的身前郑重的磕了头,起身一步三回头的走了。慧慈天尊略转了身子,直到我和唐允的身影渐渐变小,模糊,以致放眼望去,层峦叠嶂再也望不见的时候,他都没有转身看一眼。

慧慈天尊忍了又忍,终于把眼泪憋在眼眶里。心里一酸,委屈就上了心头:臭小子,早知如此,在你小时候就不该把你捡回来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我慧慈,我慧慈往日是多么洒脱一个人。竟然到了——到了要用好吃的牵绊你这狗东西的份上了。

“哎吆吆,这是谁啊。怎么还委屈成这样?”

慧慈天尊不回头都知道是谁来了,他高声道:“怎么了,你想委屈还没有对象呢!”

智淳笑道:“那可不,我那帮小子们,贴心的很。”

慧慈讥讽道:“贴心到私自下界,到现在被拎回来了还在家哭闹上吊呢。”

智淳脸一黑,强颜道:“不就明朗那个货么,要论起这个,还不是跟唐允在一块学坏了。”

慧慈怒道:“你还怪到我们头上了,你这老东西。滚滚滚!”

智淳一生气,腾云就走,“谁稀罕你这昆仑。”

慧慈挥袖就是一阵疾风,“送你一程,不谢!”

智淳还没站好就被这一阵风给送出了几百里,智淳怒冲冲的又往前飞了一阵,猛地停下,“坏了,忘了正事了。”

慧慈正踱步回去,智淳一个云头截在眼前,吓了慧慈一跳,“你怎么又回来了!”

智淳跳下云头,一把拉了慧慈,“赶紧跟我来,十万火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