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 第二章 火辣辣的野猪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简介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是作者灰色的蜗牛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吃过了午饭,叶蓁蓁便去厢房睡下了。一觉醒过来鞍马劳顿尽消浑身宁静,推窗看去已到落日时分。马路对面的店家正关门歇业闭市,下午那些卖水粉胭脂的、卖水果卖米的、卖瓜果糖茶的摊贩也早看不见了踪影。的吧这迎宾楼是如此。洗了把脸上楼一瞧,她猜的的确很不错。店里的掌马路对面的店家正在关门闭市,中午那些卖水粉胭脂的、卖菜卖米的、卖瓜果糖茶的摊贩也早不见了踪影。想来这迎宾楼也是如此。。...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第二章 火辣辣的野猪岭全文阅读

吃过了午饭,叶蓁蓁便去厢房睡下了。一觉醒来劳顿尽消浑身舒畅,推窗看去已到落日时分。

马路对面的店家正在关门闭市,中午那些卖水粉胭脂的、卖菜卖米的、卖瓜果糖茶的摊贩也早不见了踪影。想来这迎宾楼也是如此。

洗了把脸下楼一瞧,她猜的确实不错。店里的掌柜和小二刚刚关好门窗,回头看到下楼而来的叶蓁蓁,顿时堆起两张笑脸。小二道:“道爷有何吩咐只管唤我一声,怎的自己下来了?”

叶蓁蓁摇着折扇道:“睡得无趣下来走走,怎么现在就要打烊吗?”

掌柜拿了壶酒凑过来,笑道:“客官若是觉得无趣,我陪您喝一杯可好?”

叶蓁蓁道:“甚好,不过家师有命不得饮酒,你喝酒我饮茶,聊聊天也是好的。”

店小二十分有眼力见儿的泡茶去了。

掌柜自拿了酒杯坐到了叶蓁蓁身边,陪着叶蓁蓁饮过一阵茶,又吃了个便饭。

窗外渐渐泛起片片红色铺散开去,像是谁在天上点了个巨大无比的红灯笼罩住了丽水镇。此时店家已经从丽水镇的自然风貌细数到了风流人物。

叶蓁蓁自然知道店家是故意拖住她,说起来也是一番好意,她笑嘻嘻的洗耳恭听着,又喝了会儿茶,扇子在左手上啪的一敲,道:“哎呀,丽水镇真是一块风水宝地。”

店主正说到丽水镇出的第六个状元郎如何风姿卓越兴致十足,小二捧场捧的也无比专注,她这一声突兀的赞许吓了两人一跳。

叶蓁蓁浑不在意的又补了两个哈欠:“我这怎么又困了?想是远道而来累的狠了,我先上楼休息去了。”店主咳了咳受累半晌的嗓子,心满意足的恭送她的大驾。

一进房间叶蓁蓁立即反锁了房门,推开窗户就翻了出去。

刚过戌时,大街上已经空无一人,静的仿佛一座死城。天边的红月亮巨大无比,像是就挂在屋檐上一般,颜色鲜红仿佛撒满了狗血,映得道路两边的房子都是红彤彤的。

叶蓁蓁不敢再做停留,化出佩剑向着野猪岭飞行而去。

到了野猪岭叶蓁蓁才晓得,这野猪岭虽然叫做岭却实实在在是一座幽深宽广的大山,只因山体不够高耸就被人们冠了个岭的号。

山上树林茂盛繁密黑压压连成一片,被这血红的月光一晒,仿佛无数高大妖异的怪物横在眼前拦住了叶蓁蓁的去路。

她第一次自己捉妖除魔心下既紧张又兴奋,不自觉紧握住手中的折扇,抬腿迈进了树林。

岂料这树林里闷热异常,她甫一进去便觉一阵热浪扑面而来,越是深入越是酷热难耐,她忍不住唰一声展开了折扇,摇的分外卖力。

亲娘啊,这是进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了吧?真是要了她的命。她四下望去,周围空无一人,也听不到一丝响动。

真是奇了,在林子外时,明明是有风的,而且现下正是四月芳菲季节,怎会比三伏天还要热上这许多?她想靠一棵树稍歇片刻,岂料那树也是热的吓人,刚一粘上就听呲啦一声,她被烫的跳了开去。她气的一阵跳脚:“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哼,明知道是鬼地方你还来做甚!找死吗?”人未到声先至。这声音叶蓁蓁再熟悉不过,心下大喜。

只见树林深处冲出一个人影,飞速来到了叶蓁蓁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微微有些喘道:“你这丫头怎的这样胡闹?竟敢私自跑下净梵山来,师尊要急疯的。”

叶蓁蓁一张俏脸笑意飞扬:“六师兄,今天在客栈外面的人果然是你!”转而又不满道:“我们有快一百年没有见面,一见面你就骂我!”

来人一身淡蓝色长袍,腰悬一把长剑。剑鞘自发一片白色的柔光,照亮了主人的前路,正是叶蓁蓁百十年前功德圆满顺利飞升的六师兄石铭。

石铭两道细眉紧蹙,目光如炬一脸的恼怒,眼光中总带了一股清傲之气,现下正紧抿了唇线瞪着叶蓁蓁:“哼,你还说!越来越胆大妄为,看我见到师尊怎么告你的状!”

叶蓁蓁已经热的满头大汗,扇子摇的更加勤奋,心浮气躁道:“告状也得能见到师尊啊?你都被逐出师门了。”最后一句她说的近乎耳语,但石铭却听得十分真切,脸色当即铁青。

叶蓁蓁啪一合折扇在自己头上狠狠敲了一记:“六师兄我错了,该打该打,你打我吧。”说完就一脸虚心改错的样子摊开手掌。

石铭气闷的又哼了一声,却没有真的动手打她。

叶蓁蓁拉着石铭的袖子求饶道:“六师兄我真的知道错了,算我欠你一个大人情,回头我见了师尊一定磕头认错,顺便再帮你说些好话。”

石铭用力抽回自己的袖子,这样的人情叶蓁蓁不知道欠了他多少。“哼,罢了,跟你我是有理也说不清,还是想办法解决现下的困境吧。”说完便往树林深处走去。

叶蓁蓁拼命忍着一个笑急忙追了上去。这个六师兄有事没事就爱哼一声的毛病即使飞升成仙也改不掉。

走了一阵,叶蓁蓁道:“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的如此酷热?”

石铭道:“我也不知,我们奉了天君的旨意来处理丽水镇的事,也是前两日刚到。”

叶蓁蓁边扇扇子边难掩兴奋道:“我们?四师兄他们也来了?”

石铭微有一个卡顿,咳了咳方道:“不是,是负责地界安危的一个地仙。我们先去找他汇合。”

两人说话间叶蓁蓁了解了大致事件。原来天界并不是不管这些事,而是人间事都讲究一个注定的缘法,就算厉害如神仙也不能随意插手人间该发生之事,不然插手的神仙就会遭到天谴。轻则损伤修为,重则就会动及仙根。

只是后来发现尸体有异,天君这才派人下界来查探,若是有妖邪作祟便一并除了,一了百了。只是他们在野猪岭守了两日却没什么事情发生,那地仙便提议假意离开试试,果然今天这野猪岭就突然诡异了起来。

早晨的时候先是雾气蒸腾,从正午开始又一点点热了起来,直到红色月亮出现,温度急剧上升达到了极致。若是有个凡人在此,恐怕早烤的化成了一摊血水。

叶蓁蓁的头发被扇子扇的一派凌乱,道:“怎么能这样?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多么舍己为人,多么大度无畏!可你们天界却还要讲明哲保身那一套,不理人间疾苦。无理的规矩这样多,这神仙当的窝囊,不做也罢。”

石铭脚步猛的一停,回头看向她道:“可师尊法号就叫无为真人,无为而治的无为!所谓‘我无为,而民自化。’我们自来修的都是随心自在的逍遥之道,你从小耳濡目染还这样参不透,当真孺子不可教也。”

叶蓁蓁嗤之以鼻道:“胡说,无为不是不做为,而是不妄为。你这样的思想岂非逐本求末?”

石铭翻了一记白眼,道:“哼,真是自以为是!你能做为什么,你私自下山就已然是妄为了。”

叶蓁蓁知道再争论下去也不会有个结果,推着石铭继续前行道:“好了好了,不提也罢。”

两人越深入越是酷热难耐,满头满身的热汗已然浸透了衣衫,再没多余的精力斗嘴说话了。

正在此时,有脚步声响了起来。两人屏住呼吸,静静细听。脚步声、拨开树叶的沙沙声、低低的说话声,偶尔还有几声压抑的惨叫,想是也被树给烫了一下。听动静应该是一群修仙问道之人。

听了一阵石铭的脸色越发不耐,恨声道:“不知死活!”

树林深处走出一队人马,带头的几人手中均托着一个白色的水晶珠照明。

出来的一共有十几人,有几个身穿八卦道袍手持拂尘,有几个身穿短衫,腰悬佩剑。都是一副大汗淋漓且惊慌失措的模样,像一群没头苍蝇似得飞了过来,见到叶蓁蓁和石铭均是一阵欣喜。

带头的几人想是有些修为,揉一揉眼睛竟然认出了石铭的身份,当即跪到地上一阵猛磕头:“上仙救命,上仙救命!”

后面跟上来的一听上仙,也急急跪了山呼:“上仙救命!”石铭道:“哼!”

叶蓁蓁忙去扶那带头的道士,道:“你们是什么人?里面可有什么东西?”

那道士道:“在下出不虚真人,我们一众人等都是从冀州国来的,听闻此地有妖邪作祟,就结伴前来除魔卫道,没曾想这林子如此酷热,不过倒不曾发现有什么东西?”

叶蓁蓁道:“你们几时入的林?”

不虚真人道:“戌时末。”

叶蓁蓁脱口而出道:“这怎么可能?我戌时初就进了林子,怎的你们会跑到我的前头。”

石铭道:“情况不对。”

不虚真人道:“确实不对,我们进了林子感觉酷热难忍,便决定原路返回,却走了这么许久都看不见边界。”

叶蓁蓁皱眉道:“原路返回?”

噗通一声,已经有一个小道士热的晕了过去,倒地不起。他的师傅十分焦急的跑过去抱住了他哭的感天动地,却半颗眼泪也落不下来,那泪一出眼眶就被蒸发掉了。

叶蓁蓁急忙注了些法力在扇子上,对着那小道士一阵猛扇。过了片刻那小道士终于悠悠转醒。叶蓁蓁又塞了颗丹药给他,但那小道士已到强弩之末,必须马上把他们送出去,不能再拖延了。

叶蓁蓁道:“六师兄!”

石铭道:“哼,今天救你们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下次再敢鲁莽行事,打死无怨,知道了吗?”

众人急急点头如捣蒜。

石铭脚尖轻点飞身而起,不多时又落回地面,面色略显阴骛。叶蓁蓁道:“六师兄,怎么样?”石铭一语不发,抽出腰间佩剑轻轻在手指上一划,一颗血珠冒了出来。他道:“可带了符篆?”

叶蓁蓁尴尬道:“你知道我向来只爱动手不爱用这个的?”

石铭恨铁不成钢道:“百八十年你倒半分长进都没有。”

那不虚真人急忙从身上摸出一张符篆道:“上仙,我这里倒还有一张,可刚刚我们慌乱之时已掷出去许多,却……却丝毫作用也无。”

石铭又是冷冷一声哼,抬手在那符篆上唰唰画了几笔,扬手向着空中一抛,那符篆在半空中不停旋转,突然定住向着树林深处飞过去,轰的一声炸开一片白光。白光过后树林之中竟显现出一条小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