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 第一章 一片细叶下山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简介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是作者灰色的蜗牛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四更已过,屋内红烛却仍摇弋跃动不只。叶蕤躺在床榻上把自己的计划又仔细快速回顾了一遭。昨天一大早师尊已携大师兄、三师兄下了净梵山,出了梁国地界,想是一时半刻回不来的。其他几位师兄白天开怀畅饮时,都被她的桃花剑迷晕了,她可走的放心无比。想到此她非常精神鼓舞其他几位师兄夜里畅饮时,都被她的桃花剑迷晕了,她可走的安心无比。想至此她十分鼓舞,翻身起来开始打点行装。临行前她留书一封,免得师尊震怒迁怒到各位师兄身上。。...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第一章 一片细叶下山去全文阅读

三更已过,屋内红烛却仍摇曳跳动不止。叶蓁蓁躺在床榻上把自己的计划又仔细回顾了一遭。今天一早师尊已携大师兄、三师兄下了净梵山,出了梁国地界,想是一时半刻回不来的。

其他几位师兄夜里畅饮时,都被她的桃花剑迷晕了,她可走的安心无比。想至此她十分鼓舞,翻身起来开始打点行装。临行前她留书一封,免得师尊震怒迁怒到各位师兄身上。

松涛苑四周寂静无声,却并无压抑的黑色,回廊两边黄橙橙的长明灯与天边的茭白月光交相辉映,落在净梵山的青石板路上,散发着淡淡的清辉。

微风拂过竹叶莎莎,自有一派清幽的氛围。入鼻是花香阵阵,想必是灵素塔那边的桃花开了。那桃花是师尊亲种的,配合着梁国四季如春的气候,可开六七月不衰,幽香不绝,若不是有师尊设置的仙障恐要香飘百里。

叶蓁蓁十分满意,今天这个日子自己挑的甚好。

她自去云霄殿对着师尊的炼丹炉磕了三个响头,顺手捡了几颗丹药放进腰间的荷包,顿觉安心妥帖不少,甚满意的冲下了山门,催动剑诀御剑飞行而去。

她担忧师尊会追踪到她的灵力,一路施法罩住自己五里之内,决不让灵力散出去一分。她边御剑飞行,边分出一些精力包裹灵力,凭着一腔热血飞行至正午十分,略感四肢无力。

她低头望去,下方正是一座极为秀丽的小镇。一片碧瓦白墙,城门高耸,旌旗飘扬,是个不错的好地方。

她虽心内着急却也没忘了师尊“不能随意施展法术”的嘱托,找了个僻静的地点方御剑飞下去,抬手一扬,桃花剑飞转数周仓啷啷飞回剑鞘中,化成一把折扇落入叶蓁蓁的手中,被她摇的风生水起。

叶蓁蓁不疾不徐行到城门前,只见城门上的士兵巍然耸立,仿似一座座不会笑不会哭的泥雕。城墙左右两侧的旌旗铺陈开去随风飘摇,斗大的“梁”字随风舒展。

城墙之上白底黑字写着“丽水镇”三个字。城门左右两座半人高的石狮子,法相庄严,不怒而威。叶蓁蓁暗自叫道:“真是一块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悠悠然踱步迈进城门,她有些傻了,入目一片雪白,冥纸齐飞遮天蔽日,趁着正午的阳光,恍的人睁不开眼睛。入耳一片哭声阵阵,原是有好几个送葬的队伍如同河流入海冲着她涌了过来。

她只觉一阵妖气扑面,却又抓不住半分,折扇在自己头上轻轻一敲懊悔道:“学艺不精,学艺不精啊!”瞧见路边有一凉棚,茶博士很殷勤的给人们斟着茶。

她几步走过去坐下,听得旁人叹息道:“真真是可惜了,那城西老周家的儿子去年才中的进士,大好的前途却死于非命,也不知是何方的……”

另一人急急打断道:“休要胡说,当心被那东西听到。再说生死自有定数,怎可只看有否前途?”

先前的男人又道:“我只是觉得天道不公,何况城里接连有人遇害,此事绝不简单,没准是有阴兵作祟。”

“天道不公”叶蓁蓁深以为然,但“阴兵作祟”却不敢苟同,她可没有感觉出一丁点的阴间之气,倒是妖气冲天。

“你们听说了吗?死掉的人都被挖去了脑仁儿和五脏,真是闻所未闻!大家都传是野猪岭的鬼怪跑出来了。”

“果有此事?看来真是鬼怪所为,老张所言非虚。”

众人大惊失色道:“老张看到过?”

那人道:“不错,前几天夜里老张起夜去茅房,看见一浑身长着绿毛,双眼赤红,青面獠牙的黑影,从房檐上一跃而过。”

谁知旁边的人却嗤笑道:“你这话说的也忒没有依据,即是一个黑影那他又如何看得清楚毛发,又如何看得到青面獠牙?”

众人纷纷附和:“就是就是。”

直嚷的那人陷入一阵自我否定之中。

叶蓁蓁颇为赞许的点了个头,想这实是人杰地灵之地,一众群众吃瓜吃的都颇有见解。

另一人叹道:“这已经是第二十六个了,不知道这惶恐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这可不好说,这小小的一个镇,来了多少道士和尚?可你瞧瞧他们自己的下场!哪一位从野猪岭出来过?有一日谁都不敢来管这闲事了,咱们还是要遭殃。我看我还是去外地姨妈家躲一躲的好,你们也赶紧想好去处,能避一避是最好。”

气氛一时沉闷无比,话题就此打住,众人摇头叹气的散了。

叶蓁蓁听了这许久的墙角,还是有点一头雾水,招来茶博士要了一杯茶水,笑容可掬道:“小二哥,这是怎么了,竟有好几家同时出殡?”

店小二上下打量她一通。只见来人一袭白色的道袍穿在身上,一手举着茶杯欲饮未饮,一手握着扇子轻轻扇着风,正十分认真的瞧着他。

那扇面上画着一树粉桃栩栩如生,那桃花枝仿佛要从扇面上伸出来似的,摇动间还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

叶蓁蓁只扎了一束马尾髻,除了一根纤细的白玉簪再没旁的装饰。一张小脸白中透粉,大眼睛水汪汪的,仿佛一片清泉清凌凌映着自己的倒影,忽闪着希冀的光辉。红嘟嘟的唇瓣微微上扬,勾着一个和煦的笑。真是个极仙极美的道童。

“你是外地来的吧?”店小二说完凑到近前压低声音道:“来捉妖的?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去的好。”

叶蓁蓁故作害怕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形,还望小二哥能点拨一二,也好让我和师傅做个交代。”

店小二的眼中顿时一片清明,原来又是跟着师傅受邀来捉拿妖怪邪祟的。这小道士真是个不多见的美人胚子,莫名其妙死了实在可惜,待他一番解惑,也好让这道童禀明师傅早早离开这是非地。想至此店小二把手里的帕子扬上肩头,一五一十把这前因后果说了个清楚明白。

这丽水镇地处中原,虽隶属梁国境内,却是北临冀州国,西临乌川国,东临武胜国,属四国的交界之地。四国的名仕、商贾都在此地通商,自是人才辈出,一派欣欣向荣,比之梁国的都城安阳府也毫不逊色。实属一块软香红土的肥沃宝地。

可就在上月十五,发生了一件怪事。本该阴晴圆缺不断变换的一轮月亮,从那一天便再没有缺过一个角,而且还每日一点点变成了红色。

本来人们也不以为然,因为对他们的生活没有丝毫影响,直到半月之后衙门不停的张贴寻人告示,人们才发现失踪人口在以每日一人的速度与日俱增。

七八日前,有一队外地的行脚商人从镇外的野猪岭路过时发现了两具奇怪的尸体。可怜见的,只因那野猪岭是梁国与冀州国的边界,又常有野猪、恶狼等凶猛的野兽出没,听闻还有鬼怪在那里作祟,平日里根本无人踏足,才让这些死者悠长的时日都未被发现。

说尸体奇怪原因有二:一是他们死去以后就被扔在野猪岭这样猛兽出没的地方,尸身不但没有被野兽啃食,而且还保存的极好不曾腐烂坏掉。

二一个,他们被拉回来的时候面色虽苍白了些,却很是安详,让人感觉死的并不如何痛苦。直至镇里的仵作开膛验尸时才发现大事不好。

这尸体脑袋空空不见了脑仁儿,肚子空空不见了五脏,一被剖开就仿佛漏了气的气球一般迅速干瘪下去,着实可怖骇人。

后来从野猪岭共陆续发现了二十六具尸体,每具尸体都是脑袋空空,肚子空空。衙门面对如此诡异的事件,无处下手,一筹莫展。害怕自己家人也有此祸的商户官家,不是请道士开坛做法,就是邀和尚诵经驱邪。

此举可说是解了丽水镇百姓的燃眉之急,因为这祸事转而烧到了这些和尚道士身上,可以说是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镇上的人口倒再没丢失过。

店小二自斟了杯茶,一饮而尽,感觉这个事件自己说的十分圆满,内心甚慰,砸吧砸吧嘴巴道:“我看你这个小道童,就跟那面团子揉捏的似的,想是都不够那鬼啊怪的塞牙缝儿,还是尽早离去的好。”

叶蓁蓁点头称是,笑道:“我有两个疑惑之处还请小二哥指教。”

店小二甚为不满,自己口沫横飞说了这么许多竟然没有说到要领不成?不解道:“你这道童还有哪里不清楚的?”

叶蓁蓁道:“死去的人是否都是男人?”

店小二一愣,道:“不错。”

叶蓁蓁又道:“是否都是你们镇上颇有脸面的商人或是颇有才华的书生?”

店小二思量半晌,惊得咬住了手指关节道:“我倒不曾发觉有这些相同之处,你这么一问,果真如此。”

叶蓁蓁得了答案甚为满意,将一粒金珠子塞进店小二手中感谢道:“多谢小二哥。”

店小二看着手中圆溜溜的金珠子,立即一扫刚刚的阴霾,笑得十分开怀:“哪里哪里,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还来问我,不过最好什么都不问,天黑之前就离开此地为好。”

叶蓁蓁抱拳道:“还请告知野猪岭的地址。”

店小二顺嘴道:“就在镇北二十里处,“说完又陡然一惊:“你要做甚?”叶蓁蓁却笑而不语,折扇一展在胸前轻轻摇动起来,转身翩然离去,一派飘逸出尘之姿。

送葬的队伍已出城许久早不见了踪迹,只余一地的冥纸让人倍感心酸。这等事岂能放任不管?叶蓁蓁心道:“回头见了四、六、八三位师兄,要好好质问一番,他们做神仙做到不理人间疾苦的麻木地步又是天界的什么道理?”

现下刚过正午,叶蓁蓁听了这么久的八卦只配了一盏清茶,腹内空空饥肠辘辘,抬头瞧见迎宾楼三个字,不禁眼中一亮,真是一场及时雨!

想是小镇有鬼怪的闲话已传出不知道多远,影响了店里的生意,正当午却只有寥寥两桌客人。叶蓁蓁坐到窗边的位置,招呼小二点了两样爽口的小菜,要了两个馒头,随口道:“可有上好的厢房?最好能欣赏咱们镇上独特的月亮。”

小二身子一僵,马上又利落的擦起了桌子,悄悄打量叶蓁蓁一遍,自觉看透了一切却也不多嘴,只笑嘻嘻道:“有的有的。道爷是外地来的?”

叶蓁蓁点头道:“不错。”

小二神采飞扬道:“得嘞,上好的厢房一间,我这便去准备。”

不一会儿小菜馒头均已上桌,店小二笑容灿烂地道:“上房也已经准备妥当,保准把咱们镇的月亮看的一清二楚。”

叶蓁蓁随手又是一粒金珠子抛了过去,店小二眼疾手快一把捞住,眼中仿佛能射出光来:“多谢道爷的赏,有什么吩咐尽管叫我。”

叶蓁蓁笑的十分圆满,这金珠子果真好用,大师兄诚不欺我。一抬头瞧见窗外一个淡蓝的身影一闪而过,竟有几分熟悉,叶蓁蓁啃了口馒头若有所思。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