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 第三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是著名作家灰色的蜗牛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石铭仓啷一声插回宝剑,甩袖道:“顺着这条路快走。”众人又是跪地一阵拜谢,站起身欲走之时,叶蕤突然叫住了他们:“等等,这个你们拿着吧。”她已把折扇化为了宝剑的形状,伸出手递过来了不虚真人,“若有危险可做防身武器之用,出了林子把剑放下自己是。”几人又是一众人又是跪地一阵拜谢,起身欲走之时,叶蓁蓁突然叫住了他们:“等等,这个你们拿着吧。”她已把折扇化成了宝剑的形状,伸手递给了不虚真人,“若有危险可做防身之用,出了林子把剑放下就是。”。...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第三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我能举报万物 医淑 邪神 蜂王国往事 神魔淬炼场 顶级赘婿 流云引 这就是套路巨星 攻略小社会 都市之第一太子爷


石铭仓啷一声插回宝剑,拂袖道:“顺着这条路快走。”

众人又是跪地一阵拜谢,起身欲走之时,叶蓁蓁突然叫住了他们:“等等,这个你们拿着吧。”她已把折扇化成了宝剑的形状,伸手递给了不虚真人,“若有危险可做防身之用,出了林子把剑放下就是。”

几人又是一番感谢,背起那晕倒的小道士便转身急急冲了出去。

叶蓁蓁抬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回头就看见石铭在冲他猛翻白眼。

叶蓁蓁道:“有什么不对吗?”

石铭气恼道:“桃花剑乃是师尊亲自炼化的宝物。它既挑了你做它的主人,你怎能把它轻易送人?何况现在情况未明,我们还处在危险之中,你没了法器傍身怎么行?”

叶蓁蓁道:“没事的,况且桃花它能帮助别人也会很高兴的。我这修仙问道也已近三百年有余,怎么也能保护自己的。”

石铭道:“哼!”

叶蓁蓁心道:“傲娇六师兄的名号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轻咳一声道:“不该给也已经给了,还是想想怎么才能找到你那个地仙同僚吧。既然他们是从这条路出去的,那我们就往反方向走总不会出错。”

石铭长袖一甩伸手拉住她已经腾空而起,向着来时的方向飞了过去。

叶蓁蓁略微有些懊恼,桃花剑给的忒痛快,忘记还要御剑飞行这一事,就这样像只小鸡仔似的被人拎在手里,当真不像样了些。在这件事上做神仙倒还有些便利。

飞行之中石铭道:“我们要快些,我刚刚探查到前方有妖气。”

叶蓁蓁当即明白了石铭的急切所谓何来。

热浪一波接一波的向着两人扑来,让人有些呼吸不畅。突然,前方不远处红光大胜,一束红色的光柱冲天而起,直与空中的红月相接。

石铭的速度又快了几分,不多时便到了近前。

只见地上有一个深坑,那红色光柱就是从那坑底放出的。

坑外一仙一妖战得正酣,方圆十里的树木都已经被拦腰斩断,那折断的树干都被蒸发成了空壳子,里面已然成为朽木,一阵飓风刮过便都成了灰飞,空出好大一片战场。

热浪携着碎屑翻飞不止,叶蓁蓁眯眼看去,入目是一把淡青色的油纸伞,伞下白色的衣袍随风翻飞却纤尘不染。对面的妖怪一身红衣,手持一把蛇形剑,同样看不清面庞。

“石铭,你终于找到这里了,有劳先将坑底的东西除了。”那声音清冽之中透着温柔,浑厚纯净却又带着一丝慵懒。

石铭拱手道:“是。”

叶蓁蓁随着石铭一起去除那坑底的东西,却不想还没走到近前就被一股滚烫的气流冲飞了出去,一连撞断了三棵树才将将停下来,她忍了好一阵才把冲到喉头的血腥气咽回去,道:“好大的冲击力。”

石铭也是和她同样的境遇,她刚想过去找石铭,一把油纸伞轻飘飘落了下来,那边的战场已然改至半空了。

那白衣地仙道:“躲在伞后不要出来。”话闭那油纸伞突然变大了一倍,把叶蓁蓁整个护在了伞后。

空中爆出一阵热切的狂笑:“归云啊归云,你还真是舍己为人啊,与我对战还敢赤手空拳,真是勇气可嘉。”

叶蓁蓁不禁感叹,竟然是个女妖。

那被换作归云的地仙抖了抖宽大的袖子,一派淡然地笑道:“承蒙夸奖,也不费什么事。”

那女妖气急道:“你,你!”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什么来,只好发狠道:“我要杀了你!”

半空中一时电光乱闪,那归云地仙手中所持乃是一根灌了法力的枯树枝,对战起来却也丝毫不输那女妖。一根枯树枝在他手中灵流激荡,若有生命一般,此情此景叶蓁蓁略感眼熟。

石铭已经又向着那个红柱坑走去,这次他学乖了,先结了个千斤坠的法印,又释放出法力护住自己,这才顺利跳入坑底。

不多时,坑底的石铭大叫一声:“什么东西!”紧接着就是一阵铿铿彭彭的声音,红色光柱微微有些闪动。

女妖明显有点心绪不稳,被归云地仙钻了个空子,枯树枝直冲女妖的胸口刺去势如破竹,女妖惊觉之时已经避之不及,只能汇集妖力于胸前抵挡。

砰的一声,枯树枝化成了齑粉。叶蓁蓁忍不住捶地可惜,如若这是一把像桃花一般锋利的宝剑,那女妖定然被剑身刺个透心凉,可它终究只是一根枯树枝,又被灌入了大量法力,在碰到妖气的一刹那终是撑不住了。

女妖退后数丈,急急喝了一声:“玄蛟,冷静!”

叶蓁蓁听得清楚,那句呼唤透着的全都是责怪之意,应该是要阻止那个叫玄蛟的,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可她话音刚落,坑底就冲出一条双头巨蟒来。

此蟒两个脑袋大如树冠,每个脑袋上都顶着一绿一黄两只眼睛,都瞪得铜铃一般。通体仿佛浴血艳红无比,身体比这林中的老树还要粗壮许多,长约两丈有余。

玄蛟一冲出来就对着归云地仙飞扑过去,可怜的石铭还趴在它粗壮的脖颈上,被甩的左扑右撞,浑身都是泥土,头上顶了些树叶和地底的泥沙,鞋子还甩飞了一只,好在月华剑还在手里。

在那巨蟒冲到归云地仙面前时,他终于逮住机会一跃而起,跳到了叶蓁蓁身边,急切道:“归云将军,那巨蟒把炼丹炉里的东西吞了。”

叶蓁蓁不解道:“炼丹炉?他们杀了这么多人就是为了炼丹不成?”叶蓁蓁心道,看来有些传说并非只是讹传。

据说凡人也有灵气汇集于心,比如那些心思通透的商贾、才高八斗的书生、修仙问道的修士,这些人比普通人心智玲珑,若能结七七四十九名这样的人才炼化成丹,应当对妖力的提升有所裨益。

石铭道:“应当不错。”

此时红色的光柱忽闪几下,仿佛耗干了灯油的灯,啪嗒灭了。红柱熄灭周围树叶响起莎莎之声。叶蓁蓁心下大喜,风来了!林间的空气渐渐冷却下来。

叶蓁蓁还从没见过六师兄如此狼狈的形容,忍不住上下打量,只见六师兄脸色铁青,嘴唇发紫,一对细眉拧的好像麻花,手里的月华剑微微颤抖。

叶蓁蓁刚想问他伤势如何,就听石铭道:“哼!你敢笑出来,我就再也不理你!”

叶蓁蓁轻咳一声道:“怎么会?胜败乃兵家常事。”

石铭道:“你住口!”

半空又是一阵电光交错。叶蓁蓁从刚才就一直捏着法诀召唤桃花回来,可桃花一直都没有出现,想是这战场设了什么屏障,桃花进不来也未可知。

她想和六师兄借月华剑一用,替那归云地仙助一助威,但看石铭脸色简直比吃了屎还难看,当即闭口,随手拿起那把油纸伞在手里耍了耍,感觉当可一用,便迅捷无比的冲了上去。

那女妖边打边骂:“你这个畜牲!我是怎么告诫你的,你竟然全然不理,现下这多少的功夫全都白费了,我要你何用!”

那巨蟒得了一通骂,便把怒火都烧到了归云地仙的身上,攻击变得更加迅猛。两张血盆大口,一个喷火一个吐烟,配合着女妖一拨接一拨的攻击十分默契。归云地仙略略有些应接不暇。

叶蓁蓁从没有真正上过战场,不知应该是个什么形式的出场方算精彩,便把八师兄常讲的戏本子搬出来回顾了一遭,当下心内一片雪亮。

待立上枝头对着那女妖时,她便伞柄一抖放了一声冷笑,道:“你们这样以多欺少,岂非胜之不武,就由我来与你交战吧。”

四周陡然一冷,瞬息之间静了下来。一仙一妖一蟒都看向了他。归云地仙轻笑一声,便冲着那双头巨蟒丢了个法力丸子,一团白光在蟒蛇的七寸炸开,它当即气恼的摇头摆尾,狠狠扑了过去。

那女妖一身红衣飒飒飞舞,一个翻身定在半空,头上的蛇形发簪微有倾斜,满脸的怒容和不屑,哈哈冷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叶蓁蓁道:“我乃是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小道童而已。”她说着抖了抖袖子道:“可以开打了。”

那女妖冷哼道:“找死!”

女妖周围渐渐腾起一片黑雾,手中的蛇形剑发出冷肃的杀气。她脚尖在空中一点就俯身冲了下来。叶蓁蓁心下一喜,很好很好,能把她引到地面上更好。

她把油纸伞在手中唰唰甩了两下,挥手一挡,当啷一声挡住了女妖的剑。伞面丝毫伤痕也无,不愧仙家的宝物,真是一把好伞!

她退后丈余,边退边把灵力灌入伞柄之中,紧接着脚底在身后的树干上一点,飞身冲了回去。手中的油纸伞显现出一片淡青色的光辉,在她手中嗡鸣不止。她扬手便刺了出去。

她这一刺使了七分力,角度又甚为刁钻,直冲女妖的左腋下而去。女妖挥剑奋力一挡,却不能完全挡住冲击的力道,在空中飞转数周,堪堪躲过这一击。

林中登时回荡起宝剑相击引发的铮铮鸣叫。叶蓁蓁抬手一瞧,手里握着的哪里还是那把秀气的油纸伞,乃是一把震颤不止散发着淡青光华的宝剑,剑身刻着苍劲有力的太崇二字。

叶蓁蓁大喜道:“好剑好剑!”

岂料其他两人都愣住了。归云地仙手里还拖着一颗法力丸子,愣愣的看向这边。女妖脸色苍白道:“你究竟是何人?”

叶蓁蓁道:“不是说了吗?我乃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小道童。”

她哪里知道,仙家法器都是注入了自己的法力炼化的,一般只受炼化者的驱策,而且每当法器变换形态时也只有炼化者才能解开。像她这样随手拿了就能让法器显现真容的人当真是罕见至极。

听闻只有当今的天君在平定天界大乱之时,夺了自己亲哥哥的法器,把它由一把剑化作了天空中的一阵血雨。

女妖恨恨道:“废话!”

叶蓁蓁刚要挥剑而上,忽听石铭在地面喊道:“当心身后!”

先动起手的竟然是那条玄蛟巨蟒。

它本已被归云地仙引出老远,喷火正喷到兴头上,发觉主人有异立即就扑了过来,连身后的归云地仙都不顾了。

真是一条有情有义的灵兽。

果然,反应过来的归云地仙,法力丸子陡然胀大了数倍,嗖的抛向了那玄蛟,紧接着唰唰两条白绫飞来,一颗蛇头上缠了一遭,把它死死拉住。

叶蓁蓁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飞身而上,一剑就劈在了两颗蛇头之间,玄蛟当即被劈成了两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简介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是作者灰色的蜗牛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石铭仓啷一声插回宝剑,甩袖道:“顺着这条路快走。”众人又是跪地一阵拜谢,站起身欲走之时,叶蕤突然叫住了他们:“等等,这个你们拿着吧。”她已把折扇化为了宝剑的形状,伸出手递过来了不虚真人,“若有危险可做防身武器之用,出了林子把剑放下自己是。”几人又是一众人又是跪地一阵拜谢,起身欲走之时,叶蓁蓁突然叫住了他们:“等等,这个你们拿着吧。”她已把折扇化成了宝剑的形状,伸手递给了不虚真人,“若有危险可做防身之用,出了林子把剑放下就是。”。...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第三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全文阅读

石铭仓啷一声插回宝剑,拂袖道:“顺着这条路快走。”

众人又是跪地一阵拜谢,起身欲走之时,叶蓁蓁突然叫住了他们:“等等,这个你们拿着吧。”她已把折扇化成了宝剑的形状,伸手递给了不虚真人,“若有危险可做防身之用,出了林子把剑放下就是。”

几人又是一番感谢,背起那晕倒的小道士便转身急急冲了出去。

叶蓁蓁抬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回头就看见石铭在冲他猛翻白眼。

叶蓁蓁道:“有什么不对吗?”

石铭气恼道:“桃花剑乃是师尊亲自炼化的宝物。它既挑了你做它的主人,你怎能把它轻易送人?何况现在情况未明,我们还处在危险之中,你没了法器傍身怎么行?”

叶蓁蓁道:“没事的,况且桃花它能帮助别人也会很高兴的。我这修仙问道也已近三百年有余,怎么也能保护自己的。”

石铭道:“哼!”

叶蓁蓁心道:“傲娇六师兄的名号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轻咳一声道:“不该给也已经给了,还是想想怎么才能找到你那个地仙同僚吧。既然他们是从这条路出去的,那我们就往反方向走总不会出错。”

石铭长袖一甩伸手拉住她已经腾空而起,向着来时的方向飞了过去。

叶蓁蓁略微有些懊恼,桃花剑给的忒痛快,忘记还要御剑飞行这一事,就这样像只小鸡仔似的被人拎在手里,当真不像样了些。在这件事上做神仙倒还有些便利。

飞行之中石铭道:“我们要快些,我刚刚探查到前方有妖气。”

叶蓁蓁当即明白了石铭的急切所谓何来。

热浪一波接一波的向着两人扑来,让人有些呼吸不畅。突然,前方不远处红光大胜,一束红色的光柱冲天而起,直与空中的红月相接。

石铭的速度又快了几分,不多时便到了近前。

只见地上有一个深坑,那红色光柱就是从那坑底放出的。

坑外一仙一妖战得正酣,方圆十里的树木都已经被拦腰斩断,那折断的树干都被蒸发成了空壳子,里面已然成为朽木,一阵飓风刮过便都成了灰飞,空出好大一片战场。

热浪携着碎屑翻飞不止,叶蓁蓁眯眼看去,入目是一把淡青色的油纸伞,伞下白色的衣袍随风翻飞却纤尘不染。对面的妖怪一身红衣,手持一把蛇形剑,同样看不清面庞。

“石铭,你终于找到这里了,有劳先将坑底的东西除了。”那声音清冽之中透着温柔,浑厚纯净却又带着一丝慵懒。

石铭拱手道:“是。”

叶蓁蓁随着石铭一起去除那坑底的东西,却不想还没走到近前就被一股滚烫的气流冲飞了出去,一连撞断了三棵树才将将停下来,她忍了好一阵才把冲到喉头的血腥气咽回去,道:“好大的冲击力。”

石铭也是和她同样的境遇,她刚想过去找石铭,一把油纸伞轻飘飘落了下来,那边的战场已然改至半空了。

那白衣地仙道:“躲在伞后不要出来。”话闭那油纸伞突然变大了一倍,把叶蓁蓁整个护在了伞后。

空中爆出一阵热切的狂笑:“归云啊归云,你还真是舍己为人啊,与我对战还敢赤手空拳,真是勇气可嘉。”

叶蓁蓁不禁感叹,竟然是个女妖。

那被换作归云的地仙抖了抖宽大的袖子,一派淡然地笑道:“承蒙夸奖,也不费什么事。”

那女妖气急道:“你,你!”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什么来,只好发狠道:“我要杀了你!”

半空中一时电光乱闪,那归云地仙手中所持乃是一根灌了法力的枯树枝,对战起来却也丝毫不输那女妖。一根枯树枝在他手中灵流激荡,若有生命一般,此情此景叶蓁蓁略感眼熟。

石铭已经又向着那个红柱坑走去,这次他学乖了,先结了个千斤坠的法印,又释放出法力护住自己,这才顺利跳入坑底。

不多时,坑底的石铭大叫一声:“什么东西!”紧接着就是一阵铿铿彭彭的声音,红色光柱微微有些闪动。

女妖明显有点心绪不稳,被归云地仙钻了个空子,枯树枝直冲女妖的胸口刺去势如破竹,女妖惊觉之时已经避之不及,只能汇集妖力于胸前抵挡。

砰的一声,枯树枝化成了齑粉。叶蓁蓁忍不住捶地可惜,如若这是一把像桃花一般锋利的宝剑,那女妖定然被剑身刺个透心凉,可它终究只是一根枯树枝,又被灌入了大量法力,在碰到妖气的一刹那终是撑不住了。

女妖退后数丈,急急喝了一声:“玄蛟,冷静!”

叶蓁蓁听得清楚,那句呼唤透着的全都是责怪之意,应该是要阻止那个叫玄蛟的,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可她话音刚落,坑底就冲出一条双头巨蟒来。

此蟒两个脑袋大如树冠,每个脑袋上都顶着一绿一黄两只眼睛,都瞪得铜铃一般。通体仿佛浴血艳红无比,身体比这林中的老树还要粗壮许多,长约两丈有余。

玄蛟一冲出来就对着归云地仙飞扑过去,可怜的石铭还趴在它粗壮的脖颈上,被甩的左扑右撞,浑身都是泥土,头上顶了些树叶和地底的泥沙,鞋子还甩飞了一只,好在月华剑还在手里。

在那巨蟒冲到归云地仙面前时,他终于逮住机会一跃而起,跳到了叶蓁蓁身边,急切道:“归云将军,那巨蟒把炼丹炉里的东西吞了。”

叶蓁蓁不解道:“炼丹炉?他们杀了这么多人就是为了炼丹不成?”叶蓁蓁心道,看来有些传说并非只是讹传。

据说凡人也有灵气汇集于心,比如那些心思通透的商贾、才高八斗的书生、修仙问道的修士,这些人比普通人心智玲珑,若能结七七四十九名这样的人才炼化成丹,应当对妖力的提升有所裨益。

石铭道:“应当不错。”

此时红色的光柱忽闪几下,仿佛耗干了灯油的灯,啪嗒灭了。红柱熄灭周围树叶响起莎莎之声。叶蓁蓁心下大喜,风来了!林间的空气渐渐冷却下来。

叶蓁蓁还从没见过六师兄如此狼狈的形容,忍不住上下打量,只见六师兄脸色铁青,嘴唇发紫,一对细眉拧的好像麻花,手里的月华剑微微颤抖。

叶蓁蓁刚想问他伤势如何,就听石铭道:“哼!你敢笑出来,我就再也不理你!”

叶蓁蓁轻咳一声道:“怎么会?胜败乃兵家常事。”

石铭道:“你住口!”

半空又是一阵电光交错。叶蓁蓁从刚才就一直捏着法诀召唤桃花回来,可桃花一直都没有出现,想是这战场设了什么屏障,桃花进不来也未可知。

她想和六师兄借月华剑一用,替那归云地仙助一助威,但看石铭脸色简直比吃了屎还难看,当即闭口,随手拿起那把油纸伞在手里耍了耍,感觉当可一用,便迅捷无比的冲了上去。

那女妖边打边骂:“你这个畜牲!我是怎么告诫你的,你竟然全然不理,现下这多少的功夫全都白费了,我要你何用!”

那巨蟒得了一通骂,便把怒火都烧到了归云地仙的身上,攻击变得更加迅猛。两张血盆大口,一个喷火一个吐烟,配合着女妖一拨接一拨的攻击十分默契。归云地仙略略有些应接不暇。

叶蓁蓁从没有真正上过战场,不知应该是个什么形式的出场方算精彩,便把八师兄常讲的戏本子搬出来回顾了一遭,当下心内一片雪亮。

待立上枝头对着那女妖时,她便伞柄一抖放了一声冷笑,道:“你们这样以多欺少,岂非胜之不武,就由我来与你交战吧。”

四周陡然一冷,瞬息之间静了下来。一仙一妖一蟒都看向了他。归云地仙轻笑一声,便冲着那双头巨蟒丢了个法力丸子,一团白光在蟒蛇的七寸炸开,它当即气恼的摇头摆尾,狠狠扑了过去。

那女妖一身红衣飒飒飞舞,一个翻身定在半空,头上的蛇形发簪微有倾斜,满脸的怒容和不屑,哈哈冷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叶蓁蓁道:“我乃是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小道童而已。”她说着抖了抖袖子道:“可以开打了。”

那女妖冷哼道:“找死!”

女妖周围渐渐腾起一片黑雾,手中的蛇形剑发出冷肃的杀气。她脚尖在空中一点就俯身冲了下来。叶蓁蓁心下一喜,很好很好,能把她引到地面上更好。

她把油纸伞在手中唰唰甩了两下,挥手一挡,当啷一声挡住了女妖的剑。伞面丝毫伤痕也无,不愧仙家的宝物,真是一把好伞!

她退后丈余,边退边把灵力灌入伞柄之中,紧接着脚底在身后的树干上一点,飞身冲了回去。手中的油纸伞显现出一片淡青色的光辉,在她手中嗡鸣不止。她扬手便刺了出去。

她这一刺使了七分力,角度又甚为刁钻,直冲女妖的左腋下而去。女妖挥剑奋力一挡,却不能完全挡住冲击的力道,在空中飞转数周,堪堪躲过这一击。

林中登时回荡起宝剑相击引发的铮铮鸣叫。叶蓁蓁抬手一瞧,手里握着的哪里还是那把秀气的油纸伞,乃是一把震颤不止散发着淡青光华的宝剑,剑身刻着苍劲有力的太崇二字。

叶蓁蓁大喜道:“好剑好剑!”

岂料其他两人都愣住了。归云地仙手里还拖着一颗法力丸子,愣愣的看向这边。女妖脸色苍白道:“你究竟是何人?”

叶蓁蓁道:“不是说了吗?我乃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小道童。”

她哪里知道,仙家法器都是注入了自己的法力炼化的,一般只受炼化者的驱策,而且每当法器变换形态时也只有炼化者才能解开。像她这样随手拿了就能让法器显现真容的人当真是罕见至极。

听闻只有当今的天君在平定天界大乱之时,夺了自己亲哥哥的法器,把它由一把剑化作了天空中的一阵血雨。

女妖恨恨道:“废话!”

叶蓁蓁刚要挥剑而上,忽听石铭在地面喊道:“当心身后!”

先动起手的竟然是那条玄蛟巨蟒。

它本已被归云地仙引出老远,喷火正喷到兴头上,发觉主人有异立即就扑了过来,连身后的归云地仙都不顾了。

真是一条有情有义的灵兽。

果然,反应过来的归云地仙,法力丸子陡然胀大了数倍,嗖的抛向了那玄蛟,紧接着唰唰两条白绫飞来,一颗蛇头上缠了一遭,把它死死拉住。

叶蓁蓁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飞身而上,一剑就劈在了两颗蛇头之间,玄蛟当即被劈成了两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