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 第五章 这是个什么进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简介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是作者灰色的蜗牛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众人一齐向下望去,刚还很清静的上空,时不时有妖怪的身影飞来,众人均被吓得魂飞魄散。叶蓁蓁左手握剑左手扶着石铭边打边退,怒急急怒道:“六师兄,你受了如此重伤为何不提?还得企图摧动法力。”石铭想追上她,却怎么也提不起力气,恨恨地回了一声“哼!叶蓁蓁一手持剑一手扶着石铭边打边退,气急攻心道:“六师兄,你受了如此重伤为何不提?还要强行催动法力。”。...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第五章 这是个什么进展?全文阅读

众人齐齐向上望去,刚刚还很清净的上空,不时有妖怪的身影飞过,众人均被吓得魂飞魄散。

叶蓁蓁一手持剑一手扶着石铭边打边退,气急攻心道:“六师兄,你受了如此重伤为何不提?还要强行催动法力。”

石铭想要甩开她,却怎么也提不起力气,恨恨地回了一声“哼!”便晕了过去。

叶蓁蓁向来醉心剑法,一条软鞭也耍的颇有心得,身手不在话下,可其他法术方面就略略有些不及。

那坑洞的结界,里面的人可以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却需得破除结界才行,这个破解的方法她就不太擅长。

破除之后能否设一个同样牢固的结界她也不敢确定,只好把石铭放在一处树后,随手捏了个法诀设了个结界,便又杀了回去。

她边打边向坑边闯,却不想坑底冒出了一颗脑袋,紧接着两颗、三颗,他们一上来就急忙向着林中跑去。

叶蓁蓁气得跺了跺脚,一鞭飞出,在夜空中划出一道红色的电光,拦住了追击的两个小妖。

落在最后的小道童吓得摔倒在地,就地滚了两滚,哆哆嗦嗦爬不起来,手脚并用地继续跑。

叶蓁蓁也管不了那么许多,只能全力阻拦,边打边抽空道:“小道士,你师父的道观在何处?”

小道士头也不回道:“策霞峰三清观!”说完终于站起来飞奔了出去。

不料却被一只小妖捉了个正着。

那小妖身形虽瘦却力大无穷,两手把那小道童高高举起,咔嚓一声便扭断了他的腰。

那小道士犹如擦完桌子的破布一般被扔在了一旁。

叶蓁蓁头皮一阵发麻,当即一剑飞了过去,洞穿了那妖怪的小腹。

小妖惨叫一声化成一片黑烟消散了。

她飞身过去想看看那小道士还有没有救,不想身后群妖追击而来。

紧要关头一阵旋风破空而来,那群妖怪都被剑气劈成了数段。

叶蓁蓁抱拳道:“多谢!”

归云回了一个极淡的笑,又与那女妖战成一团。

叶蓁蓁右手持剑左手持着一条红色的软鞭杀了回去,不想身后的树林里突然燃起一片大火,不多时她的身后就成了一片火海,照得夜空亮如白昼。

林间惨叫声不绝于耳,叶蓁蓁手持月华,脸颊被火烤的滚烫,愣愣的听着那些求救声,却束手无策。

心像被重物狠狠击打一般。

师尊常说:“你可救人一时却不可救人一世。救人容易,救世却难。”可她现下却是连个人都救不了,又何谈救世?

火越来越大,叶蓁蓁不得不飞身退后,把石铭先行拖走。

刹那间风云突变,乌云滚滚压了下来,一阵冷风刮过,雨水便瓢泼般落了下来。

归云握着一把青色的油纸伞翩然而至,遮住了叶蓁蓁和石铭,低声道:“援兵到了。”

叶蓁蓁略略点了点头,掏出一颗丹药塞进石铭口中。无根之水绵密如织,不消片刻便灭了这林间大火。

叶蓁蓁道:“凡人的命当真如此脆弱吗?”

归云沉默片刻却道:“珍贵的东西都是短暂且脆弱的。”

石铭终于悠悠转醒,爆发一阵猛咳,又咳出一口老血,叶蓁蓁忙扶住了他道:“六师兄你好些了吗?”

石铭却道:“你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你施丹给他们拼死相救,剑还被拿走了,已经够了。”

叶蓁蓁点了点头道:“或许吧,可如果我的动作再快些,法力再高些……罢了。”世间从没有如果,她该是晓得的。

雨水渐渐止歇,妖怪们都被杀了个干净。潮湿的空气中浓重的血腥气和焦糊的异味飘散不止。

天兵天将均是身披银甲,手持长刀,齐齐向着他们俯身一拜,又训练有素的分开两列。

当中走出两人行至归云近前对他俯首抱拳,一人道:“归云将军,不起眼的小妖都被绞杀了,但妖王玲珑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此人手持一管碧玉短笛,一身衣裳翠绿翠绿,仿佛拨了皮的嫩葱叶子。腰间悬着一支灵巧的白玉小葫芦,五官颇为俊秀,说话间自带一股湿润的气息。

正是当今雨神空濛。

归云点头应和,对另一人道:“怎的把你也招了来?身体可好些了?”

另一人脸色略略发黄,偏还穿着一身姜黄的衣衫,显得人十分不精神,一脸的病容。

他手持一把羽扇,一直微微蹙着眉头,闻言抱一抱拳道:“无妨,玲珑应是还在附近。”

此人正是当今风神凝风。

他话音刚落,羽扇飞出唰唰卷起一阵狂风飞舞。

女妖玲珑被狂风卷出,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形容十分狼狈。

她苦笑道:“为什么你们非要和我作对?为什么!”

归云道:“凡间不是你们妖族该染指的。”

玲珑呵呵冷笑:“那你们就能染指?三百年前多少凡人被你们天界连累?现在跳出来道貌岸然了,无耻!”

归云沉吟片刻道:“那不同!”

玲珑恨声道:“是不同,我们妖从来都是直来直去,作恶也作的光明磊落,不像你们天族,惯做伪君子!”

凝风气得一阵咳嗽,道:“住口!”

归云劝解道:“凝风,莫动气。”转身又对玲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这次意欲何为,还请如实相告。”

玲珑冷声道:“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凭什么告诉你!”

话音刚落金蛇剑已应召回到她的手中,想也知道这个女妖王不可能束手就擒。

几人都有所防备,却见那玲珑身上的妖气大胜,金蛇剑嗖一声掷了出去,却不是对着面前的敌人,而是对着自己的灵兽。

蛇剑至,玄蛟陡然一个抽搐,被劈开的身体又被撕开了更大的一道伤口,从伤口处竟然滚出许多红色的丹。

每颗丹都如鸡蛋大小,滚出之后迅速集结成一团,随着金蛇剑快速向着女妖飞去。

红丹泻出,玄蛟一身血红退的干干净净,彻底变成了一条黑莽。

原来玄蛟的玄字指的便是它的本来面目。

归云迅速挥动太崇剑,剑风霎时间便劈了过去,但还是晚了一步,那些红丹都被玲珑吸进了身体。

叶蓁蓁道:“她是要为那玄蛟生小蛇不成?”

归云皱眉道:“恐怕并非如此。那些应该都是死去的人所炼化成的增强妖力的丹药,可看那大小,应该还没炼化完成,就被咱们赶来破坏了。”

叶蓁蓁道:“玄蛟吞的东西,原来就是这些丹。不妨事,我们并肩作战还怕打不赢她么。”

石铭想要起身又是一阵猛咳。归云道:“你和凝风好好歇息,不必应战。蓁蓁你……”

叶蓁蓁猛地一个激灵,他这样的样貌这样的嗓音,缓缓的唤她蓁蓁,她真有些受不住。

回过神来才醒得,恐怕是想让她退后,忙道:“归云仙子,我必须去!”必须为死去的那些凡人报仇。

归云也不再争辩,只道:“好,你左我右。空濛看着他们两个。”

话音刚落玲珑的妖气砰得一声炸起了一个冲击波,叶蓁蓁被震的飞出数丈,被归云一把拉住。

叶蓁蓁感谢万分道:“多谢。”

归云道:“她吸收了妖丹,妖力大增,小心些。”

叶蓁蓁稳住身形一越而上,专心致志的应战,一会儿扬鞭一会儿挥剑,动作快了好几倍。

可玲珑吸了那么多妖丹进去与刚才不可同日而语,简直像换了一个人,每次剑刃相击都能听到月华的悲鸣,嗡,嗡,嗡,似在低低的哭泣。

叶蓁蓁一边在剑刃上不断加强灵力的灌输,一边用软鞭抵挡玲珑的攻势,以保证月华不会折断。

饶是如此还是引得石铭含着一口老血叫道:“叶蓁蓁,还我月华!”这一声似乎耗尽了他的力气,他不停地呼呼喘着气。

叶蓁蓁只专心迎敌,充耳不闻石铭的叫嚷,心道:月华啊月华你可千万撑住,如若断了,我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两人一左一右渐渐有了默契,进攻更加精准有力。

归云突然换了左手持剑,剑花翻飞间右手迅捷无比的扔出去一团法力。

那法力飞出去时,顷刻间便化作了无数银针细雨,悉数打进玲珑的右肩,又透肩而出。

叶蓁蓁趁此良机终于一剑刺中了玲珑的左腋下。

叶蓁蓁猜的不错,刚开始见归云与玲珑对阵,归云每每攻击左腋下都能让她退后躲避,左腋下正是那玲珑的软肋所在。

玲珑噗的喷出一口血水,正正浇在蛇剑上。

她虽身形略有不稳,却十分淡定从容地冷笑了一声,手里的蛇形剑突然胀大了数倍,剑身散发着幽幽的红光。

那剑刃上缠着的金丝蛇突然活了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叶蓁蓁。

叶蓁蓁还没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就突觉颈间一痛,似被绣花针扎了一下。

归云一剑斩下,剑气破空而来,陡然掀起一阵飓风,有几棵树被削掉了树冠。

叶蓁蓁感觉一阵气流飞过吹得她睁不开眼睛。

飓风停歇时,叶蓁蓁瞧见那女妖携了玄蛟的尸体,化作一团黑烟旋风般刮走了。

“哈哈哈哈……”女妖的笑声隐在即将破晓的黑色云雾里渐渐消失了。

叶蓁蓁手里还提着月华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怎么不去追?”

归云已经来到近前抬手就托起了她的下巴,丝毫没有要去追的意思。

叶蓁蓁呼吸猛的一个卡顿,这是要作甚?

归云脸色略显苍白,硬挺的眉毛皱成一团,紧紧闭合的唇线透着一丝紧张。

一双山泉般清澈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叶蓁蓁,捏着她下巴的手指轻柔却又带着不容拒绝的力度。

叶蓁蓁脸红了,感觉热浪一波接一波的都涌到了她的脸上,让她的脖子微微发麻发热,丝毫动弹不得。

地上三人均是一脸不可置信。

空濛道:“谁能告诉我这是个什么进展?”

凝风一手握拳在唇边轻咳两声道:“不知。”

两人都齐刷刷看向了石铭。

石铭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忍了片刻终于忍无可忍道:“看我作甚?我也不知。”

话音刚落只见归云宽大的衣袖在叶蓁蓁面前一扬,叶蓁蓁当即晕了过去。

空濛手里的短笛险些被他折断:“哎呀,归云将军竟然对着那道童使了个迷魂术!啧啧,这真是......”

凝风皱眉道:“你八卦的毛病怎么一点也改不掉,不过这里也没人能给你答疑解惑了。”

两人又同时看向石铭。

石铭当即又气出一口血:“别看我!”

两人一阵嗯嗯啊啊,归云已经抱着叶蓁蓁缓缓落了下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