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 第六章 宽的......什么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简介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是作者灰色的蜗牛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石铭赶忙道:“我师......师弟怎样了?”空濛转了转手中的短笛,道:“这位是你师弟?那他是你......”归云道:“一位故友。这一次上界你可带了清神解毒丸?”石铭愣了一愣,咳道:“我与那药师不熟识的,未曾带给。”空濛立即从胸口摸出一个小瓶子石铭愣了一愣,咳道:“我与那药师不相熟的,不曾带来。”。...

归云上仙的追妻日常小说-第六章 宽的......什么衣?全文阅读

石铭急忙道:“我师......师弟怎样了?”

空濛转了转手中的短笛,道:“这位是你师弟?那他是你......”

归云道:“一位故友。这次下界你可带了清心解毒丸?”

石铭愣了一愣,咳道:“我与那药师不相熟的,不曾带来。”

空濛当即从胸口摸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归云,顺道凑到叶蓁蓁跟前瞧了瞧。

看到她的脖子上有两颗小如米粒的齿痕,讶异道:“被蛇咬伤了?我怎的没看到?”

归云道:“速度太快,估计她自己都没发觉。”

他把清心解毒丸塞进叶蓁蓁的口中,就近寻了一块平整干燥的地方脱了自己的外袍铺上,把叶蓁蓁放了上去,这才回头对石铭道:“你们的师父是何人?”

石铭抱拳道:“实不相瞒,我飞升之时,便被师尊赶出了山门,自此不得以他的弟子自居,所以......”

归云扬手道:“我明白了。”

他张开右手五指,几枚由灵力汇聚而成的银针显现出来。

凝风又咳了两声,道:“施针之后可探查内丹,看余毒是否已清。”

归云道:“我正有此意。有劳三位回避一下,我要为蓁蓁宽衣施针。”

石铭吐血吐的脸色发绿,强撑道:“宽衣?宽的......什么衣?”

话没说完,就被空濛凝风架起来拖走了。

石铭还要强行挣扎。

空濛道:“哎,这也怨不得你,只因你晚飞升了两百多年才不晓得归云将军的另一厉害之处。”

“银华针乃是由归云将军的仙骨炼化而成,施针时还需用法力催动,一般的凡人受不住会觉燥热难忍,所以须得宽了上衣,以便散热。”

石铭忍不住撇过去两眼,道:“可是......可......”

凝风道:“同为男子,有什么好怕的。”

石铭咬牙闭目转过了头。

空濛赞许道:“小风,你这话说的不错。”

凝风一阵咳嗽:“再叫我小风,我杀了你!”

那头,归云施针结束,已经使用探查之法进入了叶蓁蓁的灵识之中。

入目是一片粉红花雨,这便是凡人的心之海了。

他继续往里走,花雨之后是一汪清泉。两棵一人高的小树立于泉边。

一棵树上结了一颗白中透粉的果子,当是他的内丹了。看内丹颜色白璧无瑕,透出丝丝红光,当是健康的很。

但另一棵树却被人结结实实设了三道结界,这可万万不是中毒的征兆。

归云上前摸了摸,那树叶子绿的鲜嫩,轻轻触摸有一丝冰寒之意透出,再想深入却是难上加难。

归云扬手退了出来,招呼三人过去。

石铭又被架了起来。

空濛道:“怎么样?”

归云脸色凝肃道:“石铭,你实话与我说,你们师承何门?”

石铭一个愣怔,道:“刚刚不是说了吗?我已被师尊赶出山门,从今往后不得以他的弟子自居。”

归云微微蹙眉道:“那我只问蓁蓁。她几时拜入师门,拜入师门之后可否离开过。”

石铭眉头紧皱道:“蓁蓁入得师门也有三百年多年,入门之后不曾离开,此次是她初次下山。”

归云默默点了个头,道:“空濛你收拾一下,把那坑底的炼丹炉带回去。凝风善于丹鼎之术,可研究看看是否有异。”

此时,叶蓁蓁终于悠悠转醒,揉着脑袋道:“我怎么了,怎的如此头疼?”

归云俯身便搭在了她的脉上,道:“你被玲珑的金丝蛇咬伤了,不过已无大碍。”

他声音温柔清冽的好像一汪水,在她耳边轻轻流过,留下一道湿痕又迅速滑走了。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环顾一周,发觉三人看她的眼神诡异得很,不由道:“怎么了?我的样子很古怪吗?”

空濛陪着石铭和凝风一阵猛咳:“有吗?没有吧,哈哈哈哈哈哈。”

归云摇了摇头,道:“蓁蓁,你现下恐有余毒未清,石铭也要疗伤,不若我们先回天界一趟可好?”

叶蓁蓁喜道:“天界,那当然再好不过。我正想去瞧瞧。”

天光微亮,正到了卯日星君当值的时辰。归云道:“我们快些走吧,天快亮了。”

他说此话时的语气不是充满了希冀,反而有一丝烦忧透出。

说话间他已把叶蓁蓁扶了起来,准备腾个云便走。

空濛和凝风却都是一副被雷劈过的表情。

遥想当年,归云将军立于阵前,身披金甲、手握长剑,黑色的斗篷咧咧飞扬,率十万天兵将叛军围于海角之堤。

怎一个飒字了得?

可如今却是个什么情状?

难道两百年不见,归云将军性子变了?

竟还断了袖!

归云道:“空濛你留下善后,我带他们三个先回去。”

空濛一脸不情愿道:“怎的是我?”

其余三人齐齐皱眉看向他。

空濛看着眼前的两伤一病,摸摸鼻子略显尴尬道:“你们先去,我随后便来。”

几人迎着天边泛起的鱼肚白腾云而去,不多时便冲进了厚厚的云层。

归云伸手拉住叶蓁蓁道:“小心些。”

叶蓁蓁心道:好歹我也是三百多岁的一届仙门弟子,结了丹的。况且那云朵十分柔软,打在脸上只略微有些痒罢了。

她感觉这归云地仙好奇怪,远没有刚刚打架时的风姿招人喜欢,胡乱点了个头。

石铭和凝风都是一阵牙齿发酸。

穿过层层云海,陡然一片金光洒落下来。

叶蓁蓁晃了下眼睛,再睁开已经到了南天门。

那守门的两名小天将甚懂礼数,见到来人便齐齐向着他们行礼。

见到归云身后的她又是齐齐的一个笑,那笑容像是画在脸上的一般,直到几人离开都不曾变过一分。

真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一路细细观赏,叶蓁蓁心道:虽然这天界的瑶草奇花甚美,云雾缭绕间玉宇琼楼美妙绝伦,但果然还是净梵山的山明水秀更合我心。

恰逢此时,一群仙娥向他们走来,对着他们齐齐作揖。

待他们走过又是一阵隐藏的笑声。

凝风和石铭都是一阵猛咳。

石铭靠在凝风身上喘息道:“这些小仙娥怎的越来越没规矩!”

两人都看向归云和叶蓁蓁交握在一起的手掌。

叶蓁蓁这才想起两人的手还死死牵在一处,迅速收回手道:“你们天界的各位仙友甚随和,甚随和。”

归云淡淡一笑也没多言。

又穿过一条长长的回廊,眼前金色的牌匾上写着“药王府”三个朱红大字。

叶蓁蓁略略有些头痛,恐怕她得有几年见不得这血红的颜色了。

归云道:“不用害怕,药王此人十分和善。”

石铭和凝风齐齐翻了个白眼。

叶蓁蓁点点头的功夫,两个小仙童已经迎了出来,俯首道:“恭迎将军大驾,药师已在殿内等候。”

叶蓁蓁悄声道:“他怎的知道我们要来?”

归云道:“千里传音。”

叶蓁蓁点头赞道:“此法甚好。”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她逃学,跑到净梵山下的净梵湖去摸鱼游湖。

师尊就是用此法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直到她赶回云崖阁听学才罢休。

但此法也有弊端。

虽说是千里传音之术,但也会根据使用者灵力的强弱有所不同。灵力越强传的越远,但总不过是千里而已。

药师给石铭一番查看,开了药方便被抬去自己府上休养了。

叶蓁蓁也想跟去,被归云一把拉住:“你去作甚?坐下给药师瞧瞧。”

叶蓁蓁还要挣扎,就听凝风道:“我先跟去瞧瞧,有事情回来知会你便是。”

她只好坐下。

药师一头白发略有稀疏,一手给叶蓁蓁诊脉,一手撵着自己的一小撮白胡子。

诊完脉又瞧了瞧她颈间的齿痕,抬头对归云道:“不曾发现有中毒的迹象,如若不放心可再去药王谷的灵泉泡一泡,可解百毒。稍后我再给备些清新解毒丸。”

归云似乎放心了些,拱手道:“多谢药师。”

药师他老人家赶忙回了个礼道:“无需多礼。”

叶蓁蓁十分高兴,她都泡上灵泉吃上仙丹了。回了净梵山见到众师兄,她得好好嘚瑟一番,欢喜道:“多谢药师。”

药师撵着胡子笑得甚畅快:”不敢当,要谢就谢归云将军罢。”

看来归云将军虽是一届地仙,但在天界的地位頗高。

叶蓁蓁转头看向归云。

他的手又对她伸了出来,笑得人畜无害道:“我陪你去吧。”

叶蓁蓁悚然道:“不太好吧。”

归云噗嗤笑了出来:“药王谷不在此处。”

等到了地方叶蓁蓁才晓得,药王谷为何不在药王府了。这一个山谷足有净梵湖两个大,怎装得下?

一挂瀑布从浩渺云雾中飞流而下,形成一汪仙气飘飘的灵湖。雾气翻腾的湖边奇花异草遍布,空气中都是湿漉漉的药香。

湖边有一青色大石,上面刻着“药王谷”三个大字。

归云对那侍奉的小仙娥吩咐道:“你们在此好生伺候,我去去便回。”

那八个仙娥齐齐称是。

归云转头对叶蓁蓁道:“天君唤我过去有事商议,你……”

叶蓁蓁豪爽道:“无事,你快去吧,莫让天君他老人家等急了。”

归云脸色略难看,不过一瞬也就过去了,又对仙娥们交代了几句便腾了个云走了。

几个小仙娥红着脸要帮叶蓁蓁宽衣。

叶蓁蓁忙道:“不必,我自己来便好。还有,我这个人水性好的很,你们也不必在此候着了,到谷外等着便是。我沐浴完自会去找你们。”

几个仙娥齐齐应是,放下手中托盘退了下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