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惊蛰 第六章 阿爷的朋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农女惊蛰小说简介

《农女惊蛰》是作者枯枝逢春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惊蜇从二叔的屋子出。心里感慨,这家子人,真的是一个赛一个的怪异。偏偏是住在一起的一家人,偏仿若很陌生人通常,谁也不与谁亲厚。就像是勉强凑在一起,搭伴过日子像。这二叔是没谁了,连梳头发都要叫惊蜇回去侍候。还未走回灶间,惊蜇就被回去做饭的阿娘心里感叹,这家子人,真的是一个赛一个的古怪。。...

农女惊蛰小说-第六章 阿爷的朋友全文阅读

惊蛰从二叔的屋子出来。

心里感叹,这家子人,真的是一个赛一个的古怪。

明明是住在一起的一家人,偏好似陌生人一般,谁也不与谁亲厚。

就像是勉强凑在一起,搭伙过日子一样。

这二叔也是没谁了,连梳头都要叫惊蛰过来伺候。

还未走回灶间,惊蛰就被回来烧饭的阿娘骂了一顿。

“叫你好好休息,别吹风,偏是不听,到时候落下遗症,看谁管你,

就会给我找事,你是天生劳碌命。”

待她进了院子,才瞧见蹲在一边糊烟囱的疤脸汉子。

不好意思的笑笑,算是打了招呼。

放好农具,接过惊蛰手里的碗碟衣服,两人一同进了灶间。

将带回来的野菜交给惊蛰,让她摘洗干净。

背过身子挡住门,从怀里摸出两颗烤熟的鸟蛋。

努了努嘴,示意她现在就吃。

惊蛰想留一颗给小满。

阿娘却用眼神警告,叫她都吃了,别找事。

惊蛰麻溜的一口一个咽了下去,还把蛋壳丢进了灶膛里。

免得被阿奶看到,又要说嘴。

外头烟囱已经在做收尾工作了。

阿娘出去看了看,又和汉子闲聊了几句。

得知是阿奶叫他来修烟囱的,有些不解。

又回了屋里小声跟惊蛰说话。

等惊蛰把上午的事说了一遍。

阿娘一副恍然大明白的感觉,扒拉着她的脑袋看了半天。

“你阿奶说的没错,你是个心里有成算的,

这一跤没白跌,把你给跌明白了。”

娘两个正说呢,那头阿奶又开始喊了。

“这都啥时候了,回来了也不知道烧火做饭,一个个的等着吃白食吶。”

阿娘无奈的捏了捏惊蛰的脸颊,向院外喊

“知道了,这就来了。”

片刻就端着簸箕把粮拿回来了。

看了看灶边的水缸,已经差不多快见底了,应该是和泥的时候用掉的。

往日家里的活都做完了,姐弟两个就会去打水。

要么是两人抬一桶,要么一人背半桶,水缸总是满的。

今日意外蛮多,姐弟两个没去打水,修烟囱和泥又用了太多。

没水,也不能马上做饭,阿娘就挑了水桶,出去取水。

汉子忙道

“阿嫂,这头已经好了,你去忙别的,把桶放下,我去担来就是。”

阿娘步子不停,看了眼他有点跛的右腿,

“都忙完了,就等烧火做饭了,我留了水,你拾掇好了洗洗。”

话落头也不回的出了院子。

村里只有一口自流井,供全村几百口人吃用。

用石头沙子铺成小渠,用木板盖住,往村子四面八方延伸。

每隔几百米,设一个取水口。

要用水时挑一个离家近的取水口,去担了回来就是。

村里人也都很自觉,从不会乱丢东西,污染水源。

有时谁家的牲畜没看好,在取水口喝了水,都会被骂上几天。

等阿娘挑了水回来,汉子已经弄好了烟囱,在一边劈柴了。

姐弟两经常会拖一些很大的树杈回来,堆在院子角落里。

小姑和阿娘下地,若是回来的早,或者不太累的时候,便会劈一些留着慢慢烧。

后来从小满口中得知。

有那么三五个身带残疾的青壮年汉子。

隔三差五的会来家里帮着担水劈叉,季节更替的时候还会帮着修整屋顶。

除了自家三口跟他们亲厚些,对面屋里的很少与他们说话。

小满只说他们是村里的叔伯,应该与阿爷关系很好。

再问别的就不知道了。

这让惊蛰对这位还未谋面的阿爷,产生了更深层次的好奇。

小满与阿娘前后脚进门,又惹的阿娘骂了他几句。

阿娘见汉子在院里劈柴,只叫小满给他端了碗水。

其他的也再没什么表示,想来也是习惯了。

小满见灶上有阿娘和姐姐,门口还有阿奶当门神。

就跑到院子里亲热的跟汉子聊闲天。

阿奶见今日有外人在,就没说太多阴阳怪气的话。

饭快好的时候,小满也从地里叫回了小姑。

汉子理好了工具,随便擦了把脸,就准备离开了。

半句也没提工钱的事,就像是来家里帮忙的。

阿娘客气的留了饭,一旁的阿奶虽然没出声。

但那眼睛翻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汉子推说不用,背着自己的工作箱,一拐一拐的走了。

走前还说,家里有事就去喊他,这几日他都在家。

惊蛰着实佩服自家这个阿奶。

本想让她出钱把烟囱修了。

结果她生生的白票了一个劳力回来。

这份人情还是惊蛰一家担下了。

便宜都叫她占尽了。

但不管咋说,这个结果,还是很另大家满意的。

往后烧饭,再也不怕被熏的涕泪横流了。

一家人吃罢了饭,各忙各的了。

小满趴在惊蛰的耳边小声说

“阿姊,我上午拾的柴的时候发现了一窝野鸭子。”

捏着小拳头跟惊蛰比划。

“那蛋足有这么大,有好几个呢。”

惊蛰捏了捏他的脸

“好几个是几个,你没数一数?”

小满挠挠头上的小揪揪。

“数了,可我数不清啊,

阿姊会数,等我晚间带回来,阿姊你来数。”

“小满,你知不知道你今年几岁?”

“这个我知道,阿娘说过完生日我就七岁了。”

可怜啊,惊蛰那个年代,小满这个岁数的,百以内的加减乘除应该不是问题了。

可这个憨弟弟,连几个鸭蛋都数不过来。

姐弟两个的窃窃私语,惹得在院子里晒干菜的阿奶朝这边看来。

“吃了就歇,没看见我忙着,也不知道过来搭把手。”

小满忙捂住了嘴巴,示意阿姊不要出声。

阿奶瞧屋里的两个没了动静,拔高了声音

“你两个是死人啊,没听见我喊你们。”

惊蛰带上斗笠,正要出去,就听二叔那边传来声音。

“小声些,吵到我了。”

阿奶这才闭了嘴,但还是一直盯着灶房里的姐弟两个。

惊蛰拉着小满出了屋。

去晾晒阿娘下地前洗好的衣服。

瞧见二叔的门开着,正坐在桌边,也不知是在看书,还是在写字。

惊蛰很感激二叔刚才出言打断了阿奶的碎碎念。

还没等惊蛰衣服晾完,小满就一溜烟的没了踪影。

收了木盆,挪到阿奶边上一起晾干菜。

摘洗好的这一大筐子绿菜,全是平时拾回来的野菜,什么品种都有。

应季时,就吃新鲜的,青黄不接的时候,就吃晒干的。

这也是现在非常重要的口粮之一。

惊蛰上午出去,没看见有那家自己种蔬菜的,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要搞清楚,现在只能套阿奶的话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