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荣华 第三章 信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林氏荣华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林氏荣华,林氏荣华小说是著名作家郁雨竹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林清柔怔怔地的站在床角,望着出出进进的丫头给婉姐儿舒气,灌药,叫大夫……明明上次还与她相谈甚欢,但豪无征兆的她就吐了一口血,接着整个人犹如被抽了不高兴像的衰落一直这样。春晖院里的下人们显然了习以为常,察觉到到屋里的动静后立刻冲进去,有条不紊的就春晖院里的下人们显然已经习以为常,察觉到屋里的动静后立即冲进来,有条不紊的开始抢救。。...

林氏荣华小说-第三章 信任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清风明月之小妾命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六格神装 医武兵王 上神大人又怠惰了 请使用英雄联盟技能 港综世界大枭雄 地狱重生 凌霄大圣


林清婉怔怔的站在床角,看着进进出出的丫头给婉姐儿顺气,灌药,叫大夫……

明明刚才还与她相谈甚欢,但毫无征兆的她就吐了一口血,然后整个人如同被抽了生气一样的衰败下去。

春晖院里的下人们显然已经习以为常,察觉到屋里的动静后立即冲进来,有条不紊的开始抢救。

被重新拉回来的徐大夫面色也平静,熟练的给婉姐儿扎了几针后道:“小姐不宜劳神,你们这几日注意着些,让她多休息。”

他刚才得到了林江的最高指示,一定尽量让婉姐儿活更长的时间。

婉姐儿的贴身丫头立春和立夏已经重新回到她身边,认真的听了徐大夫的叮嘱后表示一定看紧小姐。

林清婉看着眼睛要闭却不愿闭的婉姐儿,小心的避过徐大夫,俯身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哥哥加快速度,让你活着嫁给他!”

婉姐儿眼中露出欣慰,满足的阖上眼睛睡去。

徐大夫则冒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觉得一股寒意才从脊椎骨往上冒,他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右边的虚空,然后扭头问左边的立夏和立春,“你们看见了吗,刚才小姐好像是冲我身旁笑了一下。”

立夏瞪眼,“徐大夫您胡说什么呢,小姐明明看的是你。”

徐大夫更寒,结巴道:“你,你确定小姐看的是我吗?”

“当然!”

立春虽有些犹豫,但床前只有他们三人,刚才小姐的确是看向徐大夫那边多一点,因此点头道:“应该是看着您。”

徐大夫的右手边,林清婉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伸手在他眼前招了招,确认他看不到自己后松了一口气,转身往屋外走去。

但站在了院子里她却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嗯,刚才他们是从左边来,还是右边过来着?

林清婉站在院子里沉思半响,见林江和白翁都想不起来接她,她只能默默的抬脚走出院子,闭着眼睛选了一下,最后转身随意选了一条路就走。

林清婉有些迷路,但她是逢院就进,进去前牢牢记住来时的方向,找不到林江再出来,继续往前走,遇到高墙就转弯,不到一个小时就把林府里面转了一遍,当然,也找到了林江的书房,顺便围观林府下人交流了些小道消息。

等她终于在前院的书房里找到林江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林清婉坐在椅子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就算灵魂走路不费力气,但她还是觉得累。

不过阿飘似乎是收集信息最好的状态,所以她对如何安置她为难的林江道:“林大人,我觉得暂时飘着也挺好的,若是生魂状态没有后遗症,那我就暂时这么飘着吧。”

白翁立即道:“没有后遗症,林姑娘放心,我每日都为你加固一番灵魂,回头我再用养神木给你刻个法阵,你随身带着,不仅不会虚弱,灵魂还会越发强大呢。”

他可不想再给林清婉找一具暂时栖身的躯体,那可真是太麻烦了。借尸还魂也是很耗费材料及法力的好吧?

林江愧疚,毕竟是他没有考虑周全,他以魂体飘过三日,真是各种不适应。而林清婉目测还要这样飘着十天,想想他都替她难受。

而且魂体状态也有许多麻烦,因为人都有一些习惯,比如吃饭,睡觉,沐浴等,而魂体是不需要这些的,可搁谁十天不吃饭,不睡觉,不沐浴都会不适的。

人碰不到实物总会让人心里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不过林江没有多说,因为现在除了等待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

达成共识,林江便对她招手道:“林姑娘,虽说我还有半年的时间,但林家事务繁杂,只怕你一时接手不了,所以还得从现在就开始准备。”

林江前不久才得知自己寿数不长,几乎是每天都数着日子过,距离他死亡的时间还有六个月零八天,他得加快时间让林清婉了解大梁,了解林家。

林江从书桌旁抱起一垒垒的账册,堆得直有半人高,放在书桌上直接到林江的下巴了。

“这些都是林家的重要产业,虽说不需要你亲自管理,但你还是得了解一二。”

林清婉呆呆的看着那些账册,果然,能交换生命的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

林清婉站在桌前看着这高高的账册,问:“你死后这些财产我和你女儿都能继承?”

中国古代关于户绝在室女继承财产有很多限制,有的只能继承部分财产,其余要被国库没收,还有的则是要收取巨额的税收。

而且在室女即便是继承到了财产,再到出嫁时也很难带走全部财产,因为宗族会阻拦,以免父系的财产流失。

朝廷更多的也会偏向势力大的宗族,她没看过大梁的律法,不知道关于这方面的继承制度,也不熟悉这边的世情。

林江听她问,更是觉得自己找对了人,他叹气道:“正是因此我才要求你。我同意婉姐儿嫁给谢逸鸣也有另一层私心。”

林江拿过《大梁律令》,沉声道:“我没有儿子,也无意过继嗣子,所以我们林家算是户绝。你们要继承财产不难,虽说要交一笔不少的税,可继承之后要带走就难了,宗族不会答应的。”

这也是他在窥天镜里看到的“未来”之一,“我五服内还有一支亲族,到我们这一辈正好是第五服,到玉滨那一辈就出五服了,然而……”

“然而我还活着,他们就算是林家还算亲近的亲族,有权利接管在室女出嫁后的父系资产,甚至有权和宗族提议从他们那支过继子嗣,而我若死了,他们更能找出借口从林玉滨手里抢过财产的管理权。”林清婉就是做历史研究的,这种事在历史上不要太少。

而此时宗族的力量显然还是很强大,至少可以在他们想时强势替绝户的亲族决定嗣子人选。

现在他们不提,一是林江势大,权大,本人没有过继嗣子的想法;二则是他们不知道林江的身体状况。

而且除了宗族内,来自外面的危险也不会少,毕竟林氏这么大的家业就落在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手里,无异于稚童抱金过市。

“是!”林江想到自己在窥天镜中看到的事,他闭了闭眼压下情绪道:“金银皆是身外之物,我本意是让玉滨平安一世,如果放弃财产能让她过好我是不介意的,所以从窥天镜里看到那个境况后我曾写过奏折,想要将财产一分为二,一部分交给宗族,一部分上交给朝廷,只给玉滨留一些藏品,几个田庄店铺及她母亲的嫁妆做陪嫁而已,希望朝廷和宗族看在这些钱财的份上对玉滨多照料一二,然而……”

林江握紧了拳头道:“然而窥天镜在我做这些布置后推演出来的结果依然不好,虽过程有所不同,但玉滨还是小小年纪便早夭,不论是宗族还是朝廷都没能护住她,甚至宗族和皇室中便有不少人疑心我偷偷给玉滨留了不菲的财物……”

即使他们心中也觉得不可能,却依然抱着万一的想法逼迫玉滨。

想到女儿小小年纪便被豺狼虎绕,每个人都想从她身上咬下一口肉来,可她却给不出他们想要的肉,便只能把一条命给留下。

他根据窥天镜推演出的过程做了许多安排,但不论怎么躲避,却都避不过女儿的那个命运,就好像她生来就是受苦一样,不管他做多少安排,她最后都会被身边的虎狼一口一口的撕碎吞了。

过程不同,但结果总会一样。

如果不是白翁算出女儿的生机在林清婉的身上,他也不会跨越时空千里迢迢的去异世找她。

白翁说林氏被上界算计,或许还是因他之故,本来林氏是必亡的结局,但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总有一个变数就是神仙也算不到的。

而他妹妹和林清婉就是这道生机,果然,他在林清婉猝死的前一刻找到她,与她达成了交易。

她来此帮他照顾女儿,打理家业,事成后他为她延命,并让她祖父消掉病痛。

“姑娘如今是我女儿唯一的生机,这些财产便交由你处理吧,是留是扔全凭你一句话。”林江目光炯炯的看着她,从窥天镜推演出来的“未来”看,林氏的家业便是女儿的催命符,而以前林氏积累下的仇敌则是推手。

而这些财产,他不论是留,是送,是扔,是毁,到最后都避免不了女儿因林氏家业的悲惨结局。

而对那些做推手的仇敌或是忘恩负义的亲族,他何尝没有想过在临死前先拉着他们一起死?

然而不行,他不过是一扬州刺史,怎么可能做到这点?便是做到了,除了他们,总也有人会前赴后继的出现。

这或许就是白翁说的林氏被下了诅咒的后果。

林江在沉思,林清婉却觉得一座大山“砰”的一下砸到了她的背上,这么多财产竟要她做决定?她觉得魂体的手心似乎冒汗了。

林江看着她郑重的道:“姑娘不必犹豫,白翁说我有心十倍或许都不比你无意一瞬,因为你才是生机所在,所以你尽管做决定。我只要我女儿平安活着就行。”

所以财产什么的你完全不必在意。

林清婉觉得这才是真土豪,敢把整个家业都扔着玩的熊人!

“我会看的,”林清婉艰难的道:“可我觉得我得先了解一下大梁的情况。”

她总不能两眼一抹黑的就做出决定吧,刚才从婉姐儿那里虽粗粗了解了一下大梁,但那都太粗浅了,深入的她们还没聊到呢。

林江想了想道:“那这几日你就跟在我身边吧,有不解之处只管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明天他要去谢家,还要去官衙,会接触到各个家族的人及各级官员,没有什么比让她亲眼看到更好的教学方法了,到时候他再解说一些就是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林氏荣华小说简介

《林氏荣华》是作者郁雨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林清柔怔怔地的站在床角,望着出出进进的丫头给婉姐儿舒气,灌药,叫大夫……明明上次还与她相谈甚欢,但豪无征兆的她就吐了一口血,接着整个人犹如被抽了不高兴像的衰落一直这样。春晖院里的下人们显然了习以为常,察觉到到屋里的动静后立刻冲进去,有条不紊的就春晖院里的下人们显然已经习以为常,察觉到屋里的动静后立即冲进来,有条不紊的开始抢救。。...

林氏荣华小说-第三章 信任全文阅读

林清婉怔怔的站在床角,看着进进出出的丫头给婉姐儿顺气,灌药,叫大夫……

明明刚才还与她相谈甚欢,但毫无征兆的她就吐了一口血,然后整个人如同被抽了生气一样的衰败下去。

春晖院里的下人们显然已经习以为常,察觉到屋里的动静后立即冲进来,有条不紊的开始抢救。

被重新拉回来的徐大夫面色也平静,熟练的给婉姐儿扎了几针后道:“小姐不宜劳神,你们这几日注意着些,让她多休息。”

他刚才得到了林江的最高指示,一定尽量让婉姐儿活更长的时间。

婉姐儿的贴身丫头立春和立夏已经重新回到她身边,认真的听了徐大夫的叮嘱后表示一定看紧小姐。

林清婉看着眼睛要闭却不愿闭的婉姐儿,小心的避过徐大夫,俯身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哥哥加快速度,让你活着嫁给他!”

婉姐儿眼中露出欣慰,满足的阖上眼睛睡去。

徐大夫则冒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觉得一股寒意才从脊椎骨往上冒,他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右边的虚空,然后扭头问左边的立夏和立春,“你们看见了吗,刚才小姐好像是冲我身旁笑了一下。”

立夏瞪眼,“徐大夫您胡说什么呢,小姐明明看的是你。”

徐大夫更寒,结巴道:“你,你确定小姐看的是我吗?”

“当然!”

立春虽有些犹豫,但床前只有他们三人,刚才小姐的确是看向徐大夫那边多一点,因此点头道:“应该是看着您。”

徐大夫的右手边,林清婉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伸手在他眼前招了招,确认他看不到自己后松了一口气,转身往屋外走去。

但站在了院子里她却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嗯,刚才他们是从左边来,还是右边过来着?

林清婉站在院子里沉思半响,见林江和白翁都想不起来接她,她只能默默的抬脚走出院子,闭着眼睛选了一下,最后转身随意选了一条路就走。

林清婉有些迷路,但她是逢院就进,进去前牢牢记住来时的方向,找不到林江再出来,继续往前走,遇到高墙就转弯,不到一个小时就把林府里面转了一遍,当然,也找到了林江的书房,顺便围观林府下人交流了些小道消息。

等她终于在前院的书房里找到林江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林清婉坐在椅子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就算灵魂走路不费力气,但她还是觉得累。

不过阿飘似乎是收集信息最好的状态,所以她对如何安置她为难的林江道:“林大人,我觉得暂时飘着也挺好的,若是生魂状态没有后遗症,那我就暂时这么飘着吧。”

白翁立即道:“没有后遗症,林姑娘放心,我每日都为你加固一番灵魂,回头我再用养神木给你刻个法阵,你随身带着,不仅不会虚弱,灵魂还会越发强大呢。”

他可不想再给林清婉找一具暂时栖身的躯体,那可真是太麻烦了。借尸还魂也是很耗费材料及法力的好吧?

林江愧疚,毕竟是他没有考虑周全,他以魂体飘过三日,真是各种不适应。而林清婉目测还要这样飘着十天,想想他都替她难受。

而且魂体状态也有许多麻烦,因为人都有一些习惯,比如吃饭,睡觉,沐浴等,而魂体是不需要这些的,可搁谁十天不吃饭,不睡觉,不沐浴都会不适的。

人碰不到实物总会让人心里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不过林江没有多说,因为现在除了等待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

达成共识,林江便对她招手道:“林姑娘,虽说我还有半年的时间,但林家事务繁杂,只怕你一时接手不了,所以还得从现在就开始准备。”

林江前不久才得知自己寿数不长,几乎是每天都数着日子过,距离他死亡的时间还有六个月零八天,他得加快时间让林清婉了解大梁,了解林家。

林江从书桌旁抱起一垒垒的账册,堆得直有半人高,放在书桌上直接到林江的下巴了。

“这些都是林家的重要产业,虽说不需要你亲自管理,但你还是得了解一二。”

林清婉呆呆的看着那些账册,果然,能交换生命的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

林清婉站在桌前看着这高高的账册,问:“你死后这些财产我和你女儿都能继承?”

中国古代关于户绝在室女继承财产有很多限制,有的只能继承部分财产,其余要被国库没收,还有的则是要收取巨额的税收。

而且在室女即便是继承到了财产,再到出嫁时也很难带走全部财产,因为宗族会阻拦,以免父系的财产流失。

朝廷更多的也会偏向势力大的宗族,她没看过大梁的律法,不知道关于这方面的继承制度,也不熟悉这边的世情。

林江听她问,更是觉得自己找对了人,他叹气道:“正是因此我才要求你。我同意婉姐儿嫁给谢逸鸣也有另一层私心。”

林江拿过《大梁律令》,沉声道:“我没有儿子,也无意过继嗣子,所以我们林家算是户绝。你们要继承财产不难,虽说要交一笔不少的税,可继承之后要带走就难了,宗族不会答应的。”

这也是他在窥天镜里看到的“未来”之一,“我五服内还有一支亲族,到我们这一辈正好是第五服,到玉滨那一辈就出五服了,然而……”

“然而我还活着,他们就算是林家还算亲近的亲族,有权利接管在室女出嫁后的父系资产,甚至有权和宗族提议从他们那支过继子嗣,而我若死了,他们更能找出借口从林玉滨手里抢过财产的管理权。”林清婉就是做历史研究的,这种事在历史上不要太少。

而此时宗族的力量显然还是很强大,至少可以在他们想时强势替绝户的亲族决定嗣子人选。

现在他们不提,一是林江势大,权大,本人没有过继嗣子的想法;二则是他们不知道林江的身体状况。

而且除了宗族内,来自外面的危险也不会少,毕竟林氏这么大的家业就落在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手里,无异于稚童抱金过市。

“是!”林江想到自己在窥天镜中看到的事,他闭了闭眼压下情绪道:“金银皆是身外之物,我本意是让玉滨平安一世,如果放弃财产能让她过好我是不介意的,所以从窥天镜里看到那个境况后我曾写过奏折,想要将财产一分为二,一部分交给宗族,一部分上交给朝廷,只给玉滨留一些藏品,几个田庄店铺及她母亲的嫁妆做陪嫁而已,希望朝廷和宗族看在这些钱财的份上对玉滨多照料一二,然而……”

林江握紧了拳头道:“然而窥天镜在我做这些布置后推演出来的结果依然不好,虽过程有所不同,但玉滨还是小小年纪便早夭,不论是宗族还是朝廷都没能护住她,甚至宗族和皇室中便有不少人疑心我偷偷给玉滨留了不菲的财物……”

即使他们心中也觉得不可能,却依然抱着万一的想法逼迫玉滨。

想到女儿小小年纪便被豺狼虎绕,每个人都想从她身上咬下一口肉来,可她却给不出他们想要的肉,便只能把一条命给留下。

他根据窥天镜推演出的过程做了许多安排,但不论怎么躲避,却都避不过女儿的那个命运,就好像她生来就是受苦一样,不管他做多少安排,她最后都会被身边的虎狼一口一口的撕碎吞了。

过程不同,但结果总会一样。

如果不是白翁算出女儿的生机在林清婉的身上,他也不会跨越时空千里迢迢的去异世找她。

白翁说林氏被上界算计,或许还是因他之故,本来林氏是必亡的结局,但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总有一个变数就是神仙也算不到的。

而他妹妹和林清婉就是这道生机,果然,他在林清婉猝死的前一刻找到她,与她达成了交易。

她来此帮他照顾女儿,打理家业,事成后他为她延命,并让她祖父消掉病痛。

“姑娘如今是我女儿唯一的生机,这些财产便交由你处理吧,是留是扔全凭你一句话。”林江目光炯炯的看着她,从窥天镜推演出来的“未来”看,林氏的家业便是女儿的催命符,而以前林氏积累下的仇敌则是推手。

而这些财产,他不论是留,是送,是扔,是毁,到最后都避免不了女儿因林氏家业的悲惨结局。

而对那些做推手的仇敌或是忘恩负义的亲族,他何尝没有想过在临死前先拉着他们一起死?

然而不行,他不过是一扬州刺史,怎么可能做到这点?便是做到了,除了他们,总也有人会前赴后继的出现。

这或许就是白翁说的林氏被下了诅咒的后果。

林江在沉思,林清婉却觉得一座大山“砰”的一下砸到了她的背上,这么多财产竟要她做决定?她觉得魂体的手心似乎冒汗了。

林江看着她郑重的道:“姑娘不必犹豫,白翁说我有心十倍或许都不比你无意一瞬,因为你才是生机所在,所以你尽管做决定。我只要我女儿平安活着就行。”

所以财产什么的你完全不必在意。

林清婉觉得这才是真土豪,敢把整个家业都扔着玩的熊人!

“我会看的,”林清婉艰难的道:“可我觉得我得先了解一下大梁的情况。”

她总不能两眼一抹黑的就做出决定吧,刚才从婉姐儿那里虽粗粗了解了一下大梁,但那都太粗浅了,深入的她们还没聊到呢。

林江想了想道:“那这几日你就跟在我身边吧,有不解之处只管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明天他要去谢家,还要去官衙,会接触到各个家族的人及各级官员,没有什么比让她亲眼看到更好的教学方法了,到时候他再解说一些就是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