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育儿宝典 第七章 一段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古代育儿宝典小说简介

《古代育儿宝典》是作者鱼易雨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两个月的婴儿会做什么?垂直于位时能抬起头,能已发出合谐的喉音,会笑容,有面部表情,眼随物体旋转。以上是小荣佳的真实的写照。此时此刻,李月荷正跟小荣佳玩藏猫猫的游戏,李碧玉垂直于抱着小荣佳,李月荷躲到李碧玉身后,边叫着:“荣佳,荣佳,娘在那里啊?”小荣现在李月荷经常呼唤小荣佳的名字,目的是让小荣佳熟悉她自己名字的发音,一有人叫她的名字,她就知道这是在叫她,自然晓得反应。这不,李月荷一叫“荣佳、荣佳”,小荣佳就会往发声处尝试转头。李月荷在李碧玉背后躲了一会儿,便探出头来,跟趴在李碧玉肩膀上的小荣佳打了个照面,小荣佳微笑了,张开嘴巴“哈哈。。。”,却不是发出笑声,只是打了一个呵欠。玩了一会,小荣佳累了,便趴在李碧玉的肩膀上睡着了。。...

古代育儿宝典小说-第七章 一段情全文阅读

两个月的婴儿会做什么?垂直位时能抬头,能发出和谐的喉音,会微笑,有面部表情,眼随物体转动。以上是小荣佳的真实写照。此刻,李月荷正在跟小荣佳玩躲猫猫的游戏,李碧玉垂直抱着小荣佳,李月荷躲到李碧玉身后,一边叫着:“荣佳,荣佳,娘在那里啊?”小荣佳循着声音,努力的抬起头寻找妈妈。

现在李月荷经常呼唤小荣佳的名字,目的是让小荣佳熟悉她自己名字的发音,一有人叫她的名字,她就知道这是在叫她,自然晓得反应。这不,李月荷一叫“荣佳、荣佳”,小荣佳就会往发声处尝试转头。李月荷在李碧玉背后躲了一会儿,便探出头来,跟趴在李碧玉肩膀上的小荣佳打了个照面,小荣佳微笑了,张开嘴巴“哈哈。。。”,却不是发出笑声,只是打了一个呵欠。玩了一会,小荣佳累了,便趴在李碧玉的肩膀上睡着了。

李月荷见小荣佳睡了,忙拿起从御书房新换来的书看起来,才看几行,宫女就来通传严娘娘来访。自从上次珍妃事件后,颇有一些妃嫔假借来看小荣佳,轮着来访,其实是想在这儿碰上皇上,希望象珍妃一样能把皇上“带走”。倒是那个珍妃,自从上次事件后,再没来过,是不好意思来还是目的达到了就不再来?李月荷猜测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心理也有点阴暗起来,老把别人的心思往坏处去想。

正敷衍着严秋水,又有内侍来报说“北顺国”大使来访,李月荷恍然想起自已原是“北顺国”大王李复起的族妹。内侍说吴大人刚见完太后,现时求见李娘娘,严秋水忙识趣的告辞了。

李碧玉见李月荷要接见“北顺国”大使吴大人,便建议李月荷在御花园荷花池中的赏荷亭接见。李月荷想起那个赏荷亭清静幽雅,水眼碧清,是个好去外,便采纳了李碧玉的建议。

李碧玉自去安排一切,李月荷妆扮好了带领众宫女往荷花亭而去。未到亭中,遥见一个挺拔的身影端坐在亭内石凳上。李月荷一进亭中,那个挺拔的吴大人忙站起来弯腰施礼,“吴毅参见李娘娘。”李月荷忙说:“免礼,坐!”吴毅站直身子,缓缓抬起头,眼神变幻,似喜似悲的看着她。李月荷在心内喝一声彩,好一个剑眉星眼的俊逸人物,只是这个吴大人干吗用这种眼神看她,真没礼貌。

两人分宾主坐下,李月荷问:“一切好吗?”这句话含义很广,可以是问“北顺国”好吗?可以是问堂兄李复起好吗?可以是问自已那边的父母好吗?只看对方怎样理解了,万保不会出错。谁知吴毅只是简单的答:“都好!”便无言了,但那眼神分明又有千言万语要诉说。难道事属机密,不能泄露,李月荷抬头对李碧玉以眼示意,李碧玉带领众人默默告退。一个好的侍女与主人总是心意相通。

赏荷亭内只剩两人,李月荷说:“好了,你有话就说吧!”吴毅瞪着她说:“我还是那句话!”李月荷大奇:“什么话?”问出口才懊悔起来,这一定是原先的李月荷所知道的话,自已如此唐突,不知道会不会引起怀疑。吴毅哑声说:“我知道你还是不肯。”李月荷更加糊涂,他究竟曾经对我说过什么话?我又为什么不肯?

见李月荷沉默,吴毅又说:“他那么多女人,那里还能给你幸福?现在两国交好,少一个你不会有什么事,况且还有太后在呢!”李月荷符度了半天,只能挑一句自认为安全的话说:“你认为我怎样做最好?”吴毅见李月荷这样说,好象事有转机一样,大喜道:“只要你同意,一切我会安排。”

搞了老半天,还在打哑谜,李月荷暗叹。听他的语调,两人以前的关系好象非浅,莫不是两人曾有一段情?李月荷往这方面一想,越想越象,那他之前曾对她说过的那句话就呼之欲出了,肯定是“跟我走”之类的。李月荷怪自已迟钝,没早点想到这一方面,差点露馅。说不得只好搏一搏了,李月荷清清嗓子,斟酌了一下词句说:“吴大人,无论以前发生过怎样的事,然现在我已为人妻,为人母,只想跟我女儿安安稳稳过日子,不想掀起什么风浪,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吴毅脸色转阴,不死心的说:“无论如何,我会等你回心转意!”

送走吴毅,李月荷的背部全都汗湿了,这种危险人物,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妙。一个皇帝的妃子搞婚外情?下场会如何?想都不敢想。回到明月殿,小荣佳刚好醒转,李月荷抚着小荣佳的脸蛋暗暗发誓,万不能陷自己于险境中,若自己出了什么事,小荣佳怎么办?后宫里可全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至晚间正要上chuang安歇,小荣佳却动了动,睡得不大安稳,正值夜更的李碧玉忙过来抱她去“嘘嘘”。现在小荣佳一有尿意,就睡得不安稳,正好提供了信息给宫女抱她去“嘘嘘”,减少了尿床的次数。

四下里静悄悄,只剩李碧玉一人,李月荷便问:“其她人呢?”李碧玉淡淡说:“连日辛苦,我叫她们都下去安歇了,娘娘要叫谁,我去叫就是。”李月荷摆摆手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招手叫李碧玉走近,细问吴毅之事,李碧玉叹道:“娘娘,你自从诞下小公主,果淡忘了以前之事。”叹完便述起往事:

吴毅父亲是李月荷府上的幕僚,李月荷和吴毅青梅竹马,小时候,吴毅常偷偷带着李月荷出去玩,被大人发现了,李月荷总是仗着自己是女孩子,大人责罚不会太严重挺身而出,一力承担说是自己缠着毅哥哥要出去的。两人年岁渐长,情愫暗生,只等待时机罢了。谁知李月荷刚满十六岁,“北顺国”大王李复起为了巩固跟“南明国”的关系,决定再次通婚,遂选定李月荷作为通婚对象。当时吴毅约李月荷私奔,李月荷怕祸及亲人,不敢应承。到如今,已是两年整,吴毅却还未死心。

李月荷听完往事,百感交集,思潮起伏,虽说是一个俗套的爱情故事,却被吴毅的一片痴心所感动,不由得为原先的李月荷暗叹一声:有情人难成眷属!你若追随吴毅而去,可能就不会发生难产之事,也不会死,而我也可能来不了这里。可知一切皆是天意。(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

李碧玉说完往事,不去歇着,却去开柜子拿出一个首饰盒来,从盒里拿出一只玉蝴蝶说:“娘娘,这是你带来的陪嫁物品之一,你一向珍藏,已有好久没拿出来把玩,你可记得它的来历?”李月荷见她于此时此刻拿出此物来问,便知道这是有关吴毅的物品。果然,不等她回答,李碧玉就说:“这是吴大人送你的定情信物!”

李月荷拿过来细看,触手生温,灯光下只见它浑身如羊脂白,不透明,蝶翼长约两寸,似欲张开翅膀飞走。李月荷用手***着玉蝴蝶,感受着它蕴含的一份深情,摸着摸着却发觉蝴蝶的翅膀似乎有字,照着灯光细辩,原来两边的翅膀各刻着米粒大的字,左边的是:生死;右边的是:相随。合起来是“生死相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