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神婿 第3章 谎话连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霸世神婿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霸世神婿,霸世神婿小说是著名作家绿叶毛虫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骆不凡,韩月,骆不凡,韩月小说精彩片段:韩圣恩尬尴一笑“谈点正儿八经的事情,切记尽往这里扯!”观敏非常不满地望着韩圣恩。韩圣恩急忙失言地说:“我们家正好在商议一件最重要的事情,的话你有最合适的意见也也可以给我们明确提出。韩天恩连忙改口说道:“我们家刚好在商讨一件重要事情,如果你有合适的意见也可以给我们提出。”。...

霸世神婿小说-第3章 谎话连篇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赛博英雄传 阴山密档 吞海 谍海先锋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这狗子无敌了 剑走偏锋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 美人难追:太子殿下请滚粗! 万古帝尊


韩天恩尴尬一笑

“谈点正经的事情,不要尽往这里扯!”观敏不满地望着韩天恩。

韩天恩连忙改口说道:“我们家刚好在商讨一件重要事情,如果你有合适的意见也可以给我们提出。”

骆不凡点点头。

“本来我们跟斯雷集团谈好的交易,恐怕现在有点困难,我最新收到的消息昨天张坤被带走,斯雷集团由一个叫牧依的人掌舵。据我爸得到的消息,在她的背后有一个实力横行的人在操控着,如果我们能够与他们合作,必定能够挽回家族这些年的损失,重新走回巅峰。”

“韩叔,你们与斯雷集团合作?”骆不凡感觉有些意外,那正是自己刚刚在昨天得到的一个企业。

“不凡,你也知道这个集团?哦,说来也对,那曾经是你父亲旗下的一个子公司。”韩天恩说道。

观敏脸上露出一丝的厌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韩月、韩尚,你们为明天的见面做好准备了没?”观敏问。

“本来我们已经摸清了张坤的兴趣爱好,也制定了一套跟他沟通的方案,如今换了一个神秘的总裁,我们对他知之甚少,我没有十足的把握。”韩月不禁皱了皱眉。

“妈,妹妹说的是,我也毫无头绪。”韩尚也回答道。

“你爸是废物就算了,想不到连你们两个也是废物,让你们做一点点事情都做不成,真的是气死我了。”观敏用看不起的目光望着他们兄妹俩。

韩月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对于母亲的评价让她有些伤心。

“观敏,你也不能够全部责怪他们,整件事情都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算范围。”韩天恩摇头道。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定下来,我收到消息你爸爸那个老不死,还让你的二弟三弟一起去拿这个合同,如果被他们成功拿到,必定会取代你这个家主的位置,到时候我们这一分支,在你父亲的面前连说话的地位都没有了。”观敏恨恨的说。

韩家虽然在自己需要伸出援手的时候,同样也踩了一脚,但韩月对自己的情谊却是不变,因为她的缘故,骆不凡决定帮助韩家得到这一份合同。

“韩叔,我有办法可以让你们成功与斯雷集团签约。”骆不凡平静地说。

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目光望着骆不凡,坐在韩尚身边的女子露出冷笑

“哼哼,一个曾经在我们家门口摇首乞尾的人,如今还敢大言不惭,你拿什么来帮助我们拿到这份合同?”

骆不凡不曾见过这女子,但看她与韩尚做的这么靠近,应该是他的媳妇。

“不凡,你是什么底细难道我们不清楚吗?这一次你来我们家,如果不向我们家伸手要钱,我们就已经很感激了,至于帮助我们还是省省吧。”观敏本来心情就已经不好了,看到骆不凡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他是在自己的面前吹牛皮,更是看不起他。

“不凡,我们做人还是踏实一点好,没有这个能力就不要乱说,省得被人嘲笑。”韩天恩叹气摇头。

韩天恩的心对骆不凡的自高自大有些失望,本来在他的心中还是挺喜欢这个年轻人的,但此时却有想让他尽快离开自己家的想法。

“噢,伯父,你们家什么时候来的客人?”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男子,上完洗手间从楼梯走下来,眼中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这人一直都想得到韩月的欢心,家里也是相当有钱,他的父亲正是斯雷集团里的总经理,这一次他过来完全是想帮助韩家得到这一份合同,并且要他们与他交换条件,那就是让韩月嫁给他。

他一副高傲的模样望着骆不凡,看到他外表没有特别之处,认定对方是一个平凡的人,更加不将他放在眼里。

韩月不忍心看到骆不凡受到身边的人歧视,劝说道:“不凡,你不如先回去,改天你再来约我出去喝杯咖啡。这是我的名片。”

韩月向骆不凡递了一张名片,在他正准备接过名片的时候,被旁边的男子一手抢了去。

“韩月,你还是少与这些穷酸鬼接触为好,这样会降低你的品次。”

“卢建文,你把名片还给我。”韩月生气地说道。

“伯母,你也知道我父亲是斯雷集团的总经理,同样也是那里的董事之一,只要他说一句话肯定能签成这份合同。不过唯一的条件就是要让韩月嫁给我。”卢建文说。

观敏与韩天恩对望了一眼,心里都知道自己的女儿并不喜欢对方,但是如今情况又迫在眉睫,一时间让他们进退两难。

“听说韩月以前有一个未婚夫,是一个无能的家伙,该不会是面前这个人吧?”卢建文用一副找茬的模样望着骆不凡。

他见到众人都没有回应,就猜到自己说的是真的,面前这个人正是韩月以前的未婚夫,这使他对骆不凡的敌意更大。

“只要这件事你能够成功,我就答应将韩月嫁给你。”观敏点头道。

“妈,结婚是我的人生大事,我有选择的权利。”韩月热泪盈眶地道。

“你不答应也得答应,难道你还指望这个废柴吗?你看看他这么多年过去都一事无成,你死了这条心吧,他早已与我们韩家没有任何关系。”观敏喝诉道。

骆不凡坐在一边闭着眼睛,听着他们争吵,始终没有开声插过一句话。

她们母女之间争吵越来越激烈,韩天恩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观敏将放在她身旁边的茶具推翻在地,茶叶和水散落一地,怒气冲冲地站起来,望着韩月的两只眼睛像是会喷火一样。

“伯母,给一点时间韩月作调整,让她立刻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也是有困难的。”卢建文见到火势越烧越大,抓住这个时机赶紧给她们母女俩灭火。

“唉,这个孩子真的是气死我了,自从给她退婚之后,有过多少名门子弟上门提亲,但是都被他一一拒绝,现在家族需要她出一份力,她还是那样执迷不悟。”观敏感觉到很无奈。

“伯母你放心,当我第一眼看到韩月的时候就深深被她吸引,只要能够得到她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愿意。”卢建文意气风发的说。

“韩月你听到没,一个没有半点能力尽会说瞎话,另外一个要什么有什么,而且对你还钟情,我相信你应该懂得如何选择吧。”观敏撇了一眼闭着眼睛的骆不凡。

“伯母你们放心吧,这件事情就抱在我的身上,因为最近集团换了新的老板,还有许多客户找上门想要各种合作,我得先回去将这件事情报告父亲,免得被其他人接触先登。”卢建文站起来就要准备离开。

“嗯?你还这么厚脸皮赖在这里不走?垃圾!”

骆不凡对于卢建文的挑衅依旧合着眼睛,闭口不言。

“观敏,你说卢建文真的能够帮我们搞定这份合同吗?”卢建文离开后,韩天恩问道。

“如今我们唯有信靠他了,都是你的这个宝贝女儿不争气,选一个男人还挑三拣四。”观敏没好气的说。

观敏把卢建文带过来的礼物放在桌面,并且将它们拆开,里面全部都是一些名贵的首饰,加起来价值不菲。

“不凡,你看看卢建文出手多么的阔绰,你还是空手而来,看来生活又到了窘境了吧。这里随便挑一件首饰滚回去,请你以后都不要踏进我的家门。”观敏轻蔑地道。

“观敏,不凡过门都是客,不要说出这么过分的话。”韩天恩实在看不下去。

“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你看他两手空空的过来,还指望他多有钱?”观敏冷冷望着不凡道。

骆不凡睁开眼睛,脸上带着歉意地说:“韩叔,实在不好意思,因为我多年未曾回来,所以不知道你们家缺些什么,就没有为你们准备礼物。”

“没关系的,能来这里探望一下我们,我就心满意足了。”韩天恩回答道。

“不,我给你们带了两百万的支票,如果你们需要什么,可以自己去购买,我想这样总比我买的来的更合适。”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支票本,在上面填好数字撕下来递给韩天恩。

全部人看到他手中的支票时都目瞪口呆,观敏一手从韩天恩手中抢过支票,半信半疑地检查着。

韩月压抑在心头憋屈终于都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赞赏的微笑望着骆不凡。

“你刚回来应该还没有地方住吧,不如就住在我家怎么样,反正家里都有许多房间空着。”韩天恩语气变得更加的友善。

“不用麻烦你们,我在外面早已有落脚的酒店。”骆不凡微笑摇头道。

“你住在哪里?一会儿我让司机载你回去!”韩天恩说。

“我住在革新大酒店,自己开车过来挺方便。”

“革新大酒店?那可是坝下最高级的五星级酒店,平常都是用来招待贵客,很少对市民开放。”韩尚惊讶地说。

“不凡如今混得这么好,刚才还说要帮我们搞定跟斯雷集团的合同,我就在这里拭目以待,千万不要被自己的话打脸哦。”观敏心里一直都不看好他,话中略带讽刺的意味。

“事情我自然会搞定,明天你们直接到斯雷集团就可以了,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们,改天再来拜访。”骆不凡向着门外走出去。

韩天恩和韩月两人站起来送他到门口,其他的人只是冷眼以对并没有理会。

在他们刚走出门口,就看到一辆高档的跑车停在不远处,骆不凡与他们两人道别一番,打开车门上了车,汽车快速的启动离开了韩家。

汽车快速的在马路上行驶,骆不凡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蓝牙耳机戴上。

“将军,有重要的事情要先行回总部商议。”

“好,半个小时后到。”骆不凡说。

他的名贵跑车转入了坝下的军事基地,守门的军人见到他的汽车快速驶来,连忙打打开闸门放行。

军区内的办公楼下面站着一个体格高大的军人,刚才就是他打电话给骆不凡。

骆不凡从车上下来,他立马给他行军礼。

“吴俑将军已经在办公室内等候。”跟在身后的军人说道。

骆不凡径走进办公室,看到一个五十多岁但精神饱满,带着霸气的男子坐在他的椅子上,嘴里叼着一支烟,烟雾徐徐从他的嘴中喷出。

“等你很久了!”吴俑将军将嘴中的烟拿在手中,轻轻地将烟灰弹在烟灰缸中。

“你就是最高领导人选中的那一位,最高领导人让我给你传话,先让你在坝下这个地方做出一点成绩,”

“平常你在军队不用做什么事情,但如果发生一些连警员都处理不了的事情,那时我们任务就来了。”吴俑拿起烟吸了两口。

“明白。”骆不凡说。

“你的级别虽然在坝下所有官员中最高,但是你没有管辖的区域,也就是说你只有职位却没有实权,不过若是军队有重要的事情都会上报给你。”

“还有我要再提醒你一件事,我们最高首领推行依法治国,你凡事都要有所避讳,不然对你的影响非常不好。”吴俑站了起来。

“谢谢提醒。”骆不凡说。

吴俑离开了军区,回到京都。

骆不凡在军区里没事干,走出办公室,驾驶着汽车向东边山一座半山别墅而去。

这座别墅占地面积非常的庞大,里面的建筑如同古堡一样,有各种各样高级的设施,还有一览无遗的全城景色。

牧依身穿着华丽的衣裳,优雅地站在别墅花园的门前等待着骆不凡下车。

“老板,这里我出了双倍的价钱让它买了回来,虽然不符合市场价值,但我想在你心里面应该能够接受。”牧依脸蛋微笑地说。

“嗯,你果然懂得我的心思,没错,只要我在乎的东西不管价值如何,我都愿意付。”骆不凡眼神坚定。

这座巨大的别墅,曾经也是他年少时生活的一个地方,只是后来家道中落被亲戚霸占卖掉,如今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上。

骆不凡行走在别墅的每一个角落,看着那一幅幅熟悉的场景,仿佛少年时期的他又重新回来了。

牧依默默地跟在身后。

骆不凡停在房子的最高处,望着宽阔的天空,眼前美丽绝伦的景色,吹着自然的风,享受着大自然给他的恩惠。

“牧依,集团里有没有一个总经理姓卢的?这人人品如何?”骆不凡问。

骆不凡心中虽然对卢建文非常的不爽,但是在不知道他父亲人品如何的时候,没有马上做出辞退的举动,而是先了解对方,再做接下来的打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霸世神婿小说简介

《霸世神婿》是作者绿叶毛虫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骆不凡,韩月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韩圣恩尬尴一笑“谈点正儿八经的事情,切记尽往这里扯!”观敏非常不满地望着韩圣恩。韩圣恩急忙失言地说:“我们家正好在商议一件最重要的事情,的话你有最合适的意见也也可以给我们明确提出。韩天恩连忙改口说道:“我们家刚好在商讨一件重要事情,如果你有合适的意见也可以给我们提出。”。...

霸世神婿小说-第3章 谎话连篇全文阅读

韩天恩尴尬一笑

“谈点正经的事情,不要尽往这里扯!”观敏不满地望着韩天恩。

韩天恩连忙改口说道:“我们家刚好在商讨一件重要事情,如果你有合适的意见也可以给我们提出。”

骆不凡点点头。

“本来我们跟斯雷集团谈好的交易,恐怕现在有点困难,我最新收到的消息昨天张坤被带走,斯雷集团由一个叫牧依的人掌舵。据我爸得到的消息,在她的背后有一个实力横行的人在操控着,如果我们能够与他们合作,必定能够挽回家族这些年的损失,重新走回巅峰。”

“韩叔,你们与斯雷集团合作?”骆不凡感觉有些意外,那正是自己刚刚在昨天得到的一个企业。

“不凡,你也知道这个集团?哦,说来也对,那曾经是你父亲旗下的一个子公司。”韩天恩说道。

观敏脸上露出一丝的厌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韩月、韩尚,你们为明天的见面做好准备了没?”观敏问。

“本来我们已经摸清了张坤的兴趣爱好,也制定了一套跟他沟通的方案,如今换了一个神秘的总裁,我们对他知之甚少,我没有十足的把握。”韩月不禁皱了皱眉。

“妈,妹妹说的是,我也毫无头绪。”韩尚也回答道。

“你爸是废物就算了,想不到连你们两个也是废物,让你们做一点点事情都做不成,真的是气死我了。”观敏用看不起的目光望着他们兄妹俩。

韩月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对于母亲的评价让她有些伤心。

“观敏,你也不能够全部责怪他们,整件事情都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算范围。”韩天恩摇头道。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定下来,我收到消息你爸爸那个老不死,还让你的二弟三弟一起去拿这个合同,如果被他们成功拿到,必定会取代你这个家主的位置,到时候我们这一分支,在你父亲的面前连说话的地位都没有了。”观敏恨恨的说。

韩家虽然在自己需要伸出援手的时候,同样也踩了一脚,但韩月对自己的情谊却是不变,因为她的缘故,骆不凡决定帮助韩家得到这一份合同。

“韩叔,我有办法可以让你们成功与斯雷集团签约。”骆不凡平静地说。

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目光望着骆不凡,坐在韩尚身边的女子露出冷笑

“哼哼,一个曾经在我们家门口摇首乞尾的人,如今还敢大言不惭,你拿什么来帮助我们拿到这份合同?”

骆不凡不曾见过这女子,但看她与韩尚做的这么靠近,应该是他的媳妇。

“不凡,你是什么底细难道我们不清楚吗?这一次你来我们家,如果不向我们家伸手要钱,我们就已经很感激了,至于帮助我们还是省省吧。”观敏本来心情就已经不好了,看到骆不凡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觉得他是在自己的面前吹牛皮,更是看不起他。

“不凡,我们做人还是踏实一点好,没有这个能力就不要乱说,省得被人嘲笑。”韩天恩叹气摇头。

韩天恩的心对骆不凡的自高自大有些失望,本来在他的心中还是挺喜欢这个年轻人的,但此时却有想让他尽快离开自己家的想法。

“噢,伯父,你们家什么时候来的客人?”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男子,上完洗手间从楼梯走下来,眼中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这人一直都想得到韩月的欢心,家里也是相当有钱,他的父亲正是斯雷集团里的总经理,这一次他过来完全是想帮助韩家得到这一份合同,并且要他们与他交换条件,那就是让韩月嫁给他。

他一副高傲的模样望着骆不凡,看到他外表没有特别之处,认定对方是一个平凡的人,更加不将他放在眼里。

韩月不忍心看到骆不凡受到身边的人歧视,劝说道:“不凡,你不如先回去,改天你再来约我出去喝杯咖啡。这是我的名片。”

韩月向骆不凡递了一张名片,在他正准备接过名片的时候,被旁边的男子一手抢了去。

“韩月,你还是少与这些穷酸鬼接触为好,这样会降低你的品次。”

“卢建文,你把名片还给我。”韩月生气地说道。

“伯母,你也知道我父亲是斯雷集团的总经理,同样也是那里的董事之一,只要他说一句话肯定能签成这份合同。不过唯一的条件就是要让韩月嫁给我。”卢建文说。

观敏与韩天恩对望了一眼,心里都知道自己的女儿并不喜欢对方,但是如今情况又迫在眉睫,一时间让他们进退两难。

“听说韩月以前有一个未婚夫,是一个无能的家伙,该不会是面前这个人吧?”卢建文用一副找茬的模样望着骆不凡。

他见到众人都没有回应,就猜到自己说的是真的,面前这个人正是韩月以前的未婚夫,这使他对骆不凡的敌意更大。

“只要这件事你能够成功,我就答应将韩月嫁给你。”观敏点头道。

“妈,结婚是我的人生大事,我有选择的权利。”韩月热泪盈眶地道。

“你不答应也得答应,难道你还指望这个废柴吗?你看看他这么多年过去都一事无成,你死了这条心吧,他早已与我们韩家没有任何关系。”观敏喝诉道。

骆不凡坐在一边闭着眼睛,听着他们争吵,始终没有开声插过一句话。

她们母女之间争吵越来越激烈,韩天恩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观敏将放在她身旁边的茶具推翻在地,茶叶和水散落一地,怒气冲冲地站起来,望着韩月的两只眼睛像是会喷火一样。

“伯母,给一点时间韩月作调整,让她立刻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也是有困难的。”卢建文见到火势越烧越大,抓住这个时机赶紧给她们母女俩灭火。

“唉,这个孩子真的是气死我了,自从给她退婚之后,有过多少名门子弟上门提亲,但是都被他一一拒绝,现在家族需要她出一份力,她还是那样执迷不悟。”观敏感觉到很无奈。

“伯母你放心,当我第一眼看到韩月的时候就深深被她吸引,只要能够得到她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愿意。”卢建文意气风发的说。

“韩月你听到没,一个没有半点能力尽会说瞎话,另外一个要什么有什么,而且对你还钟情,我相信你应该懂得如何选择吧。”观敏撇了一眼闭着眼睛的骆不凡。

“伯母你们放心吧,这件事情就抱在我的身上,因为最近集团换了新的老板,还有许多客户找上门想要各种合作,我得先回去将这件事情报告父亲,免得被其他人接触先登。”卢建文站起来就要准备离开。

“嗯?你还这么厚脸皮赖在这里不走?垃圾!”

骆不凡对于卢建文的挑衅依旧合着眼睛,闭口不言。

“观敏,你说卢建文真的能够帮我们搞定这份合同吗?”卢建文离开后,韩天恩问道。

“如今我们唯有信靠他了,都是你的这个宝贝女儿不争气,选一个男人还挑三拣四。”观敏没好气的说。

观敏把卢建文带过来的礼物放在桌面,并且将它们拆开,里面全部都是一些名贵的首饰,加起来价值不菲。

“不凡,你看看卢建文出手多么的阔绰,你还是空手而来,看来生活又到了窘境了吧。这里随便挑一件首饰滚回去,请你以后都不要踏进我的家门。”观敏轻蔑地道。

“观敏,不凡过门都是客,不要说出这么过分的话。”韩天恩实在看不下去。

“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你看他两手空空的过来,还指望他多有钱?”观敏冷冷望着不凡道。

骆不凡睁开眼睛,脸上带着歉意地说:“韩叔,实在不好意思,因为我多年未曾回来,所以不知道你们家缺些什么,就没有为你们准备礼物。”

“没关系的,能来这里探望一下我们,我就心满意足了。”韩天恩回答道。

“不,我给你们带了两百万的支票,如果你们需要什么,可以自己去购买,我想这样总比我买的来的更合适。”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支票本,在上面填好数字撕下来递给韩天恩。

全部人看到他手中的支票时都目瞪口呆,观敏一手从韩天恩手中抢过支票,半信半疑地检查着。

韩月压抑在心头憋屈终于都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赞赏的微笑望着骆不凡。

“你刚回来应该还没有地方住吧,不如就住在我家怎么样,反正家里都有许多房间空着。”韩天恩语气变得更加的友善。

“不用麻烦你们,我在外面早已有落脚的酒店。”骆不凡微笑摇头道。

“你住在哪里?一会儿我让司机载你回去!”韩天恩说。

“我住在革新大酒店,自己开车过来挺方便。”

“革新大酒店?那可是坝下最高级的五星级酒店,平常都是用来招待贵客,很少对市民开放。”韩尚惊讶地说。

“不凡如今混得这么好,刚才还说要帮我们搞定跟斯雷集团的合同,我就在这里拭目以待,千万不要被自己的话打脸哦。”观敏心里一直都不看好他,话中略带讽刺的意味。

“事情我自然会搞定,明天你们直接到斯雷集团就可以了,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们,改天再来拜访。”骆不凡向着门外走出去。

韩天恩和韩月两人站起来送他到门口,其他的人只是冷眼以对并没有理会。

在他们刚走出门口,就看到一辆高档的跑车停在不远处,骆不凡与他们两人道别一番,打开车门上了车,汽车快速的启动离开了韩家。

汽车快速的在马路上行驶,骆不凡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蓝牙耳机戴上。

“将军,有重要的事情要先行回总部商议。”

“好,半个小时后到。”骆不凡说。

他的名贵跑车转入了坝下的军事基地,守门的军人见到他的汽车快速驶来,连忙打打开闸门放行。

军区内的办公楼下面站着一个体格高大的军人,刚才就是他打电话给骆不凡。

骆不凡从车上下来,他立马给他行军礼。

“吴俑将军已经在办公室内等候。”跟在身后的军人说道。

骆不凡径走进办公室,看到一个五十多岁但精神饱满,带着霸气的男子坐在他的椅子上,嘴里叼着一支烟,烟雾徐徐从他的嘴中喷出。

“等你很久了!”吴俑将军将嘴中的烟拿在手中,轻轻地将烟灰弹在烟灰缸中。

“你就是最高领导人选中的那一位,最高领导人让我给你传话,先让你在坝下这个地方做出一点成绩,”

“平常你在军队不用做什么事情,但如果发生一些连警员都处理不了的事情,那时我们任务就来了。”吴俑拿起烟吸了两口。

“明白。”骆不凡说。

“你的级别虽然在坝下所有官员中最高,但是你没有管辖的区域,也就是说你只有职位却没有实权,不过若是军队有重要的事情都会上报给你。”

“还有我要再提醒你一件事,我们最高首领推行依法治国,你凡事都要有所避讳,不然对你的影响非常不好。”吴俑站了起来。

“谢谢提醒。”骆不凡说。

吴俑离开了军区,回到京都。

骆不凡在军区里没事干,走出办公室,驾驶着汽车向东边山一座半山别墅而去。

这座别墅占地面积非常的庞大,里面的建筑如同古堡一样,有各种各样高级的设施,还有一览无遗的全城景色。

牧依身穿着华丽的衣裳,优雅地站在别墅花园的门前等待着骆不凡下车。

“老板,这里我出了双倍的价钱让它买了回来,虽然不符合市场价值,但我想在你心里面应该能够接受。”牧依脸蛋微笑地说。

“嗯,你果然懂得我的心思,没错,只要我在乎的东西不管价值如何,我都愿意付。”骆不凡眼神坚定。

这座巨大的别墅,曾经也是他年少时生活的一个地方,只是后来家道中落被亲戚霸占卖掉,如今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上。

骆不凡行走在别墅的每一个角落,看着那一幅幅熟悉的场景,仿佛少年时期的他又重新回来了。

牧依默默地跟在身后。

骆不凡停在房子的最高处,望着宽阔的天空,眼前美丽绝伦的景色,吹着自然的风,享受着大自然给他的恩惠。

“牧依,集团里有没有一个总经理姓卢的?这人人品如何?”骆不凡问。

骆不凡心中虽然对卢建文非常的不爽,但是在不知道他父亲人品如何的时候,没有马上做出辞退的举动,而是先了解对方,再做接下来的打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