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世神婿 第6章 重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霸世神婿小说简介

《霸世神婿》是作者绿叶毛虫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骆不凡,韩月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此时此刻从外面走进去的人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此人不只指身材矮小且俊美,每走出来一步都饱含着霸气。观敏看见进去的人是骆不凡,心中便有些不开心出来。“不凡,你怎么快回到这观敏看到进来的人是骆不凡,心中便有些不高兴起来。。...

霸世神婿小说-第6章 重伤全文阅读

此刻从外面走进来的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此人不单指身材高大且英俊,每走出一步都充满着霸气。

观敏看到进来的人是骆不凡,心中便有些不高兴起来。

“不凡,你怎么快来到这里?如果我没有记错,我的生日并没有请你过来。”观敏说。

“老婆不要这样说,买者都是客。”韩天恩在她耳边小声地说。

“我们两家曾经是世交,纵然我父母已经不在,但是这一份礼仪还是不能够少的!”骆不凡说。

卢建文见到对方破坏了自己的好事,走上前指着他嘲笑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脸皮这么厚,别人没有请你你还自来,而且手上连一份像样的礼物都没有!”

骆不凡将一个公文袋放在了桌子上,将他打开拿出一份合同。

“阿姨,这一份合同是你们集团与斯雷集团的合同,我已经帮你们签下来,就当做是今天送给你的生日礼物。”骆不凡说完将手中的合同随意放在桌面上。

在场所有的人都惊讶地望着他,连卢建文都未能签下的合同,竟然在他的手中能够签下来。

“哼,我看你就是来这里糊弄人,以我父亲的人脉都未能签下来,就凭你能够签的下!”他走过去拿起合同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你用什么手段将这份合同签下来的?”卢建文心中异常的惊讶,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骆不凡。

观敏和韩天恩看到他的模样,知道手中的那份合同极有可能是真的,她连忙走上前一手抢过来,认真地看了起来。

“嗯,没想到世侄有无耻的有能耐,这份合同都让你签下来,快快进来入座,你现在可是我的座上宾!”观敏看完合同之后顿时眉飞色舞,连忙带领骆不凡走进了大厅。

骆不凡从卢建文的身旁走过,望着他冷笑了一声。

“伯母,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求你!”骆不凡在众人的面前说。

“说吧,只要我能够做到的,就一定会答应你。”观敏点头道。

“我要向韩月求婚!”骆不凡冷不防地说。

“你给我滚开,向韩月求婚哪里轮得到你?”卢建文见到对方三番两次的跟自己作对,顿时火冒三丈。

“你以为是做做买卖吗?韩月选择谁有她自己的自由!”骆不凡说。

“韩月你告诉他,让这个穷光蛋滚!”卢建文指着骆不凡说。

“我和不凡曾经有过婚约,而且那时候他家里发生了变故,我曾经对他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什么事情,我都会等着他,我爱的人是不凡。”韩月两只眼睛带着爱意的望着骆不凡。

卢建文先是把整个醋坛子都打破,心里酸溜溜的不行,更是让他气不过来。

韩天恩正想开声说话,但是却被他的老婆观敏拦住。

“你不要乱说话,不凡虽然帮我们签成了这一份合同,我的心里同样很感激他,但是如果让我来选择,我肯定会选择卢建文做我的女婿,他的父亲可是斯雷集团的总经理兼股东,以后我们家族的生意还要多多的指望他!”观敏对着她的丈夫韩天恩解释一番。

她看到场面非常的尴尬,而且要在自己这么多客人的面前,可不能够丢了这个面子。

“不凡,其实我们韩月是一个好女儿,每个人都知道,平常追求她的男子何止一个。当然我这个人是最公平的,我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嫁一个好丈夫,谁能够拿出的彩礼多,谁就可以取我的女儿。”观敏目光望着骆不凡。

卢建文见到连韩月的妈妈都站在自己的这一边,脸上露出胜利自豪的神情。

“不知道你有多少彩礼呢?”观敏说。

骆不凡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现在拥有的财产,也只有一亿左右,他其他的钱都已经被外国的银行所冻结,暂时放在里面拿不出来。

“伯母,我可以做一亿的彩礼!”骆不凡道。

韩月听到他的话,心中不免有些担心起来,一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不凡,你不要勉强,我除了你谁也不会嫁!”韩月走到他的跟前,小声地在他的耳边说。

骆不凡的心里非常的感动,对着她微笑着点头说:“你放心,那钱我还是能够拿得出来。”

其他的人都不相信他能够拿得出这笔钱,以为他只是信口开河。

卢建文并不是这样想,在他看来对方故意是在挑衅自己,忍无可忍的他直接走到那骆不凡在跟前,双手抓住他的衣领。

“你这个废物是不是故意在我面前找茬?今天老子无论如何都要定韩月了。”卢建文恶狠狠地望着他,愤怒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

“放开你的手!”骆不凡说。

“不放就怎么样?你有本事就来打我试一试?”卢建文嚣张地说。

骆不凡果然向着他出手,一拳击打在他的脸旁上,将他整个人打倒在地几乎晕过去。

韩天恩和韩尚连忙跑过去,将他从地面上扶起来,担心对方出什么事情自己可担当不起。

观敏见到骆不凡打人脸上顿时蹦得紧紧的,厉声地说:“如果你们两个想要在这里打架,就马上给我滚出去,我这里不是给你们打架的地方。”

骆不凡一声不吭站在旁边,卢建文坐在椅子上努力地缓过神。

“你们两个都是为了我女儿而引起的纷争,彩礼那里还只是一小部分的考验,还有一个更大的考验在后面。”观敏说。

“伯母你说!”骆不凡望着她。

“想要与我们韩月结婚可以,但唯一条件就是要入赘我们韩府作为上门女婿,我们可不会将女儿往外嫁!”

观敏的一句话顿时让卢建文产生了打退堂鼓的念头,就算他自己肯入赘到他们韩府,恐怕他的父亲也不会同意。

“阿姨,我可以!”骆不凡说。

“好,如果你觉得可以,那就找个日子将你的彩礼你一同拿过来!”观敏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

他们的这一场争斗无疑最大的赢家就是她,不但得到了天价的彩礼,还收获了一枚女婿。

卢建文见到自己与韩月机会很渺茫,拿起电话打了出去,等到他打完电话之后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们是斯文人,不会像你们这些粗俗的人一样动手动脚,如果你不是孬种的话,就与我一同来赛车,谁输了就从谁的裤裆里面钻过去。”卢建文望着他说。

韩月在骆不凡旁边小声地说:“你不要与他比,他的车技非常的好,几乎能在全国前十名!”

“没事,我在国外的时候,经常在许多艰难的地方开车,我的车技不会比他差!”骆不凡回忆着他在国外战场时,天空中密密麻麻的炸弹,向着他开的汽车炸过来,那种种惊险的一幕,仍旧历历在目,从而也练就了他一生车技的本领。

“你想怎么比?”骆不凡问。

“哼,找死!从这里开始,一直往高架桥那个方向走,然后在五星级酒店门口为终点,谁先到达谁就赢!”卢建文解释说。

“好,希望你不会后悔?”

“后悔的人是你!你就等着瞧吧!”卢建文低声地咕噜着,走出了韩家的门口,坐上了自己名贵的跑车。

骆不凡的跑车比他的还要名贵,是限量版的高级跑车,他安慰韩月一番,打开车门启动汽车准备与对方一斗。

两辆汽车同时准备开车,在一声喇叭按响之后,汽车快速的启动向着远处的马路行驶而去。

卢建文对自己的车技非常的自信,每逢遇到前面有汽车挡住他的去路,他都可以快速地打动方向盘,汽车如同长了眼睛一般,能够从前面汽车擦肩而过。

骆不凡的技术也是非常的精湛,能够紧紧的贴着他的屁股,无论他怎么甩都无法将他甩掉。

他们两人的汽车在马路上急速地行驶,很快就引来了交警的注意,他们的警车远远地跟在身后。

骆不凡汽车快速地从一条小巷里面经过,然而就在下一秒一辆汽车从小巷里冲出来,准确无误地撞在了他车后面的地方,让他的轮子不停地打滑撞向旁边的墙壁。

骆不凡紧握住方向盘临危不乱,猛地踩加油在快速的打方向盘,汽车险险地从墙壁旁边疾驰而过。

“可恶,没想到你也是卑鄙小人,竟然让人在半路拦截我,那就就怪我心狠手辣。”骆不凡咬牙说道。

几乎每到一个路口,都会有汽车突然从路口里面冲出来,好在他的技术过硬,能够安然无恙的避过他们的攻击。

三辆汽车紧追在他的身后,他通过倒后镜看到对方的车技完全是一流车手的职业水平,能够轻易地在车满为患的马路上追赶着他。

骆不凡在经过一座高架桥时,发现前面的卢建文将汽车的速度降慢下来,又挡在他的面前不让他过去,导致后面三辆汽车都追到了他的四周,将他的汽车夹在中间。

左边的汽车快速地刹车,右边的汽车直接撞在骆布凡汽车的边上,把他的汽车直接撞到了护栏上,快速行驶的汽车在护栏上擦出火花。

刚才那一辆刹车的汽车突然又加速,从另外一边行驶过来,以极快的速度正准备撞向他同伴的汽车,想要以此来逼他的汽车冲破护栏飞下高架桥。

骆不凡从下面抽出一只脚,用尽全力踹在自己的侧门上,一道强劲的反震之力将紧贴着他的车子推开,与另外一辆汽车碰撞在一起。

两辆汽车顿时失控,在高架桥的马路上发生了车祸,如今挡在他面前的就是剩下前面卢建文和后面的另外一辆汽车。

在汽车发生事故的那一刻,右边的方向露出一个空位,骆不凡手术非常快打动方向盘,从右边窜了出去,紧接着加速一时间与卢建文的车并排而走。

两辆急速的汽车快速的撞击在一起,卢建文的汽车撞破护栏,整架飞向天空坠落到高架桥底下。

高架桥底下是一个公园,从上面坠落的汽车将树干都压断,一声沉闷的声音从下面传来,整辆汽车散架了许多。

紧跟在骆不凡身后的那辆汽车,一个急转弯驶向另外一条道回头离开了。

卢建文被救治到医院,在重症室等待着急救,他的父亲卢金雄匆匆忙忙地赶过来,在身后跟着两名保镖。

医院的主治医生刚好为他做了手术,卢金雄拉住他们问:“我的儿子怎么样了?”

“他的情况非常糟糕,但幸运的是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是下半辈子他就要残废了!”医生摇头说。

“到底是谁干的?”卢金雄用力重重一拳打在了医护桌上。

“是一个叫骆不凡的人,把少爷的汽车撞飞到外面去了,从高架桥掉落下来。”站在一旁的男子说道。

“你们快点去给我查这个人,我要知道他全部的资料!”卢金雄转头对着他旁边的保镖说。

收到命令的保镖连忙冲出了房间。

卢金雄走在床前望着他依然昏迷不醒的儿子,伸出手轻轻地拨弄着他的脸。

“儿子你放心,这个人我很快就能够查出他的底细,一定不会让他好过!他如何对你我就会让他十倍奉还。”卢金雄恨恨地说。

卢建文躺在病床上一直都没有苏醒过来,身体的脊椎也断了,就算能够救回一条命下半辈子也不能够离开床。

卢金雄心乱如麻地坐在办公室,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很快一个身材健壮的保镖走了进来,在他的手中拿着一袋文件。

“老板,我们已经查到他的底细了!”他恭敬地将文件放在了卢金雄的桌上。

卢金雄伸手将文件拿过来打开,认真的看着里面的内容。

“老板,这个人的家族曾经国中是十大富豪之一,但是后面被神秘的人夺走了他的一切,他父母也死于非命,更重要的是斯雷集团原是他父母的一个分公司,后来被前老板张坤霸占,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落到了牧依的手中!”

卢金雄脸上变得沉默,一股肃杀之气从他的眼中透露而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