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斥候 第三章 秘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斥候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大斥候,大斥候小说是著名作家道崇纹的一本游戏竞技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异端!”  眼前的内斗完完全全也不是现在的的凌野也可以瞎掺合的,他没办法尽可能会确保在自己不被意外发现的前提下,默默的靠近了战场以期能勉强观测到到这场内斗的些许状况。  利兹萨的信仰?  凌野皱着硬实的眉头仔细细细回味着战场中,倒是双发领头人之间的呼号声。“利兹萨”这样也自然是断了凌野想要借机逃离的念头,深夜的野外,可不是那么安全的地方。。...

大斥候小说-第三章 秘辛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遨游电影 泪眼王妃 月老成家 花掉1000000亿 扶摇女剑仙 香薰师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白云殿内长生人 不死武皇 带着仓库到大宋


  距离凌野被俘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算起来现在已经是快要凌晨1点的时间,如果不是眼前不远处激战场面中,不时闪烁出的法术光芒,按照他现在的“凡人”身份是根本没法在如此幽暗的漆黑深夜中,看到任何事物的。

  这样也自然是断了凌野想要借机逃离的念头,深夜的野外,可不是那么安全的地方。

  “究竟是何方朋友!大自由团之名,难道你们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么!”

  “少废话!宰的就是你们!为了泰恩萨的信仰,杀光这些异端!”

  眼前的争斗完全不是现在的凌野可以瞎参合的,他只能尽可能保证在自己不被发现的前提下,默默靠近战场以求能勉强观测到这场争斗的些许状况。

  泰恩萨的信仰?

  凌野皱着硬挺的眉头仔细回味着战场中,貌似双发领头人之间的呼号声。“泰恩萨”这个词,凌野在回复记忆后的三天里已经听闻了无数次,两小时前他更是接手了百来枚的泰恩萨铜币。

  “拥有官方铸造钱币的信誉能力,就已经能算是帝国级的组织了...何况币值比也不低。”凌野默默比较着这三天在铁匠铺里接触到的四五种铜币,大概对于“泰恩萨”组织的地位也有了一个模糊的印象。

  基本上也不会低于曾经的教立国太多吧...等等,这!

  凌野正犹自将今日所收获的信息与记忆中的信仰状况进行比较着,眼前突然迸发出的耀眼法术光芒就掠去了他所有的关注力。

  那是一道月牙状的幽蓝色光辉,与那些寻常拥有巨大魔法力量的法术不同,那道魔法雏形所展露的光辉一如它静谧优雅的色泽一般,安静而稳定,就像是漆黑夜晚为赶夜人照亮前路的月色一般...

  “这,这是...萨兰之刃。”凌野呆滞地颤动着双唇,不敢置信地看着那道幽蓝光辉不断膨胀着。

  而此处大自由团的佣兵头子也是极快地反应过来,那个身形窈窕的女人粗暴而迅捷地拔出自己捅入敌人富强中的利刃,甚至没有挥尽其锋刃之上腥臭的鲜血,任由这些污秽的鲜红液体缓缓流入她那精致的佣兵上衣袖口。

  “原来是你们这群该死的狂信徒!对魔组跟上我!阻止这个法术!”那女人尖叫一声,身子就化作一道残影笔直向着那幽蓝色法术的持有者冲去,随后她身旁便有三名佣兵化作与其相似的残影模样,强行脱离他们眼下的战局,硬顶着那些击打在他们身上的攻击,跟了上去。

  这是战士职业切入战场的核心技能,冲锋。

  “泰恩萨的信徒们!拦住他们!务必让大教士先生完成‘萨兰的月刃’!”四道残影直指那月刃施法者冲锋而去的是同时,所谓的泰恩萨信徒们也跟随着咆哮着高呼的某人命令,开始向那位被称为“大教士先生”的施法者聚落。

  短短几秒间,从那道静谧法术开始形成之初,到那四名佣兵发起集体冲锋,原本分散的战局骤然紧缩起来,整个场面突然变得有些像是中世纪的骑士团进攻一般——一方驻留不动原地固守,而另一方则高呼着举枪冲锋。

  越来越多的佣兵开始发动冲锋技能,跟随甚至不断超越最先发起冲锋的四位佣兵,他们的目的并非先行一步去完成打断法术的任务,而是尽可能地为那四位对魔组的同僚们打开向前的道路。

  凌野看着那些佣兵身上出现的浅绿色球状光罩随着那些不断落在他们身上的法术,逐渐黯淡乃至最终消失,在绿色光罩消失之后那些再度受到魔法袭击的佣兵们,也只能惨叫着带着头顶上跳出的恐怖伤害数字,被击飞出去。

  低级抗魔药剂,这些家伙居然用这么野蛮的方式对抗密集法术?!

  凌野有些不快地看着眼前的佣兵用着这样浪费而愚蠢的方式,但转念一想这估计也是无奈之举,毕竟看起来强行掳走他的这批佣兵当中并没有任何合格的施法者,能够辩认出法术已是不易,更不用要求他们会什么法术反制的技能了。

  法术,自然也无法做到无条件的任意施放,泰恩萨的信徒们很快就停下了自由施法的举动。在信仰的设定中,法术的施放不仅仅依赖于魔力值,也收到了法术栏位的限制,那样密集的伤害性法术可不是谁都可以随意长时间施放的。

  “信教骑士们!举盾护卫!”

  就当余下的几名佣兵终于挨过了密集法术施放后,终于挥舞着手上锋锐的兵器打算冲入眼前那些可恶的布袍软脚虾中大肆砍杀时,随着一名信徒的高呼,几个身形高大的信徒一把扯开了身上灰旧的布袍,露出了他们原本穿戴的金属甲胄。

  这些全身由完整甲胄覆盖的信徒,明显与其他的泰恩萨信徒不同,他们快速有序地在抵御佣兵侵入的最前线排成一道直线,并开始整齐地呐喊着古怪的教义经文,那是只有真正的泰恩萨信徒才有资格学习的神圣技能。

  随着高亢的教义颂唱在深夜的林子中不断徘徊,这些双手高举盾牌的信徒身上开始闪现出如同阳光般金黄色的闪光,巍然不动的身姿展现出他们只求固守原地的作战目标,显然对于他们而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保身后的那位大教士先生,能够不受阻碍地施放出最完整的“萨兰的月刃”。

  “哼!泰恩萨的狂信徒们,你们的脑子是被那些混杂的狗屁教义烧坏了么!现在可是深夜,所谓的泰配拉,你们的太阳神如何能够在此时予以你们力量呢!”女佣兵冷笑地嗤笑着,但下意识地还是加快了冲锋的步子,虽然话是那样说,但深夜也同样会增强“萨兰·月之神”的能力,如若不能尽快打断那个大教士的法术生成,那就麻烦了。

  一秒不到的时间,双方终于彻底冲撞在一起,佣兵们开始挥舞着各样的兵刃暗器撕扯着信徒们的阵形,被称为对魔组的四人甚至也掏出了他们身上最为珍贵的法术卷轴意图加快战斗节奏。泰恩萨的信徒们也是狂热地开始高呼颂场着他们心中最为神圣的教义,以求他们心中永恒不变的神赐予他们斩落一切敌人与阻碍的力量。

  只是那些教义,却显得有些斑杂,并不是说这些信徒们并不虔诚,连教义都记忆不清,而是....

  “两份教义...泰恩萨有两份教义!”凌野磨着牙瞪大了眼前看向眼前不断升温的胶着战场,他心里那些最为痛恨的记忆也随之蒸腾起来,他静下心仔仔细细地听着那些信徒高呼的教义。

  要知道,只要是在信仰的世界里,有些东西对他而言,没有游戏系统的辅助,他也要比绝大多数人清楚得多。

  “泰恩萨,呵呵,原来如此...泰配拉与萨拉在这里,竟然联合起来了是么。”

  我可以摧毁你们一次,就能摧毁你们第二次!

  凌野知道自己眼下的等级作为一个战士而言,冲入面前的战场无异于飞蛾扑火,但他40年的游戏经验早就让他明白,很多时候决策胜利天平偏向的关键,并不一定是技能或是法术的高下。

  “女佣兵!泰配拉的光辉盾卫技能,弱点在盾牌的正中央!全力攻击那里,技能就会自动溃散,现在这个时间以你的实力,做到这点很简单!”

  “你?!环蛇的小子!”

  女佣兵冷着眼看向左侧莫名冲入战场的消瘦身影,有些不相信地想着。

  这小子,在打什么鬼主意?

  “按我说的做!萨兰之刃在没月亮的晚上准备时间虽然会被拉长三倍,但威力也会暴涨三倍!你想让自己的伙计全部死光么!”凌野高呼着,虽然技能的名称似乎发生了改变,但他有绝对的自信自己不会分析错眼下的状况。

  问题就在于这个女人会不会相信自己了。

  “可恶!你怎么会,你怎么会知道我圣教神迹之名!”被称为大教士的男人听到凌野的突然发生,猛地尖叫着,被当众点明圣教技能的古名和弱点,这严重地影响了他原本平静的心态,甚至连凝聚萨兰月刃的双手都有了一些颤抖。

  “嘿,不打自招了?”凌野咧着嘴大笑起来。

  秘辛?呵呵,至少你们这个所谓的泰恩萨对我而言,可没有秘密...不过看到了这个所谓大教士的反应,那个用兵女人也应该知道我所言不假了吧?

  凌野停下脚步,看着几米外的女佣兵,心里有了些计较。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斥候小说简介

《大斥候》是作者道崇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异端!”  眼前的内斗完完全全也不是现在的的凌野也可以瞎掺合的,他没办法尽可能会确保在自己不被意外发现的前提下,默默的靠近了战场以期能勉强观测到到这场内斗的些许状况。  利兹萨的信仰?  凌野皱着硬实的眉头仔细细细回味着战场中,倒是双发领头人之间的呼号声。“利兹萨”这样也自然是断了凌野想要借机逃离的念头,深夜的野外,可不是那么安全的地方。。...

大斥候小说-第三章 秘辛全文阅读

  距离凌野被俘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算起来现在已经是快要凌晨1点的时间,如果不是眼前不远处激战场面中,不时闪烁出的法术光芒,按照他现在的“凡人”身份是根本没法在如此幽暗的漆黑深夜中,看到任何事物的。

  这样也自然是断了凌野想要借机逃离的念头,深夜的野外,可不是那么安全的地方。

  “究竟是何方朋友!大自由团之名,难道你们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么!”

  “少废话!宰的就是你们!为了泰恩萨的信仰,杀光这些异端!”

  眼前的争斗完全不是现在的凌野可以瞎参合的,他只能尽可能保证在自己不被发现的前提下,默默靠近战场以求能勉强观测到这场争斗的些许状况。

  泰恩萨的信仰?

  凌野皱着硬挺的眉头仔细回味着战场中,貌似双发领头人之间的呼号声。“泰恩萨”这个词,凌野在回复记忆后的三天里已经听闻了无数次,两小时前他更是接手了百来枚的泰恩萨铜币。

  “拥有官方铸造钱币的信誉能力,就已经能算是帝国级的组织了...何况币值比也不低。”凌野默默比较着这三天在铁匠铺里接触到的四五种铜币,大概对于“泰恩萨”组织的地位也有了一个模糊的印象。

  基本上也不会低于曾经的教立国太多吧...等等,这!

  凌野正犹自将今日所收获的信息与记忆中的信仰状况进行比较着,眼前突然迸发出的耀眼法术光芒就掠去了他所有的关注力。

  那是一道月牙状的幽蓝色光辉,与那些寻常拥有巨大魔法力量的法术不同,那道魔法雏形所展露的光辉一如它静谧优雅的色泽一般,安静而稳定,就像是漆黑夜晚为赶夜人照亮前路的月色一般...

  “这,这是...萨兰之刃。”凌野呆滞地颤动着双唇,不敢置信地看着那道幽蓝光辉不断膨胀着。

  而此处大自由团的佣兵头子也是极快地反应过来,那个身形窈窕的女人粗暴而迅捷地拔出自己捅入敌人富强中的利刃,甚至没有挥尽其锋刃之上腥臭的鲜血,任由这些污秽的鲜红液体缓缓流入她那精致的佣兵上衣袖口。

  “原来是你们这群该死的狂信徒!对魔组跟上我!阻止这个法术!”那女人尖叫一声,身子就化作一道残影笔直向着那幽蓝色法术的持有者冲去,随后她身旁便有三名佣兵化作与其相似的残影模样,强行脱离他们眼下的战局,硬顶着那些击打在他们身上的攻击,跟了上去。

  这是战士职业切入战场的核心技能,冲锋。

  “泰恩萨的信徒们!拦住他们!务必让大教士先生完成‘萨兰的月刃’!”四道残影直指那月刃施法者冲锋而去的是同时,所谓的泰恩萨信徒们也跟随着咆哮着高呼的某人命令,开始向那位被称为“大教士先生”的施法者聚落。

  短短几秒间,从那道静谧法术开始形成之初,到那四名佣兵发起集体冲锋,原本分散的战局骤然紧缩起来,整个场面突然变得有些像是中世纪的骑士团进攻一般——一方驻留不动原地固守,而另一方则高呼着举枪冲锋。

  越来越多的佣兵开始发动冲锋技能,跟随甚至不断超越最先发起冲锋的四位佣兵,他们的目的并非先行一步去完成打断法术的任务,而是尽可能地为那四位对魔组的同僚们打开向前的道路。

  凌野看着那些佣兵身上出现的浅绿色球状光罩随着那些不断落在他们身上的法术,逐渐黯淡乃至最终消失,在绿色光罩消失之后那些再度受到魔法袭击的佣兵们,也只能惨叫着带着头顶上跳出的恐怖伤害数字,被击飞出去。

  低级抗魔药剂,这些家伙居然用这么野蛮的方式对抗密集法术?!

  凌野有些不快地看着眼前的佣兵用着这样浪费而愚蠢的方式,但转念一想这估计也是无奈之举,毕竟看起来强行掳走他的这批佣兵当中并没有任何合格的施法者,能够辩认出法术已是不易,更不用要求他们会什么法术反制的技能了。

  法术,自然也无法做到无条件的任意施放,泰恩萨的信徒们很快就停下了自由施法的举动。在信仰的设定中,法术的施放不仅仅依赖于魔力值,也收到了法术栏位的限制,那样密集的伤害性法术可不是谁都可以随意长时间施放的。

  “信教骑士们!举盾护卫!”

  就当余下的几名佣兵终于挨过了密集法术施放后,终于挥舞着手上锋锐的兵器打算冲入眼前那些可恶的布袍软脚虾中大肆砍杀时,随着一名信徒的高呼,几个身形高大的信徒一把扯开了身上灰旧的布袍,露出了他们原本穿戴的金属甲胄。

  这些全身由完整甲胄覆盖的信徒,明显与其他的泰恩萨信徒不同,他们快速有序地在抵御佣兵侵入的最前线排成一道直线,并开始整齐地呐喊着古怪的教义经文,那是只有真正的泰恩萨信徒才有资格学习的神圣技能。

  随着高亢的教义颂唱在深夜的林子中不断徘徊,这些双手高举盾牌的信徒身上开始闪现出如同阳光般金黄色的闪光,巍然不动的身姿展现出他们只求固守原地的作战目标,显然对于他们而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保身后的那位大教士先生,能够不受阻碍地施放出最完整的“萨兰的月刃”。

  “哼!泰恩萨的狂信徒们,你们的脑子是被那些混杂的狗屁教义烧坏了么!现在可是深夜,所谓的泰配拉,你们的太阳神如何能够在此时予以你们力量呢!”女佣兵冷笑地嗤笑着,但下意识地还是加快了冲锋的步子,虽然话是那样说,但深夜也同样会增强“萨兰·月之神”的能力,如若不能尽快打断那个大教士的法术生成,那就麻烦了。

  一秒不到的时间,双方终于彻底冲撞在一起,佣兵们开始挥舞着各样的兵刃暗器撕扯着信徒们的阵形,被称为对魔组的四人甚至也掏出了他们身上最为珍贵的法术卷轴意图加快战斗节奏。泰恩萨的信徒们也是狂热地开始高呼颂场着他们心中最为神圣的教义,以求他们心中永恒不变的神赐予他们斩落一切敌人与阻碍的力量。

  只是那些教义,却显得有些斑杂,并不是说这些信徒们并不虔诚,连教义都记忆不清,而是....

  “两份教义...泰恩萨有两份教义!”凌野磨着牙瞪大了眼前看向眼前不断升温的胶着战场,他心里那些最为痛恨的记忆也随之蒸腾起来,他静下心仔仔细细地听着那些信徒高呼的教义。

  要知道,只要是在信仰的世界里,有些东西对他而言,没有游戏系统的辅助,他也要比绝大多数人清楚得多。

  “泰恩萨,呵呵,原来如此...泰配拉与萨拉在这里,竟然联合起来了是么。”

  我可以摧毁你们一次,就能摧毁你们第二次!

  凌野知道自己眼下的等级作为一个战士而言,冲入面前的战场无异于飞蛾扑火,但他40年的游戏经验早就让他明白,很多时候决策胜利天平偏向的关键,并不一定是技能或是法术的高下。

  “女佣兵!泰配拉的光辉盾卫技能,弱点在盾牌的正中央!全力攻击那里,技能就会自动溃散,现在这个时间以你的实力,做到这点很简单!”

  “你?!环蛇的小子!”

  女佣兵冷着眼看向左侧莫名冲入战场的消瘦身影,有些不相信地想着。

  这小子,在打什么鬼主意?

  “按我说的做!萨兰之刃在没月亮的晚上准备时间虽然会被拉长三倍,但威力也会暴涨三倍!你想让自己的伙计全部死光么!”凌野高呼着,虽然技能的名称似乎发生了改变,但他有绝对的自信自己不会分析错眼下的状况。

  问题就在于这个女人会不会相信自己了。

  “可恶!你怎么会,你怎么会知道我圣教神迹之名!”被称为大教士的男人听到凌野的突然发生,猛地尖叫着,被当众点明圣教技能的古名和弱点,这严重地影响了他原本平静的心态,甚至连凝聚萨兰月刃的双手都有了一些颤抖。

  “嘿,不打自招了?”凌野咧着嘴大笑起来。

  秘辛?呵呵,至少你们这个所谓的泰恩萨对我而言,可没有秘密...不过看到了这个所谓大教士的反应,那个用兵女人也应该知道我所言不假了吧?

  凌野停下脚步,看着几米外的女佣兵,心里有了些计较。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