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不败战神 第4章 杀人不如诛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都市之不败战神小说简介

《都市之不败战神》是作者战天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赵惊龙,苏琼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好兄弟蒙冤而死,同面前的安妙人肯定脱不了干系,她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狠毒的女人人心!此话,那真不假!“那就你是天鹅,为何要戴着一全场,顿时一片寂寂!。...

都市之不败战神小说-第4章 杀人不如诛心全文阅读

好兄弟含冤而死,同面前的安妙人绝对脱不了干系,她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此话,当真不假!

“既然你是天鹅,为何要戴着一只癞蛤蟆的传家宝手镯?”赵惊龙冰冷开口,质问道。

全场,顿时一片寂寂!

以安妙人在金陵的权势地位,谁敢这般质问?

瞬间,安妙人的俏脸一变,隐隐愠怒。

“吧嗒!”

一声清脆之音响起,一个高大青年放下了杯中酒,大踏步而来道“这位朋友,我是金陵警局的刘波,你不觉得这般质问我表妹,太过分了么?”

赵惊龙抬起头,眉宇隐有寒意。

他最讨厌别人打乱他的计划,更讨厌有人打断他的问话!

“轰!”

赵惊龙手掌猛然一挥,一股狂风骤然涌动,刘波如遭雷击,倒飞而出,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

刘波一口血喷出,瞬间倒地,痛苦的蜷缩了起来。

这一幕,再度引发了大厅内众人的惊骇!

随手一挥,竟然有狂风呼啸,这特么怕不是超人吧?

“现在,可以回答我这个问题了么?”赵惊龙悠悠开口,眸光闪烁。

安妙人的脸色发青,心中却猛然一凛!

恍惚间,她仿佛看到了此人身后有尸山血海般的可怖场景!

时隔五年,不曾想昔日那件事竟然还有人质问?

“这手镯是我的一个好闺蜜送的,什么传家宝,简直是子虚乌有!”安妙人开口,心头却发虚。

“呵呵......”

赵惊龙笑了,他突然直视着安妙人语气冷冽的道“袁宽,当年是怎么死的?”

安妙人脸色再变,默然不语!

袁宽!

这一晚,这个名字数次出现在赵惊龙的口中了,很显然他来砸场子为的便是此人!

在场众人几乎都知晓安家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同这个名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如今袁家早已日暮西山,谁又会为了他们站出来说话呢?

“跳楼自杀的,他的死和我没有关系!”安妙人咬牙,有些悲愤。

“哼!我问他怎么死的,你这么急着撇清干系干什么?莫非心里有鬼?”赵惊龙冷哼,双眸如炬。

安妙人心中咯噔了一声,暗呼自己太紧张以至于失态了。

自己一项都是运筹帷幄的,可面对这个神魔般的男子,却屡屡失态!

这时,赵惊龙又开口道“既然与你无关,袁宽跳楼,整个袁家的产业被瓜分,你为何得了大半?你,凭什么?”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一片!

虽说这件事在权贵圈子根本不是秘密,可被赵惊龙这么公然说出还是第一次!

瞬间,安妙人一张俏脸化作了铁青色,哑口无言。

在上流社会,一些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权当不知情。

何况,袁宽自杀,袁家衰败早已是五年前的事情了,谁又会真的在意?

不过,赵惊龙回来了,这件事就必须要有一个了结!

赵惊龙一步步走向了大厅临窗处,接过了火舞递来的一杯红酒,眺望着下方的霓虹闪烁。

片刻后,赵惊龙品了一口酒,悠悠道“当年,我那好兄弟也是这么被人推下去的吧?”

闻言,安妙人冷汗涔涔,而在场不少权贵都手脚发寒!

当年之事,参与者又何止安家一脉呢?

扭头,赵惊龙看向了安妙人,字字冰寒的道“我给你三分钟解释,解释不了,今晚我送你去见阎罗!”

这句话,宛若死神镰刀,令人心生万千惊惧之心!

原本还想帮腔一二的周绍平吓的连连后退,脸如土灰。

安妙人娇躯一颤,肝胆俱寒!

她能确定,赵惊龙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此人,当真是太恐怖了!

全场的权贵都傻眼了,唐芊芊整个人都凌乱了,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赵惊龙么?

此人,绝世恐怖!

安妙人脸色变换,无助的喃喃道“你.....你.....凭什么?”

赵惊龙冷酷一笑,看了一下手腕的手表道“还有两分半!”

从容无比,却有气吞山河之势!

这一刻,他仿佛又成为了指挥千军万马的军神。

一语出,十万旌旗斩阎罗!

瞬间,安妙人满头大汗,哪里还有刚刚的女王范儿?

她的意志,已然被赵惊龙霸道无比的摧毁了!

无助,也无人可助!敢助!

时间,一分一秒的渡过......

黛眉一挑,安妙人徒然镇定了一二,开口道“根据袁宽的遗嘱,我是他最爱的人,所以......这件事有张、周、刘三家都可以作证!还有,我必须提醒你一句,今晚你的做法已经很出格了!这里.....是金陵!”

如此回答,以退为进,软硬兼备!

安妙人能够有今日成就,靠的可不仅仅是一副好皮囊!

“哈哈哈.....”

赵惊龙笑了起来,幽幽道“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这一次回金陵,我本打算一次性干掉你们的,可现在改主意了!杀人不如诛心,否则袁宽九泉之下如何能够安息?”

杀人,不如诛心!

赵惊龙的话回荡在琉璃大厅内,令人胆寒!

当活着成为一种煎熬与恐惧,这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三个月后是阿宽的祭日.....那一日,他的仇人一个都逃不掉!”

赵惊龙迈步,朝着大厅入口处走去,霸道的声音回荡大厅内,而全场的权贵早已石化惊呆!

“我.....我不会坐以待毙的!”

安妙人呢喃,双腿一软,忍不住瘫软在地!

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

在金陵,竟然有人敢如此挑衅四大家族!

七彩虹顶大厅内,安妙人脸色很快恢复了高冷,被周绍平搀扶了起来。

“简直太放肆了!妙人,你放心,这个家伙交给我解决!”周绍平愤愤,眼中寒光闪烁。

今夜之时太突兀了,仓促之下四大家族没有防备,他可不认为四大家族联手干不掉赵惊龙!

安妙人挣开周绍平的搀扶,冷视全场道“今夜的事情,谁敢传出半点风声,四大家族定会割了他的舌头!”

此言一出,全场寂寂!

“送客!”

安妙人不愿自己的失态暴露大庭广众之下,冰冷的宣告生日宴会结束。

徐徐的,安妙人行至虹顶边缘,凭栏俯瞰,美眸之中尽是一片冷漠与森寒!

唐芊芊随着哥哥走出锦绣大厦,失魂落魄的一阵阵的恍惚。

今晚之事,对于她内心的震撼极大!

夜风吹来,微凉。

唐芊芊抬头望着那一轮清冷月牙,忍不住蹙起眉梢自语“赵惊龙.....这五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五年光阴!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