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碧成朱 第六章 就此软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看碧成朱小说简介

《看碧成朱》是作者江薇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冬雪离开了蓼园东厢房,先拐到偏远的院墙下,用手绢包着碎银和首饰塞进院墙下面的一个洞里,用砖头堵好。接着才去的老夫人的院子外面,叫了相熟的丫鬟去找郑老嬷嬷。郑老嬷嬷是老夫人以前当姑娘时候的丫鬟,现在的年龄大了,无论具体内容的活计,经常而已陪着老夫人说说话的冬雪刚进院子时,是在郑嬷嬷手下干活的,因与她早逝的小女儿有几份相像,得了她不少照顾。只是当时郑嬷嬷还是老夫人面前的红人,怕为人诟病,不敢收她为干女儿,到现在她退居二线,又身体不好,便动了收冬雪为女的心思,跟老夫人禀告过,也跟大夫人打过招呼,算是过了明路的。。...

看碧成朱小说-第六章 就此软禁全文阅读

冬雪离开蓼园东厢房,先拐到偏僻的院墙下,用手绢包着碎银和首饰塞进院墙下面的一个洞里,用砖头堵好。然后才去的老夫人的院子外面,叫了相熟的丫鬟去找郑嬷嬷。郑嬷嬷是老夫人从前当姑娘时候的丫鬟,现在年龄大了,不管具体的活计,时常只是陪着老夫人说说话,颇有些体面,便是阮侍郎见到她,也得作揖叫声“郑妈妈”。

冬雪刚进院子时,是在郑嬷嬷手下干活的,因与她早逝的小女儿有几份相像,得了她不少照顾。只是当时郑嬷嬷还是老夫人面前的红人,怕为人诟病,不敢收她为干女儿,到现在她退居二线,又身体不好,便动了收冬雪为女的心思,跟老夫人禀告过,也跟大夫人打过招呼,算是过了明路的。

冬雪在院门外站了小半晌,郑嬷嬷出来,笑呵呵地说:“怎么这个钟点过来的?不用服侍五姑娘?”

冬雪看看左右,问:“干娘,老夫人院子里可有什么动静?”

郑嬷嬷怔了怔,拉她到一旁偏僻处,问:“傻丫头,你怎么打听起来老夫人院子里的事情?要是让人听到了,在老夫人面前说你几句,你便吃不了兜着走。”

冬雪暗吁一口气,心想,指定是阮碧想多了。便笑了笑,说:“干娘,别误会,只是这么随口一问。”

郑嬷嬷却不信,问:“当真是随便一问?”

冬雪知道糊弄不了她,便含糊地说:“是我家姑娘想打听一桩事。”

一听是五姑娘的事情,郑嬷嬷皱眉,说:“就你那姑娘的德性,你随便糊弄一下不就得了,还当真帮她来打听。”

冬雪说:“那底我跟她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情份不同,再说她也着实可怜。”

郑嬷嬷轻戳她额头,说:“你这个傻孩子,忒善良了一点,这世间可怜的人多了,你都能照顾过来?再说,她可怜,也是自个儿找的,我劝你还是别对她用心,就她那德性,你跟着有将来不会有着落的。”

冬雪拉着她的手撒着娇说:“不是还有干娘吗?”

郑嬷嬷说:“干娘是有心要帮你,可也得你自个儿心思灵活点。前阵子,干娘跟你说的事情,你想的如何?”

冬雪眉毛微拧,默然不语。

郑嬷嬷说:“三老爷在西北立了军功,再过一个月就回来了,虽说他是个庶出的,老夫人也不待见他,但如今他有官职在身,老夫人也奈何不了他。只要你愿意,我跟老夫人说一声,把你放到他院子里,一来老夫人放心,二来呢,你也可以有个依傍。即使将来三老爷娶了亲,他看着老夫人的面子,也不敢轻慢你。你如今十六岁了,再不早作图谋就要晚了。”

冬雪沉默一会儿,说:“干娘,这事儿我再想想。”

郑嬷嬷无奈地叹口气。“真是死心眼儿。”

冬雪怕阮碧惦记,不再多说,跟郑嬷嬷行礼告辞。匆匆走回蓼园,见守门的的婆子换成两个面生的粗使婆子,怔了怔。却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原来的婆子偷懒,叫人来替班。抬脚便往院子里走,那两婆子早得了招呼,不用拦着冬雪,自顾自地说着笑话,任她进去。

冬雪到东厢房,见门口守着的也是两个陌生的婆子,这会儿才意识到不妙,想要转身,已经来不及,那两婆子一左一右钳着她,把她扭进厅里,按着她跪在地上,方才松开手。冬雪抬头匆匆扫了一眼,只见阮碧、冬梅、冬琴都跪在地上,大夫人王氏主位端坐,沉着一张脸,身侧站着管着下人名录的何嬷嬷,身后站两个膀大腰圆的粗使丫鬟,一脸的幸灾乐祸。

王氏见冬雪还敢抬头偷窥,越发的恼怒,一拍桌子说:“好一个胆大包天的奴才,当着主子的面都敢贼眼乱瞟,背地里还不知道会干出啥龌龊勾当?来人,先给我掌嘴二十下。”

冬雪一听腿脚都软了,浑身如同抖糠。

那两粗使婆子气势汹汹地上前,一人挟着她,另一人抡起手掌,噼哩啪啦地打了起来。平时她们就妒忌这些小丫鬟绮年玉貌、身娇肉贵,这会儿逮着机会,只往重里下手,连打带勾。

冬梅和冬琴早吓的魂飞魄散,伏在地上如同被抽走了全身骨头。

阮碧垂头跪着,藏在袖子里的手指甲刺进手心,她想过替冬雪求情,但想到大夫人挟怒而来,若不让她得逞,只怕冬雪的下场更是惨淡。何况,大夫人本来就厌烦她,她求情,说不定非但不能讨到好处,反而招惹起她更大的怒气。

二十巴掌过后,冬雪整张脸红肿,脸颊还有好几处指甲刮痕,鲜血淋漓,着实吓人。挟着她的婆子一松手,她便如一滩烂泥瘫在地上。

大夫人气稍平,看着低头垂眸跪着的阮碧,说:“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上回怎么跟你说的,你应承好好的,这才刚解了你的禁足,又发起癫狂来。我看你从今往后便在屋子里呆着,好好的修心养性,什么时候想明白想清楚,什么时候再许你出这个院子。”

这是要幽禁自己的意思,阮碧暗呼不妙,抬头说:“母亲,请许孩子说几句话。”

大夫人瞪着她说:“你还脸说不成?咱们阮府的脸都快让你丢尽了。”

阮碧说:“今日实在是个误会,我是随便逛到那里,实非有意。”

大夫人冷笑一声。“你还想糊弄我,今日宜春河边闺阁千金几百人,怎么就只有你一个随便逛到那里?恐怕是人家严守闺训,见有男子在前方,早早躲开了。偏就是你这个没皮没脸的,不但不躲,还要上前去偷看。”

“母亲,孩子也想着躲开,实是被顾小白推出去的。”阮碧早知道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的,但是该分辩的还是要分辩了,否则岂不是默认了。

大夫人一拍桌子,指着她说:“你这个没皮没脸的,有胆儿做,又没有胆儿认。怎么?还嫌不够丢脸,要我去找定国公府家的公子来对质?”

阮碧恭声说:“母亲息怒,孩儿不敢,孩儿只是据实相告,不敢有瞒。”

“夫人,五姑娘说的是真的……”冬雪忽然开口了,阮碧一听,心里一沉,悄悄递了一个眼色,但冬雪头埋在地上,哪里看得到她的眼色?“……当时我跟五姑娘走到柳堤边,看到前方有男子聚会,便想着要离开,却不料背后忽然有人推了姑娘一把……”

大夫人冷笑一声,说:“果真是个刁奴,主子说话,也敢插嘴。看来方才的二十巴掌没让你长出记性,何嬷嬷,赶紧找人牙子来,把这种目无主子的奴才卖的远远的。”

“是,夫人。”

冬雪吓的魂飞魄散,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使劲儿地磕着头。

阮碧在心里暗叹一口气,事情果然如她所料,只是不知道冬雪有没有按照她所说的,去求过郑嬷嬷。这院子里,只有她一个是对阮碧真心的,也是她连累的她,她不忍她被卖走,也不想从此后身边一个真心实意的人都没有。但是此时,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忽然之间,她后悔起来,自己到这个世界一个多月,只因为排斥,一点实事儿都没做,如今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大夫人又指冬梅和冬琴,说:“把这两个也卖的远远。”

冬梅和冬琴连声求饶,何嬷嬷一使眼色,两粗使婆子扯出汗巾塞了她们的嘴。

事情至此,大夫人一口气方出了七八分,冲后面的两个粗使丫鬟招招手,说:“去把五姑娘扶起吧,她身体不好,吹不得风,以后就别让她出屋子了。”

两个粗使丫鬟点点头,走到阮碧身边,与其说是扶,不如说是挟。阮碧也不挣扎,任她们钳着。“母亲,冬雪好歹服侍我一场,请许我与她话别。”

大夫人想了想,觉得这个小请求倒也合情合理,便点点头,示意两个粗使丫鬟放开阮碧。阮碧得了自由,走到冬雪身前,缓缓蹲下,扶起她,看到她脸上泪渍血痕纵横,一张俏脸面目全非,怕是以后也难以恢复原来相貌,心里难过,声音也岔了。“对不起,冬雪,是我连累了你。”

冬雪流着泪,不说话,此时心里对阮碧,也是有怨言的。

阮碧有心想许她一个将来,又顾忌大夫人和其他人在,想了想,便将自己的手绢塞在她怀里,又将她缠在腰间的手绢解下收进怀里。大夫人在旁边看到这一幕,又是一声冷笑,心道,果然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居然跟一个下人交换手绢,结成手帕之交。

阮碧站起来,又深深地看冬雪一眼,也不用两粗使丫鬟搀扶,自个儿走进里屋。将窗子打开一缝,听的外屋厅堂里人声渐去,一会儿,整个院子便安静下来。

过了半盏茶功夫,四姑娘院子里的丫鬟们回来了,又过半柱香,四姑娘带着丫鬟秋兰也回来了,正房响起零星几句笑语,整个蓼园又恢复一点往常的气息。

西边的漫天彩霞都已经黯淡了,夜幕悄悄地降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