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常辜负 第2章 果然是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痴心常辜负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痴心常辜负,痴心常辜负小说是著名作家阿拉蕾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叶晓离萧彦南,叶晓离萧彦南小说精彩片段:冷!每个毛孔都被入侵了寒气,像在冰窖里像。这是,地狱的温度吗?叶晓离动了动沉若千斤的脑袋,还未睁开眼,就觉得到一只手将她的胳膊抬了出来。“贱人,竟然爬上去了。”这是,地狱的温度吗?。...

痴心常辜负小说-第2章 果然是她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镇魂碑 专宠小毒妃(下) 红楼庶长子 星空炼神 伯爵大人有点甜 快穿系统之女配上位记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傲世仙医 无限电玩城 修真妖孽混都市


冷!每个毛孔都被侵入了寒气,像在冰窖里一样。

这是,地狱的温度吗?

叶晓离动了动沉若千斤的脑袋,还未睁眼,就感觉到一只手将她的胳膊抬了起来。

“贱人,居然爬上来了。”

一个恶毒的声音刺入耳中,叶晓离不由的皱眉。

为什么死了还能听到叶欣雅的声音?那个女人,上天入地都不放过她?

“滚。”

她艰难的挥手,吐出虚弱无力的声音。

“晓,晓离?你醒了?你没事吧?”

叶欣雅的声音越发的真切,似带了一点点惊慌。叶晓离终于抬起了沉重的眼皮,看了看正伏在床边的女人。

“晓离,你醒了就好了。你怎么掉海里去了,太吓人了。幸亏有人把你救上来了。你看你这一身都是湿的,快脱下来。”

掉海里?换衣服?

叶晓离愣住了,瞪大眼睛迷怔的看着眼前的叶欣雅,目光旋即又环顾四周。

昏暗的光影中,包厢里的格局不甚明朗,只有那墙壁上的水晶挂钟闪着清寒的光,异常的醒目。

“晓离,你发什么呆?你这一身湿衣服会生病的,剩下的你自己脱,我去给你找干净衣服换上。”

叶欣雅担忧的看着她,这体贴的话语,心疼的模样瞬间与叶晓离的记忆重叠起来。

“现在是什么时间?”

叶晓离翻身坐起一把抓住了叶欣雅的胳膊,叶欣雅愣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挂钟:“八点多了。吃过晚饭我就找不到你了,没想到你掉海里了。”

叶晓离紧盯着叶欣雅的脸,手指收了又收。

她没再追问年月,只因这指尖的感觉如此的真实。

她没死,或者说,她又活了?

时光倒流,她回到了两年前,脸刚刚毁容没多久,这天萧家举行了一场晚宴,地点在一艘豪华游轮上。而她,就是从这个游轮上掉下去的。

“不说了,晓离,我去给你拿衣服,你等我,千万别跑出去,外面都是贵宾,你这么狼狈跑出去太丢人了。”

叶欣雅急急的交代了一声,看了叶晓离一眼,转身就出去了。

叶晓离坐在床上,定了定心神,只觉得浑身都冷飕飕的。低头一看,她那一身的湿衣基本都被除去了,只剩下内衣。

如前世一样。

前世,叶欣雅让她在这里等,她就傻傻的坐在床上等。谁知道,她没有等来叶欣雅送衣服,反而等来一个陌生男人。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男人一脸猥琐相,穿着游轮上服务生的制服,进门二话不说就把她压在了床上,在她的尖叫声中把她身上最后的屏障都给扯了。

而就在她一丝不挂的时候,叶欣雅和萧云墨都来了。

时间对接的刚刚好。

萧云墨打了那男人,那男人却坚称是她叫他去的。

叶欣雅当时就跪在地上求了萧云墨,要萧云墨一定要相信她,相信她不是这样的人。

那时候萧云墨扶起了叶欣雅,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凉飕飕的。

自那以后很长时间,萧云墨都没有搭理她。任凭她怎么解释,他没有说不信,却只是冷漠。

如今想来,突然闯进来行凶的男人,来的可真是太及时了。

“咔嚓,咔嚓……”

静谧的房间里,秒针移动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叶晓离的手摸向了自己的腰侧,平滑的肌肤让她稍稍心安。

没有刀痕,肾脏还在。

转眸看了那挂钟一眼,她就猛然扯掉了搭在自己腿上的薄被,下了床,拾起了湿漉漉的衣服,快速穿了起来,然后毫不犹豫的跑出了房间。

刚出来时,走廊上空无一人。刚跑了两步,她便听见一个声音。

“右边第三个房间,你快去。剩下的钱晚上你来找我。”

叶欣雅。果然是她。

叶晓离紧贴着墙壁站着不敢再往前跑,听见那从楼梯拐角处传来的声音,她恨的咬牙。

那男人已经上来了,她这么跑出去正好跟他迎头撞上,休息区暂时没见到什么人,他若是用强,她要吃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痴心常辜负小说简介

《痴心常辜负》是作者阿拉蕾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叶晓离萧彦南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冷!每个毛孔都被入侵了寒气,像在冰窖里像。这是,地狱的温度吗?叶晓离动了动沉若千斤的脑袋,还未睁开眼,就觉得到一只手将她的胳膊抬了出来。“贱人,竟然爬上去了。”这是,地狱的温度吗?。...

痴心常辜负小说-第2章 果然是她全文阅读

冷!每个毛孔都被侵入了寒气,像在冰窖里一样。

这是,地狱的温度吗?

叶晓离动了动沉若千斤的脑袋,还未睁眼,就感觉到一只手将她的胳膊抬了起来。

“贱人,居然爬上来了。”

一个恶毒的声音刺入耳中,叶晓离不由的皱眉。

为什么死了还能听到叶欣雅的声音?那个女人,上天入地都不放过她?

“滚。”

她艰难的挥手,吐出虚弱无力的声音。

“晓,晓离?你醒了?你没事吧?”

叶欣雅的声音越发的真切,似带了一点点惊慌。叶晓离终于抬起了沉重的眼皮,看了看正伏在床边的女人。

“晓离,你醒了就好了。你怎么掉海里去了,太吓人了。幸亏有人把你救上来了。你看你这一身都是湿的,快脱下来。”

掉海里?换衣服?

叶晓离愣住了,瞪大眼睛迷怔的看着眼前的叶欣雅,目光旋即又环顾四周。

昏暗的光影中,包厢里的格局不甚明朗,只有那墙壁上的水晶挂钟闪着清寒的光,异常的醒目。

“晓离,你发什么呆?你这一身湿衣服会生病的,剩下的你自己脱,我去给你找干净衣服换上。”

叶欣雅担忧的看着她,这体贴的话语,心疼的模样瞬间与叶晓离的记忆重叠起来。

“现在是什么时间?”

叶晓离翻身坐起一把抓住了叶欣雅的胳膊,叶欣雅愣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挂钟:“八点多了。吃过晚饭我就找不到你了,没想到你掉海里了。”

叶晓离紧盯着叶欣雅的脸,手指收了又收。

她没再追问年月,只因这指尖的感觉如此的真实。

她没死,或者说,她又活了?

时光倒流,她回到了两年前,脸刚刚毁容没多久,这天萧家举行了一场晚宴,地点在一艘豪华游轮上。而她,就是从这个游轮上掉下去的。

“不说了,晓离,我去给你拿衣服,你等我,千万别跑出去,外面都是贵宾,你这么狼狈跑出去太丢人了。”

叶欣雅急急的交代了一声,看了叶晓离一眼,转身就出去了。

叶晓离坐在床上,定了定心神,只觉得浑身都冷飕飕的。低头一看,她那一身的湿衣基本都被除去了,只剩下内衣。

如前世一样。

前世,叶欣雅让她在这里等,她就傻傻的坐在床上等。谁知道,她没有等来叶欣雅送衣服,反而等来一个陌生男人。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男人一脸猥琐相,穿着游轮上服务生的制服,进门二话不说就把她压在了床上,在她的尖叫声中把她身上最后的屏障都给扯了。

而就在她一丝不挂的时候,叶欣雅和萧云墨都来了。

时间对接的刚刚好。

萧云墨打了那男人,那男人却坚称是她叫他去的。

叶欣雅当时就跪在地上求了萧云墨,要萧云墨一定要相信她,相信她不是这样的人。

那时候萧云墨扶起了叶欣雅,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凉飕飕的。

自那以后很长时间,萧云墨都没有搭理她。任凭她怎么解释,他没有说不信,却只是冷漠。

如今想来,突然闯进来行凶的男人,来的可真是太及时了。

“咔嚓,咔嚓……”

静谧的房间里,秒针移动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叶晓离的手摸向了自己的腰侧,平滑的肌肤让她稍稍心安。

没有刀痕,肾脏还在。

转眸看了那挂钟一眼,她就猛然扯掉了搭在自己腿上的薄被,下了床,拾起了湿漉漉的衣服,快速穿了起来,然后毫不犹豫的跑出了房间。

刚出来时,走廊上空无一人。刚跑了两步,她便听见一个声音。

“右边第三个房间,你快去。剩下的钱晚上你来找我。”

叶欣雅。果然是她。

叶晓离紧贴着墙壁站着不敢再往前跑,听见那从楼梯拐角处传来的声音,她恨的咬牙。

那男人已经上来了,她这么跑出去正好跟他迎头撞上,休息区暂时没见到什么人,他若是用强,她要吃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