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薄少超粘人 苏家的罪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腹黑薄少超粘人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腹黑薄少超粘人,腹黑薄少超粘人小说是著名作家白灼君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苏星晚,薄奕清,苏星晚,薄奕清小说精彩片段:苏星晚更本就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也也没在意他语气中较为明显的疑惑。她放佛把握住了救命稻草通常的猛地扯住了男人的臂弯:“帮帮我你!我明白这样做很难为你……但你能不能够送我离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的猛然揪住了男人的臂弯:“求求你!我知道这样做很为难你……但你能不能送我离开,再待在这里,我会死的……”。...

腹黑薄少超粘人小说-苏家的罪孽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农女医妃种田忙 大魏厂公 满宅生香(上) 妈粉睡前集训 阴间密码 冒牌职业大神 画春光 儒女可教 北地巫师 特种兵痞在都市


苏星晚根本就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也没有在乎他语气中明显的疑惑。

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的猛然揪住了男人的臂弯:“求求你!我知道这样做很为难你……但你能不能送我离开,再待在这里,我会死的……”

她的眼里满是恐惧和眼泪,语气孱弱的仿佛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猫,看着这般可怜无助的苏星晚,男人的眼神微微一凛。

“你想去哪?”

苏星晚咬了咬唇,突然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

是啊,离开这里,她能去哪呢?

苏家她是肯定回不去了,一旦被他们知道自己的逃跑,以继母的性格,母亲绝对是凶多吉少,但如果继续在薄家生活下去,难保她不会被那个男人……

“总之,我想先离开这里,我知道你是他身边的人,肯定要听他的话,可你能不能帮我一次,就一次!以后我不会再有麻烦到你的地方了……”

苏星晚哀求着,甚至朝着他跪了下来。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仿佛根本没有任何触动一般,就在苏星晚几乎要绝望的时候,他的薄唇却微微一扬,吐出几个字:“好,你跟我来。”

说罢,他立刻转身走在了前面,步履急促,仿佛真的是在带她逃跑。

苏星晚一时喜出望外,一路跟在他身后。

偌大的薄家却并没有什么人,偶尔有几个工人在草坪上除草,也被他们东躲西藏的给甩开了,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走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大门,苏星晚渐渐急了。

刚想发问,前面的男人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对着她严肃的说道:“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会看到一堵墙,墙根那里有一个狗洞,你可以从那里钻出去。”

钻狗洞?

一联想到她现在的身份,确实不适合从正门堂而皇之的走出去。

苏星晚没有多想,用力的点了点头,一脸感激的对他说道:“我记住了,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说完她朝着前方跑了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后方的男人看着她的背影,眼神逐渐露出了危险的暗芒,慢慢的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面具!

猫捉老鼠的游戏,确实是很有意思……

男人的唇角上扬成一个残忍的弧度。

……

这条路比想象中的要长的多,眼前就是那面墙,但看似近,跑起来却还是有着不少的距离,脚下踩着柔软的草地,苏星晚跑的已有些微喘,却丝毫不敢停下,唯恐被什么人发现。

苏星晚气喘吁吁的拨开那片被杂草掩盖住的地方,居然真的有一个洞!

而且看大小,她应该正好能钻的进去。

苏星晚顿时喜出望外,连忙蹲了下来把头伸了进去,只见外面是一条没有任何人影的公路,毕竟这里是薄家的私宅。

她咬了咬牙,正当她打算把整个身子都往狗洞里钻的时候,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梦魇一般的声音。

“想逃?”

“啊——”苏星晚惊吓之余,头猛地磕到了狗洞的顶上,疼得她一声惨叫,顿时眼冒金星,什么都看不清了。

有什么濡湿的东西从她的头顶流了下来,朦胧间,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毫不留情的拖了出来,身下的泥土和碎石划破了她手臂上的皮肤,疼得她不得不微微睁开了眼睛。

让她无比恐惧的鬼面具,又出现了。

苏星晚顿时猛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想要大叫出声,喉咙却紧绷着,只能憋出几个破碎的音节。

原来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的。

薄奕清将她牢牢的桎梏在怀里,锐利的眼紧紧的盯着她额头上以及手臂上的伤口,半晌,喉间发出了一丝冷笑:“省省力气,你这幅样子还真是狼狈。”

苏星晚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手上的挣扎也慢慢的停了,失去了这个机会,她以后恐怕再难逃出他的手掌心了。

隐约间她只感到身子一轻,竟是被他横打抱起,一步一步的正走向什么地方。

“苏家的人果然都是这般无耻下作,说出的话也能出尔反尔。”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却透露出浓浓的讽刺,“你们苏家断裂的资金链,应该是不想让薄家给补了。苏成华那里……”

薄奕清凉薄的声线从她的头顶传来,苏星晚顿时心头一紧,连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虚弱的说道:“我……我错了,求求你……不要找他……”

他的眼里划过一丝讥讽,没有回话,而是“砰”的一声将花园角落的一个屋子一脚踢开,里面的黑暗与外面的阳光明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周身突然暗了下来,苏星晚有些紧张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这里仿佛是一个小木屋,玻璃窗都是特制的,完全隔绝了外面的太阳,里面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薄奕清将她扔在了地上,好像她是什么令人生厌的垃圾。

苏星晚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这才发现她的面前是一台电视机,薄奕清拿着遥控器将它打开,声线显得分外阴森:“好好欣赏吧,欣赏你们苏家的杰作。”

说完,电视机顿时应声而开,薄奕清也迅速走了出去,反手将门锁上。

苏星晚挣扎着想要跟上,然而紧接而来的画面却让她瞪大了眼睛,一时竟忘了动作。

虽然画面十分模糊,但还是不难看出,画面里是极深的夜,一个女人被三个男人同时蹂躏着,已然浑身是血,却还有气,发出痛苦的呻吟。

画面断断续续,时不时的还有雪花,紧接而来更血腥的分尸场面让苏星晚更是吓得肝胆俱裂,连忙想要冲到门口去,但是大门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给锁上了!

苏星晚用力的拍着门,恐惧的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求求你……薄先生,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逃跑了,你放我出来吧……”

但,门外却没有任何声响传来。

薄奕清面无表情的靠着门,眼底逐渐透出一丝阴戾。

他的母亲,就是被苏家如此残忍害死的。

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也是苏家一手策划的。

为的就是让他的继母,苏成华的亲妹妹,苏雅能顺利上位,成为薄家主母。

如意算盘,打的真好。

这些罪孽,他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所以,他决定从这个女人开始。

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头此时越来越晕了,苏星晚的呼救声也渐渐微弱,耳边仍然是那恐怖的音频,她整个人颤抖着靠着门跌坐了下去,随后,再次失去了意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腹黑薄少超粘人小说简介

《腹黑薄少超粘人》是作者白灼君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苏星晚,薄奕清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苏星晚更本就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也也没在意他语气中较为明显的疑惑。她放佛把握住了救命稻草通常的猛地扯住了男人的臂弯:“帮帮我你!我明白这样做很难为你……但你能不能够送我离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的猛然揪住了男人的臂弯:“求求你!我知道这样做很为难你……但你能不能送我离开,再待在这里,我会死的……”。...

腹黑薄少超粘人小说-苏家的罪孽全文阅读

苏星晚根本就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也没有在乎他语气中明显的疑惑。

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的猛然揪住了男人的臂弯:“求求你!我知道这样做很为难你……但你能不能送我离开,再待在这里,我会死的……”

她的眼里满是恐惧和眼泪,语气孱弱的仿佛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猫,看着这般可怜无助的苏星晚,男人的眼神微微一凛。

“你想去哪?”

苏星晚咬了咬唇,突然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

是啊,离开这里,她能去哪呢?

苏家她是肯定回不去了,一旦被他们知道自己的逃跑,以继母的性格,母亲绝对是凶多吉少,但如果继续在薄家生活下去,难保她不会被那个男人……

“总之,我想先离开这里,我知道你是他身边的人,肯定要听他的话,可你能不能帮我一次,就一次!以后我不会再有麻烦到你的地方了……”

苏星晚哀求着,甚至朝着他跪了下来。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仿佛根本没有任何触动一般,就在苏星晚几乎要绝望的时候,他的薄唇却微微一扬,吐出几个字:“好,你跟我来。”

说罢,他立刻转身走在了前面,步履急促,仿佛真的是在带她逃跑。

苏星晚一时喜出望外,一路跟在他身后。

偌大的薄家却并没有什么人,偶尔有几个工人在草坪上除草,也被他们东躲西藏的给甩开了,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走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大门,苏星晚渐渐急了。

刚想发问,前面的男人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对着她严肃的说道:“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会看到一堵墙,墙根那里有一个狗洞,你可以从那里钻出去。”

钻狗洞?

一联想到她现在的身份,确实不适合从正门堂而皇之的走出去。

苏星晚没有多想,用力的点了点头,一脸感激的对他说道:“我记住了,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说完她朝着前方跑了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后方的男人看着她的背影,眼神逐渐露出了危险的暗芒,慢慢的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面具!

猫捉老鼠的游戏,确实是很有意思……

男人的唇角上扬成一个残忍的弧度。

……

这条路比想象中的要长的多,眼前就是那面墙,但看似近,跑起来却还是有着不少的距离,脚下踩着柔软的草地,苏星晚跑的已有些微喘,却丝毫不敢停下,唯恐被什么人发现。

苏星晚气喘吁吁的拨开那片被杂草掩盖住的地方,居然真的有一个洞!

而且看大小,她应该正好能钻的进去。

苏星晚顿时喜出望外,连忙蹲了下来把头伸了进去,只见外面是一条没有任何人影的公路,毕竟这里是薄家的私宅。

她咬了咬牙,正当她打算把整个身子都往狗洞里钻的时候,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梦魇一般的声音。

“想逃?”

“啊——”苏星晚惊吓之余,头猛地磕到了狗洞的顶上,疼得她一声惨叫,顿时眼冒金星,什么都看不清了。

有什么濡湿的东西从她的头顶流了下来,朦胧间,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毫不留情的拖了出来,身下的泥土和碎石划破了她手臂上的皮肤,疼得她不得不微微睁开了眼睛。

让她无比恐惧的鬼面具,又出现了。

苏星晚顿时猛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想要大叫出声,喉咙却紧绷着,只能憋出几个破碎的音节。

原来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的。

薄奕清将她牢牢的桎梏在怀里,锐利的眼紧紧的盯着她额头上以及手臂上的伤口,半晌,喉间发出了一丝冷笑:“省省力气,你这幅样子还真是狼狈。”

苏星晚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手上的挣扎也慢慢的停了,失去了这个机会,她以后恐怕再难逃出他的手掌心了。

隐约间她只感到身子一轻,竟是被他横打抱起,一步一步的正走向什么地方。

“苏家的人果然都是这般无耻下作,说出的话也能出尔反尔。”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却透露出浓浓的讽刺,“你们苏家断裂的资金链,应该是不想让薄家给补了。苏成华那里……”

薄奕清凉薄的声线从她的头顶传来,苏星晚顿时心头一紧,连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虚弱的说道:“我……我错了,求求你……不要找他……”

他的眼里划过一丝讥讽,没有回话,而是“砰”的一声将花园角落的一个屋子一脚踢开,里面的黑暗与外面的阳光明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周身突然暗了下来,苏星晚有些紧张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这里仿佛是一个小木屋,玻璃窗都是特制的,完全隔绝了外面的太阳,里面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薄奕清将她扔在了地上,好像她是什么令人生厌的垃圾。

苏星晚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这才发现她的面前是一台电视机,薄奕清拿着遥控器将它打开,声线显得分外阴森:“好好欣赏吧,欣赏你们苏家的杰作。”

说完,电视机顿时应声而开,薄奕清也迅速走了出去,反手将门锁上。

苏星晚挣扎着想要跟上,然而紧接而来的画面却让她瞪大了眼睛,一时竟忘了动作。

虽然画面十分模糊,但还是不难看出,画面里是极深的夜,一个女人被三个男人同时蹂躏着,已然浑身是血,却还有气,发出痛苦的呻吟。

画面断断续续,时不时的还有雪花,紧接而来更血腥的分尸场面让苏星晚更是吓得肝胆俱裂,连忙想要冲到门口去,但是大门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给锁上了!

苏星晚用力的拍着门,恐惧的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求求你……薄先生,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逃跑了,你放我出来吧……”

但,门外却没有任何声响传来。

薄奕清面无表情的靠着门,眼底逐渐透出一丝阴戾。

他的母亲,就是被苏家如此残忍害死的。

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也是苏家一手策划的。

为的就是让他的继母,苏成华的亲妹妹,苏雅能顺利上位,成为薄家主母。

如意算盘,打的真好。

这些罪孽,他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所以,他决定从这个女人开始。

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头此时越来越晕了,苏星晚的呼救声也渐渐微弱,耳边仍然是那恐怖的音频,她整个人颤抖着靠着门跌坐了下去,随后,再次失去了意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