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罪 第2章 重现的数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源罪小说简介

《源罪》是作者原梓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高迪,王雅轩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想要在系统之中连根拨除一个病毒并也不是很很容易的事,但是幸好老于是个经验十分十分丰富的安全工程师,他设置一了密不透风的系统镜像点。我只需把系统完全恢复到灾难之后的那个点就行了,仔细查了一下,发现这个病毒莫名其妙地在宝盈的交易系统之制造了大量的客户交易记录,最多的一个用户在很短的时间内多了六万条交易记录,服务器因为这些非法记录而不堪重负,已经无法接受合法的请求。。...

源罪小说-第2章 重现的数字全文阅读

想要在系统之中连根拔除一个病毒并不是很容易的事,不过好在老于是个经验非常丰富的安全工程师,他设置了严密的系统镜像点。我只需要把系统恢复到灾难之前的那个点就行了,当然,在这之前,我需要确定之前‘安全的’系统中没有病毒潜伏。

仔细查了一下,发现这个病毒莫名其妙地在宝盈的交易系统之制造了大量的客户交易记录,最多的一个用户在很短的时间内多了六万条交易记录,服务器因为这些非法记录而不堪重负,已经无法接受合法的请求。

我进到数据库中瞥了一眼交易最多的那个人的账户,那是一个名叫刘庆发的人,这个账户在之前只有零星交易,而这爆发出来的六万条记录的最后一条,是卖出了5126份邮币……等等,为什么是5126?

5126只是一个平常不过的四位数,如果我是第一次遇到这个数字,我丝毫不会在意,问题是,这是我这个月第三次碰到这个数字。

可能只是一个巧合,除非还有一个5461在附近出现。

我把目光移向下一条数据,惊奇地发现,倒数第二笔交易是买入了5461个纪念币!

——我想起一个多月前,我处理过一起DDOS攻击事件,当时袭来的数据包排山倒海,但是却呈现出一个奇怪的循环,这个循环的最后,是抛来5126个数据包。然后,就是另一波排山倒海。

那5126个数据包里所包含的数据量少得可怜,并不能造成有效攻击,这个异常之处让我记住了这个数字。同时我也注意到,在这个数字之前的几个数据包,同样是以千为单位的,倒数第二个就是5461个数据包。

这是我第一次对这两个数字有印象。

而后就是大概半个月前,我跟另一名同事一起处理一起券商公司的安全事件,同样是夜半时分,入侵的程式绕过了密码验证系统,用穷举法尝试破解系统密码,监控到其中两个连续的尝试次数,是5126次和5461次。

因为之前的第一次,所以我记住了这两个数字的第二次出现。

再加上这一次,已经是第三次,如果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但是……这两个数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我一时半会实在想不出来,随手又往下翻了翻,发现后面七八条记录都是四位数的。

我无法确定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状况,顺手截了个图留着以后慢慢研究。想了想,又把刘庆发的客户资料页截了图。

老于设置的镜像方案终归还是起到了应有的作用,我很快找到了系统的安全节点,万幸,这场灾难发生在今天文交所休市以后,对宝盈来说,这意味着损失在可控范围之内。

经过一番忙碌,凌晨五点多,系统终于恢复了正常。当侯经理确认系统恢复的那一刻,我看到他脸上劫后余生的表情。这表明这个系统的安全和他的收入有密切关联。

我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经蒙蒙亮了,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我走出了宝盈总部大厦的时候,觉得两只脚像踩着棉花,非常的困倦。

“一起去吃个早饭吧,我请客。”刚一出门,蒋婉婷指了指不远处一家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对我说。

一阵微风拂过,把蒋婉婷的长发吹得凌乱起来,蒋婉婷用手捋了捋头发,一缕晨光照在她的白皙的脸上,泛出温润的光泽,她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像是洋娃娃一样上翘,看起来美丽极了。

她一边说话,一边还微微跟我笑,我本就很饿,这笑容也让我找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我跟着蒋婉婷进到了那家麦当劳,在飘荡着油炸薯条味道的前台点了两份早餐。

“今天多亏你了,老板半夜给我打电话,我又不懂技术,去了也是干着急,只能找你了。开始我听侯经理说感觉挺严重,还担心你解决不了,没想到你一会儿就搞定了。”蒋婉婷脸上虽然也有倦意,但是眼睛还是亮闪闪的。

“这得感谢老于把基础打得好。”我说。

“反正是你给修好的,你帮了我大忙了,要是修不好,又要看Conor的那张臭脸了。”蒋婉婷说着喝了一口牛奶:“高迪,你说最近怎么总是半夜出事呀,这个月到现在才中旬,都出三次事了。”

“晚上攻击,系统管理员一般都不在,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时间要比白天长,这个时间段入侵,成功机会更大。”——我嘴上回答着这个问题,心里想的却是:我入侵你的手机就是在半夜。转念又想:今晚幸亏洛基的邮件,要是再拖一会儿,搞不好就会被你发现手机出了问题。虽然她未必会怀疑到我头上,但是一旦她有了警觉,我再想入侵,必然会麻烦许多。

蒋婉婷放下牛奶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挑文交所的系统攻击,客户的钱都放在银行,他们攻击系统,也偷不到钱。”

——计算机系统被攻击的原因有很多,钱只是众多因素之一。运转中的系统遭受攻击,不排除竞争对手恶意所为。要不然就是系统中的数据比较有价值。当然也有比较奇葩的状况,比如某黑客发现了某系统的漏洞,黑客把这个漏洞公布到了网上,然后就会有许多人拿这个系统来练手,那么这个系统就成了可怜的小白鼠。但是,对于这次宝盈的状况,我深深怀疑是出了内鬼,因为问题是由那个安装包引起的。

于是我跟蒋婉婷大概讲了一下,蒋婉婷听完点了点头,冲我笑了笑:“反正,多亏有你在。”

她的笑容让我回想起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几个月前我来公司报道,在前台等接待人来接我。穿着一身职业装的蒋婉婷从我面前走过,她当时穿着浅色职业装和短裙,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身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她看到我,冲我笑了一下,那一瞬间我还以为她就是我的入职接待人,当时我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收拾得整洁一些,至少该穿一条干净点儿的牛仔裤。

然而,蒋婉婷只是跟我笑了一下,从前台拿了份文件就走了。十秒之后,胡子拉碴、穿着帆布鞋和脏兮兮牛仔裤的老于走了出来,露出被烟熏黑的牙冲我嘿嘿一笑:“你是高迪吧?”

这要命的落差感,差点让我把入职日变成离职日。

用过早餐,蒋婉婷开着她的本田雅阁离开了,告诉我她会替我请一上午的假。我回到公寓,躺在床上,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度过了一个上午,脑子里除了5216就是蒋婉婷的脸。到了中午时分,我不情愿却又不得已的爬起来,准去去公司上班。

公司距离我的住处并不太远,公交车三站的距离。到站后,我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吃摊点了一份面,却看见大厦物业的保安队长周兆伟也在那吃午饭。

周兆伟一米八三的个头,身体硕壮,相貌堂堂,他的微信密码是手机号的后八位,微信昵称是他真名,微信头像则是他穿着保安制服,精神焕发的样子。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发了很多有关责任、感动和军旅生活的文章,显得很是阳光。但是这却只是他展现在众人面前的那一面,在他的手机之中,还有另一款社交软件,在那里,他的昵称是‘前戏五分钟战斗两小时’,头像是他带着墨镜开车的侧脸,拍摄者把握了巧妙的角度,使他的侧脸和方向盘上的奥迪车标一起显示在了照片之中。

——在网上有许多类似‘约炮成功指南’的文章,许多文章中都会提及头像的重要性,或许他也读过那些文字。尽管我对那些什么指南之类的不太相信,但是从周兆伟的聊天记录上来看,他的约炮成功率倒真的挺高。不过我并不认为这是头像的原因,成功率高,只是因为他长得帅又会讲话。

周兆伟正和我们办公楼的物业经理坐在一张桌子上,两人都在吃罐罐面。周兆伟看到了我,跟我打了个招呼,物业经理并不认识我,但我却知道他一周前和周兆伟一起,利用管理漏洞,在大厦仓库里拿走了六十个开关,在淘宝上卖掉了。

走到公司楼下,我在大厦侧面吸烟区看到了和我坐一个办公区的同事张小刚,张小刚冲我嘿嘿一笑,挥动胖乎乎的手示意我过去,他手里拿着工卡,蓝色挂绳在阳光下甩来甩去。

我走过去,张小刚递给过来一根利群:“整一根?”

张小刚是一个十分纠结的人:他爱抽烟,一天要抽一包烟,但同时他又在反复试图戒烟,过滤烟嘴、电子烟、戒烟糖之类的东西摆满了她的办公桌,但是总体上,收效甚微。

张小刚自己也承认无法控制烟瘾,他还曾对我说:佩服我的自控能力,因为我可以随时不抽烟。

我的确可以在连续抽烟几周后忽然停下一根不抽,但我并不认为我拥有什么自控能力。事实上我的自控能力有严重的问题,比如,我始终无法克制住入侵各种计算机系统的冲动。我甚至已经爱上入侵系统时的感觉了,入侵成功的那一刻,就像在水下的潜水者,在即将到达极限的时候浮出了水面,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的感觉。我不知道这是否是潜水者爱上潜水的理由,但我知道这是我爱上入侵系统的理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