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第10章 神行卷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小说简介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是作者奇热文学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顾家,顾聿笙,顾聿秀,顾云微,顾岑丰,家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顾聿笙慕容离小说名字叫作《邪王盛宠腹黑男小娇妻》,提供更多邪王盛宠腹黑男小娇妻小说书名,邪王盛宠腹黑男小娇妻。邪王盛宠腹黑男小娇妻小说顾聿笙慕容离摘选:顾聿笙静静地地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左手撑着下巴,右手随便…...

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小说-《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第10章 神行卷轴全文阅读

顾聿笙慕容离小说名字叫做《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这里提供顾聿笙慕容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邪王盛宠腹黑小娇妻小说精选:第二天一早,顾聿笙静静地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左手撑着下巴,右手随意把玩着一个茶杯,眼睛呆呆的看着天空。云微在一旁看着实在着急,自家小姐已经在这儿坐了一个多时辰了,什么都没干,就干坐着发呆,不吃东西也不喝水,也不知道在想啥。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个,唔,听说,弟弟现在体弱多病,虽得圣宠,但皇室向来水深复杂,且不说皇帝是否真心宠爱当今太子,就看他那一堆兄弟姐妹,自古皇家多凉薄,要三个说那些个皇子公主什么的没有一个敌视他的…

第二天一早,顾聿笙静静地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左手撑着下巴,右手随意把玩着一个茶杯,眼睛呆呆的看着天空。云微在一旁看着实在着急,自家小姐已经在这儿坐了一个多时辰了,什么都没干,就干坐着发呆,不吃东西也不喝水,也不知道在想啥。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个,唔,听说,弟弟现在体弱多病,虽得圣宠,但皇室向来水深复杂,且不说皇帝是否真心宠爱当今太子,就看他那一堆兄弟姐妹,自古皇家多凉薄,要三个说那些个皇子公主什么的没有一个敌视他的她是一千一万个不相信,所以,弟弟很危险,那么她这个做姐姐的,还想着从弟弟身上套几个法宝过来,是不是,有点,不太人道?

顾聿笙正纠结着,慕容离却是来了,看着自家姐姐毫无防备的样子,慕容离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阿笙,你平时的警惕性都去哪儿了?”

顾聿笙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慕容离的脑袋:“说了多少次了,要叫姐姐!”

“哈哈,知道啦,姐姐!”接着,慕容离收起表情,一脸严肃,“姐,这个顾家大比,参加不得!我了解过,姐姐如今能够重新修炼,且脱离了顾家的掌控,顾家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一定会借助这次大比,让你在秘境中,死的悄无声息,光明正大!”

顾聿笙嗤笑:“我自然知晓,可是事到如今,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我的,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不如遂了他们的愿,参加大比,要知道,他们既然是想着在秘境中秘密杀害我,伪造成我自不量力强闯秘境导致身死兽腹,以成全他们所谓的名声,倒不如,借此机会,我主动消失!”

“姐姐可是有什么计划了?”

“嘿嘿,这就要看我们阿离的本事了!(”顾聿笙看着慕容离一脸坏笑,“我需要一件能不受外力影响的逃跑工具,速度越快越好!”

慕容离伸手一掏,得意一笑:“这是神行卷轴,虽然只是灵器,但是,只要撕碎它,持有者就能瞬间神行到千里之外,而且,不论是谁,都不能探寻到任何位置信息!怎么样,不错吧?”

顾聿笙听得眉开眼笑,这完全就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逃跑神器啊!忍不住激动的心情飞扑过去:“不错不错,我弟弟最棒了,快给我!”

慕容离侧身躲开,让顾聿笙扑了个空:“诶~这神行卷轴虽然只是灵器,但制作方法十分复杂,且材料珍贵,连我这个太子,也只是有这么一个,姐姐想要,是不是该给点什么奖励或者补偿啊?”

慕容离说着伸了伸头,将一侧脸递到顾聿笙面前,顾聿笙眯了眯眼,她岂会不知,这臭小子的意思,这都多大人了,还玩亲亲?顾聿笙眼睛滴溜滴溜的转着,顷刻,拿出一朵红色的花儿,别在慕容离的耳朵上。

“伏灵花,对疏导灵力具有显著效果,配以温泉浴,香艾,雪蓟草,可在五息之内疏通暴,乱的灵力,这一整朵花,至少可以使用三次。”顾聿笙沉默了片刻,“你虽然没有说,但姐姐知道,你体内会出现灵力暴,动的状况,所以,我给你找来了伏灵花。”顾聿笙揉了揉顾离箫的脸,扯出一抹笑意,“怎么样,换你的卷轴,不亏吧?”

慕容离伸手慢慢摘下头上的大红花,眼底闪过一抹失望和内疚,失望顾聿笙没有做他想她对他做的事,内疚她为了他冒险去采伏灵花。

慕容离将神行卷轴塞到顾聿笙怀中:“大比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我准备去历练,现在的我,还是太弱了。”顾聿笙转头看了看站在远处的云微,“到时候我一个人,无法带走云微,你安排她去魔兽森林等我。”

“那我呢!”

“呵呵,傻小子,姐姐还会回来的啊,到时候,我会让这个顾家,在星辰大陆上永远覆灭!至于你,若是那时你能舍弃你的身份,姐姐还有不收留你的道理?”

“这才对嘛!”阿笙,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慕容离走后,顾聿笙回到房间,才刚刚关上门,就被某人掠到床上,压在身下。

翎镜黑着一张脸地看着身下的小女人:“你有事,就不能找我吗?怎么总想着那个臭小子!”

顾聿笙觉得这几天的翎镜有些奇怪:“他是我弟弟啊,我找他帮忙,有问题吗?”

翎镜冷笑:“呵,我可不记得,你顾聿笙,有个叫慕容离的太子弟弟!”

顾聿笙蹙了蹙好看的眉毛,伸手掀开了身上发着神经还碍事的家伙:“我说你最近这几天怎么了?谁给我们的翎镜大人吃火药了,火气那么大?”

翎镜看着眼前这个毫不自知的小女人叹了口气:“这次就不与你计较了,记得下次,有什么事情,必须!一定!要先找我!”

“好好好,那么我们的翎镜大人有几成把握干掉顾家的那些老家伙?嗯哼?”

翎镜目光闪躲:“若是曾经的我,那些蝼蚁,我一个指头都能弄死他们!”

顾聿笙目光沉沉:“那意思是说,你现在根本打不过他们咯。”

“或许,或许过几天,我的力量回来了,也是可以护你周全的!”

“翎镜大人,你别告诉我你的力量时有时无啊。”是的话,老子一巴掌抽死你!

“是…是是……是……”

“啪——”一声重响,顾聿笙一掌将翎镜拍回到空间,差点吓死小黑黑了!

顾聿笙坐在床上,运转功法,吸收天地灵气,一刻钟,两刻钟……一个时辰,依旧没有进阶的趋势,然而体内的灵气已经膨胀,她马上收起功法,捏起指决,想要强行停止修炼,然而不管她怎么做,都无法阻止狷狂的灵气向丹田奔涌而去。

疼!撕心裂肺的疼!永无止境的疼!丹田出现了裂缝,经脉也膨胀的**开来,空间的小黑黑和翎镜也感受到了顾聿笙此时的不平静,然而,似乎有什么无形的屏障,隔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也阻止了他们出空间的动作。

苦苦保留这一起清明的顾聿笙内视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咬紧牙齿,难道重活一世,她还是免不了变成一个一个废物吗?不!怎么可以,怎么能够甘心!害她的人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她怎么可以就这样再次被废?她绝对不允许!

顾聿笙强忍着痛,颤颤巍巍的重新坐好,努力疏导着开始暴,乱溢出的灵力,夜深人静,顾聿笙不知道过了多久,体内的灵力终于开始有规律的运转,丹田之中生出一丝丝的绿色浓雾,渐渐包裹了整个丹田,然后顺着经脉包裹全身,包含绿色的灵力,透着清新,顾聿笙觉得,似乎没有那么痛了,又过了一个时辰,丹田和经脉恢复了原来完好无损的样子,若非要说出什么不同,大概就是,变得更大了吧。

顾聿笙睁开双眼,眼前漂浮着一根细小无比的软针,顾聿秀真是好本事,不仅设计废了她曾经的修为,还在原主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她的丹田刺了这根针,比针名为禁灵针,激活后能够封印住丹田,使之无法进阶,但却还可以吸收灵力,久而久之,人体就会因为灵气膨胀而爆体而亡,还好她修炼的心法与平常不同,否则这次,怕是真的要死在自己手里了。

不过也因祸得福,她似乎多了一种生命之力,能使万物化春的生命之力!当然。能释放生命之力自然也能吸收生命之力,不知道被吸走了生命之后的顾聿秀会是怎样一副面容,她真的很好奇呢!顾聿笙伸手试着发出生命之力,想要吸取窗台上的植株的生命力,可是,却半点儿没反应,待顾聿笙走上前去细查,发现只有一片新抽的小嫩芽枯萎了,咳咳,果然还是高兴过头了吗233。

顾聿笙尴尬的抽搐着嘴角,突然空间传来异样,想到方才与他们失去联系的感觉,顾聿笙小心脏又是扑通通的直跳,赶忙进去空间,安抚大小爷们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