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峰 第一章 孽海情殇 第五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谁为峰小说简介

《谁为峰》是作者不争而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话一出,立刻引得一阵浪笑。  便在这时,山崖上突然传来悠扬悦耳的琵琶声。那缥缈之音,如同天籁般丝丝入扣,慑人心神。众人不由得停下去了打斗,齐往山崖上望去。那青面大汉为人甚是鲁莽,时下喝问着:“是那条道上的朋友,有胆便下去一见,装神弄鬼算什么玩意?便在这时,山崖上突然传来悠扬的琵琶声。那空灵之音,犹如天籁般丝丝入扣,慑人心神。众人不由停下了打斗,齐往山崖上望去。那马面大汉为人甚是莽撞,当下喝问道:“是那条道上的朋友,有胆便下来一见,装神弄鬼算什么玩意?”。...

谁为峰小说-第一章 孽海情殇 第五节全文阅读

  马脸大汉抢到江搏浪抛出的包裹,解开布袋见是只黑木箱子,也不知里面装了何物,于是打开来一看,却是把绛红色的琵琶,不由气恼地举起琵琶骂道:“他娘的,原来是把破琴,老子还当啥宝贝呢!”

  另一名大汉见状更生无名之火,骂骂咧咧道:“妈的,抢了半天原来就这破玩意,还害得老子挂了彩,真他娘不值得。”马面大汉将琵琶抛给一个二十开外的青年,调笑道:“十一弟,拿去给你老婆在炕头上弹弹,说不定还能助长情欲呢!”此话一出,立即引来一阵浪笑。

  便在这时,山崖上突然传来悠扬的琵琶声。那空灵之音,犹如天籁般丝丝入扣,慑人心神。众人不由停下了打斗,齐往山崖上望去。那马面大汉为人甚是莽撞,当下喝问道:“是那条道上的朋友,有胆便下来一见,装神弄鬼算什么玩意?”

  只听一个柔美的女子声轻叹道:“此声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这声音仿佛从天而降,时近时远让人琢磨不透,但闻者无不骇然失色,齐声惊叫道:“琴姬!”

  随着众人的惊叫,一位身穿紫罗长裙,头发散乱,浓妆艳抹的女子,怀抱着琵琶从山崖上飘然而下,就仿佛踏着云彩飞来的仙女。那窈窕的身段,自有种令人心跳的妩媚。女子轻轻落在人群中,竟对周边如狼似虎的壮汉置之不理,只管用深邃的目光打量着“凤语”琵琶。

  须臾,只听她淡淡道:“多好的琴啊!落在尔等莽夫手里,简直是亵渎了它。”她说着一挥手臂上的绶带,便将那琵琶从年青人怀里卷了过来。

  女子轻轻放下原有的琵琶,不住捧着“凤语”端详,不觉越看越爱,竟欣然道:“这么好的琴,还是老娘第一次见到,就用它免费给诸位演奏一曲吧!”说着轻拨了一下角弦,曼妙的琴声随即荡漾开来,如天籁般绵绵不绝于耳。

  琴声温婉而优美,就如同女子柔嫩的手,正在抚摸着面颊。可是说也奇怪,如此悠美动听的琴声,却令得众人惊恐不已,犹如见了鬼魅般,紧紧捂住双耳,连听也不敢去听。奈何这琴声仿佛能钻天入地般,依旧绵绵不绝地传入耳中。随着琴声的跌荡起伏,众人感到头脑膨胀欲裂,一个个苦不堪言。

  马面大汉和那嘲笑过琵琶的汉子更是双目前突,浑身抽搐,实在受不过了,便躺在地上翻滚哀号。殷红的鲜血不断从两人耳朵里流出,无论双手怎么塞也无济于事。如此过得片刻,俩人已是张口结舌,连声音也发不出来。末了,连鼻眼口中也跟着溢出血来,直到五感俱失,四肢扭曲,才逐渐没了动静。

  琴声嘎然而止,那女子跟没事般轻描淡写道:“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宝贝,幸好没被人糟蹋。”说完,飘然而去,眨眼便没了踪影。江南岸等皆被琴声震伤肺腑,气血不畅,只得盘膝调理,不敢再轻举妄动。

  足足过了一柱香的时间,熊天霸和薛馗才先后收功,两人二话不说便对了一掌,各自退得半步,薛馗顺手牵羊将锦盒抢在手中,正暗自窃喜,不料眼前忽然一黑,锦盒又被江南岸给夺了去。

  江南岸将锦盒揣入怀中,一抖朴刀道:“还要再战吗?”薛馗心知两名兄弟已被震碎心脉,其余人也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再要打下去也讨不了好处,于是一抹嘴角血渍,恨恨道:“半路杀出个女魔头,我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真他娘晦气。兄弟们扯忽。”剩下十枭得令,立即抬上同伙的尸体鱼贯而去。

  江南岸一直撑到“拼命十三郎”远去,才稍稍松了口气。哪知神经稍一松弛,整个人便差点摔倒在地。他肋下那刀实在是太重,若非强提着一口真气,只怕此刻早已不省人世了。倒是江搏浪和熊天霸只受了点皮肉伤,并无大碍。

  江搏浪见父亲伤重,急忙奔过来扶住江南岸,由怀里取出只玉瓶,倒了粒白色药丸给父亲服下,接着又点了父亲几处穴道,止住流血,随即关怀道:“爹,你好些了吗?”

  江南岸微笑道:“别看爹年过半百,一时半会还死不了,你就放只白鸽给家里报平安吧!”原来镖局在押镖时,都会带上数只黑白两色的鸽子,每过三五日便要放只白鸽,如遇上凶险便放只黑鸽。

  江搏浪闻言一皱眉头,暗忖道:“明明遇上了凶险,父亲却要放白鸽报平安,看来是不想让奶奶她们担心。”他不敢忤逆父亲的意思,依言从鸽笼里抓了只白鸽放飞,接着又取出绷带和止血散来替父亲包扎伤口。

  熊天霸默默地看着江氏父子,虽然一言不发,心里却是恨得直痒痒。他未料到薛馗会失信抢宝,更想不到半路上会杀出个女魔头来,不但打乱了全盘计划,还最终导致功亏一篑。

  江氏父子虽说受了伤,但熊天霸明白以自己的武功,尚不足以抵挡两人联手,所以并不敢造次。更何况他还不想暴露自己,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历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江南岸刚包扎好伤口便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赶快上路。”说着带头上马扬鞭而去。其实他伤得很重,几乎可以说是危如累卵,全凭一口真气护着心脉,才不致摔下马来。

  如此行了数里地,江南岸渐感不支,只得伏在马背上勉力而行。

  江搏浪随侍父亲左右,见其刚包扎好的伤口又染得血红,不由焦急万分。熊天霸见状却是心中暗喜,可嘴上却道:“前方有个小镇,咱们只要在日落前赶到,总镖头就有救了。”江搏浪急道:“如此咱们就快马加鞭吧!我爹的伤势可不能再拖了。”

  日渐西沉,斜阳正红。三人骑马狂奔了近两个时辰,终于看到了镇甸。江搏浪上街打探下来,才知全镇只有一家医馆,于是背着父亲直奔那医馆而去。

  三人刚跨进医馆,江搏浪便嚷嚷着拽来郎中,定要他先救治江南岸。那郎中本有病人,但见江搏浪如此焦虑,加之江南岸已经昏迷休克,轻缓不得,也只好忍着怨气,先检查江南岸的伤势。岂料郎中一看之下,便摇头叹道:“唉!恐怕难治喽!”

  江搏浪闻言大急道:“大夫,您一定要救救家父,给多少银子都成,只要你能救活他。”郎中道:“命不是用钱就能买得回来的。似咱们这等偏僻小镇,岂有那上等药材。然令尊心脉受损,若无上好的白药、香樟叶、青酒缸等内服外敷的良药,就算神医亲临,恐怕也难已回天喽!”

  江搏浪气急败坏,一把揪住郎中咆哮道:“你少他娘废话,若治不好我爹,我就杀你全家,掘你祖坟。”这人一但急起来就容易犯浑,泛起浑来就会不管不顾。郎中被吓得面如土色,央求道:“大爷饶命呐!小的也是实话实说,并无恶意呀!”

  熊天霸拉住江搏浪劝道:“江兄勿急,这大夫说的也是不假,没有上等的药材怎行。咱们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法子,兴许总镖头还有救。”江搏浪急道:“我爹伤得那么重,除了及时医治还有何办法?”

  “浪儿,你过来。”江南岸不知几时已苏醒过来,有气无力地呼唤道。江搏浪忙扑到床头,握住父亲的手道:“爹,您好好养病,孩儿这就去找药。”他说话时,泪水已在眼眶中打着转。

  谁知江南岸却摇头道:“你上那去找啊!来不急了。浪儿你听我说,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你和天霸赶紧上路。干咱们这一行的随时都可能丧命,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你要记住,个人是小,保镖是大。”

  江搏浪再也忍不住泪水,一任他夺眶而出,哀号道:“爹,您别说了,孩儿是不会丢下您的。”江南岸安慰道:“孩子,干咱们这一行的,信誉重过生命。只可惜丢了一把琴,你要照规矩三倍赔偿给雇主。记住,男儿有泪不轻弹,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江搏浪哀恸道:“可是爹身负重伤,这么一来,岂非没人照顾了。”江南岸淡淡道:“老夫还挺得住,你们要早去早回,便还有相见之时。”他说着叹了口气,又吩咐道:“浪儿,你留下来陪爹说说话。天霸你先去找家客栈住下,明日一早,我会让浪儿来叫你的。瞧我这没用的老头子,就不劳烦你伺候了。”

  熊天霸好不纳闷,暗中揣摩道:“这老家伙为何不让我留下来?难道他已察觉到了?”于是随口应了一声,便告辞而去。郎中重新帮江南岸换了药,包扎好伤口后也走了。江搏浪伺候父亲到一更天,才就着床角盘膝打起坐来。

  二更天时,江搏浪忽觉有人在拍自己肩膀,于是睁眼一看,却是父亲,于是忙问道:“爹,您老哪里不舒服?”江南岸轻声道:“我总觉得这次受袭事出蹊跷,但一时半会又理不出头绪来。我之所以要你留下,就是为了保全这‘昊天镜’。现在事不宜迟,你马上动身赶往汴京,不用惊动熊天霸,我自有用他之处。”

  江搏浪急道:“爹,可是孩儿……”江南岸敛容道:“你要是我江南岸的儿子,就别婆婆妈妈像个娘们。你爹我还死不了,先前都是为了掩人耳目假装的,其实并无大碍。”

  江搏浪仔细瞧了瞧父亲,见其面色红润,目有神光,果然一副有所好转的样子,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稍稍放宽了些,于是应道:“爹,那您老多多保重,等孩儿捷报归来。”江南岸把锦盒慎重地交给儿子,嘱咐道:“路上小心,办完事后立刻回来。”

  江搏浪把父亲的手贴在脸上,垂泪道:“相信天霸会照顾好您老人家的,孩儿告辞了。”江南岸微笑道:“快走吧孩子,爹等你回来。”

  二十多年来,江搏浪还是头一次如此慎重地和父亲话别。看着儿子离去,江南岸长长吁了口气,不觉老泪横流起来。他心里十分清楚,这一别将成为永恒,但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道:“浪儿,玉儿,爹这回真的要走了,爹会在冥冥中保佑你们的。”

  江搏浪走后不到一个时辰,窗外忽然闪过一条黑影,接着便有迷烟吹进屋里。过了片刻,来人破窗而入,手中发出道寒光直袭床上。他久不见动静,于是奔至床前一看,竟是空无人影,不由惊诧地“咦”了一声。

  便在这时,忽然有人沉声断喝道:“你究竟是谁?为何要害我镇南镖局?”随着话声,只见江南岸提着朴刀,从床侧转了出来。来人蒙着脸,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见他环顾屋内一番后,随即冷笑道:“老东西,你既已算准有人会来,那为何算不出我是谁呢?”

  江南岸一听这熟悉的声音,不由震骇道:“果真是你在出卖镖局?”来人冷笑道:“老东西,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以你现在的情况,动武就是自寻死路,还是乖乖交出‘昊天镜’,我或可留你全尸。”江南岸怒火中烧道:“老夫自问待你不薄,可你却做出如此狼子野心的事来。”

  来人悻悻然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好奇怪的。”江南岸冷笑道:“只可惜你千算万算,还是棋差一着。老夫早已将‘昊天镜’送往汴京,你什么也得不到。”

  “好你个老狐狸,我到底是低估了你,难怪不见那小子踪影。”来人又四下看了看,确定江南岸所言非虚,也只得作罢道:“也罢,那我就先送你上路,再去追那小子。”

  刀光闪处,一声金石交鸣紧接着一声闷哼。江南岸重伤之余,功力剩下不足三成,如何抵挡得住这雷霆一击。伤口顿时崩裂,鲜血狂涌而出。来人趁江南岸身体晃动,气力未复之际,突然欺身而上,一刀狠狠扎入了他的心口。只可惜这位驰骋江湖几十年的豪杰,竟死得如此悲凉。

  郎中听到动静,端着盏油灯敲门进来。陡见这杀人的场面,正欲尖叫,谁知刚发出半声,就见一道寒芒划过灯火,直接割断了他的咽喉。来人杀死郎中后,遍搜江南岸的尸首和屋中各处,终究是一无所获。他无奈之下长叹了口气,跟着在屋中点了把火,这才穿窗而去,消失在夜色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