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天眼 《鉴宝天眼》第八章 汉代古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鉴宝天眼小说简介

《鉴宝天眼》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叶凡,年轻男子,金大牙,林佳,程庆玉,老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黄林生程庆玉小说名字叫作《华豫之门天眼》,提供更多华豫之门天眼黄林生程庆玉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华豫之门天眼黄林生程庆玉比较完整版。华豫之门天眼小说黄林生程庆玉摘选:黄林生〔在路上,叶凡获知汉子叫黄林生。〕本想找个顺车,虽然好半天也没找到了。叶…...

鉴宝天眼小说-《鉴宝天眼》第八章 汉代古墓全文阅读

黄林生程庆玉小说名字叫做《鉴宝天眼》,这里提供黄林生程庆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鉴宝天眼小说精选:叶凡真害怕这老实的汉子将实话告诉程庆玉,连忙打断了汉子的话头,说:“大哥,我们走吧。”程庆玉兰心慧智,看到这情形,就知道叶凡肯定有事瞒着自己,俏脸儿显着很不高兴的样子,撅着红红的小嘴,霸道地说:“不行,今天要是不告诉我,你们那都别想去。”任是叶凡怎么解释,甚至有点发火,程庆玉依然拦着他,这大庭广众之下,叶凡实在是也不敢对程庆玉咋样,没办法之下,只得向她说明了原委,安顿她不可说出去。程庆玉听了后,兴奋地要跟叶凡一块去。叶凡推…

叶凡真害怕这老实的汉子将实话告诉程庆玉,连忙打断了汉子的话头,说:“大哥,我们走吧。”

程庆玉兰心慧智,看到这情形,就知道叶凡肯定有事瞒着自己,俏脸儿显着很不高兴的样子,撅着红红的小嘴,霸道地说:“不行,今天要是不告诉我,你们那都别想去。”

任是叶凡怎么解释,甚至有点发火,程庆玉依然拦着他,这大庭广众之下,叶凡实在是也不敢对程庆玉咋样,没办法之下,只得向她说明了原委,安顿她不可说出去。

程庆玉听了后,兴奋地要跟叶凡一块去。叶凡推托着说:“你还要上学,就别去了。”

程庆玉嘻嘻笑道:“没事,反正我近期也准备实习,给老师说一声就行了。”

想想程庆玉是学考古的,说不定去了还能帮上忙,反正事情她都知道了,去就去吧,在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下来。

收拾好了东西,叶凡领着两人,回到了旅社,将东西放好,然后又和两人吃了饭,直接来到了车站。这期间,程庆玉打电话给了老师,谎称自己要去一家公司实习。

西林县是甘宁省最西边一个不发达的县,离兰宁市大约有三百多公里的路程。

经过将近五个多小时颠簸,汽车终于到了西林县县城。下了车之后,三人也没停留,黄林生〔在路上,叶凡得知汉子叫黄林生。〕本想找个顺车,但是好半天也没找到。叶凡不想耽误时间,于是打了个的,朝着黄家庄而来。

黄家庄在西林县的西边,离县城足有百十公里。的士司机很不愿意去,但是当叶凡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司机终于答应了。

出了县城大约十几公里,原本绿树成荫的环境开始发生变化,到处是低矮的山坡,山坡上纵生者一些干枯的蒿草之类的植物,显得荒凉无比。

越往前行,越显得荒凉,道路也开始变的坑坑洼洼,程庆玉和叶凡坐在后面,由于车身不时颠簸,程庆玉身体不停的靠在叶凡身体上,那股少女般特有的幽香窜入叶凡脑海,竟然有种说不清的反应。

黄家庄所处的位置就在山里,这一段路程足足走了四个多小时,到达黄家庄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到了村口,司机也没进去,在三人下车之后,开车自回了县城。黄林生领着叶凡和已经有些昏头的程庆玉在转了几个弯后,来到了黄林生家里。

借着昏暗的灯光,叶凡看到黄林生的家的房子还是以前那种很老式的土坯房。

黄林生的婆姨属于那种典型的农村妇女,胸**圆,皮肤黝黑,一看就是能吃苦的那类人。

将叶凡和程庆玉两人让进屋内,黄林生便让婆姨赶快去弄点吃的,自己张罗着去村里的小卖部给两人买饮料。

屋里简陋之极,只有几个很老式的柳木家具,还有几张木质椅子,墙上用白灰粉刷,在北墙上挂着几张老式的镜框相框,里面有一些陈旧的照片。虽然简陋,但收拾的倒是也还干净。

程庆玉经过将近九个多小时的颠簸,头脑这时候阵阵发晕,脸色显得苍白。叶凡关切的问她是不是躺着休息一会。

程庆玉坐在土炕边缘,身体靠着墙壁,感激的望着叶凡说:“不用,我还撑得住。”

黄林生出去了不到一刻钟,提着一包东西进来,打开来,都是一些零食之类的,不好意思的对两人说:“我这也没啥好东西招待你们,也不知道你俩爱吃啥,随便买了点。”

叶凡笑道:“黄大哥,你就别忙活了,快坐下。”

正说着话,黄林生的婆姨手脚很是麻利,已经将饭菜弄好了。饭菜简单却很有味道,叶凡和程庆玉吃的连连赞叹。

吃过了饭,黄林生的婆姨自收拾碗筷。叶凡对着黄林生说:“黄大哥,你说你们几个拿了很多那种玉牌,还有没有了,能不能让我看看。”

黄林生爽快的答应了,走到土炕口前,蹲下身去,伸手从里面摸出一个用灰布包裹的东西,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打开来,就看到几块大小不一的玉牌,颜色有白的,也有暗青色的。

两人凑了过来,叶凡拿起其中一块比较大的,颜色白中带着点点暗红沁色,样式为奎龙的牌子,握在手心。

牌子握在手心之中,一股冰凉顿时传来。同时,从玉牌上传来一丝很浓的灵气,这道灵气自掌心而入,配合着经脉迅速的在身体间游走起来。最后,这丝丝灵气顺着经脉游走到丹田,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情节写来随长,但却是发生在一瞬之间。叶凡感受完玉牌上的灵气,而后对着灯光仔细观察起来。

从玉牌的外形来看,就是一只奎龙,雕刻的栩栩如生,尤其是龙头,显得凶猛,威严。再看玉质,色泽润白,细腻,上面的暗红沁色已经渗入到玉里面,典型的羊脂玉。

好东西啊,叶凡心里暗暗感叹起来,不动声色的放下后,又拿起另外几块,同样的感受到了其中浓郁的灵气。

玉牌形式各异,但却无一不是好东西。从这些情况来看,叶凡已经可以肯定,黄林生发现的这个古墓绝对是古代皇亲,或者是封疆大吏的墓穴。

程庆玉本来就是学考古的,对这些玩意也颇有研究,大眼一看,就知道这些玉牌大有来历,忍不住激动的看着叶凡。

叶凡也知道程庆玉看出来这些玉牌的价值,害怕这妮子一个不留神,要是让黄林生看出来,在有啥节外生枝,那就大大的有些不妙。当下对着程庆玉暗暗的使了个眼色,让她千万别激动。

看完了这些玉牌,叶凡让黄林生先收了起来,淡淡的说:“黄大哥,我们有些累了,赶快先休息吧,明早去那个古墓里看看。”

黄林生叫自己的婆姨收拾了另一个屋,安顿程庆玉睡了,叶凡就睡在这个屋里。

第二天一早,叶凡早早的醒了过来,出了屋,在院子里正洗着脸,程庆玉从屋里也出来了,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有点散乱,却显示出另一种美。

秀丽的俏脸,带着浓浓的睡意,白皙的脖颈之下,衣服纽扣有两个没扣,高耸的***隐约闪现,煞为诱人。

叶凡是个男人,是个很正常的男人,看到程庆玉这副样子,眼睛立马直了。程庆玉揉着星蒙的双眼,发现叶凡呆呆的看着自己,想要调侃他几句,却低头发现了自己半露的***,大叫一声,对着叶凡骂道:“色狼,看什么看。”说完,俏脸儿一片羞红,转身跑回来屋里。

叶凡苦笑,心里暗道,这妮子也知道害羞啊。

重新出来的时候,程庆玉已经穿戴整齐,瞧见叶凡似笑非笑的表情,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娇嗔着又骂道:“还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晕,对程庆玉这般强词夺理之言,叶凡根本没有招架之势,只好苦笑了一下,转身继续洗脸。

程庆玉走到叶凡身旁,低声说道:“等会我们是不是去那个古墓里啊?”

叶凡一边擦着脸,一边点头说:“嗯,对了,你有认识文物局的人吗?”

程庆玉想了想,说:“兰宁市文物管理局的我认识几个,有什么事吗?”

叶凡侧头靠近程庆玉耳边,闻到了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脑子里顿时冒出了刚才那个隐约闪现的酥峰,心底居然起了丝丝反应。不过他暗自将这个反应压了下去,低声对着程庆玉说了几句话。

发现古墓的地方是在黄家庄后山上,黄林生领着两人出了村子,沿着山路走了大约两公里的路程,就看到一道山水沟。

沿着山水沟又走了几百米,黄林生领着两人来到一处坍塌的山坡前。叶凡早就看到山坡底下,有一个大约直径在九十公分的洞。

黄林生指着洞口说道:“就是这里了。”

叶凡没有着急进洞,而是现在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取了让黄林生买的新手电筒,率先进入洞里。程庆玉紧随其后,最后是黄林生。

钻进洞口,里面豁然开朗。叶凡三人每人打着手电筒,四处照了照,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洞内是一个足有三十平米见方的墓室。墓室之内,或许是已经通风几天的缘故,没有丝毫霉气的味道。整个墓室地上到处散落着青铜器,瓷器,有些已经被埋在土里半露着。叶凡仔细查看墓室顶端,是用硬木搭建而成,这个符合汉代的墓葬结构。

“看来这就是个祭祀室。”叶凡在墓室里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番,对着身旁的程庆玉说。

程庆玉点头表示同意,汉代的墓葬,官职在王以上的,都是采用四室为主的墓葬之法。何为四室,有一种说法,就是将整个墓穴分为四室,分别是主墓室,陪墓室,祭祀室,殉葬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