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 《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第1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是著名作家阅读王的一本奇幻小说,小说主角是罗副将,单陌,程指挥,李末,李缪,青莲,,罗副将,单陌,程指挥,李末,李缪,青莲,小说精彩片段: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名字叫作《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提供更多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名字。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节选: 了二十天了。在这丛…...

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第1章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全世界都在演我怎么办 王妃下堂乐 仙侠世界做土豪 试婚不是婚 纨绔圣尊 红龙传记 九国 冠盖锦华 前生今世共修仙 向往之璀璨星光


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名字叫做《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这里提供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精选: 已经十五天了。在这丛林深处一棵参天古树下,一名女子双目微阖靠坐在树干下。身上的作战服已经严重破损,从衣服破裂处而裸露在这潮湿空气中的肌肤多半已是鲜血淋漓。虽然并不是伤在致命处,但在这恶劣的条件下,这皮外的伤已是让她有些担忧。尽管这原始丛林的景色多么的让人视觉充满活力,但没有人比她更深刻明白这其中有多少危机。五天之前她将最后一剂抗生素服下,现在手中只有最后一支补充体力能源的药剂。她一直没有使用,脑海里一直有个…

  已经十五天了。

在这丛林深处一棵参天古树下,一名女子双目微阖靠坐在树干下。身上的作战服已经严重破损,从衣服破裂处而裸露在这潮湿空气中的肌肤多半已是鲜血淋漓。虽然并不是伤在致命处,但在这恶劣的条件下,这皮外的伤已是让她有些担忧。

尽管这原始丛林的景色多么的让人视觉充满活力,但没有人比她更深刻明白这其中有多少危机。五天之前她将最后一剂抗生素服下,现在手中只有最后一支补充体力能源的药剂。她一直没有使用,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不停重复的告诉着她,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使用。

她的表情平静之中竟然有一丝的笑容,尽管混合了泥土和血丝,仍是能看得到在这狼狈的外壳之下那颗坚定的信念。然而此时,连日来抵挡敌人源源不绝的偷袭和无休止的与这丛林里各种致命生物的对抗,使得这个如同机械一般的生命力终于疲倦了下来。

烈日毫不留情的刺在她紧闭的眼帘上,入目所感,是微微的腥红。什么都没有,只是红。两耳似乎也终于支撑到了极限,传输到脑部神经的声音讯息已不再是悦耳的水流之声和鸟兽的低鸣,而像是一部老旧的快要停歇的留声机一般,缓慢的呜咽轰隆的刺耳。

那一丝笑容渐渐扩大,仿佛牵扯了上亿个痛苦的神经纤维般,那么的难以完成。少女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入目之处已经连色彩都和之前看到的不同了。长时间的几乎没有得到片刻休息的大脑和所有器官都已经撑到了极限,此刻,终于连视觉也如听觉一般有了变化。此刻她眼睛所传输到大脑的神经讯息,已经是接近于底片效果一般全部都反转了,黑的泛白,红的泛青,绿的泛紫,黄的泛蓝……

强撑着仅存的意识,取出怀中的那只能源剂,连手臂上的衣服也没有卷起,看也不看用力的扎了下去。

微凉的药剂快速的在体内奔了一个来回,女子一动不动感应着药剂在体内产生的变化。感觉到它在体内渐渐减速,循环流淌。慢慢的,听觉和视觉所感一点点的恢复如常,晕眩的感觉也渐渐回转。其实是很短的时间,但是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时间早已不再如溪流急速奔腾,而是如干涸的水管一般,久久才能滴下一秒。女子端正了一下坐姿,从作战靴中取出一把匕首,在身边的树根下吃力的挖着湿润的土壤。

一丝丝浓稠的白浆混合着水般潮湿泥土流淌出来,女子放下匕首,开始用手指代替刀具轻轻拨弄着泥土。片刻后,一条如蛆虫一般蠕虫从土壤下钻了出来,女子面露喜色,加快了手下的速度。紧接着,一大团蠕虫涌了出来。女子面无表情的随手捻起了一把,竟也有几十条之多。随着手的移动,不少蠕虫由于过于细滑从指缝中掉落下来。女子也不介意,拿至眼前,双眼看着这堆不停蠕动的白虫,轻轻一笑,说道:“小东西们,对不起了。再不找你们出来,我就活不下去了。”

语毕,手掌用力一握,大量浓稠的白浆从指缝淌出滴落于地面,连出长长的一根根银丝。少女立即将这淌着浓浆的手探向腰间用力的捂了下去。

一声呜咽终于冲喉而出,少女紧咬下唇,一丝丝的血迹渗出了出来,双唇紧接着一抿,舌尖轻卷,将唇边的血迹齐数吞下。

腰间的伤口是昨晚的一战中造成的,虽不在要害处,但在这恶劣的条件下,实在不敢让她轻视。而之所以到现在才将伤口处理,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些蠕虫只有在正午阳光最强的时候才会出现在距离地面最近的地方,晚上若要找到它们,恐怕把身后这棵大树连根拔起也未必找得到。

这十五日内她接连和对方打了九次游击战,每次都是极速的将对手干掉,毫不恋战。在这个敌众我寡又是如此的丛林战中,时间决定一切。从第一****踏入这个丛林并且干掉第一组分队后,在尸首上推测出敌方人数应为三十。经过几次不平等的战役后,知晓敌方将三十人的力量分散,三人一组在这丛林里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如今敌方仅剩下最后一支力量还在这丛林中,她已经坚持到此刻,就更没有战败的道理。

直到现在,她仍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那些人所用的武器和自己一样没有任何枪械,全部是按照丛林战所佩的特种兵基本武器,不含任何火药成分。这让她在发现这个情况之后有一丝的错觉,她甚至觉得可笑,难道自己正在和别人搞军事演习丛林生存吗?

她对自己甚至都有些崇拜了,十五日干掉敌方二十七人,在格斗技巧战事策略和事后反追踪的掩饰做得极为稳妥。即使是曾经丛林野外生存特训时,她也从未像眼下这般表现如此出色。这不仅仅是敌众我寡,而是对方十组分队,足有三十人与她一人的丛林对决!再恶劣的丛林生存至少也要有三日的口粮,七日后就可以走出丛林,并且不会有如此致使的决杀。而她这十五日的作战经验,将是多么辉煌的战绩。若是从这里走出去回到组织部,可是够她好好的向战友们炫耀一把的。回想起这半月来的战事,她心中对自己更是越发的充满了信念。

连日来,她不敢在同一种地方休息,有时在树洞里。潮湿又隔人,说是休息,其实倒不如她在外面站着舒服。但是不能,在丛林生存过的人就知道晚上是多么的危险,只怕还未被敌人找到就已经不知道怎么死的了。从树洞中停留了几个钟头之后她顿然发现左腿和左臂不能动弹,查看了一下才发现左腿上本来的那道伤口居然愈合,但是却略微肿胀麻痹泛着青蓝色。好在当时当机立断,取出匕首在大腿内侧找到静脉血管划了上去,当时泛着蓝色的血液不停的流淌着,不知道流了多久,直到她身上都泛起了寒意,也没有动手进行止血。好在她发现的及时,流出的血液渐渐恢复了正常血色,终于没有让她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眼看着又流了一些,她扯下腰带在伤口上打了一个结算是止住了血。会造成这个几乎致命的原因是因为她腿上本来就划出的那个伤口,由于是黑夜里进的那个树洞,当时也查看的不是很仔细,导致伤口沾上了树洞内壁的寄生物。而后来发现伤口愈合,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伤口愈合能力强,其实全然不是。那些寄生物就是这么的奇特,如若不是她发现的及时进行放血,她恐怕不能动的不仅仅是左腿了。

而左臂当时不能动的原因,很可笑。当时发现左腿已经可以动弹的时候,她发现左臂还是不能动。查看了一下自己都笑了,竟是由于树洞的结构过于崎岖,自己又整整几个小时不曾动过一下,导致骨节错位。于是自嘲了一把,托起左臂,那骨骼发出的声音竟然不像是发自于她的身体一般,笑眯眯的将它接了上去。

而后起身看着树洞里的血迹又是一阵郁闷,觉得自己实在过于放松警惕。这么多的血处理起来比处理一个尸体还要麻烦。一旦让对方发现便立刻能够猜到她现在的身体情况,这会给她带来莫大的麻烦。当时她做出了一个丛林生存中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她点了一把火。然后又悄悄的攀上旁边一棵枝繁叶茂的树上,等着对方前来扑火。她早已发现对方和她受过的特训和专业培养几乎不差。他们既然不带枪火的踏入丛林对她进行剿杀,自是害怕暴露出身份。虽然在丛林点火很不道德,但是不用内疚,会有人来救火地。事情果然和她所料想完全一致,很快的一支分队潜了进来。她当时放火的时候做的很细致,不细细察看几乎看不出来是人为。而通常情况下作为军人看到野火在这丛林,定是要上前不顾一切扑灭以免造成大的灾难。对方扫视一遍未察出异样,就将火扑了下来。而在这个时候,对方全然不知死神就在这火中向他们走来。

借着这火,将血迹解决掉的同时又将敌方一支人马干掉。这是她这几日来最干净利落的一石二鸟。

如果程指挥在这里看到她的表现的话,也会很自豪的。

她轻轻的微笑着。

此时,距离少女不足一公里的一处沼泽地边。三个人组成的一个小分队在原地休息着。

“我们还剩下多少战士?”其中一名年轻男子说道。

“昨晚后半夜开始便已经找不到新留下的记号,恐怕只剩下我们了。”一个略微有些年长的人说道。

沉默。

坐在稍远一些的一个身影突然冷哼一声,暗讽道:“真不愧是某人亲自训练出来的,也不知道是荣幸还是悲哀。”

年轻男子面色一沉,隐忍了片刻,终于开口:“我都已经亲自加入你们这个行动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不满?在下可不敢!”然而说出口的话却没有一丝的服软,反而更加激怒了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双目轻微,缓缓的站了起来,刚要迈出脚步立时被身边的男子拉了回来。

“你们两个可真会挑时间,是不是觉得神清气爽体力充沛?”不愠不火,将他们眼下的恶劣情况暗讽个透。

年轻男子轻哼一声,视线转往远处,在原地又坐了下来。远处的身影也不再说话,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他们这一支仅存的分队也早已是弹尽粮绝,他们也奇怪怎么到现在也碰不到目标人物。不过他们现在再无起初的跃跃欲试的兴奋了,十五天了,别说是战斗了,能活下来都是个奇迹。他们常常在想,是不是那个人已经死了,然而不断发现队友留下的记号却一次次的提醒着他们,那个人,还活着。

多么可怕的生存能力和求生意识。

他们非常清楚,再没有结果的话,就连他们这几个人,也需要组织的营救了。也许撑到那一天也是好的,一旦组织再派人手支援,那个人就绝无生还的可能了。连日的持久战,她总不可能成为一个土著人在这里驻扎。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简介

《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罗副将,单陌,程指挥,李末,李缪,青莲,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名字叫作《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提供更多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名字。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拽相亲对象:冷王的特工新王妃节选: 了二十天了。在这丛…...

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第1章全文阅读

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名字叫做《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这里提供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拽相亲:冷王的特工新王妃小说精选: 已经十五天了。在这丛林深处一棵参天古树下,一名女子双目微阖靠坐在树干下。身上的作战服已经严重破损,从衣服破裂处而裸露在这潮湿空气中的肌肤多半已是鲜血淋漓。虽然并不是伤在致命处,但在这恶劣的条件下,这皮外的伤已是让她有些担忧。尽管这原始丛林的景色多么的让人视觉充满活力,但没有人比她更深刻明白这其中有多少危机。五天之前她将最后一剂抗生素服下,现在手中只有最后一支补充体力能源的药剂。她一直没有使用,脑海里一直有个…

  已经十五天了。

在这丛林深处一棵参天古树下,一名女子双目微阖靠坐在树干下。身上的作战服已经严重破损,从衣服破裂处而裸露在这潮湿空气中的肌肤多半已是鲜血淋漓。虽然并不是伤在致命处,但在这恶劣的条件下,这皮外的伤已是让她有些担忧。

尽管这原始丛林的景色多么的让人视觉充满活力,但没有人比她更深刻明白这其中有多少危机。五天之前她将最后一剂抗生素服下,现在手中只有最后一支补充体力能源的药剂。她一直没有使用,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不停重复的告诉着她,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使用。

她的表情平静之中竟然有一丝的笑容,尽管混合了泥土和血丝,仍是能看得到在这狼狈的外壳之下那颗坚定的信念。然而此时,连日来抵挡敌人源源不绝的偷袭和无休止的与这丛林里各种致命生物的对抗,使得这个如同机械一般的生命力终于疲倦了下来。

烈日毫不留情的刺在她紧闭的眼帘上,入目所感,是微微的腥红。什么都没有,只是红。两耳似乎也终于支撑到了极限,传输到脑部神经的声音讯息已不再是悦耳的水流之声和鸟兽的低鸣,而像是一部老旧的快要停歇的留声机一般,缓慢的呜咽轰隆的刺耳。

那一丝笑容渐渐扩大,仿佛牵扯了上亿个痛苦的神经纤维般,那么的难以完成。少女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入目之处已经连色彩都和之前看到的不同了。长时间的几乎没有得到片刻休息的大脑和所有器官都已经撑到了极限,此刻,终于连视觉也如听觉一般有了变化。此刻她眼睛所传输到大脑的神经讯息,已经是接近于底片效果一般全部都反转了,黑的泛白,红的泛青,绿的泛紫,黄的泛蓝……

强撑着仅存的意识,取出怀中的那只能源剂,连手臂上的衣服也没有卷起,看也不看用力的扎了下去。

微凉的药剂快速的在体内奔了一个来回,女子一动不动感应着药剂在体内产生的变化。感觉到它在体内渐渐减速,循环流淌。慢慢的,听觉和视觉所感一点点的恢复如常,晕眩的感觉也渐渐回转。其实是很短的时间,但是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时间早已不再如溪流急速奔腾,而是如干涸的水管一般,久久才能滴下一秒。女子端正了一下坐姿,从作战靴中取出一把匕首,在身边的树根下吃力的挖着湿润的土壤。

一丝丝浓稠的白浆混合着水般潮湿泥土流淌出来,女子放下匕首,开始用手指代替刀具轻轻拨弄着泥土。片刻后,一条如蛆虫一般蠕虫从土壤下钻了出来,女子面露喜色,加快了手下的速度。紧接着,一大团蠕虫涌了出来。女子面无表情的随手捻起了一把,竟也有几十条之多。随着手的移动,不少蠕虫由于过于细滑从指缝中掉落下来。女子也不介意,拿至眼前,双眼看着这堆不停蠕动的白虫,轻轻一笑,说道:“小东西们,对不起了。再不找你们出来,我就活不下去了。”

语毕,手掌用力一握,大量浓稠的白浆从指缝淌出滴落于地面,连出长长的一根根银丝。少女立即将这淌着浓浆的手探向腰间用力的捂了下去。

一声呜咽终于冲喉而出,少女紧咬下唇,一丝丝的血迹渗出了出来,双唇紧接着一抿,舌尖轻卷,将唇边的血迹齐数吞下。

腰间的伤口是昨晚的一战中造成的,虽不在要害处,但在这恶劣的条件下,实在不敢让她轻视。而之所以到现在才将伤口处理,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些蠕虫只有在正午阳光最强的时候才会出现在距离地面最近的地方,晚上若要找到它们,恐怕把身后这棵大树连根拔起也未必找得到。

这十五日内她接连和对方打了九次游击战,每次都是极速的将对手干掉,毫不恋战。在这个敌众我寡又是如此的丛林战中,时间决定一切。从第一****踏入这个丛林并且干掉第一组分队后,在尸首上推测出敌方人数应为三十。经过几次不平等的战役后,知晓敌方将三十人的力量分散,三人一组在这丛林里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如今敌方仅剩下最后一支力量还在这丛林中,她已经坚持到此刻,就更没有战败的道理。

直到现在,她仍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那些人所用的武器和自己一样没有任何枪械,全部是按照丛林战所佩的特种兵基本武器,不含任何火药成分。这让她在发现这个情况之后有一丝的错觉,她甚至觉得可笑,难道自己正在和别人搞军事演习丛林生存吗?

她对自己甚至都有些崇拜了,十五日干掉敌方二十七人,在格斗技巧战事策略和事后反追踪的掩饰做得极为稳妥。即使是曾经丛林野外生存特训时,她也从未像眼下这般表现如此出色。这不仅仅是敌众我寡,而是对方十组分队,足有三十人与她一人的丛林对决!再恶劣的丛林生存至少也要有三日的口粮,七日后就可以走出丛林,并且不会有如此致使的决杀。而她这十五日的作战经验,将是多么辉煌的战绩。若是从这里走出去回到组织部,可是够她好好的向战友们炫耀一把的。回想起这半月来的战事,她心中对自己更是越发的充满了信念。

连日来,她不敢在同一种地方休息,有时在树洞里。潮湿又隔人,说是休息,其实倒不如她在外面站着舒服。但是不能,在丛林生存过的人就知道晚上是多么的危险,只怕还未被敌人找到就已经不知道怎么死的了。从树洞中停留了几个钟头之后她顿然发现左腿和左臂不能动弹,查看了一下才发现左腿上本来的那道伤口居然愈合,但是却略微肿胀麻痹泛着青蓝色。好在当时当机立断,取出匕首在大腿内侧找到静脉血管划了上去,当时泛着蓝色的血液不停的流淌着,不知道流了多久,直到她身上都泛起了寒意,也没有动手进行止血。好在她发现的及时,流出的血液渐渐恢复了正常血色,终于没有让她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眼看着又流了一些,她扯下腰带在伤口上打了一个结算是止住了血。会造成这个几乎致命的原因是因为她腿上本来就划出的那个伤口,由于是黑夜里进的那个树洞,当时也查看的不是很仔细,导致伤口沾上了树洞内壁的寄生物。而后来发现伤口愈合,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伤口愈合能力强,其实全然不是。那些寄生物就是这么的奇特,如若不是她发现的及时进行放血,她恐怕不能动的不仅仅是左腿了。

而左臂当时不能动的原因,很可笑。当时发现左腿已经可以动弹的时候,她发现左臂还是不能动。查看了一下自己都笑了,竟是由于树洞的结构过于崎岖,自己又整整几个小时不曾动过一下,导致骨节错位。于是自嘲了一把,托起左臂,那骨骼发出的声音竟然不像是发自于她的身体一般,笑眯眯的将它接了上去。

而后起身看着树洞里的血迹又是一阵郁闷,觉得自己实在过于放松警惕。这么多的血处理起来比处理一个尸体还要麻烦。一旦让对方发现便立刻能够猜到她现在的身体情况,这会给她带来莫大的麻烦。当时她做出了一个丛林生存中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她点了一把火。然后又悄悄的攀上旁边一棵枝繁叶茂的树上,等着对方前来扑火。她早已发现对方和她受过的特训和专业培养几乎不差。他们既然不带枪火的踏入丛林对她进行剿杀,自是害怕暴露出身份。虽然在丛林点火很不道德,但是不用内疚,会有人来救火地。事情果然和她所料想完全一致,很快的一支分队潜了进来。她当时放火的时候做的很细致,不细细察看几乎看不出来是人为。而通常情况下作为军人看到野火在这丛林,定是要上前不顾一切扑灭以免造成大的灾难。对方扫视一遍未察出异样,就将火扑了下来。而在这个时候,对方全然不知死神就在这火中向他们走来。

借着这火,将血迹解决掉的同时又将敌方一支人马干掉。这是她这几日来最干净利落的一石二鸟。

如果程指挥在这里看到她的表现的话,也会很自豪的。

她轻轻的微笑着。

此时,距离少女不足一公里的一处沼泽地边。三个人组成的一个小分队在原地休息着。

“我们还剩下多少战士?”其中一名年轻男子说道。

“昨晚后半夜开始便已经找不到新留下的记号,恐怕只剩下我们了。”一个略微有些年长的人说道。

沉默。

坐在稍远一些的一个身影突然冷哼一声,暗讽道:“真不愧是某人亲自训练出来的,也不知道是荣幸还是悲哀。”

年轻男子面色一沉,隐忍了片刻,终于开口:“我都已经亲自加入你们这个行动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不满?在下可不敢!”然而说出口的话却没有一丝的服软,反而更加激怒了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双目轻微,缓缓的站了起来,刚要迈出脚步立时被身边的男子拉了回来。

“你们两个可真会挑时间,是不是觉得神清气爽体力充沛?”不愠不火,将他们眼下的恶劣情况暗讽个透。

年轻男子轻哼一声,视线转往远处,在原地又坐了下来。远处的身影也不再说话,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他们这一支仅存的分队也早已是弹尽粮绝,他们也奇怪怎么到现在也碰不到目标人物。不过他们现在再无起初的跃跃欲试的兴奋了,十五天了,别说是战斗了,能活下来都是个奇迹。他们常常在想,是不是那个人已经死了,然而不断发现队友留下的记号却一次次的提醒着他们,那个人,还活着。

多么可怕的生存能力和求生意识。

他们非常清楚,再没有结果的话,就连他们这几个人,也需要组织的营救了。也许撑到那一天也是好的,一旦组织再派人手支援,那个人就绝无生还的可能了。连日的持久战,她总不可能成为一个土著人在这里驻扎。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