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重生:捡到一个坏相公 《妖女重生:捡到一个坏相公》第4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妖女重生:捡到一个坏相公小说简介

《妖女重生:捡到一个坏相公》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雪儿,玉佩,百两,薛士海,吴妈,尹慕逸,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薛士海雪儿小说名字叫作《妖女复活:拣到一个坏相公》,提供更多薛士海雪儿是哪部小说,薛士海雪儿是什么小说。妖女复活拣到一个坏相公小说薛士海雪儿摘选:薛士海亦明白这一次闯了祸,更为毕恭毕敬。雪儿一路飞奔,而此时好像老天…...

妖女重生:捡到一个坏相公小说-《妖女重生:捡到一个坏相公》第4章全文阅读

薛士海雪儿小说名字叫做《妖女重生:捡到一个坏相公》,这里提供薛士海雪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妖女重生:捡到一个坏相公小说精选: “行了行了,我对女人没兴趣,记得,玩过以后要灭口知道吗?”不耐烦的声音。倾雪听到这儿吓得魂的飞了,心想,这叔叔是坏人,要害娘亲和自己,现在要赶回去告诉娘亲。倾雪慌不折路得往草丛外钻,脚底被藤蔓绊了一跤,倒在地上,水囊掉在了地上。“谁?”那个大哥惊觉的发现有人。雪儿不敢停留,飞快的爬起,向着破庙冲去。一路上跌跌撞撞,跑到破庙。而此时那位大哥发现有人偷听,非常恼火,“务必给我把人找出来!不允许出一点差错!”“是,大哥!”颤抖的回答着…

  “行了行了,我对女人没兴趣,记得,玩过以后要灭口知道吗?”不耐烦的声音。

倾雪听到这儿吓得魂的飞了,心想,这叔叔是坏人,要害娘亲和自己,现在要赶回去告诉娘亲。倾雪慌不折路得往草丛外钻,脚底被藤蔓绊了一跤,倒在地上,水囊掉在了地上。

“谁?”那个大哥惊觉的发现有人。

雪儿不敢停留,飞快的爬起,向着破庙冲去。一路上跌跌撞撞,跑到破庙。而此时那位大哥发现有人偷听,非常恼火,“务必给我把人找出来!不允许出一点差错!”

“是,大哥!”颤抖的回答着,连手心都冒出汗。

“如果你没把这件事做好,就不要回来见我!”顿了顿“去吧,那边的事也是时候了。”眼光望向前去,充满势在必得。

“是,大哥。”薛士海亦知道这次闯了祸,更加毕恭毕敬。

雪儿一路狂奔,而此时似乎老天也跟雪儿作对,忽的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这似乎也预示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雪儿也顾不上害怕,仍继续往前跑。

薛士海在周围搜寻了一下,发现有个水囊掉在地上,拿起水囊,思索了一会儿,心中大抵知道是谁了。嘴角噙着诡异的笑,哼哼!既然知道了,那正好不要伪装了,她娘的,装的老子累死了。

“娘、娘、娘、娘”雪儿一下子冲进破庙。浑身湿透,衣服也被荆刺划破。

挽月一惊“雪儿,遇到何事惊慌成这样?”一把接住飞奔来雪儿,眼中满是焦急。

“娘,那个叔叔是坏人,他要害我们。”雪儿惊慌的说着,一边说一边往破庙外望,“娘,我们快走吧,那个人要回来了。”拉着挽月往外走。

“雪儿,到底是怎么回事?薛公子为何要害我们?”挽月有点搞不清状况。

“娘,雪儿听见那个叔叔和一个人在那边说话,要害我们,娘,我们快走吧,”雪儿一边说一边拉着挽月往外走。

“等等,雪儿,娘把琴和包袱拿着。”挽月知道雪儿很懂事,也很机灵,雪儿肯定听见什么了。挽月也有点害怕了。此时闪电亦突地响起

挽月和雪儿刚走到门口,挽月就看见远处隐隐有身影走来,挽月一惊,就拉着雪儿退回庙里,左望右看,发现后墙那边有个洞。

挽月惊慌的对着雪儿说到:“雪儿,听娘说,雪儿一定要活着,知道吗?雪儿是娘亲最重要的,娘会保护雪儿,看见那边那个洞了吗?躲到里面去,有机会一定要跑,知道吗?”

“那娘呢?”雪儿无措的问到。

“雪儿,如果,娘和你一起不见的话,那么我们两个人都走不了,听娘的话,躲到里面去,快!”挽月看着人影越来越近,惊慌的把雪儿塞进洞里,又用破席子、乱柴乱草把洞口堵住。挽月迅速的理了理头发,又坐在离雪儿稍远的地方。

而此时,薛士海刚好也跨进破庙里。薛士海瞧见柳挽月的衣服没有湿,心里琢磨着,会不会刚才不是她?又环顾了四周一下,看见柳挽月的孩子不在,“雪儿呢?”薛士海问到

“雪……雪儿出去方便了,待……待会就会进来。”挽月声音有点颤抖,紧张的说着,手心也冒出了冷汗。而薛士海看见柳挽月有点不对劲,在心里又七绕八绕了一番,会不会刚才是那个孩子?还没有回来?不可能,这么短的距离肯定会来了,还有这位小娘子的神情有点不对,妈的,那小杂种肯定对她娘说了什么。不管听见什么,知道什么了,都要灭口,那小杂种哪去了?难道跑了?也不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如果能跑掉这小娘子也跑掉了。管它呢,反正都要死的,再死之前不如先给老子爽爽。先解决这大的再把那小的找出来也不迟。

“是吗?她真的没回来?那太好了。”薛士海阴笑着说。说着便走向柳挽月“那么,趁她没回来这段时间陪我玩玩怎么样啊?哈哈哈哈”薛士海大笑着,把手伸向柳挽月。

“你想干什么啊?光天化日之下,怎可做出这种事?“柳挽月惊的往后退了几步。

“我想干什么?你说呢,还有,小娘子,现在可不是光天化日之下哦。哈哈哈”声音变得猥亵,听着让人浑身不舒服。

“你……你别过来。”护着衣服,边说便往后退。

“不过去怎么陪我玩呢?啧啧啧,这皮肤还真滑啊,说实话老子还没见过这么标致的人呢,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沉鱼落雁是吧。老子今天要爽一爽。哈哈哈”伸手摸着挽月,那光滑的皮肤让薛士海色心大起,忍不住的多摸了几把。

柳挽月从没遇过这种情况,一把推过薛士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心越来越慌,拔下一支簪子抵在脖子上“你不要再过来了,过来我就死给你看。”眼中慌乱却也坚决。

“哈哈哈,死?你以为死能逃得过?你应该知道了吧,无论如何,你母女两都要死的。”薛士海把柳挽月推到在地。此时外面雨下的更大,雷打的更响。

“我们只是乡村妇孺,怎么会得罪了你?为何要杀我们?”挽月心有不甘,拼命的挣扎。气愤的问到。

“怪只怪,你那好女儿听到不该听到的话了。”薛士海脸色阴郁的说着,就是这来那个人浪费了自己这么多时间,而且还惹怒了大哥。

“她只是个孩子,什么也不懂,能听到什么?”自己应该逃不过了吧?离开亦儒已是对不起他了,就算是死也不可以再对不起亦儒了。那么一定要保住雪儿的命。

“她听到的事是不允许出一丁点错的,不可能留有后患。小娘子你就不要挣扎了,你认为你逃得掉?如果你伺候好我,说不定我会瞒着大哥绕你一命,这么美的人儿还真舍不得杀呢,哈哈哈哈。”上前欲要抓住挽月。

“不可能,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虽说挽月外表柔弱,但她还是继承了玉家女子的刚烈。说着欲把簪子往下使劲。

“想死?没那么容易!”薛士海一把夺过簪子,把挽月扔到地上。“**!看上去这么柔弱,没想到脾气这么倔。”

“娘!”挽月被扔到雪儿面前。“雪儿,不要喊,娘求你不要喊,娘没事,真的没事”挽月支撑着身体用眼神告诉雪儿,雪儿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知道如果自己发出声音那么娘的苦心都会白费的。

“老子就不相信了,我制服不了你。”说着欺身上前“撕——”

“不要,不要。”挽月不断挣扎,外面的雷声似乎更响了。

“你就乖乖从了我,不然我叫你生不如死。”衣服被撕的更碎“撕——撕——”

“不要——”挽月拼命一搏,踢的薛士海怒火中烧,薛士海怒的把挽月提起扔了出去,恰巧挽月的头撞到了柱子上。

“娘的,竟然敢伤老子!”揉着被挽月踢伤的地方,妈的,没想到劲那么大!

“你……你休想……想得逞。”挽月断断续续的说着。

薛士海走到挽月面前,托起挽月的脸,“**!找死!被这么一撞,就去见阎王吧,娘的,真是晦气,想爽一把都这么难。”说着扔下挽月。

雪儿捂着嘴,泪水不断地在眼里打转,却怎么也掉不下来,挽月望向雪儿的方向“不……不要……要出来……来……快……快逃……“用口型告诉雪儿。

“娘的,那小杂种定跑不了多远,一定要找出来灭了!”薛士海气的把破庙又毁了一把。原本已经很破的庙变的更加摇摇欲坠。提起挽月,毫不怜惜“告诉老子,你那小杂种跑哪去了!”

雪儿悄悄的爬出破庙,飞奔的往山上跑去。

但薛士海毕竟是习武之人,武功亦是不弱,算一流水准,耳力自是比一般人更灵敏,哪怕是极细微的声响也听见。“原来还有一只老鼠逃出去了,哼!看你能否掏出我的手心。”说着便往外走。

“不——”挽月一把抱住薛士海的脚,“不许你伤害我的雪儿。”

“滚开!”薛士海一脚踢开挽月。

挽月被踢的滚了几圈,又迅速的爬到薛士海脚下,抱住脚,不让薛士海走动,心想,自己要多撑一会,这样雪儿就可以逃出去了。

薛士海被惹得更怒了,使出三成功力把挽月又踢到柱子上,挽月这次再也没劲爬起来去阻止薛士海,躺在地上抽搐,额头的血更是止不住的流。

“哼!不自量力!”薛士海,提出五成功力用轻功往外飞去,追赶雪儿。

而此时雪儿慌不择路的往前面跑去,却不知,前面是一处断崖,也幸亏是一处断崖。薛士海寻着脚印很快就追赶上了雪儿,而此时雪儿已来到断崖处,无路可退。

“哈哈哈,没处逃了吧,逃啊!”薛士海一步一步的逼近雪儿。

毕竟还是孩子,雪儿害怕的说到:“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亦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啊——”稚嫩的尖叫声响彻山谷。

薛士海向崖下望去,确定是深崖。“哼,省老子动手了。”说完薛士海掉头往山下走去,边走边骂“他娘的今天真晦气,到嘴的肉没吃到,憋死老子了,先到万花楼去爽一把。”

殊不知,雪儿掉下去的断崖下面大概两米处有棵小树往里长着,雪儿在掉下去的过程中抓住了小树,等雪儿惊醒过来,薛士海早已离开五里之外,大雨仍在下,雪儿拼命地往上爬,有好几次都要掉下去,也想放弃,但想到娘亲,雪儿仍坚持爬到了上面,雪儿顾不得自己的伤,磕磕绊绊的往破庙赶去。

“娘——娘——”雪儿跑到挽月身边扶起挽月,满是的血让倾雪害怕,满地都是红色的,红色的,倾雪眼中满是红色。

“雪……雪儿?雪儿快逃。”已经没有意思了,却一直叫着雪儿快逃。

“呜……娘……娘……娘……”雪儿害怕了,看着满身是血的挽月害怕了,怎么办?怎么办?怎样才能止住血?

“娘……娘没事……事儿,雪儿……儿乖,不哭……哭。”浑浊的眼中逐渐清明,伸出手擦掉雪儿的眼泪。

“娘,娘,我们这就下山找大夫,娘一定会没事的,娘肯定不会丢下雪儿的。”是的!只要找到大夫就会没事!

“雪儿……儿……咳咳咳……雪儿,娘……娘亲不能再保护……护雪儿了,雪儿……儿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一……一定……要……要活下去!”断断续续的说着,声音有如破碎的瓷碗。

“娘,娘不要丢下雪儿一个人,雪儿怕,娘说过要和雪儿一辈子在一起的,雪儿不要娘亲离开雪儿,不要。”摇着头,不接受这样,娘说过要陪着雪儿长大的!

“雪……雪儿,听……听娘的……的话,一定……定要活……活着,不管……管别……别人说什么,一……一定要……要活着。”亦儒,挽月先走了,挽月对不起你。

“娘!娘!娘!”悲恸的声音稚嫩非常也绝望非常。

“不!”风亦儒惊得从床上坐起,捂着胸口,很疼,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渐渐失去,心疼的再也无法入睡,来到桌子旁,颤抖的手连杯子都拿不稳,“砰……”到底是何事?为何会如此心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