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君未满18岁 《狼君未满18岁》第七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狼君未满18岁小说简介

《狼君未满18岁》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庄简,庄维希,司徒傲然,蔚蓝,威廉,卓君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司徒冷然庄维希小说名字叫作《狼君未满18岁》,提供更多司徒冷然庄维希小说目录,司徒冷然庄维希小说全集目录。狼君未满18岁小说司徒冷然庄维希摘选:司徒冷然的私人party,衣服准备好好了也没?” 庄简似是听见了只都属于老天的天籁…...

狼君未满18岁小说-《狼君未满18岁》第七章全文阅读

司徒傲然庄维希小说名字叫做《狼君未满18岁》,这里提供司徒傲然庄维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狼君未满18岁小说精选: 还算愉快的假期接近尾声,庄维希终于可以睡一个自然醒的好觉,没有某两个女人如火如荼的争吵声的早上原来可以这么惬意。拉开淡蓝色窗帘,窗**沉沉的天空下着细密倾斜交织的小雨。 经过将近一个晚上的思考,庄维希决定了,明知山有虎就向虎山行。 简单的洗漱后,庄维希坐在餐桌前不解的看着眼前两个平时极为注重形象此刻却像是刚从灶坑爬出来的女人,乱糟糟堪比鸟窝的头发,压着浓浓黑眼圈的灰脸。特别是庄简经不起熬夜的脸,已然有些浮肿。“大…

还算愉快的假期接近尾声,庄维希终于可以睡一个自然醒的好觉,没有某两个女人如火如荼的争吵声的早上原来可以这么惬意。拉开淡蓝色窗帘,窗**沉沉的天空下着细密倾斜交织的小雨。

经过将近一个晚上的思考,庄维希决定了,明知山有虎就向虎山行。

简单的洗漱后,庄维希坐在餐桌前不解的看着眼前两个平时极为注重形象此刻却像是刚从灶坑爬出来的女人,乱糟糟堪比鸟窝的头发,压着浓浓黑眼圈的灰脸。特别是庄简经不起熬夜的脸,已然有些浮肿。“大姐二姐,不去上班啊?”

无人应答。

“大姐二姐,既然不去上班就回房补觉吧。”庄维希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温热的牛奶,拿起刀叉将盘子里的荷包蛋香肠切条分块。

依旧无人应答。

“恩,今天的早餐很好吃,对了大姐,今天我要参加司徒傲然的私人party,衣服准备好了没有?”

庄简似是听到了只属于上天的天籁之音,整个人从萎靡干瘪的土豆瞬间变成了经过油炸香甜酥脆的炸薯片。“原来扎小人真的这么管用。”庄简哆嗦着嘴唇做不可置信状。

“扎小人?”庄维希紧抿着嘴唇才没有把口中的牛奶喷出来。

“是啊,网上说只要扎个小人用针不停的刺心脏然后不停的碎碎念就可以改变人的心意。原来是真的。”庄简两只灯泡眼瞪的大大的看着庄维希一脸看我多么我劳苦功高的表情。

“那个不是用来诅咒的吗?”庄维希含糊着嘴巴道。

“原来昨晚一直有洗衣机不停转动的声音是你发出来的?害得我一晚上没睡好,你死定了。”庄繁那两只熊猫眼差点瞪得脱窗了。伸出双手要掐死身边的白领妖女。

“我去给小希熨衣服顺便做个spa,就不吃早饭了。”庄简赔笑道。端着凌波微步的架势消失了在旁边两人的视线里。

“纳命来你这个老巫婆,竟敢对小希做那种事我要替天行道消灭了你这个又愚蠢又恶毒的女人!”

“这样很好,我可以安静的享用早餐了。”庄维希挑起眉毛轻声说道。好看的嘴角弯起,露出里面尖尖的虎牙,可爱还有一点点小小的邪恶。

细细的看着镜子里领口袖口绣着一整条银龙的纯白色礼服服帖着的修长笔直的身材,微黄色头发下顾盼生姿眼波流转充满阴柔气质的男子,庄维希扁着嘴巴镜子里的男子也扁起了嘴巴,柜子里那套黑色的小礼服不是更好些吗?自己那廖胜于无的男子气概俨然被服帖在身上的礼服华丽丽的毁了。

深吸一口气,再来一口,再来一口

别墅外响起连续的车笛声,一身纯黑色礼服的司徒傲然透过雨刷刷过又被雨点模糊的车窗看着依旧紧闭的白色房门。嘴角自始至终勾着一抹邪邪的笑,修长干净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方向盘,细听起来钝钝的声音却是迈克尔杰克逊风格的轻快调调。一身纯黑色裁剪极为合体的礼服勾勒出了他迷倒万千少男少女少妇的优雅与野性并存的好身材。

死就痛快的死了吧,不要再苟延残喘消磨心智!

庄维希深吸一口气推开房门,快步跑出走廊把自己塞进司徒傲然的车子里。“开车。”

司徒傲然猛地一转方向盘,车子便快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还在努力适应车里低气压的庄维希毫无预兆的趴在司徒傲然有力的大腿上,左臂本能的勾住司徒傲然的脖子,吃痛的鼻子和左脸顿时变得火辣辣的,庄维希暗自咬牙咒骂,这个该死的老男人!

“你没事吧?”司徒傲然关切的问道。

庄维希打掉司徒傲然欲摸他脸颊的黑手,比天际漂浮的乌云还要黑上几分的脸板的像块大理石,”我没事。”

司徒傲然倒也不尴尬,手臂一使力车子猛地转了九十度,庄维希敏捷的抓住车门上的把手,嘲笑旁边人故技重施并未得逞。

“真不乖。”

庄维希冷着脸看向别处,身体不动声色又贴近车门几分,如果可以,多么希望他开大巴来,一个车头一个车尾,那样的距离还会让自己稍微感到安全。“加上这次才见到两面,我们不是很熟吧?”

“可是第一次见面就提出要我的裸照,显然是你迈出了我们彼此友好的第一步。”

“要不是为了讨好”庄维希立刻咬住嘴唇不再反驳,别过脸强迫自己注意外面越下越紧密的雨点。“讨好?”司徒傲然眉头迅速隆起,本来就让庄维希觉得窒息的有限空间里温度急速下降。那种对于自己来说再熟悉不过的冰冷感如同迅速抽芽生长的藤蔓一般从脊背向大脑蔓延。偷偷握紧手掌,任由指甲陷入手心柔软的皮肉之中,刺痛,可以保持清醒。

“你要我的照片是为了讨好别人?”音调再降两个点,司徒傲然握紧方向盘,脚踩油门,时速一百二十迈,好吧,对于超过六十迈就会极度晕车的庄维希来说,这已经是另一番死去活来的开始了。

“庄简那个卖弟求荣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告诉你她龌龊的目的呢,不过你被她骗也没什么,毕竟凭你的智商还不够想那么多。”庄维希的轻笑荡在有些苍白的脸上。

“既然你已经决定跟我走为什么还要激怒我?”司徒傲然冰一般的脸任凭用最锋利的斧子也雕刻不出一个表情,充满危险气息的双眸盛满爆发前的隐忍。纯金色的发丝掉落额前,像一只捕捉到猎物身影并准备袭击的狮子。危险!危险!

“我只是讲明事实而已,麻烦你仔细看路,我还不想当你死前拉走的垫背。”庄维希右手轻抚着正在翻江倒海的胃,强忍住恶心感,早知道就不吃早餐了,餐后尤其恶心。

“你的建议很不错!”司徒傲然继续加大油门,时速一百八十迈。

“唔”庄维希一手捂住嘴巴强压住恶心感,一手哆嗦着从前面的储物盒子里快速翻找,身边的他不是人,是疯了的狮子!

“怎么,不舒服?”司徒傲然右嘴角邪恶的弯起,两只动物一般野性十足的浅褐色眸子盛满了愤怒。

“咬宁敢。(要你管)”

庄维希努力抑制住自己身体里肆意咆哮的恐惧,紧紧闭着眼睛,只觉得滚滚黑暗铺天盖地而来,狭窄的空间,狼一般的眼睛盛满了愤怒,自己满嘴血腥还有吃了痛却隐忍的闷哼

晶莹的眼泪如同山间细小石缝里流泻的小溪水,连续不断。双臂交叉抱住双肩,蜷缩成虾米状的身体抖如糠筛。

“希,你怎么了?”司徒傲然伸手刚要抚上庄维希不停颤栗的后背。“别碰我,求求你别碰我。求求你。”颤抖乞怜的声音像一根根钢刺狠狠戳进司徒傲然的心窝。接着庄维希开始不停的呕吐,似要把心肝胃肺一并吐出来才罢休。

司徒傲然收回紧握在一起青筋暴起的手,驱车急速向前驶去。任由被深埋心底最阴暗一角的记忆抓伤自己的神经割破自己曾经灰暗的灵魂。

爱德医院,012号病房。

被注**微量镇静剂的庄维希安静的睡在病床上,凌乱的头发半埋着的苍白小脸上双目紧闭鼻翼轻微颤动证明这个安静的让人心疼的天使只是在睡觉,薄薄的嘴唇上被撕咬破的地方凝结成了暗红扎眼的痂。站立在旁边的护士目不转睛的盯着庄维希的睡颜,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他便会展开隐藏的天使翅膀飘然离去。

“医生,他怎么样?”司徒傲然极力维持冷静,不敢抬眼去看安睡在病床上的他。

“病人情绪不是很稳定。依他现在的状况来看他的问题至少持续了三年以上,而且我断定他患有轻微的幽闭症。他以前经历过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司徒傲然轻声回道,任由记忆继续割裂自己

“我建议你尽快带他去看心理医生。”

“我知道了谢谢你医生。”。

“还有病人因为剧烈呕吐喉咙破损有些发炎迹象,暂时只可吃些低温的流食,忌高温忌辛辣。”

“是我知道了。”

司徒傲然取出手机拨了一个熟悉的号码简单说了一些事项之后,便随着一直站在一旁的两名交警离开。虽然情有可原但是就本身来说飙车是不对的。不过还是可以酌情处理的,所谓法律不外乎人情,就是这个道理

“原来扎小人真的是诅咒人的,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小希,你快点醒醒吧。”庄简抱着庄维希柔软无力的手可怜兮兮的说着,泪珠子吧唧吧唧的掉在被子上,脸上精致的妆花了也不知道。

“都是你的错,你混蛋,滚出去!”庄繁烟熏妆大眼瞪得圆圆的,牛劲一使双手一推,司徒傲然一个没站稳一八五的大个子便被轻易的推出了门外。

司徒傲然紧抿着嘴巴浓黑的剑眉下狭长的瞳仁瞬时凌厉起来周身冰冷的气场冻的吓人。

“庄简那妖女向着你就已经有报应了,你还想干嘛?打人吗?老娘怕你啊!”尖利的声音似要顺着头顶穿破房顶一般。于是门口很快出现了看客甲乙丙丁等等。

“对不起。”司徒傲然终于败下阵来。有些挫败的垂下了眼皮,收起自己没有权利发泄的凌厉。

“我弟弟明明已经痊愈了现在旧病复发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

“二姐,这里是医院,麻烦你小声一点好不好?”俨然被尖叫声吵醒的庄维希疲惫着声音说道,喉咙似被烧红的炭烫伤了一般,好痛。

“老娘我教训人关你屁事”庄繁忽然意识到什么忙闭嘴快步走到病床前,装了张嘴却没再说话。

“大姐二姐你们不要误会傲然,我的病早就好了今天会这样是因为看到了一条被撞死的血淋淋的小狗,一害怕就这样了。”庄简扁着嘴巴点点头,表示相信,只是眼睛还在欢实的流泪。看那架势不被xx阿姨选上做‘还珠嬷嬷’的女主是誓不罢休了。

“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庄繁狐疑的看着脸色似乎更加苍白的庄维希,继而捂住嘴巴转向一边发出奇怪的声音,肩膀一抖一抖的,这个恶女人,她在笑!“大姐别哭了妆都花了,脸都肿成面包了快去美容院做个spa缓解一下吧。”

“我要回去看店了,没我在那群鸟会翻了天。”庄繁一改刚刚悍女形象,扭着恨不得拐出十八道弯儿的细腰走到面无表情的司徒傲然身边,“我们先回去了,小希交给你了要好好照顾着呀。”仿佛刚刚推他出门的不是自己一样,端的是要维护和谐社会建设妖媚娇憨样儿。

司徒傲然对上庄维希白纸一般的小脸上有些闪躲的眼神,点了点头。

庄繁暗暗松口气,还好这男人还有风度,虽然与杂志上的报道有所不符,但是毕竟谋到福利的是自己还是见好就收赶紧闪吧。迅速拉起正在照镜子扑粉补妆的庄简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我不是有意维护你,只是不想让那两女人担心。”庄维希别过脸不去看关上房门朝自己走来的司徒傲然冷声道。

可是在听者看来却总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