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独宠小猫妃 《穿越之独宠小猫妃》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之独宠小猫妃小说简介

《穿越之独宠小猫妃》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印采儿,玄胤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再次穿越之独宠小猫咪妃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独宠小猫咪妃》,提供更多再次穿越之独宠小猫咪妃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再次穿越之独宠小猫咪妃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再次穿越之独宠小猫咪妃小说再次穿越之独宠小猫咪妃摘选: 不知道何时,光柱消散化成白色稀淡的云气,周身核心主题…...

穿越之独宠小猫妃小说-《穿越之独宠小猫妃》第一章全文阅读

穿越之独宠小猫妃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独宠小猫妃》,这里提供穿越之独宠小猫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独宠小猫妃小说精选: 不知何时,光柱散去化作白色稀薄的云气,周身围绕,茫茫夜色,云烟似纱,璀璨的星光孤独的发亮,像白色龙鳞一般。 印采儿松了一口气,情况并非想象中简单,被黑夜包围的凉风从耳边呼呼掠过,缕缕青丝向上恣意摇摆,这是什么——重力加速度! 这要是直直摔下去非得成为肉饼不可,一纸黄符,昊势一挥,金灿灿的光芒应天而起,暖暖的愠色将采儿的身子团团围绕,像一朵彩色的棉花糖,虽有灵符护体但是终是抵不住地心重力,“嘭”一声响,小身板跟大地来了个亲…

不知何时,光柱散去化作白色稀薄的云气,周身围绕,茫茫夜色,云烟似纱,璀璨的星光孤独的发亮,像白色龙鳞一般。

印采儿松了一口气,情况并非想象中简单,被黑夜包围的凉风从耳边呼呼掠过,缕缕青丝向上恣意摇摆,这是什么——重力加速度!

这要是直直摔下去非得成为肉饼不可,一纸黄符,昊势一挥,金灿灿的光芒应天而起,暖暖的愠色将采儿的身子团团围绕,像一朵彩色的棉花糖,虽有灵符护体但是终是抵不住地心重力,“嘭”一声响,小身板跟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差些骨头架子都要摔碎了,一个灵符只不过免去了当“肉饼”的宿命!

印采儿揉揉屁股,仍禁不住谩骂。

“YD!老头子诚心毁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他!”

须臾,由近及远传来“踏踏”的脚步声,有素的布阵,将自己围了个水泄不通,明晃晃的刀矛泛着银嗖嗖的冷光,漆黑的夜晚被折射的寒光打亮,犹如白昼。

印采儿木讷,朝四周望了一圈,左手抓着裙角,试探性的挨个指指。

“各位大哥——片场,拍戏呢?!”

一位身穿银铃甲,手拿红缨长枪的青年军官,从人群中显身而出,樱红的项顶飞羽像火凤的羽毛,威风凛凛,道:

“大胆刺客,跑到此处撒野,把她给我绑了听后主上发落!”

采儿脑袋一闷,火气大盛,挺了挺腰板,道:

“这么片场啊!入戏这么深,把你们导演叫出来!你好好问问他!有这么拍戏的么?”

军官眉宇一挑,红缨长枪身后华丽一甩,枪矛直直抵着采儿的咽喉。

采儿嘴角抽抽,似笑非笑,调皮的眼睛半眯着,毫无神采的打量着着这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军官。

“现在的演员真没有素质,动不动耍个大牌,不把导演大哥放在眼里,社会风气这么差,多半是娱乐圈搞出来的,今个是爷遇着了,改天要是一个无知‘小白兔’,那还不被你们这帮无良的演员生吞活剥了!爷今个就整整这不正之风!”

周遭众人掩着气色,没听过这般不靠谱的言论,但碍于军纪也不好发作。

采儿心里冷嘲这班有眼无珠的,抽一纸黄符,横扫一圈“定——”。刹那犹如黑色雕塑,巍巍站立,和苍茫夜色融为一体。

秒杀搞定!

“抓刺客!抓刺客!抓刺客!”门庭处跑进来几名穿绛红色衣服的小厮,看打扮像太监,捏着嗓子,声音好生难听。

印采儿抓抓头发,内心有些抓狂:

“拍什么雷人狗血剧?这么较真!靠!惹不起躲得起!”谁有那么大力气这么些龙套人物多费口舌。

一大队人马,就像块橡皮糖,怎么甩也甩不掉,片场的场景也够大的,只是在森幽幽的夜色中像蒙着诡秘的黑纱,看不清真正的姿色。

前一片灯火通明,背影掩映着波光粼粼的涟漪,绯色的纱帘,一扬一悠。

是个亭子,四周种植厚厚的花丛,各种香味缭绕牵绊,一派旖旎的景象。

“人家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去曝光度那么大的地方不至于被发现吧!”采儿猫着小身板,垫着脚尖,步子轻盈。

走近些才发现,里面还有拥吻的两个人,几乎已经赤条条了,男的只穿了条褶裤,松垮的褶衣露出胸口健硕的筋肉,白皙似玉的肌肤,女子更是个尤物,粉红小妖精应该算吧,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惹火!

滚得热火朝天——春宫?小A?印采儿有撞墙的冲动,但是闯已经闯进来了,一步错到尾好啦!

一手遮脸,指缝露出一米神光,撇着脸,凉凉道:

“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没么都没看见,美人你们继续!哦——一会要是一帮子龙套军来了,你们就说那个女的往那边跑了,小人在此谢过!”十分狗腿的蹲在一角,小脑袋埋在膝盖上,暗道:这是什么片场?一边演宫廷,一边演小A,齐头并进,莫非这也是个什么《rou蒲团》?导演这厮也够变态的!

男子推开身边女子,英气逼人的眉宇一挑,嘴角挂着狡黠的笑意,无殇的俊容将柔亮的月色都要比下去,这个人就是昭炎万尊——轩辕玄胤。他踱着步子在采儿面前蹲下,轻轻冷笑,那声音如同天籁,却与生而来一股霸气,让人畏惧。

印采儿抬起头,只手遮脸,透光之隙穿过来清澈似水的眸光,飒飒道:

“他们走啦?”

男子薄薄的嘴唇微微咧开,饶有意味点点头。

也许方才赶得匆忙未来得及仔细观摩,这个少年唇红齿白,幽邃的眸子,英挺的鼻子,组合成一个从臆想出来的完美花样美男,也就十八、十九岁的样子!

“哇咔咔!极——品——!这一版的《rou蒲团》肯定大火!”

男子眯着眼,修长的玉手拨开她的小手,食指抵着她的下巴来仔细观摩,迫使之与他对视。

我发誓这一辈子从没有见过这么美、这么妖冶、这么有FEEL的男子!男子凑得近了些,湿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酥酥的痒痒的,采儿抵不过这么汹涌的魅惑咽了口唾沫,声音颤颤的:

“美人!不要勾引我犯罪,我还未成年咯。”

男子凉凉一笑,玉手划过颈线停在咽喉,狡黠犀利的眸光直直盯着。道:

“你说,他们追你做什么?”

“他们说我是刺客!可惜我不是嘛!我不想跟他们打当然要跑了!”

男子轻盈一笑,云淡风轻,背后的扶柳沙沙作响,这个男人的魅力将夜色生动的一切都遮盖起来。

“不是刺客?那你来此做什么?”

印采儿扯着裙角,尽量不去与他对视。

“我说我现在还搞不清来着搞什么呢?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有刺青的不是一定是流氓也可能是岳飞,能哼哼的不一定是猪也可能是小沈阳,会烧香的不一定是和尚也可能是熊猫,所以,从天而将的不一定是刺客也可能是路过打酱油的!”

玄胤摸索着下巴,笑意冷冷。这一举动着实吓到印采儿,两只水灵灵的眼睛睁得滚圆。

“不是刺客,却跑来搅了朕的雅兴,莫不是侍寝?”

“嗤——”

朕?刺客?摄像机——木有!工作人员——木有!这种情况是:我——穿——越——啦!

心中仍是不肯相信这种狗血到不行的事情会落到自己头上,掏出挎包中的手机——没信号!杯具而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