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独宠小猫妃 《穿越之独宠小猫妃》师傅的补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之独宠小猫妃小说简介

《穿越之独宠小猫妃》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印采儿,玄胤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印采儿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独宠小猫咪妃》,提供更多印采儿小说,印采儿小说名字。再次穿越之独宠小猫咪妃小说印采儿摘选:印采儿双臂搭在栏杆,扛着下巴去欣赏来之不易的温暖,这片的美丽的夕阳渐去,间接暗示着夜得降临到。 “前段时间传闻废旧的实验…...

穿越之独宠小猫妃小说-《穿越之独宠小猫妃》师傅的补偿全文阅读

印采儿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独宠小猫妃》,这里提供印采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独宠小猫妃小说精选: 叶檀仙山上,一位须发苍苍的老者,仙风道骨,青白的衣袂迎风而立,随性自然的眉宇几乎与浩瀚的仙山雨雾、碧空星若融合在一起,臂弯中扶着一把拂尘,御风轻轻摇摆,深邃的眸子似夜空的最美的月亮,老者抬头对着黑幽幽的夜空,看着什么,几乎看到未来归鸿西去,昨日朝华蓬勃…… 须臾,老者沧桑和蔼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知足的笑意,修长的手指握着浮沉对着漫天星汉,轻轻摇摆,口中念道: “17年了,后星,回来吧!回来吧!是你回来的时候了!这个动荡的时代该…

叶檀仙山上,一位须发苍苍的老者,仙风道骨,青白的衣袂迎风而立,随性自然的眉宇几乎与浩瀚的仙山雨雾、碧空星若融合在一起,臂弯中扶着一把拂尘,御风轻轻摇摆,深邃的眸子似夜空的最美的月亮,老者抬头对着黑幽幽的夜空,看着什么,几乎看到未来归鸿西去,昨日朝华蓬勃……

须臾,老者沧桑和蔼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知足的笑意,修长的手指握着浮沉对着漫天星汉,轻轻摇摆,口中念道:

“17年了,后星,回来吧!回来吧!是你回来的时候了!这个动荡的时代该由你终结了。”一阵狂风恣意骤舞,从拂尘蒲韧的白色丝线一直蔓延,像一道龙卷直插天际,天地变色,乌云蔽月,电闪雷鸣,黑幕暗暗潜生的一切,预示着一个新的开始……

21世纪,羽田高中

“叮铃铃——”放学的铃声。

校园密集的人流渐渐散去,繁华散去只剩东风,入夏的夕阳愈发慵懒,天地昏黄却更加温暖,印采儿双臂搭在栏杆,拖着下巴欣赏来之不易的温暖,这片美丽的夕阳渐去,暗示着夜得降临。

“最近传出废旧的实验楼有鬼,也不晓得真的假的?”印采儿无聊的摇摇头,对于自己的另一个身份,多多少少有一些无奈。在物质及其发达的现代,有许多已经几近灭绝的东西以最后卑微的姿态呈现,因为在这个世界鬼怪精灵是不被认可的,但是不认可不代表那并不意味着不存在,同时物质的相对性也有了今天的自己,自己其实也是一个——修灵师。

黑色像一团墨一路征伐,最后直到将天空吞噬。

印采儿挎着书包,手中握着桃木剑迈着步子朝前走去,整个大楼被团团树荫包围,湿气浓重,废旧的玻璃将月色打亮,只是这种光怪陆离的格调越发诡异。

进入二楼,穿过回廊,走了一个拐角,老鼠蹑着步子来回穿梭,数量真不少;腐朽的木头气息重了,还有实验药品挥发的独特气息,但是亦有酸臭恶人的尸臭气息,各种虐人的气息浑浊,鼻子都有些抵挡不住了,小手挥挥,这种气味依旧没有变淡的迹象。印采儿心中嫌恶,都是那个可恶的北淼老头子,要自己好端端的捉什么鬼?回去拨了他的皮。

再往前走,水汽腐朽的地板发出“吱吱”的声音,似乎预示着它的脆弱,但是印采儿却丝毫不敢怠慢,握着木剑,小心翼翼。尸气越来越重,茫茫间可以观摩到若不可见的青烟从门缝丝丝传出,这里是尸气最集中的地方,门牌上三个红红的仿宋字体“解剖室”。

这一切想来都不怪了,阴气、尸气、想来是娄娄最钟爱的。

“嘭——”

房门被一脚踢开,发出猛烈的撞击声,在幽静的实验楼不亚于原子弹爆炸。

屋子里酸臭气更胜,堆积了许多架子,架子上陈列许多人体组织标本,装载在一个个狭口瓶中,浸泡出血色的**,黑暗中比血还要猩红,墙角一块巨大的白布蒙着一个魁梧的身躯,白布的一角被风卷起,亦扬一顿,下面藏着一个森森的骨架,像个空娄楼的眼睛像两团泥沼,印采儿对于死人向来是敬畏的,人活着不能自由死后就应该安歇。

“这个解剖室还真大!里面还有!藏那么深!”穿过陈列室,中间变得空旷极了,破败的电棒“吱吱”作响随时有掉下来的迹象,前面白蒙蒙一片,起伏不定,夜色中看不太清楚,印采儿从挎包掏出四支黄符,灵符四挥,木剑横在眉心,食指划过剑身抵着剑尖,默念口诀,四符灵光乍现,血色的铭文在黄色的光晕中妖冶夺目,桃木剑身陡涨,通体泛着红红的光彩,双手握剑,对空一划,红涔涔地的光彩四射,四道黄色灵符仿佛天兵,逐着红色的剑影飞天铺地,将黑黑的走廊照得灯火通明。

透过白布,可以看得到一双有拳头大小巨大的红色眼睛,如两汪血泉。

“嘶——嘶——嘶——”传过来警戒声,宣誓着它的领地。

“爷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妖怪!”木剑视前一划,红光浩淼,飞出一道利刃将隔断的白布劈成两半,幕布后面那个灰色的身影飞躲,长长的爪子划地,列出一尺长的口子。

“嘶——嘶——嘶——”声音来自身后……

印采儿木剑指天,四符听令顿于四角,连城一圈,黄色的光彩将这个教室包裹,木剑横批几式,黄彩琉璃,灰色的身影飞蹿,留下迷离的影子。照这么看是个速度型的妖怪!必须因他现身才有机会对付它。

夜色更加浓重,摆起的窗帘猎猎作响,忽然,一道灰影突袭而来,巨大的獠牙八尺多长,一双眼睛几欲喷出火,似乎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一个旋身,灰影带起一阵风将校服裙子扬起幅度。灰影稳稳落在面前三尺远的架子上。

印采儿,不敢怠慢,一手抓符一手握剑,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刚才如不是机警恐怕这张自己为得意的脸蛋子就被毁了,免不了心中多了一份怨气。

二者对视,仔细看这个妖怪,血红色的眼睛,一米高的身子,半尺长的獠牙,圆圆的耳朵,灰融融的皮毛——老鼠!

“YD,我说这里老鼠怎么这么多,原来是你这么个大BOSS给这耀武扬威!”

腥红的眼睛流出光彩,刺着牙齿,尾巴一挑一摇,攻击的预兆。

印采儿心口一念,剑符相交,土木色的剑身立刻如同绣上纹身,华美的要死,光彩琉璃不亚于彩虹,一阵正义之风氤氲,绕城一股气团慢慢堆积,有破发之势。

“嘶——”黑影疾驰,速度如离弦之箭,锋利的爪子直劈过来。印采儿半合着眼,木剑聚在当空,四支灵符骤然回归,灵光乍眼,正义之气环绕着剑身,光彩复合像一道彩虹。

“呵——”一声爆叱。

横劈一剑,灵气喷薄,直直分身万千剑花,连接到解剖室最里端,振起巨大的灰尘,震碎了所有,人体标本更是碎了一地,肠子、大肝、肺……灰鼠被生生劈成两半,停在离身体不过半米处,腥臭的血液流了一地,混合着许多人体标本,几欲作呕。

干呕的不行,收起木剑扶着墙,跑了出去,在这种地方,……

月色当空,阴郁的树木“沙沙”作响,繁复的星宇像一颗颗宝石,璀璨的不像话。笔直的道路灯火霓虹,川流不息车水马龙,就是在深夜仍有许多人不甘寂寞……

自己的家在邻近市郊的古朴宅子里,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师傅,修灵师职业也是传承师傅的衣钵。

“我回来了——”

师傅抬起头,深陷的眼眶,皮肤深黄,略微点点头。

“采儿,师傅今天有话给你说,你去屋搬张凳子,咱们爷俩今个好好聊聊。”

本身那个臭老鼠憋闷的气还想朝这个二百五师傅发发火呢,没想到板着张一本正经的脸,也就没发作。

耸耸肩,点了点头。

北淼老头子吸了口旱烟,一团白色烟雾,袅袅升起,道:

“今天的夜色可真好!”

印采儿双臂枕在脑后,歪着头道:

“你想说什么?回归正题,不要唧唧歪歪点没用的!”

师傅顺了口气,眼角的余光盯着我,飒飒笑笑,道:

“什么都瞒不过丫头的眼睛。”

“拍马屁的没用。”

师傅朝天望了一眼,躺在竹椅上摇了起来,边抽烟边道:

“丫头!师傅这些年对不起了!没让你吃好的穿好的,跟着为师过的尽是苦日子。”

印采儿斜了一眼苦笑,岂止是没吃好的穿好的,跟着你过穷日子就算了,还害自己17岁没交过男朋友,来一个比较心仪的,追出门非把人间打趴不行,还说什么自己定论了娃娃亲……

“丫头——作为补偿,师傅还你一个富有的生活,让你天天做米虫,穿金的戴银的,出门有奔马,逛街有保镖,最后再保送你一个完美男朋友包你生活滋滋润润,怎么样?”

“在哪呢?在哪呢?”

“你不想呆在师傅身边了?”

北淼的脸色换成哭腔,被烟云缭绕遮盖看不清楚,什么时候他也有白云气息的道骨仙风,对于这种想法,错觉一定是错觉!

“你先说给的,大丈夫不能食言对吧!徒弟的迫不及待看到师傅的补偿!”你装,我也装!看谁先破像!

“真要啊?”

说得真有那回事似地,大骗子不揭穿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刘谦呢?!印采儿白了一眼……

“在天上!”修长的指头直指天空。

印采儿泄气大半,有海扁他的冲动,但是免不了受之蛊惑望了一眼天空,这一看才觉不对劲:刚才还一碧千里,星宇璀璨的夜空被浓雾遮掩,厚实像暴风雨的前奏,随即电闪雷鸣,狂风骤舞,地上卷起一层黄沙,这是什么情况?

突然一束夺目的白光刺破黑夜,像光标飞闪过来,光标越来越大,席卷而来的风加大许多,树枝被压弯,石头相撞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雷声隆隆声,怎么感觉那光是朝着自己……

情况不对,正要拉着师傅逃跑,却料身子被施了定身咒僵僵动不了,这中间有什么古怪。光束已经飞射到眼前,有枯井大小,华美的颜色堪比霓虹,周身盘旋着异样的风团,印采儿娇小的身躯被光标吞噬,紧紧裹着身子,难受的要死,一张小脸已经苍白。

该死!师傅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嘶声的呐喊在风中减弱,似嘤嘤虫鸣。

北淼站起身,抽了口烟,眉宇含笑,半空摇摇手,道:

“丫头,好好干,这任务只有你才可以!相信自己!对啦,好好挑丈夫,那些都是极品!一路走好!”

这算什么?被师傅打包卖给谁啦?谁敢接受我这个混世魔女!?北淼老头咱走着瞧……

偏南方徐徐环绕着六星连珠,光波从那里出来又从那里回去,月空恢复平静,清澈的像一汪小溪,北淼躺回竹榻,合上眼,一阵微风吹起他苍苍的须发,摆起一个弧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