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魅天下 《花魅天下》第二章:雪原之秘(1)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花魅天下小说简介

《花魅天下》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花千魅,蓬莱,红衣,祭台,穆达,雪原村,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穆达白衣公子小说名字叫作《花魅天下》,提供更多花魅天下穆达白衣公子,花魅天下穆达白衣公子小说。花魅天下小说穆达白衣公子节选:穆达不情不愿的回了雪原村,带着两个手下到处遛达了一遍。 雪原村几百年的勃兴使村落的规模…...

花魅天下小说-《花魅天下》第二章:雪原之秘(1)全文阅读

穆达白衣公子小说名字叫做《花魅天下》,这里提供穆达白衣公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花魅天下小说精选: 且说霓螺进山之后,阿穆达不情不愿的回到了雪原村,带着两个手下四处溜达了一遍。 雪原村几百年的兴盛使村落的规模甚大,东南西北四个部落赫然在目。午饭之后,村里的男人们不是在操练功夫,便是在地里忙着干活,而妇孺带着孩子在树下嬉闹着,老人们笑吟吟的谈天说地,甚是静好。村民虽然对村长阿穆隆甚是敬服,但是都对阿穆达看不甚惯,不管男女老少一看见他便避而远之。阿穆达倒也不在意,一路上昂首挺胸目中无人,并没有注意到村民们的神色都…

且说霓螺进山之后,阿穆达不情不愿的回到了雪原村,带着两个手下四处溜达了一遍。

雪原村几百年的兴盛使村落的规模甚大,东南西北四个部落赫然在目。午饭之后,村里的男人们不是在操练功夫,便是在地里忙着干活,而妇孺带着孩子在树下嬉闹着,老人们笑吟吟的谈天说地,甚是静好。村民虽然对村长阿穆隆甚是敬服,但是都对阿穆达看不甚惯,不管男女老少一看见他便避而远之。阿穆达倒也不在意,一路上昂首挺胸目中无人,并没有注意到村民们的神色都有些异常。

如此也没什么意思,阿穆达突然心生邪念,想要利用父亲的身份地位来钳制霓螺。如此一想,他便乐开了花,大步向村长的竹屋走去。

村长的竹屋是全村最大的,经过几代村长的修缮,远看像一座雄伟的庙宇。阿穆达走到父亲的竹屋前,有些意外的发现屋门外站着两个陌生的侍卫,两人穿着外界的棉布长衫,一看便不是雪原村的人。

“来者何人!”两个侍卫派头倒不小,看见阿穆达便呵斥道,“我家主人和村长正在洽谈,不得入内喧哗!”

阿穆达站在竹屋外可听见父亲正在接待客人,气氛有些僵冷,似乎相谈并不愉快。然,阿穆达心性不够成熟,感觉到氛围异常也不过愣了愣,瞪了两名侍卫一眼,便目不斜视的要大步迈进去。

“大胆!”两个守卫长剑一挥,拦住了阿穆达的去路,阿穆达气的跳脚,带着两个手下便莽撞的扑上去滚打。

***

村长的竹屋,是雪原村最为神圣之地,一般人是不能任意出入的。

以魁梧彪悍著称的村长阿穆隆,此时浓眉紧锁坐在桌案边,面有难色。在桌案的另一侧,坐着一名白衣公子,唇角含着盈盈笑意,但笑不语。

“……还是算了吧。”阿穆隆沉吟了片刻,拒绝道,“这是雪原村的秘密,我觉得始终不妥。”

“村长,你可想好了,”白衣公子笑吟吟的,柔声劝阻道,“你还是好好想想吧,机不可失。”

“唉……”阿穆隆沉默了,似乎很是为难。

白衣公子倒是不着急,他悠悠站起身,优雅的理了理衣袂,缓步在竹屋内走动起来。竹屋内满是异族风情的装饰,白衣公子摸摸野兽头骨,再抚抚瓷罐里的奇异谷草,露出甚是感兴趣的神情。

一片沉默里,竹屋外忽的传来呵斥和打斗声。

“爹!孩儿有事相求!”阿穆达趁乱猛的推开门,踏进屋便朗声说道。粗浅如他,满心都是霓螺娇俏的模样,想到篝火节上能和霓螺挽手共舞,他便什么也不管不顾。

“你进来做什么!”然而,阿穆隆的态度却大大的出乎阿穆达的意料,但见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似乎极不愿意看见他进来,粗黑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厉声喝斥,“你给我出去!”

阿穆达怔了怔,挑着眉看了父亲一眼,这才环视四周。但见一名白衣公子好整以暇的站在父亲身边,身后带着两个手下和一个书童。这白衣公子一身的锦衣华服,肤色白皙,眉眼如画,手执水墨锦扇悠然摇着,唇边微微带笑看着阿穆达。

真真是气质如华,风采绝世。

就是这人带来了门外的侍卫么?就是这人让父亲如此紧张么……

阿穆达被父亲宠惯了,第一次被如此当众呵斥,不会忍气吞声的他无处发气,转而对着那白衣公子大声喊道:“你是谁?你带人来雪原村作什么?”

那白衣公子温和的一笑,明亮的笑靥仿佛把竹屋都点亮了,让阿穆达几乎瞬间神魂出窍。轻轻摇了摇手中的水墨锦扇,白衣公子轻柔答复道:“我姓白,此次前来贵村,是找你父亲相谈重要之事的,你还是出去玩吧!”

什么!阿穆达的双眉几乎竖了起来!这穿白衣服的虽文质彬彬,话语间居然敢如此藐视他,完全当他是个乳臭味干的小孩!片刻间,阿穆达对白衣公子完美外貌的好感烟消云散。

“你找死么!!”阿穆达恨恨的上前一步,弯腰弓背一副上山捕兽的姿势,便要攻击白衣公子。

然而白衣公子但笑不语,下一刻,却是阿穆隆厉声喝斥道:“畜生!滚出去!”

“……爹!”阿穆达目瞪口呆的转头,看着与记忆里迥异的父亲,“你这是怎么了!”

“白公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教子无方,让你们见笑了。”阿穆隆毫不理会儿子的委屈,只是正色对白衣公子歉意道。

“爹……”阿穆达手足无措,黝黑的脸憋的通红,七尺高的魁梧男儿口中喃喃嗫嚅着,最后终是郁郁寡欢的走了出去。

一场闹剧结束了,竹屋里安静下来,那白衣公子温和一笑,对阿穆隆轻轻说道:“村长可真是深明大义,可见您诚意足够。”说完,示意身后的几名手下放下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推开一看,里面码放着整整齐齐的一箱金元宝,闪闪发光,足有万金。

白衣公子微微一哂,继续道:“村长,这就是钱就是我开出的条件,您看如何?”

“白公子,你们……当真不会乱来吧?”阿穆隆望着那一箱财富,根本无心在意儿子受到的伤害,只是浓眉紧皱的再次确定道,“钱财事小,此事万万不能外传,你要切记啊!”

“不会。”姓白的公子点头,笑如春风依旧,甚是笃定,“我说到做到,不会让第三者知道。”说完,将身边的手下和书童全部唤了出去。

“好吧,念在你也是一番孝心,我就告诉你吧……”阿穆隆悠悠叹口气,望着那箱财宝,开始细说从来。

实在是没办法啊,谁知道雪原村近些年来,面对着极其窘迫的财源困难,而他作为一村之长,怎么能不想尽法子力挽狂澜!若非如此,他又怎么会允许霓螺那外来的小丫头,随意进村采药卖钱啊!

白公子笑如春风,温柔的眉眼里的戏谑一闪而过,笑意加深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