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纵横录 第五章 唐化神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道纵横录小说简介

《天道纵横录》是作者空空如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不高,偶尔会也有几个化神中后期的人物。倘若被这些人一拥而上,怕是立刻就得化成飞灰。  “大哥,怎么办?”李玉清想起刚与敖成结起姻缘就得死掉,心里一阵混乱不堪,被这大阵仗给吓住了。  庄俞貌似一脸坚定地,是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  “敖道友,你看我敖成暗暗心急,单个争斗都不一定能逃脱,被阵法困住,更是希望渺茫。。...

天道纵横录小说-第五章 唐化神威全文阅读

  敖成扬言谁能保得三人平安就将灵宝给谁,一下子三三两两的隐藏之人都出来凑一份热闹,还被崆峒派四象阵给困住,结阵的四人具是化神后期的修为。崆峒派这次是下了狠心,灵宝志在必得,竟然派出了华峰、华远、华云、华昭四位长老。

  敖成暗暗心急,单个争斗都不一定能逃脱,被阵法困住,更是希望渺茫。

  扫了一眼四周,心头更是恶寒,茅山派也是大手笔,来了张子风、张子寒、张子云三位化神后期的长老。其他小派之人修为虽然不高,偶尔也有几个化神中期的人物。若是被这些人一拥而上,恐怕立马就要化为飞灰。

  “大哥,怎么办?”李玉华想到刚刚与敖成结成姻缘就要死去,心里一阵混乱,被这阵仗给吓住了。

  庄俞倒是一脸坚定,就是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

  “敖道友,你看我的提议如何?”四人当中的老大华峰从袖子里摸出一枚蕴蓝的碧玉,碧玉上霞光万道,一看就是件一流法宝。

  人群中顿时响起一阵吸气声。有认识此宝的人叫道:“是上古大圣广成子的炼魔重宝碧玉霞光珏。”

  “不错,正是碧玉霞光珏,此宝能发万道霞光,破一切污淫之物,乃是由广成子祖师亲手所炼,威力无穷。”华昭故意提高声音,生怕众人不知道一般。

  蜀山剑派,昆仑派,茅山派之人顿显焦急神色。交出一件自己不能得的灵宝,尚可换得一件由广成子亲手祭炼的法宝,且不说这法宝威力是否真有那么夸张,但是胜在意义重大。广成子乃是何人?上古阐教十二金仙之首,昆仑山第一撞金钟之人,随便从法宝中学点皮毛,也是受用无穷。这样的买卖,只要不是傻子,都会做。

  “这……”敖成面带难色,今天这阵仗已经超过了自己能控制的范围,告诉诸人其实没有什么灵宝吧,到了这关头,鬼才会信,是以期期艾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小子,不要给脸不要脸。再不拿出来,杀了你一样可以得到灵宝。”华云虽为女子,脾气却是出了名的暴躁,见敖成不答应,放出一个小小的铃铛就要杀人夺宝。

  她这一动不要紧,蜀山剑派,昆仑派和茅山派诸人本就为本派处于弱势而担忧,见华云要杀人夺宝,怕其抢了先机,三派互相看了一眼,平日里再怎么不对付,此时却相当有默契。茅山三人各使烈火符、天雷符、锐金符这三种专主攻击的符咒向四象阵攻去。青妍与陈东陵手上紫青双剑光华大涨,一道紫巍巍一道青颤颤交相合在一起,隐隐可见光华内一青一紫两条蛟龙相互缠绕,劈头绞下,直似要把空间给绞碎。不愧为蜀山镇山法宝,即便二人发挥不出全部威力,也不是一般法宝可以抵挡的。陈长老更不犹豫,抬手就是一道十丈来长的红色剑罡,威力不比紫青双剑合壁要差。虚谷子扔出一块一尺来长金光闪闪的金砖,金砖上符录流转,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那爱炫耀法宝的骚包也不甘人后,使了个法诀,手中刻有“番天”二字的宝印迎风就长,瞬间就有十丈大小,狠狠地砸向四象阵。

  华峰四人吓了一跳,拼命运转法力,四象阵顿时风云雷动,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兽影象升腾而起,牢牢地守护四方。

  轰的一声剧响,万道光华直冲云霄,连天都失了颜色,千丈之内云气荡然无存,天似乎被捅了个窟窿,空中碎木乱石横飞,气劲四溢。一边看热闹的人抱头鼠窜,不时传出惨叫之声。

  待得光华散尽,地上已是歪歪斜斜躺了一地的人。茅山三人,虚谷子,陈长老修为高深,尚无大碍,只是衣杉凌乱,披头散发,狼狈一些而已。骚包满身是宝,最后关头展开杏黄色的小旗将自己护住,也不知是何法宝,上面黄光流动,气劲遇到自然消散,却是众人当中最从容的。青妍与陈东陵就要惨得多,二人只是化神中期的修为,又无护身法宝,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口中不时有鲜血溢出。

  华峰四人被动防守,四象阵被破,气机交感之下各人受伤不轻,瘫在地上,一时半刻没法与人动手了。敖成几人见机得快,四象阵还未破掉就祭起法宝护住自身,受了点轻伤。

  华峰挣扎着拿出四颗丹药,每人服了一颗,暂时压制住伤势。四人也不说话,狠狠地盯了众人一眼,架云离去。

  骚包要去拦截,被虚谷子拉住,示意其少安毋躁。骚包还待分说,虚谷子板着脸道:“虚衡子师弟不可造次,你忘了出门时大长老是如何吩咐的?”

  虚衡子白了一眼,不再言语。

  一时无人说话,气氛异常诡异。突然从地上窜起一人,扬手放出一股浓浓的黑烟,将众人罩住,黑烟刺鼻,闻者欲呕,不小心吸入一点,顿感泥丸宫中元神跳动,有脱体而出的趋势,内中更有各种凶魂厉魄,铺天盖地地咬向众人。

  “不好,是噬魂雾,快护住身体。”陈长老怪叫一声,施展太清护体神光,护住陈东陵和青妍,噬魂雾滋滋作响,被消融了老大一片。虚衡子一展杏黄小旗,顿时黄光大盛,护住自己和虚谷子,有毒烟和凶魂厉魄靠近,立刻被弹开。

  茅山诸人更绝,不断释放烈火符和天雷符,靠近身边的噬魂雾和厉魄不是被烧就是被天雷击毙,只是这黑雾似乎无穷无尽,才被消融又蜂拥而上。

  “桀桀桀桀,竟敢伤害我的宝贝,今天你们谁也别想离去。”空中声音飘忽不定,很是不爽。

  “前辈可是噬魂老祖?我师傅乃是苗疆多足尊者,可否看在师傅面子上,放我离开?”一个身穿蓝色长衫,面色阴骛的中年人喊道,他只有化神中期的修为,又不敢伤害噬魂老祖的宝贝,抵挡起来很是吃力,眼看就要坚持不住。

  “哦,你是那老蜈蚣的徒弟,看在你还识趣的份上,你走吧,代我向那老蜈蚣问好。”噬魂老祖说完,蓝杉男子顿觉周围一松,出了噬魂雾的范围。

  能呼吸新鲜空气还真是好啊,他向空中拜了一拜,道:“晚辈告辞,祝老祖旗开得胜。”架起滚滚黑云,片刻不见踪影。

  一些小门小派的人以为有戏,纷纷于魔道大佬扯上关系,先行骗过去再说,还是小命重要。

  噬魂老祖只是不管,加紧催动噬魂雾,这下众人吃紧,修为不够又没有好的法宝护身之人先后毙命,惨号声不断。

  为了莫须有的灵宝送掉性命,唐化摇头叹息。

  敖成三人护体光芒越来越稀薄,又无克制这等阴毒之物的法宝,岌岌可危。

  “大哥,我坚持不了多久了。怎么办?”李玉华先前就受了伤,被噬魂雾侵蚀良久,全身法力到了干枯的地步。

  敖成脸色苍白,看了一眼庄俞,其情况和李玉华一样,只是咬着牙不说话,苦苦支撑。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二弟,三妹,待会我自爆元神,冲开一条路,你们赶紧回天池,紧闭宫门,安心修道,不要再管这些是是非非。”

  “不行大哥,还是由我自爆元神,你和三妹要好好的活下去。”庄俞坚定地说。

  三人争吵不休,又自感动不已,只恨自己法力不够,不能救得对方。

  “桀桀,何必要死要活,只要你交出灵宝,我放你三人离开。”噬魂老祖费这么大的劲,还不是为了获得灵宝,开始诱惑诸人。

  “老祖却是不知,我真没什么灵宝。”敖成苍白地辩解道。

  “死到临头还敢狡辩,本老祖本想让你交出灵宝饶你等性命,既然你冥顽不灵,我就先杀了你,自己来取。”噬魂老祖大怒,难得发一次慈悲,竟然不领情,当下调动凶魂厉魄向敖成三人扑去,对着护体光芒又撕又咬,光芒急剧减少,已是到了破碎的边缘。

  “大哥,鸿蒙道人。”李玉华突然想起一事,急忙喊道。

  敖成一怔,心下转过千百个念头,自己千百年修炼,无人指导的情况下能修到化神后期,后与李玉华、庄俞结为兄妹,做那一方霸主,心里颇是自傲,要自己拜人为师当然不肯,眼下众人性命难保,那鸿蒙道人神通广大,或许能救自己等人,看到二人期盼的眼神,心下一酸,捏碎传讯珠,嘶声喊道:“师傅救我。”

  话声刚落,只见一道紫色的雷电贯穿天空,直直打在黑雾之上。

  “啊。”噬魂老祖一声惨叫,噬魂雾如阳春白雪,瞬间消融干净。

  敖成定眼看去,只见一张笑眯眯的脸凑到面前,嘴里巫自说道:“乖徒儿可是在叫我?”

  敖成垂头丧气,有气无力地道:“师傅救我三人。”

  “恩,一点诚意也没有,算了,你师傅我不与你一般计较。”唐化心里高兴,小样儿,跟我斗,还不是乖乖认输。随手朝三人头顶各拍了一掌,三人吓得魂飞魄散,要是被拍实了泥丸宫,不死也要脱层皮,想要躲开,却发现无论躲向哪里,都逃不出手掌的范围。

  “啪啪啪。”三声脆响,敖成,李玉华,庄俞各自挨了一掌,暗道我命休矣,又觉得不对,泥丸宫中一股暖流流过,原来萎靡不振的元神,像是吃了一剂大补药,充气般鼓胀起来,直到元神再也吸收不了,暖流转向四肢百骸,浑身酸痛之感顿消。将心神沉到身体里一看,一直停止不前的境界竟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三人得了好处,大喜,跪在地上,“谢师傅。”“谢前辈。”

  “嘿嘿,不必多礼。”唐化手掌虚托,三人感到身体不受控制,一股巨力将自己拉起。

  “孽畜,哪里走。”唐化大喝,探手往空中一抓,只见一位满头碧发,鹰沟鼻,满脸狠厉之色的大汉摔在地上,嘴角血迹未干。

  “你便是噬魂老祖,区区一只碧玉蟾蜍,也敢称道做祖。”唐化眼中凶光闪现,却是恼这碧玉蟾蜍伤害了自己的徒弟,不交代一声就想逃跑。

  “哼,若不是你偷袭,我又怎会败在你手下。”噬魂老祖神经大条,见唐化也就一普通人的样子,自己法宝瞬间被毁,只当是被偷袭所致,犹自出言不逊。

  “不知死活。”唐化也不与他多说,一掌拍在其泥丸宫上,顿时地上现出一只小山般大小的碧玉蟾蜍,蟾蜍面露痛苦神色,两只灯笼大的眼睛里泪水涟涟,爬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你可愿与我徒弟守护洞府?”唐化想到敖成修为还不高,自己不可能时刻在其身边,这蟾蜍有返虚初期的实力,倒可一用。

  蟾蜍连忙点头,唐化将其元神抽出一丝,设下禁法,递给敖成道:“这蟾蜍就送于你,元神印记收好。这孽畜若有不轨之心,只需将之毁掉,便叫其魂飞魄散,连投胎转世亦不可能。”

  众人心下发凉,好狠的手段。

  “走吧。”唐化见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叫上敖成,李玉华,庄俞三人就要离开。

  “前辈,请稍等。”虚谷子连忙叫住几人。

  “你有何事?”唐化面无表情,眼中精光一闪,刚才一记紫宵神雷的威力虽不是很大也耗去三四成法力,再加上替三人疗伤和制服受伤的噬魂老祖,一身法力用去六七成,此时亦不过是强撑罢了,若再与这些人争斗,只怕要栽在此地。

  “没,没事,只是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请前辈有时间到昆仑玉虚宫作客,我昆仑上下必扫塌以待。”饶是虚谷子修为不错,又不知其虚实,被唐化眼光扫过,只觉得浑身凉飕飕的,身上再无一点秘密可言,本来想说灵宝的事情,临时改口,怕惹恼了这道人。

  其他几派中人,躲这煞星还来不及,哪里还敢多言。

  唐化似笑非笑,道:“我知你想说什么,其实我徒弟说实话你等不信,此地并无什灵宝,不过是我修炼时不小心弄出来的现象罢了。”

  唐化也不怕暴露修为,喝令碧玉蟾蜍变小,收到袖子里,带着敖成三人,身化流光,众人眼睛一花就不见了人影。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