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物参世 第二章 迟来的送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凝物参世小说简介

《凝物参世》是作者小小书生你牛啥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不忘地喝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吁……”马车忽地一停,一个小男孩向这边跑来下人们赶快神手抵挡。“少爷……”却被一旁的周福德给叫喝住了。“不需要管了,让他们两个说句话吧,当然一同慢慢长大的啊!唉……”这是周福德居然流露出来出了久违了的叹息,“蝶儿……”周韵“小蝶,你给我回来。”只听得一声爆吼从后面席卷而来,众人皆被这一声吼叫从刚刚的情境中醒来。”“妈?你怎么来了?”小蝶深深的震惊了,众人也震惊了。从声音的地方寻去只见一三十左右的少妇,身着一身朴素的外衣,虽然没有经过特殊的打扮,但是匀称的体型美妙的脸庞已经让在场的一些男子为之倾慕,这与刚才的一吼有这十万八千里的差距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素颜美女么?”“什么啊?这不是柳大姐么?”“啊?他就是那人称河东狮吼的柳含烟?”众人嘁嘁喳喳议论个不休,可是她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似的。径直走向了小蝶,“小蝶……跟我回家!”她的语气里多了一份柔软也多了一份慈爱,“不!小蝶不走,小蝶要看着韵哥哥走!’小蝶的眼里充满了坚定的神色,“小蝶来得晚了,小蝶要目送韵哥哥离开。”“你……你要气死我是么?”柳含烟又濒临在爆发的边缘。“含烟妹子,不要生气了,他们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突然要离开了,送一送又有什么呢?”这时周福德从一旁劝说道。“可是,周韵那么优秀。小蝶还是……他们以后有没有……唉……”柳含烟轻轻叹了一声,包含千丝万缕的哀愁。“这个也是没有办法啊!缘来缘去,上天自有定数,何必苦苦去追求改变什么呢?”周福德抬起头望了望天,“打道回府!”“是……”众仆人缓缓散开,“周老爷回府,闲杂人等一律退让。”围观的群众已经稀稀疏疏的散开了,只有极少数的人停留在这里。在人群的角落里有一个人正暗暗自语:“烈阳宗么?呵呵……有意思!”说完,人影一闪瞬间消失不见了。如果有人看见的话肯定会惊讶,因为那正是先前绿衣人使用的招数。。...

凝物参世小说-第二章 迟来的送别全文阅读

  “等一等……韵哥哥,等等我……”听的一声呼唤在远处传来,顺着声音寻去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这个姑娘看起来只有七八岁而已但是眉宇间却透漏着一份成熟的感觉,和她的年龄极不相符。此时她正气喘吁吁的想着马车的方向跑来,一呼一吸间显得极其狼狈。身旁的袍带因为长时间的跑动而松开了些许,显然小姑娘匆忙间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韵哥哥……”小女孩看见渐行渐远的马车突然颓废的倒在地上,嘴里仍然念念不忘地喝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吁……”马车突地一停,一个小男孩向这边跑来下人们赶紧神手阻挡。“少爷……”却被一旁的周福德给叫喝住了。“不用管了,让他们两个说句话吧,毕竟一起长大的啊!唉……”这是周福德竟然流露出了久违的叹息,“蝶儿……”周韵连忙跑到了那个女孩的面前,呼唤着女孩的名字不住的摇晃着女孩,显然是着急了。“韵哥哥……”女孩慢慢睁开了眼睛,“嗯,小蝶,你怎么才来啊?我等了你好久呢,”周韵有点生气的问道。“对不起啊,韵哥哥。妈妈不让我来,说我不能和哥哥走那么近的,因为哥哥是一个万里挑一的男孩,将来继承周叔叔的家业,以后遇到的女孩子肯定比我好。”小蝶边说边努着嘴,小嘴翘啊翘的两只眼睛不知不觉的已经蒙上了一层浅浅的水雾。周韵此时也弄不清楚什么状况,便说道:“什么啊?我永远是你的韵哥哥,不管我变成什么人,不光我是变成富人或者穷人,永远都是蝶儿的韵哥哥。好了,蝶儿别哭了!”周韵伸出小手,擦干了小蝶眼里的泪水。“真的么?嗯嗯!韵哥哥永远是蝶儿的韵哥哥,”小蝶也破涕为笑“伸出手!”“哦?!呵呵!还行不过哥哥啊!”周韵伸出手。两只小手在夕阳下,缓缓地勾在一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呵呵……”附近的人们都被这一幕给深深地感动了,曾几何时自己也曾经年轻曾经无知啊。离别的伤感被一对少年的插曲而略显得轻松了些。“咳咳……蝶儿,”周福德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啊?周叔叔……”小蝶连忙从失神之中缓了过来“小蝶,你韵哥哥只是去拜师学艺而已,学成之后自然会回来的。呵呵……你就……”这时周福德把眼皮飘向了他们紧紧勾住的小手。“啊……”毕竟是年不更事懵懂不知事,小蝶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处在人群的最耀眼处。连忙撒开了和周韵牵着的小手,脸上也映上了夕阳一般的红晕。“韵儿,”周福德不紧不慢地叫出这个名字,周韵看了父亲一眼,又恋恋不舍得看了蝶儿一眼,缓缓的登上了马车。回头看了众人一眼,“爹,儿子不会让你失望的。小蝶,你也要等我啊!”说完恋恋不舍的回到马车,小蝶刚刚唤起的好心情瞬间又破灭了,“韵哥哥,小蝶会等你一辈子的!”小蝶向马车的方向暗暗许下了诺言。

  “小蝶,你给我回来。”只听得一声爆吼从后面席卷而来,众人皆被这一声吼叫从刚刚的情境中醒来。”“妈?你怎么来了?”小蝶深深的震惊了,众人也震惊了。从声音的地方寻去只见一三十左右的少妇,身着一身朴素的外衣,虽然没有经过特殊的打扮,但是匀称的体型美妙的脸庞已经让在场的一些男子为之倾慕,这与刚才的一吼有这十万八千里的差距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素颜美女么?”“什么啊?这不是柳大姐么?”“啊?他就是那人称河东狮吼的柳含烟?”众人嘁嘁喳喳议论个不休,可是她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似的。径直走向了小蝶,“小蝶……跟我回家!”她的语气里多了一份柔软也多了一份慈爱,“不!小蝶不走,小蝶要看着韵哥哥走!’小蝶的眼里充满了坚定的神色,“小蝶来得晚了,小蝶要目送韵哥哥离开。”“你……你要气死我是么?”柳含烟又濒临在爆发的边缘。“含烟妹子,不要生气了,他们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突然要离开了,送一送又有什么呢?”这时周福德从一旁劝说道。“可是,周韵那么优秀。小蝶还是……他们以后有没有……唉……”柳含烟轻轻叹了一声,包含千丝万缕的哀愁。“这个也是没有办法啊!缘来缘去,上天自有定数,何必苦苦去追求改变什么呢?”周福德抬起头望了望天,“打道回府!”“是……”众仆人缓缓散开,“周老爷回府,闲杂人等一律退让。”围观的群众已经稀稀疏疏的散开了,只有极少数的人停留在这里。在人群的角落里有一个人正暗暗自语:“烈阳宗么?呵呵……有意思!”说完,人影一闪瞬间消失不见了。如果有人看见的话肯定会惊讶,因为那正是先前绿衣人使用的招数。

  “跪下!”在周府的祠堂里,除了有周家里的众位祖先外,在侧位上还供职一个牌位,那上面写着“贤兄上官云辅之位”只见小蝶正跪在这块牌位下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不住地啜泣。“说,给你爹爹说说今天你做了什么事?”柳含烟一边恼怒的喊着,一边拿着藤条气哼哼的想要对其家法伺候。“说今天你做错了什么事情?”“我没有做错什么!!娘你要打便打要罚便罚,蝶儿今天无怨无悔。如果爹爹在的话肯定不会这样对蝶儿的,除了你和周叔叔外就属韵哥哥对蝶儿好了。我去送韵哥哥爹爹肯定不怪我。”只见上官小蝶一脸的决然,柳含烟举起的藤条也缓缓降了下来“唉……我这是做的什么孽啊!”说完竟然哭了起来,小蝶也止不住难受的泪水,陪着母亲一起哭泣起来。祠堂外,周福德的脸色十分沉重,抬头望向苍穹:“云辅兄,我对不起你啊,十年前我的承诺没有完成,十年后我的承诺难道也完不成了么?你若在天有灵,就帮我一次让云儿平平安安过完一生,让他和小蝶幸福吧!”周福德暗暗自语道。这是天边,突兀的闪过一颗流星,像是在赞许着什么。周福德缓缓露出笑容转身回到了府中,夜,静悄悄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