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道之算师 第三章 拜师学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阴阳道之算师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阴阳道之算师,阴阳道之算师小说是著名作家蓝色的小痴的一本恐怖灵异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发”——我自小一同玩到大的哥们儿,“找他抽根烟去!”我心说。“大发”本名胡受到启发(很像七七十年代的名字有也没......),跟我差不多的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体重却整整有二百多斤,一副大老板的派头,说话的总是会平着出,久而久之落了两个外号,一...

阴阳道之算师小说-第三章 拜师学艺全文阅读

推荐书目:荣耀之魔瞳 乾龙战天 快穿:我只想种田 剑灵驸马爷 往生之仙魔录 堕圣 凰临天下:至尊魔神 抗战第一狙击手 大制药师系统 长宁帝军


  第三章拜师学艺“商量点事儿,我要收你们家宝贝儿子做徒弟!”“什么?!”这次是我们一家三口人一齐吃了一惊。“咳,”老头儿干咳了一声,“怪我怪我,没跟你们说清楚,你们夫妻俩先跟我来谈谈。”说着话就反客为主地直接把我爸妈拉去了卧室,剩下我一个人在客厅里边干站着,我脑子当时实在是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索性不再乱想。看看时间还不到十二点,同学的成绩都还没出来,我也不好太声张,一赌气直接跑出家门找“大发”——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哥们儿,“找他抽根烟去!”我心想。“大发”本名胡启发(很像七八十年代的名字有没有......),跟我差不多的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体重却足足有二百多斤,一副大老板的派头,说话总是横着出来,久而久之落了两个外号,一个是“胡老板”,一个就是“发哥”,我却喜欢叫他大发,感觉比较上口,还显着亲切。从小我们就在天天一块儿,形影不离的,有时候他还心血来潮在我家写个作业什么的——他是腻歪透学习了,我们俩学习成绩一直是一个特好一个特差,但不耽误在一块儿玩,就这么晃晃荡荡长到十八岁,也是十多年的交情了。初中毕业以后他读了一个职高,我继续念高中,但每周末回家还是混到一起,所以碰到什么事儿我总会先想到找他去念叨念叨。“你不是今天查成绩么?怎么不在家守着电脑。”大发给我扔过来根烟。我点着了烟,往他们家沙发上一歪,慢慢抽了一口:“你兄弟我成绩出来了。”“不是还不到时间呢么,**做梦梦到成绩了吧。”“咳...”听到“做梦梦到成绩”这几个字我一口烟直接呛到了肺里边。“这么跟你说吧,兄弟我可以算咱们区的状元。”我把老师给我打电话通知成绩这件事跟他说了一遍。“我操,真的啊?!”他要不是份量太大蹦不高当时那劲头儿估计能用脑袋把天花板顶穿,他简直比我还高兴,立马掏出手机来也不知道给谁打电话,牛逼哄哄地开始一通吹嘘——这就是兄弟,你伤心,他比你还伤心;你开心,他比你还开心。跟大发待到午饭的时间,他硬拉我出去吃饭去,我说吃饭不着急,明儿我请哥儿几个喝酒。“今天估计是不行了”,我暗自想,“现在家里边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回到家里,听见厨房里一阵锅碗瓢勺的碰撞声,我妈做饭,我爸跟那个老头儿在客厅里正喝茶聊天,见我回来,我爸就把我叫了过去。“这位老前辈要收你做徒弟,我们一起聊了聊,我和你妈都同意了。”“啊?!”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老头儿到底是干嘛的,他跟我爸妈说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他要教我些什么,我就更不知道了。但是当时心底里隐隐有一种感觉,觉得这老头儿很亲切,也觉得他很厉害,对于跟他学艺这事儿甚至有点蠢蠢欲动的感觉。总之,后来我就拜了这老大爷为师,我问他该怎么称呼他,没想到关于他自己他一点都不想多说,简单地让我叫他“师父”。查完成绩那天之后的整整一周,我基本上天天都是请客、赴宴,忙活了一周,师父带我离开家,到郊区租了一个院落。师父说满打满算咱们有两个月的时间,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还要耽误几天,所以咱们一天得当成一周用——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一开始几天我熬得跟孙子一样,我们家祖传嗜睡,楞让师父把我这个“传统习惯”掰了过来。我记得特别清楚,第一天跟师父学习,师傅问我:“小子,是不是特想知道黄豆的事?”我说是啊,做梦都琢磨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嗯,自然会给你讲一讲,可只是讲讲,但这个手段我不交给你。”“......”话说回来那个黄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撒豆成兵”是历史上特别著名的一个典故,据说得道的高人有撒一把黄豆使之幻化为千兵万马的本事(《封神演义》写闻仲与姜尚大战岐山,由于商朝军队得到申公豹一帮道友相助,西周军队渐渐不支。关键时刻,姜尚得到燃灯道人相助,撒豆成兵,反败为胜。)到底有没有人掌握这个手段,师父说他不知道,但是撒一把黄豆,演绎摆布,推古及今,甚至设置阵法,是确有其事的。有的风水术士擅长六爻起卦,借助几枚古币便可将八卦演绎得风生水起,比靠捻指节推算凶吉准确的多。还有的高人推陈出新,研究出用算盘演绎推理的方法,推算的时间跨度和空间上的深度更不知扩大了多少倍。但不论是用指节、古币(一般是六枚)、算珠推演都会有局限——因为工具自身在同时可操作数据的数量上的局限性,推演的范围和准确性自然会受到限制。“我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掌握这手撒豆算事的本事,世上的事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师父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惆怅感。我当时觉得这么厉害的一个手段,谁要是掌握了不是应该能的威风八面的么?听师父说话却没有感受到那种威风凛凛的味道。我也觉得他有些吹牛,而且他说的“机缘巧合”,我也不太相信,付出和收获永远是成正比的,的确有的人运气好过一般人,但总归,一个人得先要足够努力,才有资格去要求成绩。师父当初肯定也是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才能掌握这个法门。“你信不信鬼神之说?”师父盯着我的眼睛问。“信。”“为什么?”“很多人说鬼神的事信则有不信则无,但我宁可信。现在的社会,难得的是心存敬畏。我想如果相信这些看起来玄之又玄的东西,对于为人处世来说,可以起到一种限制的作用。”“不错。”师父赞许的看了我一眼。“鬼神之说,孔夫子没讲清楚,他只是主张敬而远之,后来也没有人讲得清楚,信不信全凭自己的态度。你谈到心存敬畏,这一点很好。老生常谈的中庸之道,无非也就是说万事讲求个度,类似的,道家讲天行有常,佛家讲因果轮回,都是告诫世人凡事要讲究个尺度。敬畏父母,生时尽力,死后思念,这是孝;敬畏自然,耕种守时,渔猎限制,这是和;敬畏众生,予人玫瑰,手有余香,这是善。现在你能有这个认识,很好。我跟你说,不管你以后的观念怎么改变,永远记得心存敬畏之心。”“嗯,弟子受教了。”当时我的心里油然生出一种庄重之感。后来师父跟我谈了不少看似空洞的大道理,但其实字字珠玑,无论学习什么东西,心不正,就深入不到学问的精髓。师父说我们也没有什么门派之说,但做的是“算”这件比较玄妙的事,要与很多的人,很多的事,甚至很多的神鬼妖魔打交道,如果心思不正,意志不坚定是不会有大成就的。也是打那时候起,我渐渐开始明白师父为什么一身的本事,却还像最普通的人那样过着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生活,所谓人各有志,活到了一定境界,对身外之物就看的比较淡了。不过这也不是说一味的消极避世,师父跟我说,有机会要为这个国家做一些事,对社会没有大贡献的人,没有资格谈什么归隐田园。听这番话的时候,我心中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种豪气干云的感觉。这些都是师父在正心修身上对我的一些教诲。至于正经八百的“手段”,师父两个月的时间却只教给我一门课——“掷硬币”。用师父的话说,“撒黄豆”的手段虽然看起来很厉害(其实就是很厉害),但时效性太弱,得花个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去揣摩、练习,掌握起来很难,他现在也不敢说掌握的十分熟练(所以才会在公园里被人误认为神经病一样地用一把黄豆消遣,其实他也在日复一日的练习,用师父的话说就是“卧读躬耕,一日不辍”)。但就像我们熟悉的自然学科一样,再玄奥的学问也有最基本的道理或者公式,不同的公式组合到一起就产生了千变万化,再复杂的图形也是由线条的运动、组合形成的。所以师父让我到附近的信用社换了一千枚一块钱硬币回来(硬币比黄豆规整的多,一样的手感、大小,黄豆则大小各异,形状不一)......当时好一通软磨硬泡才说服了信用社的柜台大妈给我兑换硬币,我对着她一张臭脸谄媚地笑了能有两个多小时。换回来硬币,师父把这些硬币全堆在一处,又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小堆黄豆,招呼了我一声说:“小子,先练基本功。”说着话,他随便的在那堆黄豆里抓了一把。“数数,是不是六十四颗。”说着把抓起来的黄豆撒在地上。“真的假的?”我偷偷地嘟囔了一句。“一,二,三.....六十,六十一,六十二,六十三......六十四!”“我说您这这也太厉害了吧!”“厉害什么厉害”,师父有些不以为然,“这都是基本功,以前药房的柜台伙计,抓药都是一把下去一钱都不差,甚至百货商店的售货员卖个糖都能一把抓对份量。这个全靠练习,熟能生巧。不过也有例外。”说罢师父神秘地笑了笑。“那师父,我是不是......要练抓硬币?”“聪明。你随便抓一把,就抓......十九枚吧!”我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郑重地朝那堆硬币抓了一把,中途感觉抓的太多了,还稍微松了点手故意掉出去几枚。“自己数数。”“好嘞。”我开始点数,结果只有十五枚。“再试一次,抓个二十五枚吧”。我又抓了一次,结果只抓了十八枚。就这么着试了好几次,不是多几枚就是少几枚。“师父,就这一手我两个月也练不出来吧。”我有些含糊。“嗯。我刚才不是跟你说有例外么。你每次是不是抓的时候都在感觉自己手里有多少枚硬币?感觉不是多了就是少了,所以还调整一下,故意再拿几个或者掉几个?”“是啊。”“那这次你就想着要抓的个数,一把下去,拿起来多少就是多少,不要调整。这次抓二十三枚吧。”“成吧。”我想反正调整也调整不对,索性就真正来个一把抓吧。一把下去,我感觉抓的有点儿多,但还是没调整,全都攥在了手里。“你再数数。”师父看着我攥着硬币的手说。“一,二,三......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这次居然不多不少正好二十五枚!“怎么可能?!”没想到我居然还有这个天分。“嗯,我果然没看错。天生的先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阴阳道之算师小说简介

《阴阳道之算师》是作者蓝色的小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发”——我自小一同玩到大的哥们儿,“找他抽根烟去!”我心说。“大发”本名胡受到启发(很像七七十年代的名字有也没......),跟我差不多的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体重却整整有二百多斤,一副大老板的派头,说话的总是会平着出,久而久之落了两个外号,一...

阴阳道之算师小说-第三章 拜师学艺全文阅读

  第三章拜师学艺“商量点事儿,我要收你们家宝贝儿子做徒弟!”“什么?!”这次是我们一家三口人一齐吃了一惊。“咳,”老头儿干咳了一声,“怪我怪我,没跟你们说清楚,你们夫妻俩先跟我来谈谈。”说着话就反客为主地直接把我爸妈拉去了卧室,剩下我一个人在客厅里边干站着,我脑子当时实在是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索性不再乱想。看看时间还不到十二点,同学的成绩都还没出来,我也不好太声张,一赌气直接跑出家门找“大发”——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哥们儿,“找他抽根烟去!”我心想。“大发”本名胡启发(很像七八十年代的名字有没有......),跟我差不多的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体重却足足有二百多斤,一副大老板的派头,说话总是横着出来,久而久之落了两个外号,一个是“胡老板”,一个就是“发哥”,我却喜欢叫他大发,感觉比较上口,还显着亲切。从小我们就在天天一块儿,形影不离的,有时候他还心血来潮在我家写个作业什么的——他是腻歪透学习了,我们俩学习成绩一直是一个特好一个特差,但不耽误在一块儿玩,就这么晃晃荡荡长到十八岁,也是十多年的交情了。初中毕业以后他读了一个职高,我继续念高中,但每周末回家还是混到一起,所以碰到什么事儿我总会先想到找他去念叨念叨。“你不是今天查成绩么?怎么不在家守着电脑。”大发给我扔过来根烟。我点着了烟,往他们家沙发上一歪,慢慢抽了一口:“你兄弟我成绩出来了。”“不是还不到时间呢么,**做梦梦到成绩了吧。”“咳...”听到“做梦梦到成绩”这几个字我一口烟直接呛到了肺里边。“这么跟你说吧,兄弟我可以算咱们区的状元。”我把老师给我打电话通知成绩这件事跟他说了一遍。“我操,真的啊?!”他要不是份量太大蹦不高当时那劲头儿估计能用脑袋把天花板顶穿,他简直比我还高兴,立马掏出手机来也不知道给谁打电话,牛逼哄哄地开始一通吹嘘——这就是兄弟,你伤心,他比你还伤心;你开心,他比你还开心。跟大发待到午饭的时间,他硬拉我出去吃饭去,我说吃饭不着急,明儿我请哥儿几个喝酒。“今天估计是不行了”,我暗自想,“现在家里边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回到家里,听见厨房里一阵锅碗瓢勺的碰撞声,我妈做饭,我爸跟那个老头儿在客厅里正喝茶聊天,见我回来,我爸就把我叫了过去。“这位老前辈要收你做徒弟,我们一起聊了聊,我和你妈都同意了。”“啊?!”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老头儿到底是干嘛的,他跟我爸妈说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他要教我些什么,我就更不知道了。但是当时心底里隐隐有一种感觉,觉得这老头儿很亲切,也觉得他很厉害,对于跟他学艺这事儿甚至有点蠢蠢欲动的感觉。总之,后来我就拜了这老大爷为师,我问他该怎么称呼他,没想到关于他自己他一点都不想多说,简单地让我叫他“师父”。查完成绩那天之后的整整一周,我基本上天天都是请客、赴宴,忙活了一周,师父带我离开家,到郊区租了一个院落。师父说满打满算咱们有两个月的时间,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还要耽误几天,所以咱们一天得当成一周用——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一开始几天我熬得跟孙子一样,我们家祖传嗜睡,楞让师父把我这个“传统习惯”掰了过来。我记得特别清楚,第一天跟师父学习,师傅问我:“小子,是不是特想知道黄豆的事?”我说是啊,做梦都琢磨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嗯,自然会给你讲一讲,可只是讲讲,但这个手段我不交给你。”“......”话说回来那个黄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撒豆成兵”是历史上特别著名的一个典故,据说得道的高人有撒一把黄豆使之幻化为千兵万马的本事(《封神演义》写闻仲与姜尚大战岐山,由于商朝军队得到申公豹一帮道友相助,西周军队渐渐不支。关键时刻,姜尚得到燃灯道人相助,撒豆成兵,反败为胜。)到底有没有人掌握这个手段,师父说他不知道,但是撒一把黄豆,演绎摆布,推古及今,甚至设置阵法,是确有其事的。有的风水术士擅长六爻起卦,借助几枚古币便可将八卦演绎得风生水起,比靠捻指节推算凶吉准确的多。还有的高人推陈出新,研究出用算盘演绎推理的方法,推算的时间跨度和空间上的深度更不知扩大了多少倍。但不论是用指节、古币(一般是六枚)、算珠推演都会有局限——因为工具自身在同时可操作数据的数量上的局限性,推演的范围和准确性自然会受到限制。“我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掌握这手撒豆算事的本事,世上的事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师父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惆怅感。我当时觉得这么厉害的一个手段,谁要是掌握了不是应该能的威风八面的么?听师父说话却没有感受到那种威风凛凛的味道。我也觉得他有些吹牛,而且他说的“机缘巧合”,我也不太相信,付出和收获永远是成正比的,的确有的人运气好过一般人,但总归,一个人得先要足够努力,才有资格去要求成绩。师父当初肯定也是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才能掌握这个法门。“你信不信鬼神之说?”师父盯着我的眼睛问。“信。”“为什么?”“很多人说鬼神的事信则有不信则无,但我宁可信。现在的社会,难得的是心存敬畏。我想如果相信这些看起来玄之又玄的东西,对于为人处世来说,可以起到一种限制的作用。”“不错。”师父赞许的看了我一眼。“鬼神之说,孔夫子没讲清楚,他只是主张敬而远之,后来也没有人讲得清楚,信不信全凭自己的态度。你谈到心存敬畏,这一点很好。老生常谈的中庸之道,无非也就是说万事讲求个度,类似的,道家讲天行有常,佛家讲因果轮回,都是告诫世人凡事要讲究个尺度。敬畏父母,生时尽力,死后思念,这是孝;敬畏自然,耕种守时,渔猎限制,这是和;敬畏众生,予人玫瑰,手有余香,这是善。现在你能有这个认识,很好。我跟你说,不管你以后的观念怎么改变,永远记得心存敬畏之心。”“嗯,弟子受教了。”当时我的心里油然生出一种庄重之感。后来师父跟我谈了不少看似空洞的大道理,但其实字字珠玑,无论学习什么东西,心不正,就深入不到学问的精髓。师父说我们也没有什么门派之说,但做的是“算”这件比较玄妙的事,要与很多的人,很多的事,甚至很多的神鬼妖魔打交道,如果心思不正,意志不坚定是不会有大成就的。也是打那时候起,我渐渐开始明白师父为什么一身的本事,却还像最普通的人那样过着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生活,所谓人各有志,活到了一定境界,对身外之物就看的比较淡了。不过这也不是说一味的消极避世,师父跟我说,有机会要为这个国家做一些事,对社会没有大贡献的人,没有资格谈什么归隐田园。听这番话的时候,我心中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种豪气干云的感觉。这些都是师父在正心修身上对我的一些教诲。至于正经八百的“手段”,师父两个月的时间却只教给我一门课——“掷硬币”。用师父的话说,“撒黄豆”的手段虽然看起来很厉害(其实就是很厉害),但时效性太弱,得花个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去揣摩、练习,掌握起来很难,他现在也不敢说掌握的十分熟练(所以才会在公园里被人误认为神经病一样地用一把黄豆消遣,其实他也在日复一日的练习,用师父的话说就是“卧读躬耕,一日不辍”)。但就像我们熟悉的自然学科一样,再玄奥的学问也有最基本的道理或者公式,不同的公式组合到一起就产生了千变万化,再复杂的图形也是由线条的运动、组合形成的。所以师父让我到附近的信用社换了一千枚一块钱硬币回来(硬币比黄豆规整的多,一样的手感、大小,黄豆则大小各异,形状不一)......当时好一通软磨硬泡才说服了信用社的柜台大妈给我兑换硬币,我对着她一张臭脸谄媚地笑了能有两个多小时。换回来硬币,师父把这些硬币全堆在一处,又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小堆黄豆,招呼了我一声说:“小子,先练基本功。”说着话,他随便的在那堆黄豆里抓了一把。“数数,是不是六十四颗。”说着把抓起来的黄豆撒在地上。“真的假的?”我偷偷地嘟囔了一句。“一,二,三.....六十,六十一,六十二,六十三......六十四!”“我说您这这也太厉害了吧!”“厉害什么厉害”,师父有些不以为然,“这都是基本功,以前药房的柜台伙计,抓药都是一把下去一钱都不差,甚至百货商店的售货员卖个糖都能一把抓对份量。这个全靠练习,熟能生巧。不过也有例外。”说罢师父神秘地笑了笑。“那师父,我是不是......要练抓硬币?”“聪明。你随便抓一把,就抓......十九枚吧!”我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郑重地朝那堆硬币抓了一把,中途感觉抓的太多了,还稍微松了点手故意掉出去几枚。“自己数数。”“好嘞。”我开始点数,结果只有十五枚。“再试一次,抓个二十五枚吧”。我又抓了一次,结果只抓了十八枚。就这么着试了好几次,不是多几枚就是少几枚。“师父,就这一手我两个月也练不出来吧。”我有些含糊。“嗯。我刚才不是跟你说有例外么。你每次是不是抓的时候都在感觉自己手里有多少枚硬币?感觉不是多了就是少了,所以还调整一下,故意再拿几个或者掉几个?”“是啊。”“那这次你就想着要抓的个数,一把下去,拿起来多少就是多少,不要调整。这次抓二十三枚吧。”“成吧。”我想反正调整也调整不对,索性就真正来个一把抓吧。一把下去,我感觉抓的有点儿多,但还是没调整,全都攥在了手里。“你再数数。”师父看着我攥着硬币的手说。“一,二,三......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这次居然不多不少正好二十五枚!“怎么可能?!”没想到我居然还有这个天分。“嗯,我果然没看错。天生的先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