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与狗说话 第2章 被关了一年的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要与狗说话小说简介

不要与狗说话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恐怖灵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经典小说《切记与狗说话的》由过客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惊悚恐怖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宁缺,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这堵墙是由木板两块两块共同组成的。我用手电筒照着仔细仔细观察了一番,意外发现这些木板上面有钉子。我找来一把钳子,把其中两块木板上的钉子全部取了,意外发现这块木板是钉在另两块木板上的。我倏然明白了回来为什么那一扇门看不见了。...我顿然明白过来为什么那扇门不见了。原来在这一面墙外面又钉了一排木板,相当于堵墙有两层木板,自然而然地,那扇门被钉在外面这层木板给隐藏了起来。。...

不要与狗说话小说-第2章 被关了一年的狗全文阅读

《不要与狗说话》 第2章 被关了一年的狗 免费试读

这堵墙是由木板一块一块组成的。我用手电筒照着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这些木板上面有钉子。我找来一把钳子,把其中一块木板上的钉子全部取了,发现这块木板是钉在另一块木板上的。

我顿然明白过来为什么那扇门不见了。原来在这一面墙外面又钉了一排木板,相当于堵墙有两层木板,自然而然地,那扇门被钉在外面这层木板给隐藏了起来。

外面这层木板是我爸钉的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越发好奇起来。凭直觉,一定跟里面那神秘的声音有关。

恐惧、好奇与激动齐涌心头,令我的手微微发抖。

我用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将掩盖着门的那几块木板给弄掉,那块老式木门显露出来。不过上面却有一把铜锁。

掩盖门,还上锁,这已经是两道防护了,杂物室里的东西愈发神秘起来。

这铜锁足有一个拳头大,我弄了半天没有弄开,索性将门给拆了。

将门一搬开,我便迫不及待地举起手电筒朝里面照。

一股刺鼻的腐气及霉气扑鼻而来,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屏住呼吸。

里面灰蒙蒙地,而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堆白色的东西。那东西离门口不远,趴在地上,闪着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我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发现是一只狗。

一只白狗。

这里面怎么会有狗?我惊讶不已,然而当我看清楚这只狗的模样时,更是半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白!”我脱口而出。

小白是我妈养的一只狗,因为全身通白,所以叫小白。去年我妈走了后,小白也失踪了,万万没想到,它竟然会被锁在这里面。

更令我惊异的是,小白还活着。它看到我,缓缓抬起头来。我不由地想起了我妈,鼻子一酸就要落下泪来,上前去摸小白的头。

就在这一刻,小白突然张开嘴,猛地朝我的手咬来。

曾经的小白非常温顺,我经常逗着它玩,甚至还几次将它当马骑。它对我妈非常忠心,几乎寸步不离地跟在我妈身边。在我看来,小白就是我家庭的一份子。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它现在竟然会咬我。

我猝不及防,只感觉手背一痛,一小块肉被小白活生生撕咬了下去,鲜血直流。

“呀!”我惊叫一声,下意识地朝小白踢去,重重地踢在小白的脖子上,小白闷哼一声从我脚下溜了出去。

“死狗站住!”我叫骂着追了出去。

小白跑到门口,发现门已关,便转过身望着我,张牙咧嘴,凶神恶煞,似乎随时就会朝我扑过来。

我用手电筒对着小白的眼睛,感觉到手背上传来火烧一般的剧痛,愤怒地问:“为什么咬我?”

小白那凶恶的目光突然温柔起来,快活地摇着尾巴,呜呜叫着,像是在哭,前腿跳跃着,似乎想走过来,但又因为怕我打它,所以又不敢上来。

它认出我来了。

看着小白这样,我原谅了它。刚才它一定是没有看清是我,所以就咬了我。

我柔声问道:“你怎么在那屋子里?谁把你关在里面的?”

小白听了,摇着尾巴大胆地走了过来,在我腿上不断蹭着,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不由又想起了以前我跟小白玩耍的情景,它就像是我形影不离的小伙伴。我又想起了我妈,只感觉心里头酸酸地,想去摸小白的头,但又怕它咬我,只得先去找了块布将手背上的伤口作了一个简单的包扎。

刚才那一口小白咬得非常深,几乎咬到骨头了。我的心沉重起来,我得去把这伤口处理一下,万一得了狂犬病就不好了。

医院离我这儿很远,这个时候去医院不太现实,好在我们村里有一个老中医,医术高明,远近闻名,特别是他有一手绝活,就是会治百毒,方圆百里有人被蛇咬了,被蝎子蜇了,甚至是被蜈蚣等毒物咬了去找他,经他一治,保准没事。

时间就是生命,我冲上楼拿起钱包就朝老中医家里跑。小白想跟出来,我担心它会再去咬人,把它关在屋里了。

已是深夜,附近各家各户的人都睡了,灯也关了,黑乎乎地一片,我的心也越发沉重。本来是想跟我爸说说这事的,想叫他陪我去老中医那儿,但一想到这么晚了,就没有去打扰他。说不定他现在正跟那个女人在床上颠鸾倒凤。

不知为什么,自从那个女人来了后,我和我爸之间似乎多了一层无形的隔膜。

万幸的是老中医家的灯还亮着,我走进他的诊所时,他正在看一本医书。

老中医听到我的脚步声,抬头望向我,问:“宁缺,你是来拿药的?”

“不是,我被狗咬了。”说着我将手递到他眼前,将包扎伤口的布拆了。

老中医看了看,“哟,咬得挺深。谁家狗咬的?”

我说是我家那只狗,小白。

“哪个?”老中医正在药柜里拿药,一听到我这话便转过身惊诧地望着我。

“小白。”我说。

老中医的脸色顿然变了,皱上眉头又问:“你说是你妈以前养的那只白狗?”

我说是的。

“那只狗还活着?不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了吗?”老中医半信半疑。

我这时只感觉伤口疼得厉害,催促道:“你先帮我消消毒吧,**咬得太痛了。”

老中医拿出酒精给我伤口消了毒,又配了一副中药磨成粉末倒了一些药水用布包着敷在伤口上。这药一敷上,伤口立马不痛了。

“那只白狗是自己回来的?我听说一年前它离家出走了。”老中医又问。

“不知道。”我随口应道:“它好像在我家关着。”

“什么,在你家关着?”老中医停下手中的动作又望向我。

我突然想到,会不会是我爸有意将小白关在杂物室的?这件事我爸没有跟任何人说,一定有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我若把事儿说出去了,只怕会对我爸不利。

“是的。”我淡淡地道:“我爸怕小白咬人,就一直关着,没想到把它关坏了,竟然咬我。”接而我话锋一转,问:“我这伤口不要紧了吧?还要不要明天去打疫苗?”

老中医嗤笑了一声,不屑道:“不用了,我这儿比那疫苗管用百倍。你明天再来我这儿,我到时再给你换一次药就行了。”

从老中医家里出来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他一直站在门口盯着我,面色凝重,似有所思。我感觉老中医的神色有些古怪,他似乎想知道些什么。或者说,他对小白非常感兴趣。

在路上,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且不说我爸为什么将小白关在杂物室,这一年,它是吃什么的?它不可能像蛇一样会冬眠,不吃不喝也能活一年吧?

我不由加快了步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