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 第二章未脱离生命危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小说简介

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青春校园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陆景纯权寰宇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情节精妙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这里免费提供更多《怦然动心:权少,你好坏!》第二章未摆脱生命危险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那是毕竟,我是权寰宇的女人,你敢再向前走一步试一试!”听这话,对方停下了脚步,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扫了一眼浑身湿透,眼眶红红的陆景纯冷笑:“你要是真是权少的女人,他能让你这幅模样出来?你少做梦!”。...

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小说-第二章未脱离生命危险全文阅读

“你要做什么?”

  “哼,从权少的房间出来,脾气倒是长了不少呀,嗯?”

  “那是当然,我是权寰宇的女人,你敢再往前走一步试试!”

  现在这种情况硬碰硬很容易失了身之后又丢了命,情急之下,她只能用权寰宇的身份做掩护。

  听这话,对方停下了脚步,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扫了一眼浑身湿透,眼眶红红的陆景纯冷笑:“你要是真是权少的女人,他能让你这幅模样出来?你少做梦!”

  “不然你们尽管试试!!权寰宇的手段常人闻风丧胆,你们如果玷污了他的女人,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陆景纯坚定地看着对方,修读法律的六年里,她辅修了心理学,她知道她已经唬住了他们。

  男人皱着眉峰看了陆景纯两秒,到底是不敢前进,他转身走到旁边,拿出手机按了个号码:“老大,姓陆的女人说她是权少的女人,我们动不了。”

  在落地窗前拥着美人喝着红酒的男人闻言挑了挑眉:“权寰宇的女人?有意思!”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寒意,放开怀里的金发美女,起身立在落地窗前,看出外面繁华的夜景说道:“告诉权寰宇,让他用城南的那块地来换她!”

  “是!”

  收了线,男人收到了老大发来的权寰宇的号码,随即给权寰宇打了电话,电话接通,他被对方的强大气场吓了一下,干咳了两声才大着胆子说话:“权少,是这样的……”

  男人说着转脸看着陆景纯:“你的女人在我们手里,我们老大让你用南城的一块地来换!”

  “遭了,他们竟然敢打电话拿她做筹码跟权寰宇谈条件……”

  会穿帮吗?

  陆景纯的视线锁紧对方放在耳边的手机,心底希望权寰宇直接挂了电话。

  他应该不是个跟别人无理取闹的人!

  不一会儿,对方就收了线,朝旁边的小弟使了个眼色,他们就走过来,拉了一下机关绳——“啊!”

  陆景纯整个人被吊高,她惊呼,本能地抬头往上看,努力想挣脱手上的绳结。

  “要是权少真用南城的地皮来换,那你走运,要是没有!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陆景纯低头看下面,只见她刚才站立的地方恐怖地冒出了几排密密麻麻的尖刀,她的背脊冒出了一层细汗:他们是存心不让我活着离开的!

  权寰宇……

  虽然不想看见权寰宇,但是她忽然希望权寰宇能来救他,她苦读法律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为父亲讨回公道的证据,她不想这样死了。

  “笃!笃!笃!”

  忽然听见一阵沉稳的脚步声慢慢靠近,陆景纯的心底升起了一丝希望,他来了?

  权寰宇走进地下室,陆景纯舒了一口气。

  “权少,交换地皮的事你可以找我们老大……”

  权寰宇用余光扫了一下周围的人,视线停在见地上的尖刀阵,眉峰拧紧。只要绳子一断,陆景纯必死无疑!

  “放人!”

  强大的寒气逼来,对方收了声,权寰宇抬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在场的四个人撂倒在地,救下了陆景纯。

  “走!”权寰宇拉紧陆景纯的手往外跑,最先倒下的男人拿着落在面前的刀,爬起来将刀朝权寰宇扔过去,权寰宇拉着陆景纯转身往旁边躲过,旁边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的男人将手上的尖刀刺进了权寰宇的身体——

  “刺!”

  “额!”

  权寰宇咬了咬牙,陆景纯心惊:“权寰宇!……”

  “抓紧我的手!”他可不想她躲不掉最后被人挟持成了人质,这样,他们两个都麻烦了!

  15分钟后,权寰宇再一次将众人撩倒。

  而此时,他的脸色已经泛白,身上渗出来的血染湿了他身上的黑色西装。

  “撑住,我这就叫救护车!”陆景纯搀扶着血流不止的男人艰难地走出了地下室。

  “会开车吗?”

  权寰宇说话间喘着气,炙热的气息打在陆景纯的脸上。

  “会!”

  “开我的车……”

  “好!”

  顺着权寰宇的指引,陆景纯扶权寰宇来到了他的车前,扶他坐好,帮他带好安全带,陆景纯启动汽车,踩尽油门往最近的医院驶去。

  “权寰宇,你千万别有事!”

  陆景纯定定地看着前方,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手心里全是汗。

  “权寰宇?!!”

  见权寰宇完全晕过去了,她额上不住地冒细汗,强忍着恐惧踩下油门,加快了车速。

  她怕权寰宇失血过多……

  到了医院,权寰宇立即被推进了急救室,陆景纯守在急救室外,如坐针毡。

  她自认自己不是胆小的人,但是现在却控制不住,害怕得双手不住地颤抖。

  “权寰宇,你一定要没事……”

  此时此刻,陆景纯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没有她多年来想象的坏,心中的恨意不由自主地少了一点。

  此时,听到一阵急促焦灼的高跟鞋声。她转脸看过去——

  “啪!”

  穿着端庄优雅地妇人迎面就给了她一个耳光,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让寰宇去救你!滚!”

  “你是谁?”莫名其妙挨了一个耳光,陆景纯站起来,脸色明显不悦。

  “她是权寰宇的母亲,权夫人!”宋连心身边那个满身名牌的女人神态很傲慢。

  陆景纯愣了半秒,立即软了态度:“权夫人,是我让权先生受伤了,很抱歉,我会负责医药费的……”

  “你叫什么名字?”陆景纯的眉眼有点像自己认识的一个故人,宋连心皱着眉心问,声音渗着一丝期待。

  “我叫陆景纯……”

  闻言,宋连心的眉心闪过一丝沉痛,又压抑好。

  “权夫人,您放心我不会逃避责任的。”

  “我们权家有的是钱,用不着你!”权未笙恨恨地说了句,陆景纯无言以对。

  宋连心忽略了权未笙的话,喃喃:“姓陆的……那……”忽然想到现在场合不合适,宋连心将到了嘴边的那句:那陆城是你什么人吗?咽了回去。

  “是,我姓陆。”

  宋连心看了她几秒,就转到前面看着急救室的门,淡淡地开声道:“你走吧!”话自然是对陆景纯说的。

  “夫人,等权先生平安出来,我一定不会打扰的。”

  不确定权寰宇脱离生命危险,她是不会踏实离开的!

  宋连心猜得到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同时心里还纠结着她是不是陆城的女儿,她没有开声再说什么。

  “哼,一个扫把星,还有脸留在这!”权未笙小声说着,刻薄地看了一眼陆景纯。

  “你少说两句!”宋连心提醒。

  “知道了,妈!”权未笙讨好地挽住宋连心的手臂,见宋连心的脸色凝重,她也装模作样哭了出来:“要是寰宇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闭嘴!不许说丧气话!”

  宋连心话音刚落,急救室的门就打开了,陆景纯本能地最先走过去,走到病床前,却被权未笙暗地里往回扯。

  陆景纯往后趔趄了一下,站定。

  宋连心来到病床前,见权寰宇还没有恢复意识,她的心揪成一团。

  “权夫人,权少爷的情况很严重,我们还要再观察一个晚上才确定能不能脱离生命危险。”

  “……好……”医生的话抽走了宋连心一半力气,她往后软倒。

  “妈!”权未笙及时扶住了她,“你没事吧?”

  “没有!”宋连心虚弱地摇了摇头。

  宋连心和权未笙紧跟着病床向病房走去,陆景纯失了魂一样慢慢地走在后面。

  “他原来真的这么严重啊……都是为了救我……”

  她来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权未笙瞪着眼睛朝她吼道:“你还来做什么?滚出去!如果寰宇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有你好看!”

  “权小姐,对不起……”

  “走吧!这里不需要你!”宋连心无力地下逐客令。

  “我改天再来看权先生。”陆景纯朝宋连心的背影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她没有马上离开医院,而是来到了住院收费处询问了一下权寰宇的医药费。

  窗口背后的医生推了推眼镜从电脑屏幕上转头看着陆景纯回答:“权先生的单据显示一共得交45万……”

  “什么?”陆景纯的腿开始发软。

  “不过,已经有人交过了。”

  “好的!谢谢你!”陆景纯转身离开了大厅,脸色很无助。

  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无能的废物。

  家里的困境她没有能力改善,还害得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为她重伤……现在还什么都做不到……

  走出医院的时候,夜风太凉,陆景纯缩了缩肩膀,打了个哆嗦。

  她回到家外面的时候,夜色浓黑得让人喘不过气,她家的灯却是亮着的。

  她才走到家门外,门就开了,保姆陈妈神色焦灼地说:“陆小姐,你总算回来了,陆先生他半个小时前晕在了浴室里头……”

  “什么?”陆景纯推开陈妈快步往里走,神色近乎惊慌。

  陈妈关了门,跟在陆景纯身后:“我跟太太一起扶他回房间里,就即刻打了急救电话,这救护车还没来呢……”

  陆景纯进了客厅,只见她的母亲正坐在沙发上哭泣。

  陆景纯过去将她的妈妈拥入怀里,安慰道:“妈,我在呢,你别担心,我不会让弟弟有事的!”

  “景纯,要是你弟弟有个三长两短,我们陆家就彻底完了。”

  “不会的,您别瞎想,爸爸在天上会保佑我们的。”

  想到什么,陆景纯跟白秀秀说:“妈,等一下救护车过来了,你和陈妈一起陪他去医院,我稍后就来!”说罢,陆景纯起身转身往门口跑去。

  “景纯,你这是去哪里?”白秀秀喊道

  “妈,我现在去凑弟弟住院的费用,你别担心!”陆景纯语毕就匆匆出了门。

  眼下这种情况,她只有去找那位一直对她有好感的许家少爷,许沐辰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