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 第三章叫我沐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小说简介

黑芝麻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目前处于已完结,果圃人家网已经上架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这里免费提供更多《怦然动心:权少,你好坏!》第三章叫我沐辰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我找沐辰学长有急事!”“陆小姐?”。

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小说-第三章叫我沐辰全文阅读

陆景纯来到了许沐辰家门外,着急地摁了连续摁了两下门铃,给她开门的是许家的管家。

  “陆小姐?”

  “我找沐辰学长有急事!”

  “可是,少爷已经睡下了,要不你明天再来吧?——”

  “王嫂,谁来了?”王嫂的话音刚落客厅里便传出许沐辰的声音,焦灼不已的陆景纯径直走了进来。

  刚下楼来的许沐辰看见陆景纯,眼底闪过一丝惊喜。

  “你怎么来了?

  “我有……”

  “来……”许沐辰拉着陆景纯的手走向沙发:“有什么事坐下说。”

  失眠的许沐辰因为陆景纯的到来,倦意少了很多。

  “沐辰学长,我……你也知道,我弟弟身体不好,他今天晚上晕倒了,现在应该已经在医院了,但是我暂时没有钱支付他的医药费,沐辰学长,你能不能借我一些钱?”

  陆景纯期盼地看着许沐辰,心里对他堆积着期望,他应该是不会拒绝她的?

  许沐辰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拿过王妈刚端来的水递给陆景纯,陆景纯喝了一口,他才说:“我帮了你,你是不是就愿意做我的女朋友?”

  闻言,陆景纯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却还是被过喉的水噎了一下,然而缓过来之后,她马上说:“我愿意!”看着许沐辰的眼神分外坚定。

  一是这样就能救弟弟的命,二是,许沐辰家世不错,人品也好,对她应该也是真心的,这样的交易,她没有太吃亏。

  听到陆景纯毫不犹豫的答案,许沐辰有点意外,但是眉眼里却浮泛着欢喜,嘴角的笑意灿烂温柔。

  陆景纯握紧手上的杯问:“那,沐辰学长……”

  “叫我沐辰。”

  陆景纯抿了抿唇,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是最后还是叫出了那两个字:“沐辰……”

  她话音刚落,许沐辰便拿走她手上的杯,缓缓凑过来:“你弟弟的医药费你不用担心,现在太晚了,今晚就留在这里,明天早上,我跟你一起去看他。”

  得知弟弟的医药费有着落,陆景纯虽然心里很抗拒要留下,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许沐辰将陆景纯打横抱起,转身往楼梯走去,上楼间,他垂眸看着陆景纯说道:“景纯,我等今天等好久了。”

  他的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陆景纯没有搭话,转脸避开他意味明显的眼神,心里安慰自己:“许沐辰一定是真心喜欢自己太久了,才这样迫不及待。”

  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得接受。

  进了卧室,陆景纯低声说道:“我想先洗个澡!”跟那群人在地下室里纠缠了这么久,身上应该很脏,她不想给许沐辰留下不好的印象。

  “好!”明白她已经准备好接受自己,许沐辰欣然放下她。

  陆景纯逃似的快步走进了浴室,靠在门板上调整了呼吸才往前走,脱下外套——“卡擦!”

  “我觉得我们可以一起……”

  看见陆景纯背后的伤痕,他皱了眉峰。

  陆景纯转身看打开门的许沐辰,脸色瞬间白了几分本能地后退了两步,心跳加速:“你,你可以先出去吗?”

  他怎么会进来?

  许沐辰不仅没有出去,而且皱着眉峰大步走了进来,逼近陆景纯,她锁骨胸口附近的红痕刺痛了他的眼:“这些痕迹怎么来的?”语气渗着怒意。

  “我今天晚上早些时候……”

  “你是不是破了身子?”见陆景纯眼神躲避,脸色尴尬,许沐辰抿紧唇不悦地下了结论,脸色很难看。

  许沐辰的话像一个晴天霹雳打来,陆景纯的脑子一阵阵发麻。

  “哼!一点都不自爱的女人!”

  陆景纯看着此时的许沐辰,跟她印象中的温润美好的许沐辰有天壤之别。

  他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对立几秒后,见他的脸色添了几分失望,陆景纯穿好外套,说道:“不给你添麻烦了,我弟弟的医药费我自己凑。”

  陆景纯擦过他的身侧走向门口,脸色淡漠不悦。

  “陆景纯!”

  许沐辰转身叫住了她:“要我为你弟弟付医药费不是不可以!”

  陆景纯背对着他,背影疏离不悦。

  “取悦我半年!”

  许沐辰嘴角的笑意很鄙夷。

  这女人虽然破了身,但是脸蛋身材却是少见的好,难得有理由留住她,他怎么愿意就这样让她走?

  背后传来的话让陆景纯彻底寒了心,她冷哼一声:“许沐辰,我们以后就当是陌生人吧!”

  “你!”

  陆景纯坚定地往前走,不去看都知道许沐辰的脸色有多铁青。

  下了楼,她径直往门口走,又听见许沐辰在楼梯的转角处说:“陆景纯,出了这门,你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还是说你打算看着你弟弟死在医院?”

  陆景纯没有理会他带刺的话,径直离开了许沐辰的别墅。

  办法一定比困难多!

  现在的她除了想给许沐辰一个耳光之外,根本就不想跟这样恶心的男人相处多哪怕半秒。

  陆景纯走出别墅后,她放心不下弟弟,直接去医院,再者,现在医院里的人都应该等着她去交款吧,也不知道王妈能不能应付得来。

  陆景纯在仁心医院下车,想到权寰宇也在这里,她苦涩地扯了扯嘴角:“还真是有缘分!”

  走进大厅,根据护士的指引,她来到了她弟弟所在的病房。

  “妈……”

  正帮病人盖被子的白秀秀闻声转身,陆景纯已经走到病床前:“弟弟的情况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但是想要脱离生命危险就一定得在明天下午之前做手术,手术费是80万。”

  “……我知道了……”陆景纯的心一下子揪成了一团。

  80万……她该怎么办?

  “怎么样?你借到钱了吗?”

  “钱明天早上就到账了,一百万呢!”陆景纯对白秀秀笑了笑。

  “那就好!你弟弟能如期手术,妈就放心了!”

  “弟弟他吉人自有天相,他会遇到贵人的,妈妈别担心了。”事实上,她心里已经决定答应许沐辰的条件,用半年跟许沐辰换她弟弟一条命和妈妈下半辈子的安心,值得!

  无论许沐辰如何侮辱她,她都要忍着,明天,她就去找许沐辰。

  “对了,陈妈呢?”

  “我让她回去休息了!”

  “嗯,妈,你也回去休息吧,这里我看着就可以了……”

  “妈回了家也睡不着,就留在这儿看着他吧

  。”

  陆景纯闻言,没有再勉强她,半个小时后,白秀秀还是靠在陆景纯的肩头睡着了。

  陆景纯扶她到靠墙的沙发上躺好,盖上备用的毯子,继续转身看病床上的少年。

  心里疼着发堵。

  “姐姐无论如何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

  她妈妈说得对,她弟弟是陆家的精神支柱,他不能倒下。

  她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白秀秀醒后,她交代了几句去了洗手间,随意洗了把脸,就离开了医院,想着去跟许沐辰谈条件。

  一夜没睡,她的头有点晕,在过斑马线的时候她不得不站定,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向她冲来,她闻声转脸,心头一窒。

  握着方向盘的权未笙看着陆景纯的脸,想起受伤的权寰宇,用力踩了油门,眼底,恨意汹涌。

  “嘀——”

  “砰!”

  车在陆景纯的脚边刹住了,陆景纯惊得整个人瘫倒在地,脸色惨白。

  权未笙摇下车窗,见陆景纯一脸惊恐的狼狈样,嘴角扬起一抹傲慢的笑:“上车!”

  闻声,陆景纯回过神来。

  是她?!

  看清对方竟然是权未笙,陆景纯爬了起来走到车窗边忍不住开声:“你这样开车很容易出意外知道吗?”她心有余悸,语气极度窝火。

  “我让你上车,听见没?!”陆景纯的语气让权未笙很不悦,恨恨地看了她一眼。

  要不是看在权夫人要见她,她刚才真是恨不得撞死这个女人!

  “有事?”

  权未笙抿了抿唇,极度不悦地回应:“权夫人想见你!马上滚进来!”

  得知是权夫人想见她,她意外地愣了一下,想到应该是谈权寰宇受伤的事, 她没有再说什么,进了权未笙的车。

  她不过是个被宠坏了的富家千金吧了,她用不着跟她计较!

  她自然而然地认为权未笙是权寰宇的妹妹。

  30分钟后,两人来到了权氏旗下的晚安酒店,陆景纯跟着权未笙上了顶层唯一的一间房,权未笙用房卡开了门,两人走了进去。

  “权夫人!”陆景纯朝坐在沙发上的宋连心点了点头,瞥见她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份文件。

  “未笙,你先出去吧,我有些事要跟陆小姐说。”

  “妈,我又不是外人…”

  权未笙撒娇着想留下。

  “到外面等我,快去!”

  宋连心的脸色微怒,权未笙只好听话。

  “我知道了!”

  权未笙转脸狠狠白了一眼陆景纯才走向门口。

  她竟然比我还重要?岂有此理!

  权未笙关上了门,宋连心才说话:“你是陆城的女儿吧!”虽然已经得知结果,她还是想从陆景纯口中亲自确认。

  “是!”

  “你知道你的父亲对寰宇集团做了什么吧!”八年前的事情如今想起来历历在目那时候的她也不小了,应该会记得!

  宋连心的话想把刀插在陆景纯的心头,疼得她的手不住的颤抖:“我从来都没有忘记!”

  从那天起,她从来没有忘记要为含冤而死的父亲讨回公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