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汉1627 第五章 讲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新汉1627小说简介

连载中小说新汉1627是网络作家187厘米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该小说归类在女生小说,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目录新汉1627精选篇章:弟,快些来讲。”刘二走到中间篝火旁边,身上热腾腾的,便扯了领口,挽起袖子。刘二大声地地说:“诸位兄嫂,俺刘二只读过几本书,听了几段书,昨日抖胆给大伙讲上一段,权当个乐呵,讲的好,多加多担待。”众人而已架秧子,“讲来,讲来!”刘二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却说这大唐朝,原来也是一个兴盛的年月。那开元天宝年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小民生活最是富足。就是咱这陕北地界,庄户人家那也是粮食多的都要烂去,只得喂养牛羊,每日里酒肉米饭,吃也吃不完。咱农民在家也穿绫罗绸缎,那粗布麻衣,只是做活的时候才穿。”刘二带着动作,引得众人大笑,心下也不再紧张。。...

新汉1627小说-第五章 讲书全文阅读

  刘二正在楞神,旁边王大有拍了拍他的肩膀,“刘二兄弟,你不是会讲评书?难得今日众人吃得饱饭,坐在此处休息,你且来与我等讲上一段。”大富也到:“讲来讲来,我只怕许多年不曾听书。”有财也说,“刘二兄弟,讲一段罢,我还未曾听过哩。”刘二只好答应,心中想些幼时听过的评书,又想所曾浏览的杂文,此时心中满是恨意,决定扯段鼓动人心的故事。一边王大有招呼,众人便挪动凳子,围着场中篝火坐了一圈,纷纷叫嚷,“刘二兄弟,快些来讲。”刘二走到中间篝火旁边,身上热腾腾的,便扯了领口,挽起袖子。刘二大声说道:“诸位兄嫂,俺刘二只读过几本书,听了几段书,今日斗胆给大伙讲上一段,权当个乐呵,讲的不好,多多担待。”众人只是起哄,“讲来,讲来!”刘二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咱们今天就讲一个咱庄户人的好汉,是唐朝末年的好汉黄巢,这段故事唤作“黄巢大战广州城”。”

  “却说这大唐朝,原来也是一个兴盛的年月。那开元天宝年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小民生活最是富足。就是咱这陕北地界,庄户人家那也是粮食多的都要烂去,只得喂养牛羊,每日里酒肉米饭,吃也吃不完。咱农民在家也穿绫罗绸缎,那粗布麻衣,只是做活的时候才穿。”刘二带着动作,引得众人大笑,心下也不再紧张。

  “这好日子却也过不长久,真是恨人。那古话说的好,负心多是读书人。这一些读书人,中了举人做得官来,便丧了良心。他忘了自己祖上也是农户,父祖几代在田里多曾劳苦,只供得他这么一个读书人。他中举做官以后,便不管咱农民疾苦,只管那吃喝玩乐**宿妓,做了一个坏官。一来二去,官饷花光了,他便贪污受贿,挪用钱粮。咱庄户田里的皇粮原本只收一斗,这坏官给加收三斗,咱们庄户人没读过书,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只得继续交这皇粮,好日子变成了苦日子。这还不算,这读书人一个人做了官坏了良心,家里的父兄亲戚也跟着坏了良心。天气好,农民多收了粮食,咱们农民不认得别人,只得在县里卖粮。那坏官的父兄拿了钱,使命压咱们的粮价,还用那大斗收粮,本来十斗粮,只给算成五斗,咱们看在眼里,只得吃亏。等哪年天气不好了,咱们去买粮,他那亲戚开了粮店,死命的给你涨价,平常年月斗粮只要半两银钱,他问你要五两,还用那小斗卖粮,买来一斗,其实只有半斗,咱们也只得忍受。这么一来二去,咱们庄户人就越来越穷,苦日子都过不成了,只能卖田卖地,给当官的家里做佃户,做仆役。这是什么道理?”村民大喊:“没有这个道理,杀了坏官,杀了狗皇帝!”

  刘二摆摆手,继续讲道:“话说到了大唐朝末年,这天下的好地全给那坏官占了去,皇帝也是个坏种,喜爱那些贪官污吏,只管向小民收粮,不管农民死活。农民没得田地,哪里交的起皇粮,那个苦啊,吃糠咽菜都算好的了。却说这一年,在山东地界,出了个好汉,唤作黄巢。这山东的好地都给坏官们占了,小民只得作苦工。这黄巢自幼家中是个卖私盐的,为人豪爽,广交朋友,各地农民活不下去了,都去投奔他。黄巢家中也没有许多粮食,为了活命,只得起义造反。”这刘二越说越兴奋,手舞足蹈,众人也是咬牙切齿的听着。

  “这黄巢最初起事的时候,投奔他的全是饥民,黄巢只好攻打各地粮仓以求活命。这一日他来到了广州城外,部众已经超过了二十万。广州是个好地方,城里商业繁荣商贾众多,城外尽是平地,又河流众多,天气温暖,一年能有三次收成,粮食吃也吃不完。”众人听了只是羡慕。“这黄巢来到这里,便想占了广州,大家都是饿坏了,在这里种田糊口,也是好事。他便向皇帝写信,说我等小民均是为了吃食,不想造反,现今只要在允许我等在广州落了户,便耕田纳粮,再也不造反。可是那皇帝真是坏透了,不准此事,只要把这二十万饥民杀完了事。这下黄巢可生了气。”

  “你道那皇帝为何不许饥民留在广州。原来这广州城原本是咱汉人的地方,小民每日里男耕女织,生活安乐,即便是坏官多收皇粮,日子也过得下去。只有一日,那海外蕃人到此做生意,他在海上漂流,登岸时将将饿死。当地汉人可怜他们,给他吃食衣物,又与蕃人公平买卖。这么一来二去,蕃人就常常跑到广州城做生意,他们看广州是个好地方,便生了坏心思。这些蕃人在海外找些奇珍异宝,送给了当地的坏官,又送给了皇帝。那些东西不当吃不当喝,在海外一钱不值,那坏种皇帝竟然当了宝贝,喜欢的不得了。这下子蕃人得了势,就在广州欺男霸女,强占商铺土地,无恶不作,偏偏坏官还偏袒蕃人,当地汉人百姓奈何不得,只得四处逃难。汉人在广州城内居住不得,蕃人却在里面聚集了不下二十万人。”

  “这唐朝的坏皇帝因为贪图宝物而不愿意得罪蕃人,故而不许黄巢留在广州,还妄想借助蕃人杀光百姓。这坏种皇帝,真真是坏透了!这下惹恼了好汉黄巢。黄巢预备攻打广州城,升帐点兵,手下大将嗷傲直叫,个个奋勇争先。消息传了出来,当地汉人百姓也是纷纷赶来助战。这些百姓也是被蕃人欺压坏了,都自备武器铠甲,纷纷参战。”

  “这黄巢本来就有十多员上将二十万士兵,再加上当地百姓的帮助,只一日便攻克了广州城……黄巢自得了广州,军纪严明,爱护百姓,将那先前蕃人强占的商铺土地全还于百姓,自己又得了广州府库的钱粮,与百姓公平买卖,又不许士兵骚扰百姓,广州当地百姓尽是拥护于他。黄巢便称了大将军,招兵买马,积草屯粮,誓要北伐长安,杀光贪官污吏,推翻那坏种皇帝,还我等小民一个太平世界,朗朗乾坤。”

  这刘二情绪激动,讲完以后高举右手。众人也是纷纷鼓掌叫好,“刘二兄弟,讲的好!”王大有在一旁也是连声叫好,心中赞叹:“刘二兄弟真是好一个人材,真能鼓动人心。”刘二见众人叫好连连,心中高兴,方才觉得口干舌燥,只好行了圈礼,寻王大有坐了下去,却是再也不能讲了。其时正是八月初十,白日里天气晴朗,此时东边月亮早已挂在半空,照得地上亮堂堂。王大有见天色不早了,便分派兀自谈笑的村民回屋休息,独自唤了王大虎过来。这王大虎年岁二十有八,身量高大,面皮发红,浓眉大眼,只是有些瘦弱,家中只有一个婆娘。王大有说道:“大虎,今夜由你守夜。我等先守上半夜,待过了子时去唤你。”王大虎说话似乎鼻子有些不通透,瓮声瓮气的答应了,亦自回家歇息。

  王大有将火堆拨弄的小了点,四人各拾凳子,又围在了火堆旁边。场边的锅碗桌案早由高氏带着一群婆姨收拾干净,大半放在王大有家中,小半存于王大富屋里。这时王有财兀自高兴,拍着刘二的肩膀道:“刘二兄弟,你这评书,讲的太好了,不如再讲一段?”刘二连忙摆手,有气无力,“有财兄弟,我真是不能讲了。”旁边王大有说道:“有财,莫再难为刘二。对了,你今年方才十四岁,须得叫刘二哥哥。”有财却不生气,只这半日,他与刘二却也处的舒坦,当下行礼告罪:“刘二哥,兄弟白日里多有冒犯,你可别介意。”刘二连忙还礼,他也正是与这几人意气相投,那里会在意这点事情。一边大富亦与刘二拱手,刘二摆手苦笑,亦拱手还礼。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