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煞孤星之影子传奇 第六章 本性(5)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煞孤星之影子传奇小说简介

魏杰煜.QD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天煞孤星之影子传奇,目前处于连载中,果圃人家网已经上架天煞孤星之影子传奇,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你……你……咳!”  已不再打话,拔足直迎崖下狠冲,身形之速如芒疾吐,风声呼呼而响,呼吸的节奏间了没于岚雾内头。  他下峰脚程遄媲飞星,无法打喻的快,既对师妹所为慊慊非常不满,复为马、毛兄弟安危悬紧心弦。其间所历虽短,竟张弛有度分如年的感触。  一武志彦搓着双手笑道:“是啊,一抛而后,百事迎刃而解,不也更好?”。

天煞孤星之影子传奇小说-第六章 本性(5)全文阅读

  在这时刻,段志鹏手握鬼头刀奔至,没睹着马、毛兄弟的身影,心下发寒,颤声问道:“三师妹,你总不会真把人由万仞山峰抛下去吧?”先头见她提人奔出,满以为是只想跟他两兄弟开个玩笑,吓唬吓唬,盼能尽绝他俩拜师念头,因而不曾制止,尔后握刀赶至,事实却与原料的大相径庭。

  武志彦搓着双手笑道:“是啊,一抛而后,百事迎刃而解,不也更好?”

  段志鹏听她坦承其事,居然神态若常,亏她还笑得出,难免恼惧交集,顿足道:“你……你……咳!”

  不再打话,拔足直迎崖下狠冲,身形之速如芒疾吐,风声呼呼而响,呼吸间已经没于岚雾内头。

  他下峰脚程遄媲飞星,无从打喻的快,既对师妹所为慊慊不满,复为马、毛兄弟安危悬紧心弦。其间所历虽短,竟有度分如年的感触。

  一经身到峰麓实地,豁见马、毛两人一仰一俯卧在左边地上,一个箭步,急抢近前,细细检视,并无命危之险,方才松下心来,一口长气尽吁通彻。

  瞧着此状,心悉他俩是受到惊吓以及碰地时的回撞力,造成心虚气弱,才会晕厥,应无大碍。两道真气射出,剌刺两响,一中马冲霄胸口“鸠尾穴”,一中毛勇背心“灵台穴”,震撼他俩醒来。

  隔上少顷,伴随毛勇一句“好恶的婆娘”,兄弟俩终于醒来。只不过,仍感头脑昏聩,胸臆攒烦蓄恶,一身骨架如欲坍散开来,思及先前所历,那份恐惧是万难形容的。调匀一会,心神渐宁,脑袋清醒了许多,慢慢撑站起来。

  段志鹏一再致歉、再三赔罪,迭声询问有无负伤。

  瞧他神色态度似非作伪,亦教他兄弟俩赍感在怀,然则甫忆起其师妹手段之辣、适才之险,吓破了胆,安敢多在龙翱山左近逗留,那份拜师的热忱之心也束之高阁,再也没胆去想。跟他道过数句辞别话儿,毛勇接着鬼头刀,两兄弟相互搀扶,趔趄离去。

  段志鹏目送他俩隐没柳林深处,内心忽萌良深感想,千头万绪,稍加梳理,反弄个治丝愈乱。郁叹一口长气,不作多想,仰望峰顶一下,疾奔直上。

  *****

  上到崖边,便见武志彦迎面笑问道:“二师哥,怎么样?他俩有没死?”

  段志鹏狠她一下,带愠道:“死倒没有,可也吓个半死,哼,我也好服你的心肠。”

  武志彦拉着他的手,格格笑道:“我英俊的二师哥,求你别光火了,好不?人要生气过多,肯定老得快,易出皱纹,导致让你俊容褪色,那可万万不值。”

  段志鹏又是一哼,没答她话。

  回进凉亭这儿,听见况志悲问道:“二师弟,愚兄猜来,那两人定已被三师妹强摔下峰了,对吧?”

  段志鹏道:“师兄所猜甚准。”

  况志悲续问道:“他俩被摔下峰,并没丢了小命,未知此猜是也不是?”

  段志鹏道:“他俩是没死,反而吓死了小弟,只怕闹出人命,徒添罪孽,大大不好。”

  况志悲大笑数声,道:“你真乃忧虑过重,却不晓得迩来三师妹痛下苦功,元能积量精进飞升,断不致失手摔伤人命,对此我是相信百倍。这不,我一直均悠闲自在地静坐无动。”

  武志彦欢喜道:“多谢大师哥这斯器重小妹!起先以为你对小妹的太极玄劲视如草芥,不屑顾之,原来却不是那一回事。”

  况志悲笑道:“古人云:‘道吾恶者是吾师,道吾善者是吾贼。’愚兄殊悉你的脾性,骄傲得紧,称赞不得,素来尽量压低你,实乃对你的鞭策,奈何你从没通解我的苦心而已。”

  武志彦裣衽作礼,道:“唉,小妹悔疚无比呀。”话锋突转,呸声道:“鬼才信你的话!“

  况志悲亢声直笑,谓段志鹏道:“咱们且来以续残局吧?”

  段志鹏恭谨道:“敢请师兄稍待,容我拿这盒盖进去交还师尊,再来作陪。”言讫,拾起盒盖,步进“融济轩”去了。

  过了少阵,方见他举步走了出来。

  武志彦急问道:“师父有什么讲的?”

  段志鹏道:“你是要我径直地说呢,抑或曲折地说?”

  武志彦皱眉道:“当然是要你实话实说了,干嘛诸多隐晦的?”

  段志鹏学着其师口吻道:“他老人家说:‘志彦那丫头,出的点子果比咱们几个男人高明,并且实用得很……’”不止腔调像极,就连表情也相当惟妙惟肖。

  武志彦听到该处,着实高兴,笑晏晏道:“实则是师父太过誉了。”

  谁想段志鹏接下去道:“‘……只是她胆子太大,处事未经熟筹再行,有些卤莽,那样径摔他俩下峰,固能运劲护持其体不遭粉身碎躯。但是试想,万一计算舛错,碰到尖石硬枝,届时他俩更无转捩之功,定将破肚插胸而毙,死不堪怖!此风断不可滋长,叫她往后痛加持守,疏怠不得!’师妹,师尊训示,望你用心牢记!“

  况志悲道:“我也觉得师父剖析得精辟到位,此款事儿仅一而辍,再不能干了。“

  武志彦怏怏道:“我只求帮你们排忧解难,没想到却是卖力不讨好。师父怪我蛮性痼重,你俩竟也随风掀浪,齐来嗟怨我,委实岂有此理!哼哼,今后若再遇此类事情,我才懒得涉足厕身。”

  况志悲两师兄弟续奕残局,投注全副心思,不去搭理她在侧旁的抱憝言语,此举令她感到老大没趣,三脚两步过去当个观棋者。

  看有十几着棋,话儿堵塞得难忍,开口道:“二师哥,你是在外头过的新春佳节,一定很热闹的,好不好玩?”

  段志鹏中指在枰面上按了一凹处,立刻醒觉下了错着,指腹贴紧凹处一扫而过,该处马上变平齐整,可再捺凹当子,说道:“这着不算,我重来下一子。”由于他正忙,是以没空回答师妹问话。

  况志悲阻手道:“不行,下了就下了,岂可反复重来?”

  段志鹏直视着他道:“单单这一盘棋,你已翻改过两回,就不许我也能算过重下?也罢,敬你是大师哥,不与你争拗,尽让着你。”复在原凹处捺下一子。

  况志悲没讲什么,对弈了一棋。

  段志鹏一边奕棋,一边回复师妹的话:“除夕那天,我是在阳曲县城度过的。大街上店铺、货摊密如星列,物品应有尽有,琳琅满目;摩肩彀击,热闹非凡。到了晚间,邀约当地数位良朋赶赴酒肆守岁,开怀畅饮,拍板高歌,猜哑谜、燃鞭炮诸如此类,还真惬意尽兴!”

  武志彦是在山上过的新岁,其间热闹理当乏善可记,耳闻他讲得口沫横飞,心中难免满怀憧憬意愿。

  但听她带着不好意思的语调道:“二师兄,你这趟下山,有否给我买些手信?”

  段志鹏自打一个爆栗,笑道:“你不提起,我倒忘了。手信是有买些,但不知可否中你之意?”从怀内掏出一双扁长的冷杉木盒,盒身雕有朵朵牡丹,并且涂上油彩;另有两只细小的绣锦四方盒。

  武志彦飞快接过,问道:“里面装些什么?”兴兴头头地打开来看。

  见那冷杉木盒内装有五根炭笔,乃专供女子画眉用的,黑得发亮,其体粗细均匀,绝非劣品;四方盒盒盖甫一揭起,喷香浓郁,直冲人鼻,见内里白末细细,当是女子搽脸使用的胭脂粉。

  段志鹏道:“那炭笔出产于徽州,特选精质松怠制成,附色经久,且能搂眉;那胭脂粉则属天下第一脂粉庄、日照府‘仙颜庄’产物,乃选黄海珍珠研末提炼,有润肤美颜神效。每样我都买了两份。三师妹,你可喜欢?”

  武志彦喜心翻倒,一迭声道:“喜欢,怎会不喜欢?二师哥,你很细心又很阔绰,眼光精准,才能选中这两样精品。”

  况志悲斜视她一眼,努着嘴巴道:“瞧你美得!就算你的确喜欢,也没必要乐得跟什么似的呀?”

  武志彦圆瞪丽眸,冲着他道:“你没听过,女子爱美,纯属天性。二师兄好心送我炭笔脂粉,我自当感激他,你又几时大方过,有曾送东西给我们?”

  段志鹏由腰囊中拿出两张红纸,铺打开来,尽许见方,其红胜血,道:“这两张口红笺是购买炭笔脂粉时所赠,虽非次品,然也好不到哪去。要是能入师妹法眼,就一并收下吧。”

  武志彦伸手接过,道:“只叫是你送的,小妹全都要,决不会拂了你的好意。”

  况志悲鼻孔一哼,道:“有言道:‘宝剑赠烈士,脂粉赠佳人。’二师弟,师妹的信物你先送了,那我的呢?”

  段志鹏道:“小弟原拟弄上几口宝剑相赠师哥们几个,于是走府过州,寻觅多时,总是没遇上适意入目的,这厢暂且道个歉了。以后倘有机缘,定将再行补送。”

  况志悲道:“成,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喔。”

  刚欲在枰面上捺孔下子,却被武志彦一把抓住手腕,听她急切道:“这子下不得,自作茧丝,必输无疑的。”

  况志悲收回手腕,竖眉放声道:“你烦也不烦,就不能让我师兄弟安安静静地下棋?走,走,走!找四师弟他们去,别在这里瞎搅。”

  武志彦翘嘴道:“老是这等粗火气,待女儿家同样不能多温柔些,好生讨厌!”

  段志鹏道:“你去找四师弟也对,他此刻定跟五师弟、六师妹在一起,把一份炭笔、脂粉、红笺交给六师妹,向他们说知我回来了。”

  武志彦道:“我就去。”转朝大师哥扭鼻歪嘴,捧着手上物件,举步走开。

  况志悲精神凝注棋势,并没留意她在侧旁之所为。

  未走数步,便见她打折回来,道:“不准你们在背后讲人家坏话。”

  况志悲眉头斜轩,道:“你还够长舌絮烦的!谁会有那般无聊,背着你指三道四?”

  段志鹏笑道:“正是,根深不怕风吹、人正不怕影斜。三师妹,但教你得能问心无愧,何必惮忌他人指摘?”

  武志彦却道:“那倒不一定,不是有句话说‘哪个人前不说人,哪个人后没人说’么?我便是安不下心。”

  况志悲不耐烦道:“这也简单,你独会‘驭念昧形玄术’,没人能识得穿的,大可偷偷回来窃听,不是好知我俩有无余裕对你訾议了?”

  武志彦撇撇嘴道:“呸,你想诓我上当是不是?这玄术乃师父独授我的,岂能颟顸施展?你明知此术殊损元能,居然撺掇我用,准没安好心。再说吧,与其偷偷摸摸地听,倒不如光明正大坐在这儿,那句‘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便是这个道理。”

  况志悲站起身道:“听着你叽叽歪歪一串话儿,我的感烦闷,头痛厉害,究竟你是走不走?若你不走,我可要收枰不下了。”

  武志彦寓怨道:“好,好,算你威严并重,我走就是。”把冷杉木盒诸物揣入怀中,掉头离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