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煞妃 第1章渡魂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冥王煞妃小说简介

连载中小说冥王煞妃是网络作家佚名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该小说归类在男生小说,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目录冥王煞妃精选篇章: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冥神煞妃》第1章渡魂使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而最中间的台子上,正跪着一名衣着单衣的女子。沧云国的玄武门外,热头毒辣的似乎要把砖面都融化掉,而这样的烈日下,却里里外外都站满了黑压压的御林军。。...

冥王煞妃小说-第1章渡魂使全文阅读

烈日,正午。

沧云国的玄武门外,热头毒辣的似乎要把砖面都融化掉,而这样的烈日下,却里里外外都站满了黑压压的御林军。

而最中间的台子上,正跪着一名衣着单衣的女子。

“大人,圣上说,是时候了。”

不知道是谁开口,打破了这死一样的沉寂,毒辣的阳光下,女子缓缓抬头,她望向高楼之上那个同样明黄亮眼的身影,喃喃的发出几声破碎沙哑的苦笑:

“圣上?孟千佑,你好狠毒的心啊。”

“行了,那就行刑吧。”

监斩官皱了皱眉头,倒是忍住了,没有追究这女子对圣上不敬的罪行,他略一伸手,将筒中的竹签扔下。

“啪”

竹签落地。

便就有几名行刑使面无表情,牵来几匹深黑色的马匹,安静却不庸置疑的将女子的手脚都一一绑上。

“呵。”

用力挣脱却未果后,女子反倒轻声的笑了,她的笑太过苍凉,太过绝望,以至于最后,绳索套到她脖子上的时候,她只是近乎平静的朝着高楼之上,看了最后一眼。

“孟千佑。”

她的唇齿间呢喃着这个名字,如同耳鬓厮磨时那般深情。

“来人,行刑!”

“啪!!”

第二根竹签落地之时,女子陡然抬头,她恨意彻骨,几乎恨不得冲上去生剥活吞了那男人一般。

她的声音凄凉,怨毒:

“孟千佑!我便是做了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嘭。”

血肉崩开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就响了起来,而不过片刻,整个玄武门都充斥着满满的血腥味。

鲜血,如同红莲一般,一朵一朵,从地府一直开到这里。

五马分尸。

但是直到头颅重重的掉落在地,苏臻的眼睛,都是睁开的。

是的,她还有意识。

身体被撕裂的痛感都无法让她闭眼,她看着,看着自己成为一滩模糊的血肉。

一切都好像被拖慢了时间。

周围的一切都仿佛离自己很远很远。

苏臻有些茫然,她动了动眼珠,往上看去,竟然还能看到那越发毒辣的太阳。

“竟然连正午的阳气都压不住你的怨气吗?”

仿佛从渺茫的虚无传来一个声音。

苏臻愣了愣,下意识的朝着发声的方向看去,而这一看,竟然是个生的极为俊美的男子,只是俊美男子的动作却着实有些不雅,此时正半蹲在她面前,甚至饶有兴味的挑了挑眉:

“难怪黑白无常说得本府君亲自走一趟。”

“······我······”

她下意识的就想开口,却又陡然想起自己此时分明已经身死,身死之人,甚至连尸体都残缺不全,如今看到的不过是自己的一颗头颅。

这样诡异的境况下,她还能开头说话不成?

“哈哈,你想多了。”

玄衣男子如同知晓了她内心的想法,竟然粲然一笑,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他挥了挥手,下一秒,苏臻只觉得自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轻飘飘的浮了起来。

“这!······”

她大为惊色,而伴随着那玄衣男子笑声而起的,则是周遭飞快聚集又飞快散去的浓雾。

浓雾消散的时候,苏臻才恍然惊醒一般,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完好的身体,干净的白衣,一时间,竟生出了做梦般的错觉。

“我,我不是死了吗?你又是谁?”

望着面前那个身影,她到底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死?”

玄衣男子顿了一顿,转过身来,笑容看起来依旧十分的喜悦,他望向苏臻,那一眼里竟陡然生出几分深沉:

“自然是死了的,你身有怨气,化为厉鬼,苏臻,我是来跟你做一笔交易的。”

“交易?”

苏臻的眼中闪过一丝狐疑,而紧接着,她冷笑一声:

“照你的说法,我一个厉鬼,能干什么,我已经死了,杀我的人还活着,我又凭什么要为你做交易······”

“嘘”

玄衣男子轻轻抬手,打断了苏臻接下来的话,他话里的深意意味深长,倒显得那张俊美的面容也跟着深沉了几分: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人无法战胜厉鬼,但是怨气更深的厉鬼却可以,我要你去人间,为我收服那些作祟的恶鬼做渡魂使。”

“我凭什么要为你去做这些?”

死一样的沉寂,片刻后,苏臻才抬起头。

四周迷雾重重,她却浑然不知已经身行千里万里,直到她的眼前出现了一条长到望不见尽头的暗河,她才陡然惊醒一般,沉声而问。

而玄衣男子却似乎等这句话很久了,他的眼神如寒星,如流火,深深的又望了她一眼:

“因为,我会答应你,给你最想要的东西。”

“我想要的只有复仇,你就不怕你把我变成了渡魂使,我去人间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杀了那狗皇帝。”苏臻冷嘲着眼前之人。

夜重华的眼神深了深,他不动声色的收了生死簿,抬起眼,看向面前下唇已经被咬出血的少女。

她一身白衣,唯有唇齿血红,轻飘飘的,仿佛一掌就能叫她死无葬身之地,但是眼眸间,却满是恨意。

那恨意太过强烈,泣血锥心一般,就是夜重华也蹙了蹙眉。似是应验了老阎君归天留的话,天生阴阳瞳,五马分尸,死后煞气为灵可留任渡魂使,也罢,毕竟这是老阎王归天时候要的人,沉思便可沉声道:“既然如此,那本府君便给你一个机会。”

“当真?”苏蓁问道,她的眼神有些急切,死,对她来说早就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但是若是大仇不报·······

此刻孟千佑的脸又浮现在她的眼前,她恨,恨不得让他跟那个女人也都尝尝身败名裂五马分尸的痛苦。

“只要让我能亲手了结孟千佑跟那个女人的性命。”她顿了顿,既而才道:“什么样的条件都可以。”

“是吗?”夜重华的眼神深到有些看不清,天色突然暗了下来,冷风刺骨,连桌子上那盏b琉璃灯都有些明灭。

片刻,夜重华才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女子,沉声道:“你的阴阳眼和煞气天成,要想跟我谈条件,先证明你的能力,若我的要求你能做到,本府君自会应诺。”

“你,狠,我答应了,你现在要我做什么。”苏臻自知自己别无选择。

“近日陈侯府怨气很深,恐有厉鬼作祟,收服他们是你的第一个任务。”夜重华说罢便消失在了浓雾中。

苏臻闻不得浓雾的味道,干咳两声,再次睁开眼,便出现在了陈侯府门前,恰好看到一个穿着道士衣服的人,一脸仓皇的逃了出来。

“姑娘,这家死过人,还闹鬼,贫道劝你也快些离开这里!”那老道士看苏臻一脸稚嫩,离开前好意提醒道。

苏臻像似没有听见一样,推门便要进入,却被陈府管家拦了下来“姑娘,我们府内正在做法事,陈侯大人不便见客,劳烦您速速离去。”

“我是捉鬼师,不想你们侯爷也被牵连,速速带我入内!”苏臻冷眸乍现,陈管家不由得打了冷战。近日请来府上的和尚道士,逃的逃,疯的疯,眼见来了个不怕死的,索性死马当活马医。

“若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姑娘您就自求多福吧。”陈管家将苏臻领到一个破落小院旁,好心提醒道。

苏臻心中冷笑,她连五马分尸都承受了,还有什么是不敢看的,径直走了进去推开满是怨气的木制门,走上前,她用一根素白的手指拨弄了下桌子上的琉璃珠,琉璃珠撞在一起,发出泠泠的响声。门里一个老妇人正瑟瑟发抖的坐着。

回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古书中的一些关于渡魂使的记载,边有模有样的学着。

“身有怨气,化为厉鬼,所以,你是看到了他们吗?”苏臻牵引着那妇人的意识轻声说道。

妇人渐渐的放松了紧惕,很快,她犹豫着开了口:“我,我看到了,看到了······”

“说出来,我会帮你。”像是得到了最可靠的保证,妇人紧紧蹙着的眉突然松了下来。

而紧接着,她就高度紧张起来,低下头,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那些!我看到了!那些东西!他们!”“哪些东西?看到了什么?”

素白的手指又伸出来,拨动了第二个琉璃珠。

“叮”

轻微的响声响起,妇人浑身一震,妇人的脸色更白了几分,她的神情已经有些恍惚,似笑非笑,似泣非泣。

良久,她点点头,有些神智不清似的开口:“是······信阳,正阳,那个狐狸精生下来的两个孩子,我恨啊,我真恨啊,就趁着奶娘出去偷偷掐死了他们······还有栾洋那个**的儿子······”

这一次,纤弱的手指没有再拨动那剩下来最后的一颗琉璃珠。

玲珑盏忽明忽暗,苏臻扬了扬头,她的一双眼眸墨如点漆,熠若寒星。

五官清丽无双,单薄的嘴唇却似乎没有丝毫的血色。

此时,她猛然伸手,推开了身后的檀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