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煞妃 第12章 一日约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冥王煞妃小说简介

果圃人家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冥王煞妃,冥王煞妃小说是著名作家佚名的一本恐怖灵异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小说主人公是苏臻的小说叫作《冥神煞妃》,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本可怕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只要你陈侯府能保全,有了这一次的除鬼之事,想再办法让他引见入宫,就事半功倍了。苏蓁心里想,给了她近战的机会,她肯定会手刃孟千佑就易如反掌了。紧了紧手上的真魂珠和化魂粉。微红着眼,到时候他的苦难才算刚就...苏蓁想着,给了她近身的机会,她一定会手刃孟千佑就易如反掌了。。...

冥王煞妃小说-第12章 一日约定全文阅读

《冥王煞妃》 第12章 一日约定 免费试读

只要陈侯府能保住,有了这次的除鬼之事,再想办法让他引荐入宫,就事半功倍了。

苏蓁想着,给了她近身的机会,她一定会手刃孟千佑就易如反掌了。

紧了紧手上的真魂珠和化魂粉。

微红着眼,到时候他的苦难才算是刚刚开始。

阎君是否了一日的约定,可苏蓁报仇之心急迫,对付那三个小怨鬼也没费多少力气,就又急忙出去房门,在整个府里来回游荡。

就连下人房也没有放过,只想要知道有没有谁,在三个小怨鬼魂飞魄散后,有什么异样之处。

但偌大个陈侯府,人又不是几个,查起来真的是难上加难。

苏蓁却丝毫没有放松,只不放过一个的仔细查问。

小怨鬼已经灭了,陈侯府内顿时一清,那股如影随形阴冷潮湿的感觉,总算是没了。

但阴煞之气并未完全消失,毕竟那几个怨鬼,也并非厉害的,只要那青衣寄生魂一日在陈侯府,这侯府还是生人勿进的存在。

这府上的主子却无处可逃,因为他们也都心知肚明,不论逃去哪里,青衣寄生魂都能轻易的找到他们。

就在苏蓁查找的这一日,七姨娘在小怨鬼离体后,也就已经死了。

只是现在是多事之秋,更何况府上的人,多是知道其中纠葛的,唯恐好生收敛七姨娘,又会惹怒那个怨鬼,请示了陈侯之后,七姨娘就被用一张薄席随意一卷就抬走了。

七姨娘屋里伺候的丫鬟老婆子,都人人自危,连房间都不敢出,除了她们自个儿院子里,旁人也都不敢跟她们说话。

弄的七姨娘的院子,虽是没了主子,可仆从一个也不少的全留在院子里。

得知这个消息的苏蓁,心知因为她灭杀了小怨鬼,青衣寄生魂对她挑衅试探。

而迟迟不正面出来,恐怕除了忌惮阎君之外,还有当日受伤未愈,怕是对苏蓁的血也无计可施。

但阴时阴月所生孩子,除了有阴阳眼之外,就是血最让鬼魂忌惮。

其实该是惨死之后,苏蓁得知她血的能力之后,才让她茫然不解。

明明是对鬼魂有伤害的,为何会让凡间的人如此恐惧,恨不能将他们这种人都毁了。

想到这里,苏蓁就不敢也不愿继续想下去。

毕竟她也深知,汝阳王府会被尽数除去,她只能说是借口,功高盖主惹得皇上忌惮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可不论是什么,苏蓁只要知道仇人是谁,尽她所能报仇就可以了。

一想到她现在所做的事情,多完成一样就会离着报仇近一步,原本有些疲累的精神,又重新精神起来。

连晚上都不敢放松,在陈侯府最高处,观察着府里阴气浓重的几处地方。

苏蓁还是怀疑陈侯,因为他与记忆中所知,差别实在是太大了,只怪那寄生魂太过厉害,而且仿若对冥界的事情,知晓的事情也有许多。

只是不知她到底都从何得知。

房檐顶上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从下面传上来略带调皮的男声:“美人思愁迷人眼,蓁姐姐可是在想我?”

苏蓁眼睛往下一看,就瞧着那个古灵精怪,少年模样,一双桃花眼总是带着盈盈笑意,看得人心情不自觉的欢喜。

但这并不包括苏蓁,她总觉得这个少年没有眼前看着这般简单。

他不经常会出现,但每次若不开口,苏蓁就察觉不到他的所在,就凭着她成为半生半死的渡魂使后,还只有与她订下约定的老阎君,和现在的新阎君夜重华能做到。

就是因为如此,才会更让苏蓁对他有所保留。

此人绝对不似眼前瞧着这么简单。

对于苏蓁眼底的谨慎和隐隐的抗拒,少年却仿若不曾察觉。

还是那般不知时间烦愁的模样。

“你怎么会在此处?”苏蓁眼带探究的看着少年。

现在对于身边的一切人事,苏蓁都无法完全放开心怀。

尤其是丝毫不知跟脚的少年。

“蓁姐姐,你不要这般冷淡好不好,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偷跑出来,找你玩儿的。”少年难过的低垂下眼眸,话音越说越小道。

苏蓁眉头一皱,少年这样模样,真的看得她很有罪恶感。

不过就是个少年而已,怕是也就因为出身不凡,习得一身不俗的修为。

可她竟然就凭借这个,对人这般怀疑,伤了人心。

苏蓁自嘲一笑,更何况就凭着她如今的身份,早已不是曾经权势滔天的汝南王家的嫡女,又有什么惹得人窥视的。

这么一想,看着少年的眼神,就柔和了许多,还带上些许的歉意。

“对不起,是我太紧张了。”苏蓁性子坦然,有错就承认。

少年真的是单纯好哄,苏蓁不过说了一句话,就让他重新欢喜起来。

脚上微微使力,就翩然上来房檐之上,来到苏蓁的身旁坐下。

撒娇似的缠着人,关心的询问:“蓁姐姐,你到底是怎么了,刚刚那副冷冰冰的样子,还真是骇人的紧。”

少年边说话,抬手就要去拉苏蓁的胳膊。

对人这般靠近,苏蓁真是很不习惯,不自在的侧了侧身子,避过少年身处的手。

“没什么,就是在想此地阴煞之气太重,该用什么办法能净化而已。”苏蓁化解尴尬的转开话题。

“净化?”少年在苏蓁看不见的身后,落寞的低下头,略带回忆的想到。

苏蓁转过头看见少年脸上还未收起来的难过,心里略有些歉意,却也不想为了旁人为难自己。

在少年抬头的时候,又恢复面无表情。

“我想起来了!蓁姐姐是渡魂使,冥界独立与佛道两派之外,你并非完全的鬼魂,佛道两家用以超度净化的典籍,你都可以用来试试。”少年费劲苦思,才想到一个法子,一脸喜不自胜的对着苏蓁邀功道。

“只是用念的就可以吗?”苏蓁略带犹疑不解的问道。

少年眼神不由自主的瞥了下苏蓁手指上的鲜血,在苏蓁看过来的时候,又装作无事道:“对,用念的就可以,正巧我这儿有本渡厄经,在我身上也无用,就给了你吧。”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有人陪伴着,时间过得也快了许多。

等少年将经书递到苏蓁手上,天色也依然蒙蒙亮。

透过微黄清明的日光,从陈侯府顶透过阴森照射进来。

苏蓁拿着手中的经卷,感觉到沉甸甸的。

如果是跟老阎王的交易,是她继续活下去的原因,那么手上的经卷,就仿若给她更大的责任。

“我,不……。”苏蓁忍不住抬头想要拒绝。

可是眼前哪里还有少年的身影。

苏蓁无奈的低头看着手上的经书,收起来的时候,经书上有一抹诡异的银黑的光芒闪过。

可是仔细看,却又什么都没有了,苏蓁抬头看了看已经大亮的天色,只以为是被闪了一下眼,也就不去在意了。

看着陈侯府上下,都开始出来活动,精气神都好了些许,苏蓁思量了片刻,还是现将怨鬼的事情放一下,回去客房看看经书。

“谁!”

刚一回到房间,就感觉到一股陌生的气息在房间内。

苏蓁背贴在门上,环视着整个房内。

本来就不算大的房间,能藏人的地方也就那么多,可是那股一样被注视的感觉,让苏蓁感觉到汗毛都竖起来。

果然等苏蓁的眼睛,找到那个青色的衣角时,被看着的人,也丝毫不遮掩的县露出身影。

青衣寄生魂用一般完好的脸看着苏蓁。

那股子桀骜的煞气,看着苏蓁的眼睛,都似是淬了毒,带着几分恶意的浅笑,不屑的瞥了苏蓁一眼,就玩弄起自己的指甲:“你不是我的对手。”

似是想要看着苏蓁露出胆怯恐惧的神情,青衣寄生魂又猛地看向她,讥讽道:“我知道阎君已经离开,你死前有什么话要说!”

苏蓁怎么会看不出青衣寄生魂的恶意,还有隐藏的浓重杀意。

“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胜不了你。”

话音到此顿了顿,又一脸傲气道:“别忘了,那三只小怨鬼,我一招就灭杀了他们。”

青衣寄生魂听见杀子的话,再也隐忍不住,猛地朝着苏蓁就喷出一股狂风般的阴煞之气。

只是苏蓁也并非真的人,哪里会怕这点东西。

青衣寄生魂也似是察觉到,伸出手对着苏蓁的脖颈就掐了上去。

苏蓁跟她有过交手,自然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也唯有她的鲜血,能让青衣寄生魂忌惮。

将早之前废话时,侵染了鲜血的符咒,对着那只漆黑翻滚阴煞之气的大手打了上去。

“啊!”一声惨叫从青衣寄生魂嘴里发出。

可这次苏蓁鲜血的威力,却也只是让青衣寄生魂疼了疼,越发的激起她的凶性来。

苏蓁在这时候,也将阴阳针唤出来。

虽然没有多少灵力,但是这阴阳针在体内温养了些日子,用起来越发的顺手了。

几番打斗下来,苏蓁虽然收了伤,却也并未落下风。

抽冷子洒上些许点血,弄得青衣寄生魂身上,已经许多地方冒出烫伤般的烟雾。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