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煞妃 第14章 天赋异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冥王煞妃小说简介

佚名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冥王煞妃,目前处于连载中,果圃人家网已经上架冥王煞妃,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主角是苏臻的小说是《冥神煞妃》,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本可怕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苏蓁看了白无常几眼,见他不时眼带幽怨妒忌的瞥几眼自己,明白他也没撒谎,遂点了点头。本我以为昨天也可以偷偷的懒的,谁明白苏蓁修练的速度如果快,连一半的时间都也没用的。现在的他也没了武之之地,没办法回家去帮哥哥一同接...本以为今天可以偷偷懒的,谁知道苏蓁修炼的速度那么快,连一半的时间都没有用到。现在他没有了用武之地,只能回去帮哥哥一起接鬼魂去冥界了。。

冥王煞妃小说-第14章 天赋异禀全文阅读

《冥王煞妃》 第14章 天赋异禀 免费试读

苏蓁看了白无常一眼,见他时不时眼带哀怨嫉妒的瞥一眼自己,知道他没有说谎,遂点点头。

本以为今天可以偷偷懒的,谁知道苏蓁修炼的速度那么快,连一半的时间都没有用到。现在他没有了用武之地,只能回去帮哥哥一起接鬼魂去冥界了。

“今天的事情我会如实向阎君禀告的,不过,苏臻姐姐不得不叹服,你还真是天赋啊,学的太快了,怪不得当初阎王会跟你做交易!”说到天赋字眼时候,白无常扫了眼苏臻的侧脸,脑海中有一个女人屠杀地府的画面一扫而过,快到他抓不住,他和他的哥哥在这地府也有千万年之久了,这记忆从不曾出现过。

“不送。”苏臻并没因为白无常的话,有任何反应。

白无常被打断了思路,也未在多言,直接用手在房间撕开一条通往地狱的门,走了进去。

走进冥界通道的时候,白无常总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可回头看着苏蓁又进入修炼,天分如此高觉的人,竟然还这般的用功,又将那点疑惑抛去脑后,赶紧去寻阎君禀报。

苏蓁从最开始的惶恐害怕到现在已经淡定如常了,彻底的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

等白无常走了之后,苏蓁继续修炼,只是现在在修炼的同时还保留着一份清醒,毕竟这里还有一个隐患未除。

“大师,大师,侯府又有人死了。”

凄厉恐惧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苏蓁现在已经是练气巅峰,算是走上了修行的道路,所以耳聪目明,比以往真是好了不知多少倍。

听见外面的声音,苏蓁睁开眼睛,从修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提步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的一个下人在见到苏蓁的时候真的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口的喘气,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大师,又出事儿了。”

苏蓁跟着下人来到一处院子,院子里此时阴风阵阵,刺耳的尖叫声和凄厉的哭喊声不绝于耳。

下人把苏蓁带到门口,然后远远的退开几步,绞着发白的手指,期期艾艾的说道:“大…大师,就是这里。”

苏蓁见院门闭着,里面的声音更凄惨了几分,上前一大步,一把推开院门,只见院子里面几个人掐着自己的脖子状似疯癫,脸色已经变的乌青,眼看着就要断气了。

苏蓁用阴阳眼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手中的阴阳钉刺破自己的指尖,朝着一处阴气最重的地方发出。

“砰。”

阴阳钉撞上一个东西被反弹回来,苏蓁看着捂着肩膀出现的青衣寄声魂,眼神冰冷的可怕。

“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气,但是也不该冲着这些普通人发泄。”

“普通人?哈哈哈。”

青衣寄声魂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指着不远处被苏蓁救下来躺在地上低吟不断的几人,恨意重重的说道:“如果说陈候**熏天该死,那他们就是刽子手,要不是他们,我师哥怎么会死?要不是他们,我可怜的孩子又怎么会死?所以,那个男人该死,这些人同样该死。”

世上总是不缺乏走狗,这些人听命于陈候行下那等错事,是该死,但是就算是没有他们,也会有其他的人。说到底,该死的不过是那些狠心绝情的男人罢了。

苏蓁的脑海里突然出现孟千佑脸,恨意染上眼眸,一抹红光快速的从她的眼底略过。速度之快,谁都不曾发觉。

察觉到青衣寄声魂又想要动手,苏蓁手中的阴阳针再一次打出去,这一次,她用上了全身的灵力。

青衣寄声魂动用自己五成的怨气,形成一道利箭迎上阴阳针,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哪里想不过是刚刚对上利箭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阴阳针更是比之前稍缓一点儿的冲着她直射而来。

青衣寄声魂怎么也不曾想到,不过是短短的一天,苏蓁就变得这般厉害了?

要说之前对付苏蓁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要不是有阎君在她身边护着,还有她身上那该死的血,她早就暗中动手解决掉苏蓁了。那么现在,苏蓁成长的太快,让她感受到了威胁。

眼看着阴阳钉到了眼前,青衣寄声魂突然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声似黄莺,音如灵泉。

苏蓁脑子一时有些恍惚,手中控制阴阳针的力道也松懈不少,也就是这一晃神,青衣寄声魂躲开了阴阳针逃走了。

“苏蓁,你屡次坏我好事儿,下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青衣寄声魂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刚刚从死亡的边线捡回一条命的几人紧紧的抱在一起,抖如糠筛。

青衣寄声魂一走,院子里立马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只是好在呼吸间不会再让人觉得压抑。

苏蓁想到青衣寄声魂刚刚的怨气,长叹一口气,看来,这个青衣寄声魂的仇人还不少呢。本以为她的仇人只是陈候夫妇,现在看来好像还不止这样。

冤有头债有主,她得找找事情的源头了。

“青姨娘的事情你们知道多少?或者说,你们都对青姨娘做过什么?”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些人要不是做过一些让青衣寄声魂恨之入骨的事情,她又怎么会在这青天白日之下前来报仇。

青姨娘原本是候府的一条禁忌,谁都不能多提半句。但是现在他们的命都要保不住了,哪里还管得了什么禁忌不禁忌的。

想了想之前被厉鬼杀死的那些人,好像都是欺负过青姨娘母子的人。想到这里,几人抖得更厉害了。

对视一眼,争先恐后的朝着苏蓁扑过来,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痛苦。

“大师,求求你救救我们吧,我们知道错了,我们真的知道错了。”

“是啊,大师,你救救我们吧,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我死了他们怎么办啊?”

吵吵嚷嚷的声音,全部都对着苏蓁。

苏蓁看着这些人痛哭忏悔,她不知道他们心里到底有几分的真心,也不知道他们嘴里的话到底能不能信。但是她身为引渡使,就不能放任这些凡人被冤魂杀死。

“你们说说事情的起因经过吧。种什么因,得什么果,青姨娘为什么不找别人找你们,你们的心里应该很清楚。”

苏蓁的声音不紧不慢,更甚至是有些冷淡无情的。

也正是这样,让这些人更加的害怕恐惧。争先恐后的把自己当初做下的孽事一件不漏的说出来。

要说陈候是带青姨娘入了火坑的罪人,那这些人绝对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自从青姨娘知道师哥已经郁郁而终之后,本想追随他的脚步去往黄泉作伴,哪知上天跟自己开了个玩笑,竟然让她在这个时候有了身孕。

扮演白素贞的师姐知道青姨娘有了追随师弟的心,又想了想候府里的奢华生活,狠心劝道:“师妹,你不想想自己,总该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吧?他还那么小,你怎么能狠心不让他看看这俗世凡尘呢?”

青姨娘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小腹,很久之后喃喃自语道:“是啊,我还有孩子呢,师哥,你看,我有了我们的孩子呢。”

看着师妹魔怔的样子,师姐吓了一大跳,眼神慌乱的朝四周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这边才压低声音,认真地警告道:“师妹,这话千万不能乱说。这里可是陈候府。”

怕这么说青姨娘不听,又昧着良心小心劝说道:“就算给师弟留个后。”

青姨娘点点头,神情严肃,又带着执拗,“师姐,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和师哥的孩子的。”

青姨娘怀孕的事情让陈候府炸开了锅,陈候贪恋美色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陈候府里的庶子并不是很多。不过好在一早就有了嫡长子,这让陈候并不是很在意子嗣的问题。

但是青姨娘长得美,身娇体软,又有一口好嗓音,这让陈候这些时日流连忘返,沉溺于温柔乡之中不可自拔。

此时知道青姨娘怀孕之后,更是荣宠非常,成箱成箱的珠宝进了青衣院,整匹整匹的珍稀布料送入了库房,这让正院里的陈候夫人恨红了眼。

“夫人,老爷让把库房里的红珊瑚送去青衣院。”刚送去几批新鲜料子,又来禀报的小管事,也有些踌躇难开口。

下人低着头不敢看陈候夫人脸色,谁都知道那株红珊瑚是圣上赏赐下来的,夫人之前讨要侯爷都没有松口,现在竟然让送去青衣院,这不是打夫人脸吗?

果然,之前还装作淡定自若的陈候夫人现在再也装不下去了,一把把桌子上的茶杯扫到地上。

“哗”的一声,再不复陈侯夫人原本喜爱的精致模样,这成套的茶盏缺了一个,也就废了。

“**,给你三分颜色,竟然还敢爬到本夫人的头上,真是不知死活。”陈侯夫人真火都上来了,咬牙切齿道。

见陈候夫人大发雷霆,下人立马跪在地上,一言不敢发。

陈候夫人平日里看着端庄贤淑的,但是私底下众人都是知道她的手段的。这些年候府里没有庶子庶女的出生,这并不是一个巧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