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情欲 舞蹈 高中 万界代购系统 试衣间 我的尤物嫂子 无处可逃
燕宫艳史 渴望 孤寂之狼 小姨子是主播 妻心 极品小姨 杏林
首页 > 资讯

第8章 不管风和月

发布时间:2021-07-22 16:43:24

肥妞果真就去上班了,并且当机立断,与鸿雁居签了两年的劳动合同。“请您看很清楚。”前台小姐温柔如水的说。“明白了!”肥妞并不去看,直接就签掉了,心里想:就当是卖笑契好了!“请您看清楚。”前台小姐温柔的说。。

>>>《冷面帝王的霸道新娘》章节目录<<<

《第8章 不管风和月》精选

推荐书目:废婿当道 绞明 圣心双雄 玉龙印 星象江湖 我在未来逆天了 大新轶事 道极无天 盛唐不遗憾 电竞大神来solo

肥妞果然就上班了,而且当机立断,与鸿雁居签了一年的劳动合同。

“请您看清楚。”前台小姐温柔的说。

“知道了!”肥妞并不去看,直接就签掉了,心里想:就当是卖身契好了!

当然,肥妞更加果断的是,她把自己的铺盖也卷了卷,睡到店里的宿舍去了。

“你上班就上班,家里离的这么近,回家住就好了嘛。”肥妞妈站在肥妞的房间里,看着肥妞翻箱倒柜的,把自已春夏秋冬的衣服也打好了包裹。

“你这是干嘛啊?”肥妞妈问,“又不是不回来了。”

肥妞并不说话,只顾低头收拾自己的东西。

赵宝刚讪讪的站在那里,也不好说话。他今天特意请了假,帮肥妞搬行李。

“好了,赵宝刚,我们走了!”肥妞用力的提起一个超大的行李包,对赵宝刚说。

“肥妞,你这是要干嘛?”肥妞爸从外面走了回来,看到肥妞这个样子,惊讶的问。

“搬家啊。”肥妞气喘吁吁的说。

“啊,亲爱的肥姐姐!”杨晓彬从自己的房间里探出个脑袋来,快活的说,“你住着吧,我们马上就要回学校了,等下次回家再搬好了!”

“你去死吧!”肥妞抓起自己的枕头来朝他丢了过去。

杨晓彬早已瞧着不好,急急的把门关上了,“嗵”的一下,枕头打在门上,应声落地。

“走吧。”赵宝刚过去捡起枕头,放进出租车的行李箱里。

车子扬长而去,肥妞妈招了招手,眼泪却不经意的流了下来。

“唉!”肥妞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何苦来?”转身去打理自己的小菜店去了。

小初是个很勤快的人,每天把库房搭理的很干净,东西永远摆放的齐齐整整。

本来一个店,一个库管就已经足够了,除了早晨要收货验货,事情繁杂一些,平常的时候,几乎没什么大事情。

“你哪个学校毕业的?”小初问。

“燕京大学。”肥妞已经昏昏欲睡了。小初把事情一个人做好了,她又帮不上什么忙,坐在那里,老想打磕睡。

“学校不错啊!”小初有些酸酸的说,“那怎么会来这里做库管呢?”

肥妞听了,眼泪都快出来了:“哦,没什么,没有工作经验嘛——再说,现在的工作也难找的,一年那么多的大学生毕业,有个工作做,就已经很不错了。”

小初听了,点了点头:“这倒是。”

库房其实不大,大约也就是十几个平方,有四个货架子,放了些调料上面,还有少许的一次性用品。小初是个爱整洁的人,每天必定要擦拭一番,所以虽然地方小,倒是很清爽,弄得跟个小超市一般的。

早上八点钟上班,一上班,几家供货商就都来了:蔬菜、水果、猪肉、冻品等等,虽说验货是件麻烦事,便久来久之,熟练了,弄的也快,不到十点钟,帐也做好了——因为是电脑做帐,所以很麻利的。

十点钟,店里陆续来人了,开始吃饭了。做员工餐的大叔,手艺极好,同样一种菜,一个星期内绝不重样。公司安排的伙食也好,一份荤菜,一份时令蔬菜,再加一碗清汤润喉,着实不错。

“小库管,我们家的孙大叔是整个豆豆金做的最好的了!”后厨里的一个叫陈波的说。

“哦。”肥妞点了点头,只顾低着头猛吃,她总认为自己来豆豆金工作,只不过是出于无奈,形势所逼,因此,她并不想跟什么人打招呼,有什么瓜葛。赵宝刚说,他的朋友下个星期就会回来了,到时候会帮她问问,如果有可能的话,就辞去这边的工作,到那边去做。

这里总算还有点好处:吃住都管,解决了最基本的问题。

临出门时,肥妞妈也塞给她五百块钱,叫她先拿着零花,肥妞看也没看,直接丢回去了,当时还摞了一句狠话:“我杨宝妹从今天起,决不再用你们杨家的一毛钱!”

肥妞妈听了这句,立马就要扇她几个耳光,忍了又忍,咬牙切齿的说:“好!你有种!有种以后别再踏进杨家的大门!”

“是我稀罕!”肥妞头也不抬的上了车,扬长而去。

幸好赵宝刚发了工资,帮肥妞安排好了宿舍,又去取款机取了一千块钱。

“我不用这么多,用的时候再给我好了。”肥妞说。

赵宝刚把钱塞给她:“你刚搬过来,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要买,先留着吧。等有空了,你开个户头,我把钱存进去。”

“干嘛?”肥妞诧异的问。

“反正我们早晚是一家人嘛,存在你的户头里,跟存进我的户头里,还不一样?”

“既然一样,放你那里好了呀。”

“我又没什么花销。”赵宝刚宽厚的说,“女人开销大一些嘛。”

肥妞听了,借着已经暗淡下来的月色,情不自禁的把两手叉向赵宝刚的腰间,头贴近他的胸膛:“宝刚,认识你,是我一辈子的幸福!”

赵宝刚听了,伸手搂住了她,抬起眼来,注视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虽然已近立秋,还有一些风俏女人,穿着短裙,张扬在有些微寒的风中。

其实,女孩子穿裙子,的确是别有风采。赵宝刚暗暗叹息: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肥妞穿过裙子。甚至连牛仔裤都没穿过。她一年到头,只穿那种松松垮垮的休闲裤。休闲裤在别人看来,那是休闲裤。一穿到肥妞身上,那简直就是一“摇摆裤”!

“怎么样,还行吧?”周末的晚上,廖如燕躺在肥妞宿舍的床上,问她。

“还行?唉!”肥妞愁眉苦脸的说,她用力的掰过廖如燕的头来,“如燕,你说实话,公司里的老板的儿子陆文阳,和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瞎说什么呀?”廖如燕别过头去,不敢看她。

“廖如燕!”肥妞双手掐腰,“你和我打小没有不能说的秘密,没想到,居然有事情到现在还瞒着我!你还当不当我是姐妹了!”

“大姐!”廖如燕有气无力的说,“求求你了,你问什么都行,就这个事情,你能不能就不问了?”

“不行!”肥妞斩钉截铁的说,“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有什么事情都非得弄明白不可,你不肯说,是不是打算闷死我!”

“我的亲姐姐,”廖如燕无可奈何,哀求说,“就这一件事,除了这件事,我真的没什么可瞒你的了。”

“好,肥妞想了想,”你不说,我也不怕你不说,反正我现在在豆豆金上班,早晚会打探出来的。你现在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恋爱?”

“唉——”廖如燕长长叹了口气,“我有谈恋爱,难道还有空来陪你吗?”

“那倒是。”肥妞若有所悟的说,忽然她重重的打了廖如燕一下,“不对啊。”

“哪里不对了?”廖如燕揉着被她打中的地方。

“我从小到大,跟宝刚在一起的时候,每次都是喊你一起玩。为什么你谈恋爱了,就没空陪我了?”

廖如燕听了,失败的倒了下去:唉,你们谈恋爱的时候,一直都是单纯的小孩子。现在,大家都长大了,跟以前不一样了啊。

这些话,廖如燕只是在自己心里头说,并没有说出来。她知道,即使解释给肥妞听,她一时之间,也是难以理解的。她是个单纯的人,一直过着最单纯的生活。其实,很多的时候,廖如燕最羡慕的人,一直就是肥妞。虽然肥妞常常无比羡慕的说:“如燕,我要是有你一半美貌、一半聪明、一半温柔就好了!”

美貌,不过是一件彩衣,穿在身上,虽然美丽无比,可是,它就像那罂粟花一样:如果在善良的人手里运用得当,就能消毒止肿;如果一旦落到别有用心的人手里,就会害人无穷——很多人,都常常痛恨那些制造毒品的人,却对那些因吸食毒品的人寄以万分的同情。然而,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制造毒品的人固然令人可恨,那吸食毒品的人的面目又如何不令人可憎呢?——如果抵得住那份诱惑,怎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上当受骟?制造毒品的人固然贪婪,那吸食毒品的人又何尝不是虚妄、懦弱呢?人世间,一切的事情,都是无法逃避的,如果不敢直面人间,只虚幻于烟雾之中,终将让痛疼血染人生!

聪明,是人人都想拥有的。可是,又有谁能够真正的理解聪明人的苦楚呢?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明白,人人都会轻易的原谅。因为聪明,所以轻易的就明白了别的人苦,明白了别人的苦,就要替别人去分担——从小到大,如燕一直是个乖乖女。除了学习,两耳不闻窗外事。十三岁的时候,同班一个男孩子,是化学老师的儿子,跟着父亲一起转学过来的。那时候,男孩子特别喜欢唱歌——他的歌,也唱的特别的好。廖如燕从小对音乐是个声盲,她很喜欢男孩子教她唱歌。后来,这件事不知怎么被传到了母亲那里,有一天,母亲就给她讲了一个故事:“如燕,上个月,张庄的一家姑娘,跟人家谈恋爱,后来又反悔了,不肯嫁给人家了。你知道怎么了?”“不知道。”廖如燕惶恐的说,不明母亲怎么为突然讲起这样的事来。“后来,她爹娘和兄弟,都被别人砍了!”说完这话,母亲直直的看着她。听了母亲的话,廖如燕只有一种感觉:今生今世,她永远不能谈恋爱了——她怎么能够确定:她所爱的人,一定就会是她所嫁的人呢?姻缘自由天定。这,就是聪明人的苦。傻子永远不会把一些事情放在心上,所以更容易获得幸福。

温柔,并不是廖如燕的本性。她的内心一直隐藏着许多不安份的东西,在内心深处如汪洋大海,波涛汹涌,然而,她又是善良的。她从小熟读古书,年幼的时候,就明白,有很多的事情,并不是由人自身来决定的。小的时候,她不信命,她相信一切的虚幻都只是目前人力所不能解释的而已,早晚有一天,一切的一切,人性必定会释放出所有的迷惑。然而,现在,她虽然还是不肯相信天意,却在不知不觉着,常常叹息:天意如此。

所以听到肥妞羡慕她,廖如燕感慨万千:笼中的人,总是以为笼外的人更加幸福;万意料不到,笼外的人,正日日担忧着不测之风云。

两个人一面说着,一面想着各已的心事,早已恹恹欲睡了。

“快点,总经理来查寝了!”忽然间人声鼎沸,吵吵嚷嚷。

“神经病,总经理也会来查寝?”有人急忙穿衣服,一面抱怨报警的人。

“是啊,快点,就在外边呢。”

“别开门!我还没穿好衣服!”

“快点,把那边的东西收好!”

整个房间里一片糟杂声,人走来走去的,乱成一团。

“陆文阳来了。”肥妞压低声音说。

“快,睡觉!”廖如燕一把摁住了她,把她塞进被窝里。

“这……”

“叫你睡就睡了!”

“明天被开除了,你可得养着我。”肥妞趁机敲诈。

“睡你的大头觉吧!”廖如燕捂住她,不让她说话。

两个人刚刚不动静了,就听到房间静了下来,有脚步声走了进来。

“怎么样,阿姨,好些了吗?”是陆文阳的声音。

“好多了,谢谢总经理。”有个妇女虚弱的声音。

“陈店,怎么样,医院里怎么说?”

“哦,是轻度烫伤,服过药,要好好养些日子呢。”陈店长回答说。

“那好,就让阿姨好好的养伤,等医生说可以了才行,工资要照发,知道吗?”陆文阳的声音有些粗,好像在发火。

“是,知道了。”陈店长唯唯诺诺。

“好,于斌,我们先回去吧。”陆文阳说。

“走吧。”果然是于斌的声音。

听到声音响,好像是有人想要出门了。

“咦,有人已经睡了。”陆文阳忽然看到了肥妞她们。

马上有人推肥妞:“醒了,醒了!”

“干嘛?”肥妞正在装睡,被推的有些烦。廖如燕一时按不住她,她早已把头探了出去。“咦,还没走啊?”

被子已经被撩开,廖如燕翻身冲向里面,陆文阳却早已看到了她:原来她在这里。他的嘴角翘了翘,一丝得意袭上眉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