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之间   我成了 老人 金鳞 套路
村官 乱云 我当盲人  奶爸 弟媳 丫丫
首页 > 资讯

第13章 爱情傻瓜

发布时间:2021-07-22 16:43:25

“怎么了?”柳茵茵关怀的问。“哦,没什么,你吃吧。”赵宝刚无精打采的说。柳茵茵笑了:“是也不是不评论交流我来?”“哦,不。”赵宝刚急着辨解,竟一下子噎到了。“慢慢的说嘛“哦,没什么,你吃吧。”赵宝刚无精打采的说。。

>>>《冷面帝王的霸道新娘》章节目录<<<

《第13章 爱情傻瓜》精选

推荐书目:祥和森林 极道坏医生 百年火影 最后一代邪帝 神游诸天虚海 连环妙计 上门狂婿 忘忧如草不自弃 女神的贴身男秘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怎么了?”柳茵茵关心的问。

“哦,没什么,你吃吧。”赵宝刚无精打采的说。

柳茵茵笑了:“是不是不欢迎我来?”

“哦,不。”赵宝刚急于分辩,竟一下子噎到了。

“慢慢说嘛,干嘛这么着急?”柳茵茵放下自己的碗筷,走过去,轻轻的给他捶着。

“茵茵,我……”赵宝刚突然拉住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对不起。”眼睛里竟有点点泪花。

“没什么。”柳茵茵平静的说,“我来这里出差,只是顺便过来看看而已。我知道,我不会勉强的。”柳茵茵眼睛也红了,但她忍住了,脸看着天花板,好像是想把眼泪倒流回去,“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来看看你。我知道你是个负责任的人。做过的事,就要有勇气承担,这才是我爱的男子汉!”

“茵茵!”赵宝刚忘情的吻了一下她的手背,“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娶你。”

“好啊,”柳茵茵笑了,眼睛亮晶晶的,“如果有来世,你不娶我就是小狗!”

“我宁愿这辈子就是小狗,一生一世能够和你在一起!”赵宝刚忽然一把拉她入怀。

柳茵茵挣扎了一下,便任他抱住自己,眼泪终于脱颖而出。

透亮的玻璃门外,廖如燕傻傻的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再也不能前进一步,眼珠似乎已经朦胧。

“走啊,进去!”陆文阳说。然后,他就看到廖如燕串串的泪珠,像断了线一样,飘零而下。

“你怎么了?”陆文阳吃惊的看着她,又向店里看了看,似乎没有什么催人泪下的故事发生。

廖如燕咬紧了牙齿,没有哭出声来,拨脚便跑,在这一瞬间,她像个突然爆发的百米运动员一样,冲刺着。

“找死啊!”一辆车子嘎然而止,一个胖胖的司机伸出头来大骂。原来,廖如燕闯了红灯。

被司机一骂,廖如燕忽然停了下来,站在那里不动了,旁边一辆车子眼看就要冲过来……

当廖如燕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陆文阳一把推了出来。她回头去看陆文阳,发现他的裤子已经破了,鲜血流了出来。

“哥……”忘情之下,廖如燕突然喊了一声。

听到廖如燕的喊声,陆文阳一时忘记了痛,抬起头来,冲她笑了笑:“早知道血能让你感动,我早就流点血了!”

“你,你还开玩笑!”廖如燕情急之下,放声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还不快拦车子去医院?”陆文阳试图站起来,腿却似乎不太听使唤。

医院里,医生严肃的说:“片子已经拍过了,要留院观察一下。”

“哥,对不起!”医生走了出去,顺手把门关上了。廖如燕看着陆文阳的腿,负疚不安。

“好了,这下可好了,赶明儿我要是残废了,可就娶不到媳妇了!唉,命苦啊!”陆文阳愁眉哭脸的说,“这可叫我下辈子怎么办呢?”

“对不起,哥。”廖如燕的嘴唇都快被咬破了。

“你能不能换句话说?”陆文阳忧郁的说,“都这个样子,光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啊?”

廖如燕低下了头。

“唉,我上辈子真是不知遭了什么孽!”陆文阳长长的叹了口气,“这辈子为人家拼了小命,人家都不领一分情!”

“对不起!”

“叫你不要说了嘛。”陆文阳发现车子不是撞了他,而是撞了廖如燕——她像是傻了一样,反反复复只会说一句“对不起!”

“事到如今,你该以身相许,照顾我下半辈子才是啊!”陆文阳终于忍不住了,半真半假的说。

“我,我……”廖如燕抬起头来,看着陆文阳,陆文阳才发现,她的眼睛已经哭得肿得快要看不见了。

“你……”陆文阳想要为你拭去眼泪,刚一抬身,腿上剧烈的痛了一下,“你自己坐过来!”陆文阳低声命令说。

廖如燕像一个乖乖听话的小女孩,坐在陆文阳的床头上。

“傻瓜!”陆文阳心疼的说,“我会没事的。”他轻轻的擦拭着她的眼泪,“看你哭的,多难看!太难看了,以身相许我也不要了!到时候嫁不出去,可别懒着我!”

廖如燕听了,越发哭得厉害了,她扑进陆文阳的怀里,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母亲一样,嚎啕大哭。

陆文阳搂着她,轻轻的拍着她背:“哭吧,哭吧。我知道你有委屈,想要一个人承受。可是,你说出来,我可以跟你一起分担的。一生一世,我都愿意为你承担一辈子!”

“哥哥!”廖如燕扯心裂肺的大叫一声,这一声“哥哥”叫得陆文阳五脏六肺都碎了:这一声“哥哥,绝不是如燕平常那样,当他们深深相爱的时候所喊的“哥”,而是妹妹对自己的亲哥哥的声音!陆文阳忽然捧起她的脸,直直的盯着她:他确信,廖如燕已经哭得两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他无法判断廖如燕此时的心情。

廖如燕一声“哥哥”出口,却像是卸下了千斤的重担,昏睡了过去。

陆文阳搂着她,陷入了沉思之中。

“该换药了。”护士走了进来,“咦,这女孩怎么能压着你呢?”护士说着,就要喊廖如燕起来。

“别动!”陆文阳杀人的目光瞪过去,严厉的说。

“为你好,不知好歹。”护士不满的说,“好心没好报,到时候真把腿压残废了,活该你倒霉!”

护士换好了药,没好气的帮陆文阳倒了一杯水,把几粒药递了过去,让他服下。

“见过有人发疯,没见过这样发疯的!”护士小声的自言自语,“爱情就是傻瓜!”一面说着,一面早已关门出去了。

陆文阳无可奈何的任她骂,自己苦笑了一下:可能我真是“爱情傻瓜”。肯定是我上辈子欠了她的,不对,也许上上一辈子,上上上一辈子……一直都是我欠她的,所以,这一世,要一次性还清。

陆文阳记得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钟,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哥,快来啊,下雪了!”如燕快乐的喊着,“哥,你说,为什么会下雪呢?”

“下雪啊——”陆文阳故意拖长的音调,对廖如燕招招手说,“你过来,过来我就告诉你!”

“噢。”廖如燕不知是计,手里握着一个雪球就跑了过来。

陆文阳神秘的说:“耳朵借用一下。”

廖如燕把耳朵贴了过去,陆文阳却突然亲了她一下。

廖如燕愣了一下,把手中的雪球从他的后衣领里塞了进去:“你这个大骗子!”然后拨脚就想跑。

陆文阳不去管雪块融化,冰冷的水正顺流而下,他一把揽过她的腰,恐吓说:“你再敢坏,我就……”

廖如燕看到陆文阳压低了身子,立刻双手举起:“哥,我投降!”

陆文阳却不管,只看着她白雪中,鲜红的唇。

“哥,我投降!投降!”廖如燕急得快哭了,眼睛里充满了恐怖。

“唉——”陆文阳长长的叹了口气,恋爱已经两年了,她始终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他的朋友同居的都有了,晚上归寝,大家互相试探着询问着对方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整个宿舍热闹非常,初尝禁果的孩子,忍不住要把自己的欢愉让别人感染。

每逢此时,陆文阳总之故意找一本书来,装做看得很投入。其实,有的时候,他很想吻她,哪怕一下也好。可是,每次看到她晶莹纯净的眼睛,像天使一样的看着他,他就有些不忍心:放心吧,乖孩子,我会等你慢慢长大。陆文阳对自己说:今生今世,你都是我的。

第四年上学期,陆文阳忍不住对廖如燕说:“我想到你家里去看看叔叔阿姨。”

廖如燕有些害羞,她低着头,不说话。

“没关系的,只是去看看嘛。”陆文阳哄着她。

“可是,我们还没毕业呢。”廖如燕终于说,“村里人会笑我的。”

“唉,我们都二十多岁了,谈恋爱是很正常的啊。”陆文阳终于发现:廖如燕绝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一定是古时的女子穿越而来的——平常的时候,跟她一起出门,没人的时候,拉拉她的手,她犹豫了一阵子,终于还是任他拉着了,可是,只要有一个人出现,哪怕只是一辆车子跑过,她就会惊恐万分的把手缩回去!

最后,廖如燕终于妥协了:她同意带着陆文阳的照片先给妈妈看一下。

陆文阳很兴奋:凭着自已出色的容貌,相当的身材,优越的家境,老丈母娘绝对不会反对的!他对自己有信心。

开学的日子终于来了。

当陆文阳直奔女生寝室,通过传达室的阿姨喊她下来的时候,他明明听到她说话的声音,同寝的女生却说:“廖如燕不在!”

如此三番,陆文阳焦躁不安,跑出去宿舍楼几步,冲着楼上的方向大喊:“廖如燕,下来!”

“她不在!”一个女生探了一下头,喊了一嗓子。

“我知道她在,你叫她下来!”陆文阳大喊,弄得许多人都探出头来看。

“我说不在就不在!”女生似乎生气了,用力的把窗户关上了。

一个夜晚,当廖如燕匆匆的下了晚自习,想要回寝室的时候,一个男人突然从后面冲了过来,一把拖住了她。

“救命!”廖如燕一面挣扎,一面大喊。路过的一个男生听到了,果然冲了过来,一拳打在来人头上,那人吃痛,哎呀一声倒在地上。

听到声音,廖如燕一回头,发现竟然是陆文阳。

旁边又有两个男生冲了过来,想要动手。

“对不起!对不起!”廖如燕赶紧拦住他们,“不要打!他是我男朋友!”

“嗨!”三个男孩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廖如燕:英雄救美救错了主!三个男孩走了。

看到陆文阳慢慢的站了起来,廖如燕转身想跑。

“廖如燕!”陆文阳低声吼道,“如果你再跑开,我会恨你一辈子!”

廖如燕听了,脚步停了下来,迟疑着。

等到她再想跑的时候,陆文阳早已拉住了她:“为什么要躲开我?”

“我……”廖如燕语噎。

“为什么?”

“我已经不爱你了!”廖如燕忽然说,“我已经爱上了别人!”

陆文阳捧着她的脸,细细的看:“廖如燕!你从来不会撒谎!你为什么要撒谎!”陆文阳很生气。

“我,我没撒谎!”廖如燕哭了,“我真的不能再爱你了!”

“你妈不同意?”

廖如燕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陆文阳绝对不相信,只是一个冬季,他的如燕就会背叛他:从她的泪水中,他看到她的万分不舍!

“我,我真的爱上别人了!”廖如燕反反复复的说。

“行!”陆文阳终于火了,“明天是周末,你叫那小子来见我!我就信你!”

廖如燕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第二天,当陆文阳还没走近廖如燕的时候,他就看到一名男子亲密的低着头,正在跟廖如燕窃窃私语,廖如燕红着脸,只是点头。那男人却不时的拿手去碰她的脸,很自然的样子。

陆文阳一时火气,刚要发火,那男子却抬起头来,看到了他:“哦,来了!坐啊。”他指了指身边的石凳,对陆文阳说。然后,自然而然的把廖如燕搂在怀里,“其实本来不想伤害你的。我跟如燕已经……已经准备结婚了!一毕业就结婚。是吧,妹妹?”那男子疼爱的看着如燕。如燕低着头,一个劲的点头。

“怎么,不祝我们幸福吗?”那男子似乎得势不饶人。

陆文阳转身走了。他怕自己真的会动手打人——可是,他不想伤害如燕。

“谢谢你,二哥。”如燕抬起头来,泪眼汪汪的说。

“唉,傻妹妹。”那男子说着,搂过如燕,正巧陆文阳一回头,看到廖如燕竟主动的向那名男子投怀送抱!

注定是我欠了你的!陆文阳想到自己不远千里,又送北京追到上海,看着怀里沉睡着的廖如燕,忍不住对自己说:如果爱情就是傻瓜,我宁愿为你做一辈子的傻瓜!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