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之间   我成了 老人 金鳞 套路
村官 乱云 我当盲人  奶爸 弟媳 丫丫
首页 > 资讯

第16章 持枪的女人

发布时间:2021-07-22 16:43:25

早晨醒过来的时候,天已大亮,陆文阳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养成的喊了一句:“于斌!”“醒了?”一个女人刚洗过澡,头发但是湿的,她一面用毛巾拭擦着头上的水,一面问他“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里?”陆文阳吓了一跳,急忙看自己的衣着,心下惶恐。。

>>>《冷面帝王的霸道新娘》章节目录<<<

《第16章 持枪的女人》精选

推荐书目:祥和森林 极道坏医生 百年火影 最后一代邪帝 神游诸天虚海 连环妙计 上门狂婿 忘忧如草不自弃 女神的贴身男秘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清晨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陆文阳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习惯的喊了一句:“于斌!”

“醒了?”一个女人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她一面用毛巾擦拭着头上的水,一面问他。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里?”陆文阳吓了一跳,急忙看自己的衣着,心下惶恐。

“这是我住的宾馆,怎么是你家呢?”女人已经擦好了头发,把毛巾搭在手腕上,“已经忘记了吗?”

忘记?忘记了什么?陆文阳一看,床果然不是自己的,房间也不是自己的。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来到这里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文阳头痛不已:难道我已经和这个女人……不,不可能!陆文阳急着为自己辩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起床吧,”女人看着他,“还想赖在床上?”女人俯下身,轻轻的吻了他一下。

“你是谁?”陆文阳恐怖的看着她,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起了某种反应。

“我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现在在我这里。”女人看着他,“难道你一个大男人,连这点小事都会放在心上吗?”女人冷冷的说,起身走了出去。

陆文阳颓然的倒在床上,他明白:一切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追悔莫及,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糊里糊涂的上了这个女人的床。也许是酒精惹的祸,更也许是自己内心里,已经忍耐的太久,不能够再忍受?

在恰好适合生长的土壤上,碰上了一粒想要萌发的芽,于是,一切便顺理成章。那样的一个夜晚,那样的一个人群,那样的一个女人——女人真是一个上乘的极品,她的皮肤如婴儿般的柔滑,她的眼睛如蛇般诱人,陆文阳已经不记得昨夜是一个如何的良辰美景了,只是内心的世界里已经改变为一个男人的世界,不再是一个纯情的男孩了。

当陆文阳穿好衣服,走进大厅的时候,女人柔柔的笑着,嘴里含着一支烟——抽烟有害健康,然而,如果任何一个人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含着烟卷的姿势,即使知道明天就会死于非命,也一定会心甘情愿的把烟点燃的,因此,陆文阳机械的接过女人递过来的烟卷,任凭她把手搭在他的肩头上,徐徐的抚摸着他,渐渐的……

当烟卷徐徐的升起时,陆文阳已经忘记了刚才的悔恨,也忘记了廖如燕的影像,他像天真可爱的孩子一样,无法离开自己的母亲:“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女人。

“风过雨不再,泪尽花不开。我叫莫英苏——就是永远不要苏醒的意思。”女人淡淡的笑,浅浅的用手拂过他的耳际,一阵热气袭来,陆文阳坐立不安。

“你叫陆文阳。”女人吃吃的笑着,也许是陆文阳的举动让他觉得好笑: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已经有二十几岁了,但看样子,是没有经过女人的。想起昨夜的笨拙来,莫英苏有些心痛——这个年纪的男人,在这个时代下,如果还没有经过女人,除非他是一个禁欲主义者,否则,他一定是在苦苦的守候着一个值得他一生爱恋的女人。

“你有爱人吗?”

陆文阳正在惊异她如何知道自己的名字,听到她这样一问,身子抖了一下,低下了头:“有。”

“她长得美吗?”

“很美,很漂亮。”陆文阳说的是心里话,在他的心中,廖如燕一直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不过,自从昨夜之后,他虽然也不肯改变自己的观点,但他心里终是明白:莫英苏的美和廖如燕的美,是两种不同美:一种美的清澈,一种美的妖艳。

因此,当莫英苏问他:“她比我美吗?”陆文阳无话可说了,两种美是无法比拟的。在廖如燕身边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一个男子汉,要尽最大力量的去呵护她,去付出,不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在莫英苏面前,他却像一个贪吃的孩子,恣意的索取着。

所以,当莫英苏用迷人的笑容看着他,渐渐的用目光褪去他身上的衣衫时,他居然毫不犹豫的,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不断的索取着,索取着……

莫英苏一面穿衣服,一面笑:“陆文阳,你会后悔的。”

陆文阳点了点头:“从认识你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后悔了。”

“那你还不走?”女人看着他。

其实,陆文阳从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让他有一种无法自拨的吸引力……

“我是该走了。”陆文阳穿好衣服,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手按在门把上,转身回头看了女人一眼,“我走了。”

女人慵懒的说:“再见。”

“再见。”陆文阳开始旋转门柄。

正在此时,莫英苏忽然在片刻之间,一跃而起,转眼弹到陆文阳面前,摁住了把柄。她捂住陆文阳的嘴,听了只两秒的时间,就一把拖过陆文阳进了卧室。

莫英苏拖着陆文阳一进卧室,放开了手,转身去找一件东西。陆文阳刚要说话,被莫英苏严厉的眼神吓了回去:“想要命的话,就给我闭嘴!”然后,陆文阳看到一支黑黑的枪口指向自己。

陆文阳陡然间遭此变故,竟然真是说不出话来了。正迟钝中,却发现莫英苏已经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男人。

好一个英姿飒飒的男儿!陆文阳不禁自惭形愧。

莫英苏却不管这些,她打开窗户,对陆文阳说:“走!”

“走?”陆文阳探头看了看外面,这里有二十层高,怎么下去?

不由得他说话,莫英苏已经将他的腰拴好了:“上去!”

陆文阳刚要犹豫,枪口已经顶上来了:“要活命的就给我跳!”

陆文阳长叹一声:即使外面进来的是警察,不等他们到,他的小命已经呜呼哀哉了!因此,他不再迟缓,当即跳上窗口,直接跳了下去,在他还在想绳子是否够长够结实的时候,另一扇窗户里,一个男人揽腰搂了他进去,径自把他甩在地上,把绳子解开,并用力拽了两下,转眼间,莫英苏已经下来了。

“马上走!”莫英苏低沉的说。

“是。”男人很魁梧的样子,五大三粗的,脸上一团横肉,走到大街上,给人看了,不当成屠夫,也是厨师。更可怕是,左脸上有一道极深的疤痕,从下至上,大约在疤痕三分之一的位置上,有一团肉拧在那里,非常吓人,看样子,刀是从那里进去的。然后下去,又回了一刀——可见,当时下手的人,是一个极其残忍的人。

陆文阳看了,肚里一阵恶心,却只在肠里翻转,不敢吐出来,怕惹恼了这位老兄,一时不顺,把小命交待在这里了。这样一想,陆文阳感到后背发冷,好像地狱里的空气已经吹过来了。

横刀肉恶狠狠的瞪了他一下,附耳对莫英苏说了句什么。莫英苏却笑着摇了摇头,看了陆文阳一眼。这一眼看来,陆文阳更加不安:这女人的眼神竟然也可杀人!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个血人了。昨夜的逍遥快活和清晨的蚀骨销魂,在这一眼之下,令陆文阳陷入了万丈深渊!

如燕,救我!陆文阳蓦然间在心里喊了一句。

“廖如燕!”陈林厉声说,“刚才我说了什么?”

“啊——”廖如燕忽然一吓,一激灵,两手一错,竟然把圆珠笔给弄断了,断裂的笔筒直直的刺进了左手,鲜血直流。

“你……”陈林没想到,自己随随便便一句话,竟然能发生这样的事,他把文件夹丢下,走到她面前,拿出纸巾来,帮她止住血,吩咐小邵赶紧去把创可贴拿过来。

“我包里有。”廖如燕说,陈林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打开她的包,果然找到了几张创可贴。

帮她贴好了,陈林对这个刚来不久的女孩产生了好奇心:女孩的包包里,一般除了化妆品就是零食。这个女孩子的包里除了创可贴之外,居然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他清了清嗓子,看到其他的人正在非常专注的看着他,便自然而然的说:“好,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有什么问题的,可以直接发OA到我的信箱里,我们可以继续讨论。”

夜已经深了,廖如燕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你怎么了,如燕?”顾紫茹探出头来,原来她一直没睡,躲在那里观察着廖如燕呢,可见,她真是下了心思在如燕身上,一定要她做自己的嫂嫂了。

“没什么。”廖如燕侧过身去,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究竟怎么了,老是不安,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没什么?”罗小妹爬起身来上厕所,丢下来一句,“想你心上人了吧?”

“真的?”顾紫茹说着,竟然起身站了起来,到廖如燕的床上坐下了,“往里点,往里点,反正你也睡不着,我们聊聊。”

廖如燕无奈,只好给她让了个位子让她躺了下来。

“你真的恋爱了?”顾紫茹说,“那男人怎么样?长得帅不帅?家里有钱吗?兄弟几个?”她一连串的问话,让廖如燕插不上嘴。

“你是她老妈啊?问得那么详细。”罗小妹很不客气的说,顺手接了一个电话,“喂——你好,人家是罗小妹。”

“骚包!”顾紫茹轻轻吐了一口,“就看不管她那嗲声嗲气的样,好像三陪一样。”

“人那叫女人味。”廖如燕忍不住说。

“狗屁女人味!”顾紫茹咒骂说,“这骚女人早晚让人收拾了!”

“别那样说。”廖如燕轻轻捣了她一下。

顾紫茹压低了声音:“你不知道——听说她最近跟一个老男人搞得火热!有一天,有个女人打她电话,还把她破口大骂。这骚包说什么‘年轻就是资本。’我要是那女人,我就抓破她的脸,叫她资本!”

廖如燕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你不用这样看我!我绝不是胡编乱造!那天我刚进房间,听到她在那里跟人骂起来,看我进来了,就赶紧把电话挂上了,还说了一句‘这年头,年轻就是资本,年轻就是一切。’”

顾紫茹正说的热闹,不提防廖如燕用力抓住了她,钻到了她的怀抱,很恐怖的样子。

“你怎么了,如燕?”顾紫茹大惊,抬头向外看了看,夜晚安静如水,“如燕,如燕。”

廖如燕却忽然哭了起来,眼泪哗哗的流了起来。

“你怎么了?”顾紫茹大惊。

廖如燕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说不出话来:因为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流泪,她只是觉得心很痛,很痛。

顾紫茹搂着她,轻轻的拍打着她,天快亮的时候,廖如燕才慢慢的睡了。

“放手,不要绑我!”陆文阳大叫,横刀肉正试图把他捆绑住。

“快!来不及了!”莫英苏回头看了他一眼,催促横刀肉,横刀肉点了点头,一肘子撞在陆文阳的头上,陆文阳晃了两晃,一声不吭的软了下去。

“上车!”莫英苏径自上了车。

横刀肉把陆文阳丢进后车厢,发动起车子,开了出去。

“不许动!”黑脸膛一脚踹开门,首先冲了进去。枪在一瞬间,已经在房间转了360度。

房间空空如也。

妈的,又给他跑了!

黑脸膛跺了跺脚,恨恨的说。

刚要收队,忽然看到窗户上挂着绳子:原来情报没搞错,他们肯定是刚刚离开。

“追!”

下了车库,一辆车子已经离开了。

“肯定是他们!快,上车!”黑脸膛一面吩咐,一面跳上车。

两辆车子在车水马龙中,急速的穿插前进。

“妈的!不要命了!”一个卡车司机刚要骂,就听到后面警笛长鸣,赶紧把车子闪在一旁,一面嘟囔说,“他妈的,警察也他娘的不要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