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情欲 舞蹈 高中 万界代购系统 试衣间 我的尤物嫂子 无处可逃
燕宫艳史 渴望 孤寂之狼 小姨子是主播 妻心 极品小姨 杏林
首页 > 资讯

第17章 惊魂一刻

发布时间:2021-07-22 16:43:25

“呵,我说呢。”罗小妹早晨起了床,看见顾紫茹搂着廖如燕沉沉入眠,不由冷冷一笑一声,“说什么为了哥哥,说什么做嫂嫂,原来是是为自己。”因而,当她走到她们床边的时候,用“找死啊!”顾紫茹冷不丁叫了一声,然后小心的看了廖如燕一眼。。

>>>《冷面帝王的霸道新娘》章节目录<<<

《第17章 惊魂一刻》精选

推荐书目:废婿当道 绞明 圣心双雄 玉龙印 星象江湖 我在未来逆天了 大新轶事 道极无天 盛唐不遗憾 电竞大神来solo

“呵,我说呢。”罗小妹早上起了床,看到顾紫茹搂着廖如燕沉沉入睡,不由得冷笑一声,“说什么为了哥哥,说什么做嫂嫂,原来是为自己。”因此,当她走到她们床边的时候,用力跺了一脚。

“找死啊!”顾紫茹冷不丁叫了一声,然后小心的看了廖如燕一眼。

“怎么,吓着你心上人了?”罗小妹不屑的说。自从那次被顾紫茹碰上之后,罗小妹就一直心怀不忿:凭什么你们有钱人家的女儿,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要怎样就能怎样?我罗小妹虽然穷,但是凭着自己,一样可以有吃有喝,一样可以成为有钱人!

廖如燕从睡梦中吓得一声尖叫。

“妈的,死人了!叫得这么难听!”罗小妹被廖如燕吓坏了,急急忙忙的逃进了卫生间。

“哥哥!”廖如燕大叫一声,伸手去拉,却抓住了顾紫茹。“哥哥,小心!”她用力的拉着,顾紫茹被她弄痛了,想要翻身,却没料到廖如燕这样一个弱女子,此时却发挥出了超人的力量,牢牢的抓着她,竟然一动不能动。

“如燕,如燕。”顾紫茹几乎要喘不上气来了,只好用力的喊她。

廖如燕慢慢的睁开了眼,眼睛迷茫的一塌糊涂:“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顾紫茹吃惊的说:“我是顾紫茹啊。”

“顾紫茹?你不是哥哥?哥哥呢?”她伸着手,往空中划拉了两下,自言自语的说,“哥哥没了。”

哥哥?顾紫茹起了疑心:“哥哥是谁啊?”

廖如燕却蓦的坐了起来,痴痴呆呆的一个人想了半天,拿起电话来,拨了一个号码。

“您拨叫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一个女人的声音。

廖如燕不甘心,又拨了一遍。

“您拨叫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女声单调的重复着,像夏天的蝉。

廖如燕重复了无数遍,终于累了,把电话用力的摔在床上,瞪着它看了半天,仿佛它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恶,非得千刀万剐才能解恨。

她一声不吭的躺了下去,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呜呜的哭了起来,任凭顾紫茹说什么,就是一句话也不说。

“如燕,你好好休息,我会跟陈主管给你请假的。”顾紫茹整理好自己,出门去了。

有史以来,廖如燕第一次请假。即使在上学的时候,她也很少请过假。哪怕生病,只要不是很重,她也照样能够坚持。可是,今天,她心里的的确确烦透了,她远远的看到,一张无形的网,正向她兜了过来,巨大的压力,让她无法呼吸。

“啊!”陆文阳尖叫一声,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只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便又重重的昏迷了过去。

山坡上,莫英苏看着已经不再翻滚的车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小子,看你的造化吧!”她一手捂着还在流血的左胳膊,一面回头对刚刚爬起来的横刀肉说,“拦住那辆车!”

横刀肉并不答话,灰头灰脸的从地上爬起来,直挺挺的走了过去。司机显然已经被吓坏了:刚才他赶着想回家,因此没有躲避横刀肉的车,眼看着车子就要相撞,横刀肉大叫一声:“跳车!”和莫英苏两人立刻各自开了车门,跳了下来,早已顾不上昏迷中的陆文阳了。

“下来!”横刀肉横眉冷对,司机打了一个寒颤,慌慌的说,“大哥,我不是故意的!”

“我叫你下来!”后面警笛长鸣,横刀肉不容多想,一拳打烂车窗,鲜血直流——他像拎小鸡一样把司机拎了出来,丢在地上,自己坐了进去。

莫英苏早已在他开门的瞬间,从另一侧上了车。

“大哥,求求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车子不是我的,是老板……”司机用力抓住车窗,一面急急的说着。从反光镜里已经看到警车的影子了,横刀肉不再多说,掏出枪来打在司机的头上,司机来不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一命呜呼了。

黑脸膛的家伙开在最前面,在他的面前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倒了下去,他怒火冲天,拔枪向前打了过去。

车道环山而行,横刀肉的车子已经拐了个弯,转了方向。

“妈的,别让我逮到你,叫我逮到了,剐你十八层皮!”黑脸膛恨恨的说。

“队长,怎么办?”小李看着他。

“下车救人!”

“人怕已经死了。”小赵说。

“死不死也要亲眼看到,你他妈的真能罗嗦!快停车!”他自己一面骂,一面在对讲机里叫,“二组三组继续追!一定要追上!”一面却掏出手机来打了120,“环山路3848急救!”

等小赵停下来,他已经做好了这些事,跳下了车。

俯下身去,司机年龄看起来不大,只有二十刚出头的样子,脸蛋圆圆的,清秀可爱,却因为流血过多,加上一双圆睁的眼,显得非常的狰狞。

“这狗日的!”黑脸膛不知在骂谁。他把年轻的司机小心的放好,看着两部警车在他面前急驰而过,一个劲的骂娘。

120急救车呼啸而来。车下刚跳下人来,黑脸膛来不及解释,就跳上警车,命令小赵:“全速追击!”

大雨滂沱,老吴夫妻两个收了网,慢慢的往家里走。

“我说今天天气不好,不要出来吧,你偏要出来,你看看,这天说下就下。”老吴老婆抱怨说。

老吴嘿嘿的笑了笑:“咱渔家人,天天水里去水里来的,还怕雨不成?”

其实,老吴也知道今天会有雨,只是因为儿子吴强前几年出了车祸,意外死亡之后,即使下雨天,他也不想呆在家里,总想出来透透气。都说养儿为防老,现在白发人送了黑发人,还防什么啊?

老吴老婆知道他的想法,因此,虽然抱怨了两句,也没再说什么。唉,拼死拼活一辈子,不就为了个“小”,现在儿子也没有了,还能为谁呢?

“老吴,那里有个东西!”老吴老婆突然喊了一声。

“你可别吓我!”老吴说。

“你看哪,那么大一个。”老吴顺着老婆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有一条黑影躺在地上。

老吴两口子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仔细看了看:“妈呀,是个死人!”老吴老婆尖叫了一声。

“我看看。”老吴常年出海,到底胆子大,他把那人翻过来看了看,又摸了摸胸口,“还热着呢,恐怕还有口气。”

“来,扶一把,背上。”老吴蹲下身来,老吴老婆帮他把人背了上去。“小子还挺沉呢。”

回了家,老吴把陆文阳放在床上,老吴老婆帮他擦洗干净,瞅了瞅说:“这娃儿长得挺喜欢呢。”

“是挺喜欢。”老吴燃了一口烟,你先帮他弄点热汤喝喝。”

陆文阳喝了汤,又睡了过去。

“他不会有事吧。”老吴老婆担心家里出了人命,不好交待。

“放心吧。”老吴吐出来一口烟雾,不紧不慢的说,“幸好这小子命大,刚好落在沙滩上,否则的话,这条小路倒真是保不住喽。”老吴的父亲曾经是个赤脚医生,老吴自己又常年在海上漂泊,要自己照顾自己,因此,简单的医理还是懂一些的。

第二天,老吴老婆去看陆文阳的时候,发现他的气色果脸好多了,脸上多了些血色,精神也看上去好多了。只是还没有醒过来。

一连三天,陆文阳一直在沉睡中。

“这孩子是怎么了?”老吴老婆又担心起来,这下不光是她,就是老吴也有些担忧了:虽然喂他吃,他就吃,喂他喝,他就喝,呼吸也渐渐的顺畅了,然而,他还是没有睁开眼。一直就那样睡着。

“要不?请个医生看看?”老吴期期艾艾的说。

老吴老婆迟疑着:“万一摊上什么不好的病,咱可怎么办呢?”

老吴狠狠的抽了口烟,用力的吐了出来,把烟锅磕了磕,下定了决心:“孩子他妈,反正强儿也不在了,我们攒了些钱,也没什么别的指望了,既然我们和这孩子有缘,凑巧碰上了,不管咋的,咱就帮一把,也算是积点阴德了!”

老吴老婆看了陆文阳半天,终于叹了口气:“行,就听你的,咱就这么办吧。”

两人既然下了决心,就开始搬动陆文阳,准备送他到医院去。

“噗通”一声,老吴老婆手下一松,把陆文阳摔在地上。

“孩子他娘,你可当心。”老吴赶紧蹲在地上查看。

陆文阳却“哎呀”一声醒转了过来。

“他爹,这孩子醒了。”老吴老婆惊喜的说。

“醒了,醒了。”老吴点了点头,被海水吹皱的脸上,也有了些笑意。

陆文阳坐在地上,失神的看着面前兴高采烈的老两口,茫然的打量着四周。

“孩子,快起来!”老吴扶他坐下,“孩子,你哪里人?家里头还有什么人?怎么会从山上掉下来?”

陆文阳痛苦的揉了揉头,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莫非这孩子是傻子?”老吴老婆说。

“咋能呢?”老吴说,“我看这孩子八成是把脑子摔坏了,一时转过来来。孩子他娘,你先给这孩子弄点吃的。”

老吴老婆走了出去,一会儿功夫就弄了两个菜回来。

看样子陆文阳是饿坏了,他居然把两盘菜全吃光了,还吃了三碗米饭。

虽然吃饱喝足,陆文阳却的确没能清醒过来:原来,他先前被横刀肉一肘子捣在后脑勺上,接着又被摔下山崖,虽然被沙滩阻碍,逃了一条小命,神经却出了问题——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老吴不由的摇头,连声叹息,却发现老婆正在忙碌的把吴强的照片都收藏了起来:“孩子他娘,你在干嘛呢?”老吴不解,他出海的时候,老婆常常一个人呆在家里,看着吴强的照片发愣。今天却反常:她居然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吴强所有的照片统统的藏了起来。

“你别管。”老吴老婆说,然后,她殷勤的帮陆文阳洗了澡,又把他的衣服也收了起来,打了一个包袱,让陆文阳换了吴强的衣服,慈爱的拍了拍陆文阳的肩头,“强儿,妈出去会儿。”然后,拎着陆文阳的衣服走了出去。

“他娘,这样是不行的。”到了晚上,老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有什么不行的?”老吴老婆说,“我们家的儿子打从十四岁出去,就常年不在家,也没什么人认识他。他的面相跟我们家的强儿也有些相像。”老吴听了,回想起陆文阳的容貌来,跟儿子比较了一下,这才发现老婆说的极有道理:这孩子长得果然跟强儿有些相像。

“再说,我们这里人烟稀少,难得有什么人来,你不是说我们跟这孩子有缘份吗?这才叫缘份呢——反正他也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就在这里当我们的儿子,不是一样好?我们也不会亏了他。”

“可是,人家的父母也担心呢,再说,这孩子看样子也不小了,说不定妻儿老少都有,哪个不惦记呢,我们还是送他出去,让派出所帮忙找找看,说不定就找着他的亲人了……”

话还没说完,老吴就看到老婆眼圈儿发红,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女人就是泪软,想哭就哭,“算了,算了,你别哭,就依你,不过,咱先说好了,等人家找上门来了,你可不能不认。”

“知道了,快睡吧。”老吴老婆看到老吴同意了,急急的说,“到时候我准送他回家——你快点睡吧,明天早点起,已经好几天没出去了,耽搁了不少钱呢,明儿个我也要到市集上走走,给孩子弄得好吃的,顺便扯两件衣服。”

看着老婆欢喜的样子,老吴转过身去睡了,心里暗暗的叹:唉,家里头没个孩子,就没个盼望,早先懒得动的时候,老夫妻两个就常常一整天的窝在家里不出门,现在,家里刚刚添了个孩子,就觉出生气来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