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情欲 舞蹈 高中 万界代购系统 试衣间 我的尤物嫂子 无处可逃
燕宫艳史 渴望 孤寂之狼 小姨子是主播 妻心 极品小姨 杏林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冤家对头

发布时间:2021-07-22 16:43:25

“谁啊?”肥妞不不耐烦的说,她正趴在电脑上,专心致志的干着什么。“打开门!”外面的声音很严历,用劲的敲敲门,“快打开门!”听声音来者不善。“自寻死路啊?把门关上打坏了你赔啊?”“开门!”外面的声音很严厉,用力的敲门,“快开门!”听声音来者不善。。

>>>《冷面帝王的霸道新娘》章节目录<<<

《第18章 冤家对头》精选

推荐书目:废婿当道 绞明 圣心双雄 玉龙印 星象江湖 我在未来逆天了 大新轶事 道极无天 盛唐不遗憾 电竞大神来solo

“谁啊?”肥妞不耐烦的说,她正趴在电脑上,专心致志的干着什么。

“开门!”外面的声音很严厉,用力的敲门,“快开门!”听声音来者不善。

“找死啊?把门打坏了你赔啊?”肥妞没好气的把鼠标一丢,一下子把门拉开。于斌没防备,眼看着摔在肥妞身上。肥妞一看有个男人向自己身上扑过来,急忙后退,把个于斌摔了个嘴啃地,硬硬实实的地面,立刻将他的鼻子磕出了血。

等于斌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杀人一样的瞪着她,肥妞这才看清楚是他,心里暗叫:糟了!

“没事你关着个门干什么?”于斌抹了一下鼻子,发现有血,冲着肥妞嚷道,“快点把纸巾拿来!”

“是,是。”肥妞点头若捣蒜。

用了大把的纸巾,血总算是止住了,“到前面去给我倒杯水来。”

肥妞二话不说,当即冲了出去。

等她回来的时候,于斌正在看她电脑上信手乱画的一些草图:“你很闲啊。”于斌阴阴的说,“好像你不用做事的啊。”

“我的工作已经做完了。”肥妞理直气壮,把水杯丢给他。

于斌听了,没理睬她,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库房:果然不同以前了,不仅收拾的整整齐齐,而且标识到位,类别清楚,大小有序,就是卫生不太咋的,看样子有三天没打扫了。

于斌不信任的看了看肥妞:“你自己弄的?”

“当然了。”肥妞有些心虚,硬充好汉。

“哼哼。”于斌冷笑了两下,“账做得怎么样?”打开电脑桌面来一看,有个“常用文件夹”,里面分前厅后厨仓库三个部分各有一个文件夹,各个部分的文件也都分格有序。

“看起来真不像是你做的呢。”于斌瞅了瞅肥妞,满腹怀疑。肥妞故意把头抬起来,看着别处,省得一说话被他识破,心想:不是我做的你又能怎么样?反正捉不到现行就成!想到这里,不禁心里想:还是如燕对我好!

“算了。”于斌说,把文件夹关上,“不管怎样,弄好了就行,记得以后就要这样保持下去!对了,你那位朋友叫什么来着?”

“哪个朋友?”肥妞一时弄不明白他的意思。

“那个女的,跟陆总认识的那个。”于斌看她傻乎乎的样子,真不晓得当时自己怎么会把她当成陆文阳的女朋友。

“哦,你说的是如燕啊。”一提起陆文阳来,肥妞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如燕不肯说,但是,那小子肯定对如燕做了什么——或者说,两个人之间,肯定有什么故事。从来没看到如燕那样傻心过。

“如燕?哦,对,如燕,廖如燕,”于斌点点头,“你有她电话吧?给她打个电话。”

“干嘛?”肥妞有些诧异,看起来漂亮的女孩个个都爱,这个死胖子不会也喜欢上如燕了吧?

“别那样瞪着我!”于斌说,“陆家老爷子要回去了,陆总昨天夜里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会不会在你那个朋友哪里?”

“不会的!”肥妞斩钉截铁的说。

“还没问,你怎么就知道不会?”于斌问。“打个电话问问!”

“肯定不会的!”肥妞信誓旦旦,“如燕不会无缘无故跟一个男人跑出去一夜的!”

“呵,这么相信她?”于斌不屑的说,“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巴巴的上陆总的床呢。这年头,什么事没有。”

“你以为你那个陆总了不起啊,是个什么人物啊?”肥妞急了,她决不允许于斌诬陷如燕的清白。如燕既然说她是清白的,跟陆文阳没有什么关系,她就一百个相信如燕的话——她宁愿相信是那个姓陆的小子纠缠不休。“姓陆的小子要是敢欺负如燕,我就宰了他!”肥妞恐吓说。

“呵呵,女侠,了不起,就怕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看就你这样子,不用你宰了他,明天陆总就把你开除了!”

“我稀罕!”

电话响了:“喂。”肥妞没好气的问,“谁啊?”

“喂,肥妞,我是顾紫茹!”顾紫茹紧张的说,“你有没有看到如燕?”

“顾紫茹?哦,紫茹,是你啊。”肥妞记起来,有一个叫顾紫茹的女孩,跟如燕住在一起,上次到她那里去,顾紫茹还很殷勤的请她吃水果。

“是我,是我。”顾紫茹好像有些着急。

“怎么了?”肥妞不知道她有什么事会给自己打电话。

“如燕有没有去你那里?”

“没有啊。怎么了?如燕出什么事了?”肥妞有些急了,冲着电话喊了起来。

于斌在旁边听到了,比肥妞还急:昨天陆文阳不见了,电话打不通,今天廖如燕又不见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两个人……不可能,他们要是真的有感情,也用不着私奔的,陆老爷子从来就管不了陆文阳,这小子一旦倔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昨天夜里,陆老爷子也没说什么啊。再说,昨天晚上发火的人是陆文阳,又不是陆老爷子,今天早晨起床后,陆老爷子还问起他们两个之间的事,对于斌说:“那个女孩……倒是还不错,就是有些凶,不知道文阳以后会不会受气,呵呵。”虽然话语里透露着一些疑惑,但看样子,对廖如燕的第一印象还是可以的,至少不是那么太反对。

肥妞已经挂上了顾紫茹的电话,急急的拨打廖如燕的电话:“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再打,还是不通。

肥妞急了,骂了起来:“这该死的,跑哪里去了?”一面骂着,一面却一屁股蹲在凳子上哭了起来。

于斌意识到出了问题,他走了出去,打了一个电话。

“怎么会这样?”陆祖端怒火冲天,“快派人去找!”

“是!”于斌挂上电话,往库房时探了一眼,摇了摇头,刚要走,肥妞“砰”的一声把门带上,跟着冲了出来。

“你干嘛去?”于斌拦住了她。

“我去找如燕!”肥妞用力的甩开他。

“你知道她在哪里?”于斌的眼睛里升起一团希望。

“你神经病啊,知道还要去找干什么?”肥妞破口骂了起来。

于斌刚要发火,看到几个服务员正在偷偷的往这边看,压低声音说:“以后再收拾你!”

肥妞不理他,冲到电梯门口。

“咦,于总监来了?”店务经理看到肥妞怒气冲冲的站在他旁边,一时没敢再说什么。

“哦。”于斌点了点头,刚要进电梯,瞪了肥妞一眼,忽然对店务经理说,“杨宝妹今天要到公司里去,有点事情,这里你安排一下。”

店务经理还没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电梯门已经徐徐的关上了。

店务经理摇了摇头:“这年头,奇怪的事情已经太多了,也不在乎再多一件了。”

于斌开着车子,载着肥妞,两个人在上海四处跑,却怎么也找不到陆文阳两个人,他们好像已经人间蒸发了一样。

“快点开!”肥妞快把整个脑袋探出车外了。

“你找死啊!”肥妞大骂,刚才于斌一个急煞车,把肥妞的腰闪了一下。

“你才找死呢!”于斌气乎乎的说,这下他可再也不能客气了,“你把个脑袋伸到外面去,被一下撞烂了猪头有你叫的!”

“你才猪头!”肥妞扬手就去打他。

于斌一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腕。

“松手!”肥妞痛得快哭出来了,“快松手,要死人了!”

于斌用力一甩,肥妞身子往后仰了一下,头又给撞上了:“你个死猪头!烂猪头!下三滥的狗杂种!”肥妞口不择言的乱骂起来。

于斌火了,伸手打了她一巴掌。

肥妞惊恐的看着于斌,胖墩墩的脸上,平日里总是很和蔼的样子,此时却变得异常的可怕:“你再骂一句试试!”

肥妞被他吓坏了,瘫坐在那里,动也不敢动,闷了半天,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于斌本来还是一肚子火,恨不得要杀人,被她这么一弄,有些慌张,急忙找纸巾。

“我不要!”肥妞把纸巾丢出车外,肆无惮忌的哭了起来。

“你,你……”于试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多眼泪,哭得这个架势,真比窦娥还冤三分。

“行了!”于斌终于无法忍耐了,抓过她的一只手,用力的往自己脸上打。

“你干嘛?”

“好了,我打了你一下,你打了我两下,就算扯平了,别哭了!”女人真是个麻烦,于斌暗叹,幸好还没女朋友,否则烦也给烦死了!

“不行!”肥妞说,恶狠狠的瞪着他。

“那你想怎样?”于斌彻底被打败了,一旦跟女人纠缠起来,真是让人头痛。

“你一巴掌打得我厉害,我要再打你三下!”肥妞不依不饶。

“你!”

“哇——”肥妞一看于斌不肯,扯开嗓子又嚎了起来。旁边一辆车子慢慢的靠了过来,远远的停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警察,警觉的往这边看。

“好了,好了。”于斌心一横,把眼闭上,“快点打,打完了还找人呢!”

肥妞当真不客气,“巴唧巴唧”两巴掌扇了过来,正要扇第三巴掌,警察已经走过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我弟弟不听话,惹我生气,我正在教训他!”肥妞笑嘻嘻的说。

那警察写满了不信任,他探头往车里看了看,没发生什么异常,这才慢慢的后退着走开了。

“想撞死我啊!”肥妞又骂了起来:原来于斌已经发动了车子,加速开了起来。

一直找到半夜,陆文阳两个人还是没找到,好像真的给蒸发掉了。

肥妞坐在公园的一个喷池旁,哀声叹气。

“不要紧的,我们明天继续找,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不会有什么事的。”于斌安慰说,恋爱中的人,有时候发发疯也是很正常的,不发疯的人才不正常呢。不过,看到肥妞蛮紧张廖如燕的,想起当年陆文阳对自己的好,于斌不再厌烦肥妞了,反而觉得她也蛮可爱的。

“我知道如燕不会有事的,你那个陆文阳我可不敢担保了!”肥妞拍打着腿,“唉,累死我了。”

“你怎么就知道廖如燕不会有事?”于斌从后备厢里拿出两罐易拉罐,打开一递给肥妞。

“当然了!”肥妞得意的说,“你别看如燕那小身板不咋得,那叫真人不露相!”

“得了吧,就她那样的,一阵风吹不走,两阵风吹没影!”

“开玩笑!”肥妞仰头喝了一杯,“如燕从小练过功夫的!一般的三五个男人近不了身的!”

“不是吧?”于斌差一点被她呛到。

“说了你也不信。”肥妞根本不理他,又喝下去一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再说了,如燕还发过誓——除非老天爷夺她的命,否则的话,第一不会自杀,第二不会被杀!”

这下可真把个于斌呛的半死:“既然你那位朋友这么厉害,你还叹什么气?”

肥妞把手中的饮料咕嘟一下喝光,甩手丢在于斌脑袋上:“我叹气是因为我一天没吃饭,实在是饿了!猪头!”

于斌伸手挡了一下,虽然脑门没被打到,手还是被划了一下,听到肥妞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顾不上生气,一下就呛在那里了——就差没被没噎死了:敢情这位大姐是因为饿的慌,才哀声叹息的,还以为她在惦念着廖如燕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